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8章 浓情蜜意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半天才缓过神儿来。

    然而宇文澈留下这句话之后,便已经离开,根本就没有给她回答的时间。

    最近他回来以后,似乎是越发忙了。

    这一点他也很无奈,因为连个好好谈情说爱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来日方长,他倒也不急。

    毕竟这是自己的王妃,跑不了了。

    然而他不急,孟漓禾却急得不得了。

    因为搬过去住,那就意味着夜夜都要同床共枕。

    以前因为是名义夫妻,倒也罢了。

    可如今两个人心已通,在睡一张床,岂不是会……

    孟漓禾不敢往下想。

    但是她其实并不想发展这么快啊!

    虽然拜了堂不假,婚姻也不假。

    但对于她而言,她只是才开始谈恋爱好吗?

    她活了两世,可不想前一天谈恋爱,后一天就滚床单啊!

    这根本就省略了很多美妙的过程,她不甘心!

    然而,这种事情,她要怎么跟宇文澈说。

    而且,宇文澈也会觉得自己是在拒绝他的吧?

    哎呀,真是头大死了!

    这个赵雪莹还真的是阴魂不散!

    如果不是因为她要来,宇文澈也不至于担心到把自己放到他眼皮子底下。

    还不知道,这一次过来,又要起什么幺蛾子。

    只能希望芩妃能说到做到,当真尽快把她嫁出去。

    孟漓禾胡思乱想了一天,还是磨磨蹭蹭的将东西收拾了一下,带着豆蔻,以及新调过来的两个婢女一起搬了过去。

    下人们简直惊呆!

    一般的王府,王妃都有自己的院子。

    这是为了给以后的侧妃呀妾侍什么的一些方便。

    本来王妃嫁过来,已经几月有余。

    一般来说,过了新鲜期,王妃不仅鲜少留宿王爷的院子,有的王爷甚至已经开始纳妾。

    谁会想到他们这个看起来比谁都冷情的王爷,却在几个月后让王妃直接搬了过去。

    这不是明摆着,以后不再要其他女人的意思了吗?

    天呐,这个王爷当真是让他们目瞪口呆!

    没想到还是个痴情的主!

    不过也对,这么水灵,这么聪明,这么可爱的王妃,给谁也要宝贝一样对待呀!

    下人们夸着自家王妃一点没有心理压力,那样子简直是脑残粉,妥妥的。

    然而,王妃现在的心里压力,可是巨大的。

    她躺在宇文澈的床上,感觉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紧张到连睡姿都不知道要怎么摆。

    幸好宇文澈出去忙了一天,并没有很早回来,所以也就没看到她自己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样子。

    不如先睡过去?

    这样宇文澈回来之后看见她睡着,应该也不会再叫醒她!

    好主意!

    孟漓禾暗叹自己的机智,然后拼命地睡着。

    但是……

    一如既往,越是想睡越睡不着。

    明明昨晚就一宿没睡啊!

    孟漓禾气的恨不得挠墙。

    “怎么了?睡不着?”宇文澈一进屋,就看见孟漓禾踢被子的样子,不禁好笑的问道。

    孟漓禾吓了一跳,方才自己折腾的太热闹,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过来,不由转头看向他。

    只见他一身里衣,发丝还有些潮湿,显然是刚刚沐浴过。

    这下更是一惊,但是眼珠一转,说道:“对啊,有些不习惯。”

    “不习惯?”宇文澈挑挑眉,接着唇角一扬,“我知道了。”

    说完,便转身走出门去。

    孟漓禾不由愣了愣,知道什么了?

    怎么忽然出去了?

    难道是想通她在这里不习惯,所以同意让她回去住了?

    但是也不用这么快急着去吩咐人吧?

    于是明明想用不习惯为由搬回去住的孟漓禾,这下又开始失落起来。

    所以说女人的心思,当真是不好猜。

    “穿衣服做什么?”

    宇文澈一推门进来,就看见孟漓禾此时已经坐起正在够床边的衣服。

    孟漓禾眨眨眼:“我……”

    “想出去找我?”宇文澈自觉十分善解人意,走过来摸摸她的头,“我回来了,方才只是去弄干头发,睡吧。”

    然后,便将她一揽,之后动作无比自然的将她搂在自己的怀中。

    孟漓禾顿时感觉身子一僵,什么情况?

    头顶上宇文澈的声音忽然响起:“现在习惯了吗?我不在身边,你就睡不着,我才出去一会儿,你就急着找我,还说昨晚没有想我?”

    宇文澈的声音,低沉而磁性,语调里带着三分戏虐。

    孟漓禾脸上一热,不知道这家伙是真心的还是恶趣味泛滥,又开始整她了。

    如果是真的,这家伙自我感觉也未免太良好了吧!

    敢情觉得她说的不习惯,是因为不习惯身边没有人啊!

    而且这想不想的,怎么说的这么溜!

    如果不是知道他以前冷清,他绝对会以为这是个花花公子呢!

