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9章 这是我男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双唇在互相贴近的一瞬间,空气的温度便瞬间拔高几个温度。

    火热的仿佛要将人吞噬。

    然而,却在这火热朝着进一步前进时,却听到院子里,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王爷,表小姐求见。”

    空气瞬间降到冰点。

    宇文澈从孟漓禾的唇上移开,抬起头,脸色阴沉的可怕。

    仿佛一瞬间,又变回了那个令大家恐惧的王爷。

    “让她……”

    宇文澈冰冷的开口,然而,滚这个字,还没说出口,就听到赵雪莹的声音已经传来:“表哥,姑妈让我来叫你过去吃早饭,你起了吗?”

    对于赵雪莹这个人,若说之前对她还有些兄妹情分,但在她多次陷害孟漓禾,甚至要杀孟漓禾的那一次后,对于她,他满心只剩厌恶。

    但是此刻这个女人,却将他的母妃抬了出来,无论如何,还是不能不顾及的。

    只是,即便不是她,这被打扰了兴致的心情,也是糟糕到极点!

    不过,看了一眼身子底下脸上绯红的孟漓禾,宇文澈脸上的寒冰还是褪去了一些,答道:“你在院子里等会儿,我马上起。”

    孟漓禾诧异的看了看宇文澈。

    明明方才她是感觉到,宇文澈身上有怒意的呀?

    怎么这会儿反倒是消退了?

    而且还让赵雪莹在外面等!

    让她直接回去不就好了么!

    真是气人!

    昨天才说要把她接来,今天这一大早就已经到了,而且还堂而皇之的跑到了倚栏院。

    看来她之前猜的没错,让这个女人洗心革面,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顿时心情变的不好了起来。

    “怎么?生气了?”看着孟漓禾阴沉的脸,宇文澈问道。

    “没有。”孟漓禾赌气囊囊的说。

    “嘴巴撅的可以拴头驴了,还说没有。”宇文澈好笑地将她从床上拉起,将衣服递给她。

    孟漓禾瞪了他一眼,接过衣服,没好气地往身上穿。

    然而,刚要系衣扣,突然一只大手伸过来,一边帮她穿衣服,一边道:“别遗憾,下次继续。”

    孟漓禾的脸几乎是刷一下的,一瞬间变得通红。

    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

    还能不能行了?

    竟然把这种事情拿出来讨论,真的是刷新了她对宇文澈的认知。

    这人根本就是个潜在的流氓啊!

    “谁要和你继续。”孟漓禾拍开宇文澈的手,瞬间转为傲娇模式。

    宇文澈却不计较,若不是觉得等下还有事儿,真的觉得这样逗自己的小王妃也可以过上一天,当真是乐此不疲。

    两个人终于穿戴完毕。

    宇文澈又吩咐丫鬟进来伺候洗漱。

    门外,赵雪莹疑惑的看着要进门的豆蔻。

    这不是孟漓禾的丫鬟吗?

    怎么调到倚栏院了?

    难道,是孟漓禾为了监视宇文澈的动静,所以安插了自己人?

    还真是好笑,当表哥是傻子吗?

    看起来,离她被表哥讨厌也不远了。

    如今,姑妈又奇迹般的好了,这简直对她是莫大的帮助!

    赵雪莹越发自信的站在门前。

    昨日,她看到姑妈派去接她的马车,不顾辛苦连夜便赶了回来。

    如今虽然气色有些欠佳,但她却相信,男人是最怜香惜玉的,她这幅样子,说不定更能得到表哥的心疼。

    到时候以他们兄妹这么多年的情谊,只要表哥一感动,那之前所做的事,或许就能被他原谅了。

    赵雪莹越想越开心,甚至故意弄乱几根发丝,显出自己的憔悴,等着宇文澈出来,心疼她。

    过了不久,宇文澈果然从房门推门而来。

    赵雪莹只看了一眼,眼神变亮了起来。

    表哥还是那样的俊朗,到处都散发着男人的气息。

    “表哥。”赵雪莹柔弱的走上前,甚至故意脚下一弯,作势就要朝他的方向摔倒。

    面前一只手伸了出来,赵雪莹心里一喜,方要伸出手,朝那个手臂握去。

    却见手臂生生一转,她那伸出的手,便轻易扑了个空。

    借着惯性,真的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赵雪莹被摔的膝盖生疼,有些不明所以的抬头,刚想要挤出几滴眼泪哭诉。

    谁知那只本来伸出的手臂,此时正揽住他身后而来的孟漓禾。

    两个人正居高临下的不带一丝表情的看着她。

    赵雪莹顿时整个脸部都僵了。

    这是怎么回事?

    孟漓禾怎么会在表哥的房间?

    难道,他们昨晚是睡在一起的?

    心里的妒意排山倒海,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豆蔻之所以在此,根本不是孟漓禾派了心腹过来,而是她伺候的,根本就是孟漓禾!

    自己怎么竟然没有想到!

