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3章 迷幽岛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子宸哥,你刚才说什么?”孟漓禾慢慢的问出口,她还是觉得无法相信。

    苏子宸早就猜出他们会是这种反应,哪怕是他,当日在听到时,也是不免震惊,所以这次又说了一遍:“我说当今皇后可能不是真的皇后,而真正的皇后应该已经被害死。”

    相比于孟漓禾,宇文澈好像更快的接受了这一点。

    因为他记得,在母妃尚未发疯之前,那个皇后娘娘不仅与母妃很好,对他是很好的。

    而那场变故之后,他起初只是以为皇后娘娘为了避嫌,所以故意疏远他,直到过了许久,才知道她对自己是真的有伤害之心。

    一次次的故意为难,甚至是陷害,都让他觉得,那个对他好的皇后,已经不存在。

    只不过,他再怎么样,也没有怀疑这个人是假的。

    但如今一细想,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蛛丝马迹。

    单从性格来看,这个皇后比之前的皇后便强势许多。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这个假皇后对父皇,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她比之前还要更主动的多。

    所以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往那个方向想的原因。

    而且,如果换了人,不是应该至少有疏离,或者,父皇也会有所察觉吗?

    毕竟是自己的枕边人,除非,这个女人,非常了解父皇,了解到完全不比真皇后差。

    孟漓禾过了半天才消化这一事实,不由问道:“所以现在这个皇后是易容?”

    苏子宸皱皱眉,实话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也许真正遇到她的时候,我可以辨认一下。”

    孟漓禾点点头,能在皇宫待了数年,不被人发现,即使是易容也肯定是易容的出神入化,完全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

    想到此,孟漓禾也不再纠结,而是道:“子宸哥,那你继续说下去。”

    苏子宸点点头,继续道:“其实严格来说,真皇后的身份才是假的。”

    “什么什么?”孟漓禾这次彻底被弄晕了,“不是说现在这个是假皇后吗?为什么说,真皇后的身份又是假的,那到底这两个人谁真谁假,还是说,这两个人都是假的?”

    苏子宸笑了笑,摸了摸快要炸毛的孟漓禾的头,温柔道:“别急。听我慢慢说。”

    不自觉地,宇文澈看到这一幕,脸色立即变得有些差起来。

    苏子宸只是一瞥,便注意到宇文澈的目光,那眼神活活的就像在看一个情敌。

    不由好笑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据芩妃娘娘说,当今皇上在做太子之时,传言老丞相家的嫡女对他十分爱慕,而当时他与老丞相为一派,所以,为了巩固这个关系,老丞相也有意将嫡女许配给他。所以有一次,还是太子的皇上,被邀请在丞相府吃酒之时,偶然在花园遇到一女子,身边人称之为小姐。而众所周知,老丞相只有一女,所以皇上自然将她当成了对自己仰慕的嫡女,而偏偏这一见,竟然对她一见钟情,皇上想到既然两情相悦,也便毫不扭捏,竟是当场就拉着此女子的面,向老丞相提亲。据说老丞相被吓得目瞪口呆,沉默了许久,但最后还是同意了。而这一幕,日后也流传成为了佳话。而之后,当时的太子也被老丞相拥立为了现在的皇帝,但是却在几年后权势最大时忽然提出隐退,众人都说他十分识时务,女儿做了皇后,有了皇子,他便避嫌,但却没有人知道,这一切其实只是个乌龙。”

    孟漓禾也差一点就被这一幕给感动了,这简直是怒发冲冠为红颜啊!

    一见钟情啊喂!

    听起来好浪漫!

    不过……

    “是什么乌龙?”孟漓禾焦急的问道。

    苏子宸看她着急的样子,便觉得好笑,也不再卖关子,直接讲出来。

    “乌龙便是,此女子其实根本不是老丞相的嫡女,而是他出行时从外面救回来的女子,原本是想将女子养好伤,让她做自己的小妾的,没想到,却被当时的太子误认成了嫡女,但既然如此,看太子当时一见钟情的样子,只觉自己的嫡女,大概没有这个缘分,所以也便忍痛割爱,干脆就让她李代桃僵,顶着嫡女的身份嫁了过去。而原本的嫡女,却只能改头换面,以私生女的身份,嫁给了一个官职不大也不小的人。”

    “啊?”孟漓禾不由撇撇嘴,“这样也行啊?那这个嫡女不是气死了,原本就是她爱慕太子,才有了请太子入府一说,却被人捷足先登,甚至连身份都被人抢了过去。这也太悲哀了吧!”

