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4章 真正身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双胞胎……”孟漓禾喃喃的重复着,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有些怪异。

    琴谱,双胞胎,十八年前因生产而死……

    苏子宸的话……

    “你可以管我叫哥哥。”

    “我已经找到他们了。”

    一点点线索连起来,一幕幕画面拼起来,孟漓禾的眼眶越发湿润,心里那个念头,却越发清晰起来。

    终于有些哽咽道:“子宸哥,所以你是我的亲表哥,对吗?”

    “对!”苏子宸看着她哭泣的面容,也觉得心里酸胀不已,所以抬手将她脸上的泪抹去,安抚道,“我就是你的表哥,我这次出来就是来找你们的。不哭了,应该开心不是吗?”

    然而孟漓禾却忽然哇的大哭出来,甚至一把抱住苏子宸,一边捶打他一边抱怨道:“那你怎么不早说?还瞒了我这么久!”

    苏子宸也将孟漓禾回抱住,一边摸着她的头,一边继续安抚道:“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有些事情我也需要确认的更清楚。这不是一确认没有疑虑后便告诉你了吗?”

    然而孟漓禾还是没有被说服,此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只觉特别委屈。

    虽然原则上来说,是这具身体才是他真正的表妹。

    但是或许是这些日子来的相处,也或许是连她都说不出来的微妙感觉。

    她只觉得自己对苏子宸也好,对孟漓江也好,哪怕对那个她已经逝去的母亲也好,都有着无比深刻的感情。

    有的时候她甚至在想,会不会这本就是自己的前世。

    只不过一个机缘巧合,让她又回来了。

    所以这会儿她也不想多想,不再过多的压抑自己的感情,直把苏子宸的衣衫哭的鼻涕眼泪一大把,让苏子宸很是哭笑不得。

    只有宇文澈在旁边僵硬着一张脸,不知道该想什么。

    明明知道他们是表兄妹的关系,自己不该介意太多,但是看着孟漓禾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他还是觉得十分不爽!

    但偏偏这种不爽,又不能让他做什么,甚至连说的立场都没有。

    他顿时觉得,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苦逼的丈夫了。

    或许他真的要和这个女人好好谈上一谈了。

    孟漓禾终于哭完,顶着有些红肿的眼睛,瞄了一眼苏子宸那被他揉的皱巴巴的衣服,完全没有愧疚感的说:“那然后呢,芩妃娘娘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丫头终于稳定了情绪,苏子宸求之不得,赶紧道:“应该就是芩妃娘娘见完覃王的当晚,便拿着钥匙去送还给皇后,据我猜想,皇后当时应该是联络了岛上的人前来取,因为听祖父说起过,十几年前他们有过那侍女的音讯,据说是在殇庆国的皇宫,然而后来来了皇宫,也没有联络到。所以应该是被人捷足先登,而捷足先登之人,便是假皇后。”

    孟漓禾皱起眉:“所以说,刚巧假皇后那晚要去顶替她?”

    “是不是刚巧很难说,因为除了假皇后,还有一个人,似乎是逼问了皇后,而皇后没有回答之后才下的手,当时芩妃娘娘离得远看不清,只看到了下手的过程,据说那假皇后,不仅将真皇后的头割下,甚至在她的脸上和身上都割了无数刀,情况惨不忍睹,所以,芩妃娘娘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虽然跑了回去,但之后,还是神经失常了。不过幸好,她在慌乱中将琴谱的钥匙藏了起来,而这么多年来,这个病症却又恰恰保护了她,不然很有可能,性命不保。”

    孟漓禾连听都觉得毛骨悚然,不由打着冷颤。

    也难怪芩妃娘娘会吓成这样。

    不过,依假皇后对真皇后的手段来看,可见她对这个人有多么的恨之入骨。

    那么,这个假皇后就是老丞相嫡女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不然,谁会对她如此?

    而老丞相之后的隐退,也是在那日之后,那就说不定也和假皇后有关。

    也许他根本已经知道,现在位子上的人是他那亲生嫡女,而是觉得无言面对自己女儿,或者是因为嫡女对他的恨意,让他离开朝堂。

    只不过,当顶着别人的脸与心爱的人朝夕相对时,看着心爱的人虽然对自己好,对自己宠爱,但事实上眼里看到的却是别人,这样的心情,又是多么煎熬呢?

    孟漓禾也是女人,她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宇文澈这样和女人厮守,却要她来感受,那她一定会疯!

