笔趣阁

第270章 我只要一个女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赵雪莹终于狠狠的吐了口气,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这次怎么回答!

    “你说本王妃善妒?”

    良久,孟漓禾挑挑眉问道。

    赵雪莹嘴角掀起一抹讽刺的笑,反问道:“不是吗?表嫂,连别人对表哥示爱都不能忍,那若是以后表哥想娶什么女人进府,表嫂岂不是要教训人家了?”

    教训?孟漓禾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瞧向赵雪莹:“你也太小看你表嫂我了,若是王爷想要什么女人进府,我怎么会只是教训,我会让她进都进不了这个门!”

    “你!”赵雪莹惊得目瞪口呆,这女人在说什么!

    她怎么能如此狂妄?

    赵雪莹惊的甚至不知道如何和她理论,只好转向宇文澈道:“表哥,你可有听清表嫂说的话?”

    “听清了。”宇文澈面无表情的点头。

    “那你不在意?恕表妹直言,表嫂这样,就是根本不把表哥你放在眼里!”赵雪莹气愤的在那儿煽风点火。

    宇文澈没有回答,忽然眉头一挑,看向孟漓禾,嘴角噙着一抹笑道:“王妃,有人说你不把本王放在眼里呢,你怎么解释?”

    赵雪莹嘴角慢慢绽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孟漓禾这下完了,表哥都发火了,我看你怎么办!

    孟漓禾剜了宇文澈一眼,这家伙整天恶趣味泛滥,他的语气里什么是生气什么是玩闹,她一听便知。

    眼下这个人根本就是不嫌事儿大,故意挤兑自己呢!

    所以干脆不急不慢的说:“王爷,臣妾怎么会忘记你呢?你若想要哪个女人进门,臣妾向你保证,臣妾不仅不会让她进门,同时也会将你痛扁一番!”

    嘎巴,嘎巴,嘎巴……

    树上,房顶上,墙头上,在听到这句话后,纷纷响起了下巴掉落的声音。

    暗卫们互相瞪大眼睛,天呐,怎么会有这么霸气的王妃!

    简直要忍不住拍手鼓掌!

    也难怪,王爷被调教的这么温柔!

    原来如此啊!

    只有胥抬头挺胸,站在树梢可骄傲!

    浑身散发着一种这是我的主子你们快羡慕我的气场!

    “你……你……”赵雪莹此刻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指着孟漓禾道,“你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竟然妄图伤害我表哥!你……”

    然而赵雪莹还没有说完,宇文澈已经笑道:“放心,我不会让你有痛扁我的机会。”

    宇文澈说的温柔至极甚至没有半分犹豫。

    因为这个问题,他很早就想过,所以答案根本也早已在心中,除了孟漓禾,他本就没想过再要其他女人,他当初也已经对孟漓禾说过,只要孟漓禾做他的王妃,他便没有力气再去找别的女人。

    这话看起来是玩笑,却代表着他的承诺。

    他宇文澈从来都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

    虽然现在好像还挺喜欢自己的王妃,为自己争风吃醋的。

    但是若真的有别的女人给她添堵,那自己也是万万舍不得的。

    树上的胥终于带头鼓起了掌,甚至忍不住称赞,王爷好样的!

    一时间整个倚栏院都想起了如雷鸣般的掌声,简直……神经病!

    赵雪莹气得脸色发白,她完全不敢相信,也不想接受!

    表哥竟然想只此一个女人,再也不娶了?

    这怎么可能?

    还是说表哥如今有什么把柄落在这个女人手里!

    一定是这样!

    赵雪莹心里暗暗琢磨着,幸好现在姑母已经醒了,她一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表哥如此。

    看来她要尽快,想办法了。

    赵雪莹脸色煞白,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惊得,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然而那边两人却完全没有顾及她,甚至,宇文澈现在还有心情调戏自己的王妃:“怎么样,我这样的回答你满意吗?”

    “还行吧。”孟漓禾故意板着一张脸,但那不断上扬的嘴角却泄露了她此刻的情绪。

    其实方才的一刹那,她是很紧张的,毕竟她的想法在这个年代,有多惊世骇俗,她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

    但是这个忐忑其实也一直徘徊在她的心头。

    让她始终带着一丝不确定。

    所以今天既然赵雪莹问了出来,她便也干脆不再问宇文澈的想法,而是将自己的想法,就这样抛了出来。

    有些事情就让他去烦恼吧。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宇文澈对此根本没有她预料的反应,太轻描淡写,太不把她的话当回事儿。

    看他的样子,好像真的对她说的话一点也不生气。

    可是,孟漓禾忽然间又有些疑惑,这个家伙不会只是在配合自己演戏吧?

