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7章 又出难题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芩妃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离合院内,四处飘荡的粉红泡泡顷刻破灭。

    孟漓禾赶紧一把推开宇文澈。

    她今天真的是要哭了,起床晚了没有去请安不说,甚至还让母妃亲自过来。

    她这个做人家儿媳妇儿的,可真的是丢脸。

    以前母妃没有痊愈,或许还好说,现在,还真不知道人家会怎么想。

    加快脚步,走到芩妃面前,孟漓禾赶紧行了个礼,道:“儿媳给母妃请安,母妃恕罪,儿媳今日起晚了。”

    芩妃暗怪自己太过着急。

    方才被管家挡着,没看到院子里的两人,但是,一走进院子,即使是孟漓禾飞快的离开宇文澈,在那一瞬间,她还是想的到两个人方才的动作。

    她这些日子,也听说过,自己儿子和这个王妃感情甚好。

    但却也没想到会这么好。

    嘴角不禁泛出一丝笑意,赶紧道:“无妨无妨,昨日才回来,应该让你多睡会的,是母妃考虑不周了。”

    孟漓禾还未说话,宇文澈却已经从身后走来。

    “母妃说的是,漓禾这一次的确是辛苦了。以后等儿臣上朝回来,再同她一起过去给您问安,您看可好?”

    芩妃愣了一愣。

    她自清醒之日,离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作为母亲,当然第一个关心的就是自己的孩子。

    所以这段时间她也是不遗余力的打听宇文澈这些年的情况。

    本来听到那些形容他的词时还有些惊心。

    毕竟,任谁听到自己的孩子,冷酷无情到可以堪称为整个京城的冷王,都不会丝毫不担心。

    而且听说,在娶这个王妃之前,宇文澈的身边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这点相比冷酷无情,让她更为担心。

    但是如今看来,他的担心,好像是多余的。

    因为不管怎么看,自己儿子对这个儿媳妇都不像无情的样子。

    既然如此,这些年迟来的团聚机会,自然不会让她做一个为难儿子喜欢的人的恶婆婆,而且,不知为何,她看着孟漓禾总觉得非常亲切,再加上为她治病的人,听说也是孟漓禾的亲表哥。

    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对这个儿媳好。

    所以,这会儿她干脆摆摆手道:“哎呀,这里又不是皇宫,哪有那么多虚礼。以后问安便免了,本宫也老了,也想多睡会了。”

    宇文澈不置可否。

    对于这个提议,他其实也没觉得有何不妥,记忆中,每次与孟漓禾同床共枕,自己上朝时,她都还睡得昏天黑地。

    如果不是因为给母妃治病,她原本也不需要每日起早的。

    然而,宇文澈默许,孟漓禾却不好意思起来。

    她这具身体的记忆里,做儿女的也是要例行问安的,所以赶紧道:“这怎么行,母妃哪有老,儿媳觉得,若是我们一起出门,说不定被认作姐妹呢!”

    芩妃这次可是吃了一惊。

    认作姐妹?

    其实严格来说,这话可算是大逆不道。

    毕竟,活生生将她给弄小了一辈,难免被人诟病为对长辈不尊。

    但是,这话怎么却听起来并不让人生气,反倒觉得还挺欢喜呢?

    她忽然有些明白,这儿媳妇为什么讨自己儿子喜欢了。

    生在皇宫,却没有宫里公主们惯常的矫揉造作,反倒是直率的很。

    芩妃觉得自己真是越发喜欢这个儿媳了。

    所以,也笑了笑道:“哎呦,快别拿母妃打趣了。好啦,本宫觉得,既然大家都在这里,不如让人把饭菜端过来,就在此用餐吧。”

    “也好。”宇文澈点点头,接着便命人将本已摆放在餐厅的饭菜一并移了过来。

    然而才吃上没几口,芩妃却皱起了眉,看了看四周道:“禾儿,你这院子里就这么一个婢女?”

    孟漓禾愣了一愣,这才回道:“回母妃,是的。这是儿媳从风邑国带过来的贴身婢女,名为豆蔻,平日也习惯了她伺候,加上我这里也没别的事情,所以没有再需要其他的婢女。”

    “那怎么行?”芩妃有些责怪的看向宇文澈,“澈儿,你这也对自己的王妃太不上心了,就没多派几个人伺候伺候?”

    宇文澈被问的哑口无言。

    说实话,他把执掌王府大权都交给孟漓禾,其他还真是没怎么过问。

    只是这孟漓禾,也不知道给自己的院子加点下人。

    看到宇文澈表情有些不对,孟漓禾赶紧想要解释。

    但是,芩妃却已经又开了口:“澈儿,本宫那院子里的婢女太多了,回头调两个过来吧。”

    “是,还是母妃想的周到。”

    宇文澈已经应声,孟漓禾也便不好说什么。

    只是,或许是觉得自己忽略了孟漓禾。

    也或许是两个人,昨日才互通了心意。

    这会儿一向吃饭无比沉默的宇文澈,竟然频频主动为孟漓禾夹起菜来,就差,没亲自喂她了。

    孟漓禾大囧,王爷你这画风不对啊!