    “哎!”孟漓禾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连她自己都无法评判了。

    只能说,这注定是一个悲剧。

    这个假皇后可恨,但是同样也很可悲,甚至可怜。

    甚至于,她想如平常般感慨“如果放下执念该多好。”这种话都做不到。

    因为这都已经不只是执念的事。

    她忽然有些害怕,也许的确,在可以说清楚的时候把事情讲清楚,是成是败,是聚是散,都比有什么误会要好得多。

    “那请问表哥,我的母妃为何现在不认识漓禾了?”宇文澈在一旁忽然问道。

    苏子宸不由挑了挑眉,这声表哥叫的……还真顺啊!

    原本,他最初还以为两人只是因为和亲凑到了一起,所以,甚至想过如果孟漓禾不愿留在这里,他便将她带回岛上。

    他才不管什么和亲不和亲。

    但是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看来,这两人之间根本不是没有情。

    相反,这个外界传言冷酷无情的覃王,对他的表妹倒是上心的很呢!

    都已经说出是表兄妹的关系了,还特意这样提醒他们的身份。

    真是让他颇为无奈的同时又觉得有些欣慰。

    毕竟,虽然表兄妹也可以亲上加亲,但平心而论,他可从来没有这种念头。

    在他心里,孟漓禾就是个失散多年的可爱妹妹而已。

    这个覃王怕是想太多了。

    不过也未尝不是好事。

    苏子宸一番心思在脑海里转了一圈,便坦然接受了这个称呼,回到:“芩妃娘娘那晚受了很大惊吓,所以我人为的将那晚之后的所有记忆全部抹去,只是告诉了她,之后的一些情景而已。所以不管是她在冷宫遭受了什么待遇,以及她在王府接受了多少温暖,可能都想不起来了。不过,这应该并不影响她与漓禾的接触,因为感情这种东西是有潜意识的,即使记忆不在,感情也会在不知不觉间自然顺延下来,所以不用担心。”

    宇文澈点点头,抱了拳道:“多谢!”

    毕竟,苏子宸是好意,他也希望母妃所经历的那些,不会是她日后每每想起来,便痛彻心扉的回忆。

    如果可以,自然是不记得最好。

    只是可惜了和孟漓禾那一段温暖的回忆,不过被苏子宸这么一说,他倒也放下心来。

    就算是新的生活,重新开始吧。

    孟漓禾也松了口气,虽然之前说没关系,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介意的。

    毕竟,她几乎真的将芩妃当成亲娘来看待过。

    一个晚上聊了这么多,孟漓禾随着这个故事,心情也是起伏了不少,看着天色已晚,苏子宸便也不再影响他们休息,适时停止了话题,告辞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时间,只有宇文澈和孟漓禾,还留在离合院里沉默着。

    宇文澈不提出要走,孟漓禾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偌大的院子里,夜和胥也难得的安静。

    除了孟漓禾刚回来之时,两个人有现身请安。

    之后,便没有任何动静。

    胥的伤已经完全痊愈,见到他们回来乐的像个猴子一样蹦来蹦去。

    夜倒是一如既往地沉稳,不过似乎好像对胥不再动不动就交手,反倒是多了许多纵容。

    而不管怎么说,此刻两个人安静如鸡,孟漓禾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

    所以,场面好像越发尴尬起来。

    良久,孟漓禾才打破沉默道:“对不起,都是为了保护琴谱,母妃才受了这么多磨难。”

    她说的虽然有些生硬,但也是真实发自内心。

    毕竟,追究起来,的确是迷幽岛的事,连累了芩妃。

    原本,芩妃只是普普通通一个妃子而已。

    如果没有她娘的那个侍女,芩妃可能还在受宠,而宇文澈也不会经历这么久的母子分离,更不会养成如此冷情的性子。

    宇文澈皱皱眉:“这是天意,与你有什么关系,还需你对我抱歉。”

    孟漓禾哑然,好像,还真的是天意。

    自己嫁过来,又反过来帮了他许多,是不是老天派来恕罪的呢?

    看起来,好像真的是冥冥中有指引呢。

    “这个拿着。”宇文澈从袖口拿出一件东西,递到孟漓禾面前。

    孟漓禾诧异的接过,只见那是一枚覃王府的令牌,不由诧异道:“干嘛给我这个?”

    宇文澈只是道:“你以后想要什么直接和我说便好。”

    “想要什么?”孟漓禾一头雾水,“我并没有想要令牌啊?”

    宇文澈神情一顿:“既然如此,那你做一个假令牌做什么?难道,不是为了有需要证明自己身份的时候用的?的确是我疏忽了这一点,这快令牌你先拿着,回头我会做一块王妃专属令牌给你,所有人见它如见我。”

    “假令牌?”孟漓禾皱皱眉,忽然眼前一亮,一下从凳子上站起,一把拉住宇文澈的双臂,激动地问,“你是说,之前我身上那块令牌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