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3章 敢对我搜身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站住!你,要做什么?”

    眼见这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孟漓禾下意识出声呵斥。

    在这具身体的记忆中,似乎充斥着许多这样的回忆。

    虽然并不清楚对方要做什么,但,她很清楚,眼前这个人的眼神有多不善!

    唯一不同的是,曾经的孟漓禾面对这样的场景,心头满是惧怕,而她,不一样。

    宦官脚步倏地一停,方才那种奇怪的感觉,随着这声呵斥再次袭来。

    这个女人,只是一个声音,怎么,就有这么强的压迫感?

    这种感觉,除了面对里面那位皇后娘娘外,还真没有遇见过。

    想到皇后,宦官的底气倒是足了很多。

    余光扫了一眼旁边的宇文澈,见他依旧冷冷清清站在那里,甚至于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不由更是放了几分心。

    看来,这个覃王果然如传言般一样,不近女色,竟然这么漂亮的美人都无动于衷。

    不过,这却是更合里面那位的心意。

    假装恭敬的福了福身,宦官施施然开口:“回王妃,按照宫规,奴才要为您搜身。”

    搜身?

    孟漓禾眸光一寒。

    看起来自己昨晚猜测的没错,今日的皇宫行,果然不太平呢!

    只不过,还没进宫门,就被这样摆了一道,倒是她有些意外的。

    看来,这个皇后,比她想象中,还要难对付那么一丢丢。

    但是,俗话说的话,先挑事的肯定没有好下场!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哪里听来的俗话。

    “这位公公,不知你口中的宫规,是针对哪些人呢?”

    孟漓禾换下那抹冷色,柔柔的开口。

    那模样就像是在问,你,今天吃了几个包子?

    宦官果然一愣,按照他的猜想,这个王妃听到搜身两个字,就应该直接发怒,或者也应该是一脸被羞辱的模样。

    怎么这般云淡风轻?

    原本想激怒她,再为她扣上一顶不敬帽子的打算失败,如今这个问题,竟是让他有些语塞。

    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搜身的宫规。

    这本就是皇后为了羞辱她,临时吩咐的。

    “怎么?宫规对谁都忘记了么?这位公公莫不是有些年老了?要不要本王妃为你和皇后娘娘求个情,赐你个告老还乡什么的?”

    孟漓禾悠悠然在旁边填了把火,眼睛又调皮的眨了眨,一脸看我多善良。

    宦官却无心感受那如炬的目光,如今既然已经摆到台面,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回答:“回王妃,是针对,可疑之人。”

    “哦?”孟漓禾大大的眼睛似乎写满惊讶,“所以,公公觉得本王妃是可疑之人?”

    “这……”宦官一时语塞,咬了咬牙,再次回答,“王妃毕竟是风邑国之人。”

    “哦。”孟漓禾点点头,一副很理解的模样。

    宦官着实松了口气。

    看来,这个人果然如传言般软弱可欺,自己这么两句就让她乖乖顺从了。

    却听孟漓禾再次开口:“也就是说,在你们心目中,本王妃还是风邑国公主,并不是覃王的王妃,所以,你们是不认可本王妃,还是不认可覃王的人呢?”

    说完,还一脸委屈的看向宇文澈,大大的眼睛写满疑问。

    宦官的心“咯噔”一下,怎么也没想到,事情怎么引到了覃王身上。

    不认可覃王的人,言下之意,不就是皇后对覃王不放心吗?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宦官的额角迅速冒出冷汗,偷偷的望向宇文澈。

    宇文澈却无暇看他的反应,而是直直的回望着孟漓禾。

    这个充满诡计的女人,果然,还是把事情引到了自己身上。

    而且,又是用她那一张人畜无害的小脸。

    眼见宦官没有看自己,孟漓禾眼睛撤掉疑问,取而代之的,却是明晃晃的挑衅!

    这个臭男人,从一开始就在身边看戏,丝毫不出来为她挡,哪怕一下下!

    就像那天她被遇刺一样。

    当真是无利不起早么?

    但是,想看戏?

    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就是要把你拉下水,再绑在一起,哼!

    宇文澈眯了眯眼。

    这个女人,竟然敢和自己叫板!

    敢算计到他头上的人,还没有几个!

    只不过,心里莫名产生的却不是怒意,而是一种莫名的征服欲。

    眼神中似乎难得的冒出一团火,与平时清冷的模样,大不相同!

    宦官这一瞟,却是吓的不清。

    看来覃王,果然是生气了。

    他无论如何不能让事情最后变成,皇后和覃王之间的矛盾了!