    生生的在他们面前丢了脸。

    而孟漓禾此刻,正在一脸讥笑的看着她。

    方才她紧跟宇文澈的身后走出。

    所以,虽然赵雪莹的眼里只有宇文澈,但孟漓禾却没有放过赵雪莹的一举一动。

    而赵雪莹方才那些小伎俩,也自然落入她眼里。

    竟然一回来就装可怜,那我就让你真的可怜!

    孟漓禾故意拉住宇文澈的手臂,低下头看着她添油加醋的说:“表妹,好久不见,不过也不需要行这么大的礼吧?”

    宇文澈挑挑眉,他怎么觉得自己的这个王妃攻击性变强了呢?

    以前虽然也不任由别人欺负,但主动攻击人的行为还是很少的。

    不过心里却因此开心起来,仿佛觉得这个女人为他争风吃醋,让他莫名的开心。

    赵雪莹听到这一句,却忍不住咬起牙来。

    孟漓禾竟然说她行礼!

    这摆明了就是给她难堪!

    然而,她此次回来已经打定了主意,所以即使现在心里恨不得将孟漓禾杀死,脸上也不得不表现出一幅温柔的面容。

    慢慢的起身,对着孟漓禾和宇文澈行了一个礼。

    “表哥表嫂见笑了,雪莹昨夜赶了一整晚的路,所以有些疲惫,方才没站稳,还请表哥表嫂恕雪莹失礼。雪莹在这里给表哥表嫂请安了。”

    赵雪莹说的当真是温柔至极,连孟漓禾都忍不住抖了一抖。

    感觉到身边人夸张的动作,宇文澈嘴角不由勾了勾,但是看向赵雪莹时,脸上却没有一丝温度。

    “既然累了就去休息吧。早餐可以派人送到你的院子里,就不用同我们一起用餐了。”

    宇文澈推拒的意思明显。

    赵雪莹脸上一僵。

    这个女人到底给表哥灌了什么**药?

    她的表哥以前虽然冷,可从来不会这样对她的呀?

    所以这会儿,脸上可真的生出几分真正的可怜来。

    “表哥,雪莹不怕累,只要能见到表哥,雪莹再累也无妨。”

    宇文澈皱皱眉,脸色开始暗沉起来。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孟漓禾已经在一边说道:“表妹,你这话说的,让人很容易误解呢。知道的,这是对你哥哥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向"qing ren"告白呢!”

    孟漓禾说的直接,赵雪莹的脸上却一阵白一阵红。

    她没想到孟漓禾竟然直接说了出来,下意识想要反驳,可是总不能让她说自己对表哥没有意思吧?

    所以这会儿竟是难得的哑口无言。

    宇文澈好笑地看向孟漓禾。

    忽然觉得让赵雪莹回来,也不完全是一件坏事,至少让他确切的感觉到,身边的这个女人当真很在乎自己。

    虽然也不愿意让她生气,但是看到她为自己吃醋,竟然十分高兴。

    宇文澈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往变态的方向发展了。

    索性不再开口,由着孟漓禾说下去。

    不过,孟漓禾看着赵雪莹哑口无言的样子,也懒得和她多说,所以轻蔑的笑了笑道:“表妹不用紧张,表嫂也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又怎会对自己的表哥动心思呢,对吧?”

    孟漓禾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这件事。

    赵雪莹终于有些忍不住。

    她喜欢宇文澈时,这个女人还不知道在哪里。

    现在却在用她喜欢宇文澈这件事来挑衅自己?

    甚至妄图掩盖她喜欢宇文澈的事实。

    她怎么能忍!

    赵雪莹终于一改方才来时那柔弱的面容,抬头看向孟漓禾挑衅道:“表嫂,表哥这么优秀,就算雪莹喜欢他,也不为过吧?”

    “不为过?”孟漓禾几乎要冷笑出声。

    跑到人家老婆面前说喜欢人家的丈夫这种事情,不为过?

    这古代的女人,她还当真是理解无能。

    不过,古代的女人如何想她可不管!

    所以直接开口道:“你的表哥是本王妃的男人,你喜欢是你的事,但请不要对我的男人说。”

    孟漓禾说的掷地有声,宇文澈在身边听她频频称自己为她的男人,只觉得都要飞起来,完全体会不到这两个女人的愤怒,只顾得在一旁扬眉。

    只看的暗卫们,不由暗自咋舌。

    哎,他们冷酷冷静冷情冷然的王爷,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简直堕落!

    赵雪莹也是气的双眼发红。

    这个女人竟然直接说她的男人?

    真的是好不要脸!

    虽然事实上好像并没有错,但是这未免也太露骨了!

    表哥怎么会喜欢这种女人?

    绝对不可能!

    所以,到现在还认不清形势的赵雪莹,又开始口不择言道:“表嫂,你这话表妹可有些不赞同。表哥将来可不会只是你一个女人的,你这样善妒,不是让他为难吗?”

    此话一出,孟漓禾果然沉默了。

    而宇文澈也是双眼一眯,但似乎并没有说话的打算。

    赵雪莹终于狠狠的吐了口气,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这次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