    这也太会撩人了吧!

    一声闷笑从孟漓禾的头顶响起,接着那低沉却带着戏虐的声音又传来:“我的王妃,你好像很紧张?”

    “紧张你个大头鬼!”孟漓禾终于确定他这是在拿自己开涮,一把推开他扭过去,背对着他,决定不再理他。

    接着,忽然感觉到有一只手再次爬到自己的腰间。

    孟漓禾下意识一按,心跳得几乎要跳嗓子里,但还是说道:“宇文澈,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然而那只手,却没有退却,反而强硬的将她搂住。

    孟漓禾几乎急的要跳脚,却听见他在身后道:“王妃,你在想什么?本王只是想抱着你睡。”

    孟漓禾顿时一口老血梗在口里,这家伙真的是不逗她不甘心!

    然而,话是这么说,但当那只有力的大手,将自己的身子禁锢在他的怀里后,孟漓禾忽然感觉非常的安心,昨日的困倦,加上今日的紧张疲惫,在这一刻,一股脑的涌了起来,很快便进入梦乡。

    徒留宇文澈在身后苦笑的摇头,这个王妃好像完全不懂得为妻之道呢!

    不过,莫名的觉得,仅仅只是拥抱,也让他无比的满足。

    只觉得心里,那陪伴了自己很多年的冰冷之感,彻底的消失,整个人都如沐春风般,暖洋洋的,如同怀里这具温暖的身体。

    窗外,杜鹃花悄悄绽放,足以消融一切的夏日终于来临。

    “醒了?”

    孟漓禾刚一睁眼,便看到脸的正前方,宇文澈正在含笑望着他。

    揉揉眼,诧异的看了看窗外,意识还没有彻底的清醒,有些懵懂道:“王爷?几时了?还没到上朝时间嘛?”

    孟漓禾有些奇怪,看天色好像已经亮了,虽然是夏天,但她明明记得,宇文澈上朝时,天应该还是黑的啊?

    一声轻笑,从宇文澈的嘴里发出,宇文澈无奈的道:“上朝时间早就过了,真能睡,小懒猫。”

    孟漓禾被他调戏得脸上一红,但是接着却是一愣:“你说上朝时间早过了?那你怎么在这儿?”

    宇文澈淡定的回道:“因为去不了,所以派人去告假了。”

    “去不了?”孟漓禾疑惑的看他,“为什么去不了?”

    宇文澈动了动被她的脑袋压在底下的手臂:“因为被某人压着。”

    孟漓禾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头戴正在人家的一个胳膊上,脸几乎贴着他的胸膛。

    这姿势还真的是……

    但是,现在却不是她计较这个的时候。

    孟漓禾有些无语的问道:“你不会真的是因为我不去的吧?”

    “你觉得呢?”宇文澈回答的模棱两可,又将问题抛了回去。

    孟漓禾顿时有些崩溃,因为他觉得以宇文澈的个性,或许真的能做出这种事。

    但是,为什么她觉得自己此刻像是苏妲己,这种从此王爷不早朝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气恼的将头从他的胳膊上移开,孟漓禾怒道:“那你不会将我的头移开?”

    “舍不得。”宇文澈看着她,含情脉脉。

    孟漓禾目瞪口呆,这家伙说情话怎么像喝白开水一样,而且这是忽然开挂了吗?

    还是准备把前面二十几年没有说过的情话全补回来?

    虽然心里很开心,但还是无比正直的说:“甜言蜜语没有用,一个王爷怎么能不去早朝,如此的不务正业?还妄想将责任推到王妃的头上,这个锅我可不背!”

    “噗。”宇文澈闻言,直接将头埋在孟漓禾的肩膀上,笑的身子都在颤抖。

    孟漓禾这才后知后觉,这家伙肯定又是在骗自己!

    刚想恼怒的踹开身上的人,却觉宇文澈已经抬起头,看着她认真道:“我的确是告了假不假,不过不是今天早上,而是昨日,但我现在很庆幸我有这个先见之明,不然今天早上,我恐怕真的会因为舍不得不去早朝。”

    孟漓禾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弄的一阵恍惚,有些不自在地别开眼睛:“为何告假?”

    宇文澈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道:“前段时间太忙,此时朝廷没有什么要紧事,父皇体恤我刚中过剧毒,所以便准了,这下终于可以好好陪你了。”

    孟漓禾此时被安抚的,心里仿佛漟着一汪春水,被宇文澈从发丝摸到脸上,终于慢慢回望向宇文澈。

    两个人温柔对视,一时无语,只有呼吸声越发清晰。

    四周,连空气都愈发升温。

    终于,看着宇文澈慢慢低下头,孟漓禾不再躲避,乖巧的闭上眼。

    双唇在互相贴近的一瞬间,空气的温度便瞬间拔高几个温度。

    火热的仿佛要将人吞噬。

    然而,却在这火热朝着进一步前进时,却听到院子里,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王爷,表小姐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