    想及此,他赶紧开口:“王妃说笑了,王妃乃是覃王明媒正娶,哪有不认可之理。而且覃王忠心耿耿,天地可鉴,怎会不认可覃王之人,只是,奴才也是按规矩办事,还请王妃,不要为难奴才。”

    “哦。”孟漓禾点点头,又是一副了然。

    不过,宦官这次可没有松口气。

    因为,他莫名觉得,这个王妃,恐怕还要再开口。

    果然,只见孟漓禾忽然转向宇文澈,状似为难,又状似娇羞。

    仿佛犹豫了半天,才小声开口。

    只不过,那声音,却足以让他听的一清二楚。

    “王爷,今日,今日妾身的衣服,从里到外都是您帮忙穿上的,王爷您没有放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话一出口,在场人的脸色均是十分精彩。

    就连宇文澈的脸,都透着一丝古怪。

    这个女人,当真是什么都敢说!

    看来,回去有必要对他们的合作进行约法三百章了!

    而这明显默认的姿态,却顿时将宦官吓的不轻。

    难怪这王妃方才脚步虚浮,明显憔悴,脸色却是极为红润,原来竟然是昨晚……

    天哪,这个王妃,竟然连觞庆国最冷面的男人也俘虏了吗?

    果然是好手段!

    只是,这样一来,这身到底要怎么搜?

    如果搜出什么还好,如果搜不出什么,想来以这个王妃的样子,定然不知道给自己甚至皇后又扣上什么帽子。

    可是即便搜出什么,那也是覃王放进去的,难道凭一点点东西,还能治王爷的罪不成?

    到时候骑虎难下,更是难以收场。

    这,到底该怎么办?

    宦官甚至觉得在后宫当差这么久,都没遇到这么棘手的事。

    还好这个女人不是来后宫,不然,对于里面那位皇后娘娘,也是一大劲敌。

    “这位公公,既然如此,那你搜吧!”

    孟漓禾眼见火候差不多,故意装出一副坦然之姿。

    “不过,待会本王妃还要请安,公公可不要把我的衣衫弄的太乱哦。不然,王爷也会不高兴哒。”

    一声俏皮的提醒,加上一个俏皮的眼神,如今却让宦官一个头两个大。

    终于,还是开口:“请王妃恕罪,奴才不敢搜王妃的身了,还请王妃里面请。”

    “哦?”孟漓禾一脸惊讶,接着摇摇头,“这可不行,既然是宫规,那本王妃岂有不遵从之理?不然,你又要说本王妃为难你了不是?”

    “不为难,不为难。”宦官满头大汗,赶忙回复。

    “那也不行啊,本王妃岂是这般……”

    “皇后有令,请覃王,覃王妃进!”

    孟漓禾还要不依不饶,寝宫内却传来一声长长的传唤。

    未说完的话停下,嘴角却勾起一抹笑。

    皇后娘娘,不想再让自己的手下出丑了么?

    那待会,您最好也要和蔼点哦。

    而这位“和蔼”的皇后娘娘,此时正威严的端坐在正位之上,凤目凛凛,不怒自威。

    上等的胭脂,细致的染在颊边,精致的妆容,连眼角眉梢都细心描绘过。可惜,仍掩不住那慑人的气势,还有眼角细细的皱纹。

    岁月的雕刻,哪里是妆容,可以赶的上的?

    皇后下首,按位分坐着后宫的诸位妃嫔,此时也看出了皇后的不悦,全部默不作声。

    可是,即便表情各异,眸底倒是整齐,皆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因为问安时辰已过,这个覃王和覃王妃怕是要少不了被责难一番。

    而覃王,好歹是皇子,最多训斥两句。

    可那个远道而来的质子王妃,怕是没那么好运了。

    以皇后那铁血手断,可不要大婚第二日,就要香消玉殒了呢!

    然而,待宇文澈和孟漓禾走进时,众人那或好奇,或轻蔑的目光,皆在看到孟漓禾时,不由一滞!

    老天爷究竟是如何偏心,才造就出这样一位美人?

    玲珑有致的身段,白净无暇的肌肤,随在覃王的身后,虽然半低着头,依然能看出,顾盼之间,飞扬的神采!

    而再一细看,众位嫔妃的目光,皆流露出暧昧不明的意味。

    和方才院内,宦官的猜测一模一样。

    难怪,这俩人问安都过了时辰。

    看来,两人昨晚……

    而皇后的眸中,更是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锐。

    这风邑国公主,难不成真的和覃王礼成了不成?

    这,怎么可能!

    不过,到底是不是真的,她总有办法知道。

    为首的宇文澈,特意停顿了一下,让身后的孟漓禾与他并肩。

    之后,两人则是默契的一同朝皇后俯身拜了下去。

    “儿臣,儿媳,参见母后,为母后敬茶。”

    之后,分别端起由一旁嬷嬷递上来的茶,伸手向前送去。

    皇后却身子丝毫未动,完全没有要接的意思。

    凤目一挑,冷冷的望着地上跪拜两人。

    “问安时辰已过,你们可有把本宫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