    “不错。”苏子宸点点头,“而且悲哀的还在后面,这个嫡女所嫁非人,那官员好赌成性,本来是想攀老丞相这棵大树,但可能是做贼心虚,老丞相不敢与自己真正的女儿过多往来,更不敢给她什么钱财,怕被有心人发现出端倪,所以嫡女嫁过去之后,也只能不管不问,那官员自然十分恼怒,因为经常打她,甚至还从妓院里同时招来十几个妓子,夜夜宠幸,就是不理她。”

    “哎。”孟漓禾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

    但是为了皇位为了权势,或者说只是丞相大人的一时错念,却毁了一个女子的一生。

    原本可能登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嫡女,却要受尽渣男和妓子的屈辱,这种落差……

    说起来这个皇后,也是可怜之人。

    “那后来呢?”孟漓禾接着问,不过却也没有之前那么急切,反而话里带着一丝悲哀。

    她都有些不知日后该怎么面对这个假皇后了。

    “后来那个坐上皇后之位的人,与覃王爷的母妃芩妃,交情甚好,便将这个秘密告诉了她,而覃妃也信守承诺,没有告诉任何人。只不过,忽然有一段儿时间,皇后变得非常焦虑,即便是芩妃问她,她也不敢多言,只是将那把钥匙留到了芩妃那里,并告诉她,如果自己遭遇不测,有一本琴谱放在了剑山,请她务必交还给迷幽岛后人。”

    “迷幽岛?”孟漓禾诧异,这个名字,她好像从来没听过,之前翻这里的地图,好像也没有发现。

    苏子宸还没回答,宇文澈却已经先行开口。

    “迷幽岛来自海外,本王记得苏先生也是自称来自海外,那是否苏先生就是迷幽岛之人?”

    “覃王果然厉害,在下佩服!”苏子宸笑道,“不错,我就是迷幽岛现在的岛主。”

    孟漓禾这次更加惊叹了,原来她认得哥哥是个岛主呢!

    “那你此次出游就是为了寻琴谱?你就是这个琴谱的主人?”

    苏子宸看着她的目光语法温柔:“对,也不对。”

    孟漓禾挠挠头:“这是什么意思?”

    苏子宸解释道:“在迷幽岛,男子传承医术,女子传承琴谱,所以我这一次虽说是要找琴谱,但本质却是要找人。”

    “找人?找什么人?”孟漓禾觉得自己都要被他绕了进去。

    宇文澈的眼睛,却越发锐利起来,看了看苏子宸,又看了看孟漓禾,似乎有些事情变得清晰起来。

    “自然是找我的亲人,也就是这本琴谱的真正继承人。”

    “你的亲人?”孟漓禾不解道,“你的亲人不应该是在迷幽岛上吗?”

    “不错。”苏子宸点点头,“我的亲人的确应该在迷幽岛岛上,如果不发生那次变故的话。”

    孟漓禾这次没有再问,看苏子宸瞬间严肃的脸,决定安静的等着他说下去。

    “二十年前,我姑姑的一名侍女,因为听信外人的谗言,所以将我姑姑的琴谱偷了出去,但是,还没等到要交给那人,便发现这男人对她根本不是真心,所以便拿着琴谱偷偷跑掉,又不敢回迷幽岛,所以在外流浪。而长期生活在迷幽岛的她,出了岛又不知如何生活,之后便是昏迷后被老丞相所救。”

    孟漓禾直觉自己终于对上了线,不由问道:“所以这个老丞相的假嫡女真皇后就是你姑姑的侍女?”

    “不错。”苏子宸赞赏的看了她一眼,“之后我姑姑挂念琴谱,觉得是自己保护不当,所以瞒着岛上的人,自己出来寻找琴谱,然后这一寻就寻了如此之久,到现在也没回去。”

    “原来如此啊!”孟漓禾感叹道,话十年没有回去,这人恐怕凶多吉少吧?不过还是问道,“那你找到人了吗?”

    “找到了。”苏子宸的目光炯炯地看着孟漓禾。

    “真的吗?那太好了!”孟漓禾打心眼儿里开心,没什么比失散的家人团聚,更令人兴奋的事情了。

    “那她在哪里?回到岛上了吗?”

    苏子宸却避开了双眼,有些低落的说:“她在十八年前,生子之时,便已经离开了人世。”

    孟漓禾忽然心里一痛,这下连她的脸上都不由溢出悲伤了。

    不知是因为看到苏子辰的面容,还是什么,她就觉得听到这句话,心里莫名的不好受。

    然而,苏子宸却又抬起头望着她笑了笑:“不过还好,我的姑姑留下了一对双胞胎。如今我已经找到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