    虽然以前她手受伤的时候,也这样训练过他。

    但是现在母妃还在啊?

    芩妃看着两人感情颇好的样子,一脸笑意。

    只是不知怎的,却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暗淡下来,慢慢的将手里的勺子也放下。

    宇文澈这才注意到自己母妃有些不同,眼珠一转,赶紧夹了几筷子菜放到芩妃的碗里:“母妃别吃醋,儿臣是怕漓禾不自在,毕竟,这算是她第一次和婆婆吃饭。”

    孟漓禾脸上更是一红,婆婆两个字,以前因为是名义夫妻,所以听起来没什么。

    但是现在这关系,就是让她更加不自在起来。

    芩妃笑着摇摇头:“本宫怎么会吃禾儿的醋,本宫只是想起些事情。”

    “何事?”宇文澈也放下筷子,问道。

    芩妃犹豫了一瞬,但还是说道:“澈儿啊,本宫听说,雪莹一个人住在城外,本宫十几年没有见到她,那孩子也是命苦,你说咱王府这么大,有没有可能让她过来住?”

    孟漓禾脸上一僵。

    原本只有她拿着筷子,此时也索然没有了胃口。

    其实作为赵雪莹的姑姑,芩妃的想法并没有错。

    而且,或许她并不知道之前赵雪莹对自己的所做所为。

    但是她却不能忘记这个女人当初是怎么想置她于死地。

    所以,平心而论,让赵雪莹再住回来,她是一万个不愿意。

    只是现在,她似乎没有说话的立场。

    将筷子放下,孟漓禾将双手搭在膝盖上,沉默的坐在一旁。

    宇文澈的面容也在芩妃的这句话中变得冷峻起来。

    好似方才那么柔和只是对着眼前两人,如今谈到其他人,却又回到了冷酷的面容。

    “母妃,雪莹年岁也不小了,住在儿臣这里恐怕不合适。”

    一只手从桌子底下伸过来,慢慢的握住了自己的手,孟漓禾一愣,接着便听到宇文澈的这句话,顿时心里一暖。

    宇文澈这是知道她大概有心结,所以为了她,竟然忤逆了母妃。

    芩妃也是颇为惊讶,自从自己恢复神智后,宇文澈对她可谓是言听计从,却没想到在自己表妹的一件事上却如此抗拒。

    眼睛在孟漓禾的脸上转了两个来回,同样是女人,芩妃心里默默有了底。

    看起来宇文澈这是在顾及孟漓禾的感受。

    只不过,在她的观念里,感情再好,专宠一个女人,却不是什么智举。

    但如今宇文澈并不是皇帝,所以她也不想多做干涉。

    只是心里一直有的念头,却也不想就这么放下。

    想了想,还是道:“你说的也有理,不过本宫觉得,正是因为雪莹年岁已经不小,才不能这么耽误着,你看能不能先让她住过来,到时候本宫为她寻觅一个好人家,你让她尽快嫁过去。”

    宇文澈皱了皱眉,还是没有松口。

    以他对赵雪莹的了解,这个表妹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如果她再对孟漓禾下手,那他真的是后悔都来不及。

    忽然,手下的小手微微一动,宇文澈诧异的扭头,却见孟漓禾嘴唇微动:“母妃说的是,我看不如就将表妹接过来吧。”

    宇文澈诧异不已,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却觉手里那只小手反手朝他一握,握的越发紧起来。

    孟漓禾的确不喜欢赵雪莹不假,但看到宇文澈这样为她着想,也觉得十分心满意足。

    本来她早就知道一个男人夹在婆婆和媳妇中间,本就为难。

    所以她更不希望宇文澈这边出现这种局面。

    更何况,在自己的婆婆理由如此充分的情况下。

    既然这个男人心里有她,那她就应该相信他,主动为他着想。

    大不了,到时候自己多加小心就是了。

    而且,如今身边有苏子宸,还有自己的师傅。

    赵雪莹要想对付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看到孟漓禾眼中的坚定,宇文澈终于点了点头。

    只是,眼里却依然有许多情绪化不开。

    直让芩妃都有些暗怪自己多事,但又实在惦记这个弟弟家的孩子,所以也只能默认这个结果,待了会便离开了。

    剩下的,就留给儿子去处理吧。

    只是,让孟漓禾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宇文澈处理的方式只有一句话,而且让她差点一个没坐稳摔下凳子。

    “孟漓禾,今天开始,你就搬到倚栏院和我同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