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6章 终于在一起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这一次,却没有回避,而是坚定的看着他,认真的说道:“我的留恋,就是你。宇文澈,我喜欢你。”

    宇文澈整个人都懵了。

    他不是没有听到过有大胆女子对他的表白,甚至连更主动的人都遇到过。

    但是没有一个人,轻易用几个字便让他大脑空白,几乎就像抛至云端,飘忽忽没有实感。

    “你……你说什么?”

    宇文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激动,一向自信的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

    明明前一刻,他还以为这个女人要离自己而去了。

    然而,孟漓禾就算方才再豁鼓舞勇气,此刻让她再说一遍,她也没那胆子了。

    要知道,她方才可是豁出去了。

    可是这个家伙竟然还要再问一遍!

    “没听到算了!”孟漓禾赌气的扭过头就要离开。

    然而,刚一回身,就觉得手臂被猛的一拉,接着,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觉得身子被带的一个调转,然后便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日思夜想的人终于抱到了怀里,宇文澈不由将手臂收紧。

    “我听到了。”

    将孟漓禾搂住,宇文澈在她耳边轻声说。

    终于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孟漓禾刷的脸上通红。

    接着,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宇文澈这是……接受她了?

    天哪!

    她这算不算主动追求一个人啊!

    真是窘死了。

    孟漓禾之前只是想要说出自己心思,甚至并没有乐观的想到,对方会回应她。

    眼下这个样子,她羞的只能埋在宇文澈的怀里装死,一点都不想面对。

    然而,许久都没有恶趣味发作的某王爷又怎会放弃这种机会?

    当他终于从惊喜中恢复过来时,便放开她,嘴角含笑的用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红彤彤的脸,故意带着三分笑意三分蛊惑的问道:“你这是对我示爱吗?”

    孟漓禾脸上红的几乎要滴血,一把打开他的手,凶巴巴的道:“我示你的大头鬼!”

    “噗。”宇文澈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以往冰山般的脸,在此刻几乎全部消融,看着她恼羞成怒的样子,终于不再逗她,再一次把她拉进怀里,低声道,“既然你不是示爱,那由我来示好了,我的王妃,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孟漓禾一愣。

    这家伙怎么又开启了情话属性。

    听起来好甜怎么办?

    嘴角终于慢慢上扬了起来,也伸出双手,回抱住宇文澈。

    寂静的院落,只有树叶被微风吹拂着微微做响。

    树上隐蔽的两个人悄悄退开一段距离,简直贴心!

    毕竟,谁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会不会让他们长针眼?

    光看看这画面就感觉血槽已空好吗?

    然而,这次两个贴心暗卫却想错了。甚至接下来,不仅没有预期画面发生,甚至连啾啾脸都没有。

    因为孟漓禾在宇文澈刚刚松开她,便一个大脑发抽,跑了。

    而且还别扭的让他赶紧回去休息,理由是太晚了。

    真是纯情的让人忍不住仰天长啸。

    让宇文澈望着那堵关上的门不由觉得,为什么关系进了一步,却好像更难接近了?

    心里苦笑不已,但又拥有许多甜蜜。

    最后,摇着头,笑着脸,大半夜的从离合院,双眼目视前方的走回去,连夜晚巡夜的侍卫行礼都没有看到。

    直让大家觉得,王爷莫不是中了邪?

    而屋里的孟漓禾,其实并没有好到哪去。

    毕竟活了这么久,这可是头一次谈恋爱。

    一会儿觉得兴奋,一会儿又觉得羞耻。

    一会儿热的将被子蹬到脚下,一会儿又窘的从头到脚把自己裹起来。

    简直就是重度蛇精病患者,妥妥的。

    以至于,等到豆蔻唤她起床,她还没有一丝睡意。

    只不过,那大大的黑眼圈,却把豆蔻生生的吓了一跳。

    “公主,你昨夜睡得不好吗?”

    孟漓禾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很难看?”

    豆蔻有些诧异,睡得不好不是应该问是不是憔悴吗?和难看有什么关系?

    公主以前好像并没有这样在乎自己的容貌啊。

    摇了摇头,豆蔻道:“怎么会难看,公主可是咱们风邑国第一美女呢,要是公主都难看,就没有别人活路了。”

    孟漓禾这才放下心来,不由笑道:“这小嘴真是越来越甜了。”

    豆蔻也咧开嘴:“公主,不过奴婢觉得你脸色有些暗沉,如果睡得不好,不如就让奴婢回禀王爷,毕竟你才赶了那么久的路,王爷应该不会说什么吧?”

    “回禀?”孟漓禾很快听出问题,“是王爷让你来叫我的?”

    豆蔻一边伺候孟漓禾漱口,一边眨眨眼:“对啊,王爷这会正在院子里等您呢。”

    孟漓禾心里一跳,一口水直接喷出去,来不及擦,直接问:“王爷在院子里?他没有去上朝吗?”