    哎,心里不由苦笑一声,也是了,她的话越惊世骇俗,可能别人越不太当真。

    不过看样子这个赵雪莹倒是当真了。

    真是该当真的人不往心里去,那个她无所谓当真不当真的人却如临大敌。

    罢了,不管怎么样,宇文澈刚才是给她长尽了脸。

    “怎么了?”看到孟漓禾忽然有些失落的脸,宇文澈皱着眉问道。

    孟漓禾笑了笑,将心头方才那一抹失落淡去:“没事,不是说母妃还在等我们用早餐吗?我们快去吧!”

    “好。”宇文澈不疑有他,直接牵起她的手,同她而去。

    两只手紧紧相牵,孟漓禾又忽然有些释怀,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来日方长,她总有机会将这件心事同他说清楚的。

    抬起头看向他,却见宇文澈正在探究的望着自己,不禁对他温柔一笑。

    她能够感觉得到,这个男人已经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尽最大的努力对自己好了,所以也很满足了不是吗?

    看到孟漓禾的笑容,宇文澈的嘴角也牵起一抹,那只有对她才有的笑容。

    两个人相视而笑,手牵手离去,气氛不能再好!

    甚至于完全忽略了身后还有一个气的脸色发白的人。

    不过,要说赵雪莹还真的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

    这一会儿气的都快晕过去,下一刻,却还是坚定地跟着两个人的步伐,并且恬不知耻的坐到了餐桌上。

    反正,如今她的姑母在,怎么也不会让她吃了亏去。

    只是她吃不吃亏,宇文澈和孟漓禾完全没有在意。

    一如既往的,两个人甜甜蜜蜜,宇文澈更是比往日还要体贴,除了给孟漓禾夹菜,甚至为她盛汤时还要亲自试试温度。

    只把芩妃看的都眼睛发直。

    真没看出来,自己这个儿子还是个情圣。

    所以当两人吃饱喝足,告辞说是去街上闲逛时,芩妃完全没有意见,甚至还嘱咐自家儿子多为媳妇儿买些首饰和喜欢的东西。

    毕竟儿子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刚刚由赵雪莹搀扶着回院子的芩妃,却没想到,她刚走进屋子还没坐稳,赵雪莹就扑通一下,在她的面前跪了下来。

    芩妃吓了一跳,赶紧起来拉她:“莹儿你这是做什么?起来,有话好好说。”

    赵雪莹却丝毫未动,继续跪着道:“姑母,侄女有件事情求你。”

    “说什么求不求的,地上凉先起来再说。”

    其实芩妃没有见过这个侄女几次,但是作为赵家唯一的血脉,芩妃也不能让她受什么委屈。

    只是赵雪莹主意已定,此刻就赖在地上不肯起来:“姑母,此事事关重大,你先听侄女把话讲完。”

    “好吧。”芩妃见拗不过她,干脆也不在拉她,坐在一旁等着她说。

    然后就这么一下,赵雪莹竟然挤出两滴眼泪来。

    “姑母,侄女想要嫁给表哥,求姑母成全。”

    “你说什么?”芩妃刚坐下的身子又不由的站起来,紧紧的盯着赵雪莹。

    “姑母,我自小便爱慕表哥,这些年一直在府上照顾于他,但是自打表嫂进府以来,便处处容不下我,所以才让我搬至城外的宅子里。但是侄女不求其他,哪怕追随在表哥身边为他做个妾也行,绝对不会威胁王妃的位置。”

    “胡说!”没想到芩妃却声色俱厉,断然反对道,“我赵家的女儿怎能给别人做妾?即使是本宫的儿子也不行!”

    赵雪莹没想到芩妃以这个理由拒绝自己,于是赶紧说道:“姑母,侄女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如今赵家只剩侄女一人,侄女拿什么身份去做人家的正室?而且侄女只喜欢表哥一人,即使做他的妾室,也是心甘情愿,不会有半点怨言,更何况有姑母在,我也不会被人欺负了去,表哥早晚都是三妻四妾,多我一个,又有何妨呢?”

    “这……”芩妃皱着眉头,半响无语。

    她也知道赵雪莹似乎说的并没有错,若是当真嫁给了澈儿,她还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至少可以在她的能力范围内保她后半生无忧。

    只是……

    “可是你应该也看到了,你的表哥和表嫂感情很好,你即使做了你表哥的妾侍,我也担心你受委屈。”

    听到芩妃的话软了下来,赵雪莹心里一喜:“姑母,只要能嫁给表哥,就是我最大的心愿,望姑母成全!”

    “你先起来吧。”芩妃揉揉眉心,复又坐下,她要好好想想,这件事怎么和宇文澈说。

    而终于从地上起来的赵雪莹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

    孟漓禾,有本事你再说一次,不许表哥娶别的女人?

    她倒要看看到时候姑母能不能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