    豆蔻汗颜:“公主,王爷已经上朝回来了。”

    孟漓禾石化,所以已经这么晚了吗?

    她在屋子里明明没有睡,倒是没注意到时辰,让别人以为她在睡懒觉了。

    而且芩妃刚刚痊愈,按理是应该她这个做儿媳妇的先去问早安的啊!

    孟漓禾欲哭无泪,赶紧匆忙洗漱换衣上妆,那动作可谓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唯一墨迹的是……

    “豆蔻,你刚刚说我肤色暗沉,要不要多打点粉?”

    “豆蔻,我这身衣服好看吗?”

    “豆蔻,今天这个妆看起来会不会太艳?”

    “……”

    直让豆蔻吐血三升,平时素面朝天,随手拿起件衣服就穿的公主到底哪去了?

    几时变得这么注意妆容了?

    所以,只能拼命重复“妆很淡,衣服很美,你人很漂亮。”才得以解放。

    所以,尽管孟漓禾动作很快,但因为墨迹了半天,所以出来之时,还是让宇文澈等了许久。

    而宇文澈早已换好了常服,精神奕奕的在院子里等着。

    似乎比往日,也多了点朝气蓬勃。

    至少那张脸,有了温度,不再是只看一眼,便让人觉得拒人千里之外。

    尤其是看到某人从屋子里出来后,那脸色更像午后的阳光,让人觉得温暖不已。

    以至于,树上的胥一直在和夜偷偷抱怨,这一个多月他们真应该一直跟着,管他受伤不受伤的。

    这才一个多月没有参与其中,就不知道王爷和王妃发生了啥!

    感觉遇到了断点!

    伐开心!

    然而,很明显,院子里的两个人,根本不会理会他开不开心,因为人家很开心。

    “起来了?”宇文澈温柔的看着慢慢向自己走近的孟漓禾,“昨晚睡得好吗?”

    孟漓禾略害羞:“还好。”

    废话,她才不会告诉他,自己折腾了一宿这么丢脸呢?

    不过,她也忽然想知道这个家伙睡得怎么样。

    所以,把问题干脆抛了回去。

    “你呢?”

    宇文澈却摇摇头:“不好。”

    “为什么?”孟漓禾一愣,下意识就问了出口。

    心里却暗暗觉得,不会和自己一样吧?

    宇文澈直接拉起孟漓禾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小声道:“不习惯一个人睡。”

    “……”孟漓禾脸红。

    出去赈灾的这段期间,因为外人的原因,他俩的确是夜夜同眠。

    不过天地良心,不说分出了三八线,却也泾渭分明,没有越雷池半步。

    怎么就因此习惯了吗?

    “你呢?一个人习惯吗?有没有……想我?”宇文澈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孟漓禾直接被闹了个大红脸,干脆偏过头,口是心非道:“谁要想你!”

    宇文澈被她这样子逗的忍俊不禁,也不顾院子里还有别人在,将人直接搂在怀里。

    弄的孟漓禾又是一阵羞涩!

    这么多人看着呢!

    这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说好的闷骚呢,怎么一夜之间就变成明骚了?

    她救好芩妃是想让他心里的冰冷融化不假,但你这融化的也太快了吧!

    注意点影响行吗?

    然而,其实下人们早已习惯,毕竟长期被虐狗,抱着走来走去都见过,这种抱了一下的场面,还是颇为宠辱不惊的。

    最多是觉得,这两个人出去一趟,好像更腻歪了而已。

    所以,当孟漓禾红着脸从宇文澈怀里挣开时,便发现下人们淡定如厮,好像是她自己太大惊小怪了。

    不由让她开始怀疑人生起来。

    这古代人的心思到底是有多强悍。

    到底谁才是现代人啊喂!

    拿出一点身为古代人的自觉啊!

    不过既然这样,她倒也不再纠结,反正大家一脸稀疏平常,所以任宇文澈再搂再抱也都随他去了。

    反正,她好像也挺喜欢这样和他接触的。

    简直堕落。

    然而,管家大叔却在门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因为,芩妃请他们过去用早餐已久,王爷本来就是特意来接王妃的,但是现在看起来,王爷好像是根本忘了这件事。

    可是让自己去提醒,人家在那卿卿我我,这种缺德事他并不想干好吗?

    管家这次看到终于在看到秀恩爱后,不再是热泪盈眶,只觉得苦不堪言。

    心里想着,下次这种事一定派个别的小厮前来。

    他老了,这种折磨的事他可干不了了。

    终于,等到他觉得芩妃实在是等了太久,不能再耽误,决定硬着头皮过去之时。

    却听到身后,芩妃娘娘的声音响起:“管家,怎么站在这里?王妃还没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