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2章 芩妃痊愈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王爷,王妃你们可回来啦!”

    马车一到覃王府门口,管家便急急跑上来迎接。

    宇文澈一边扶着孟漓禾下车,一边随意回道:“怎么?想我们了?”

    管家顿时瞪得两眼发直。

    天呐,这是覃王说出来的话吗?

    这让伺候了他许多年的管家都不敢相信。

    谁能告诉他,这一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连王爷都会这样开玩笑了?

    孟漓禾从马车上跳下,对着管家笑嘻嘻的说:“管家大叔,我们也可想你啦!”

    管家顿时激动的热泪盈眶。

    他就知道一定是王妃的功劳。

    不然怎么能将王爷这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擦了擦那并不存在的眼泪,管家赶紧道:“王爷,王妃,芩妃娘娘在正厅里等你们。”

    宇文澈和孟漓禾对视一眼,接着便吩咐管家安顿好神医,便一起朝正厅走去。

    两个人一路赶回来,可谓是风尘仆仆,但是既然有长辈在等,也不好再回去换洗让对方等太久。

    所幸,前一天两个人在客栈住过,今天一天虽然在赶路,但车上并没什么尘埃,倒也不算无礼。

    远远地,孟漓禾就看到,正厅的主座上,一个她熟悉却又透着些陌生的女人,正坐在那里。

    虽然还是之前的衣衫,如今却生生的穿出了华贵之姿。

    而那面上精致的妆容,更是凸显她的地位。

    孟漓禾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个芩妃娘娘当真是痊愈了。

    心里不由有一丝欢喜,甚至加快了脚步,与宇文澈一起进了正厅,朝着他行了个礼。

    “儿子宇文澈给母妃请安。”

    宇文澈先行说道。

    孟漓禾也赶紧随后道:“儿媳孟漓禾给母妃请安。”

    两个人均低着头,等着芩妃的回话。

    然而半晌,无音。

    就在他们疑惑之时,芩妃才忽然颤抖着开口:“澈儿,真的是我的澈儿,都这么大了。”

    端庄的姿态再也抵不过感情的澎湃,芩妃干脆从主座上走下,一把扶住宇文澈的胳膊,道:“快快免礼。”

    宇文澈抬起头,静静的看着芩妃,眼里同样也是波涛暗涌。

    孟漓禾虽被忽略,但却也理解,毕竟在她疯癫的那段期间,可是不认识这个儿子的,所以现在相认,难免激动。

    只不过,宇文澈倒是没有忘记她,甚至小声的提醒着芩妃:“母妃,别忘了你的儿媳。”

    芩妃这才想起来,孟漓禾此时还弯着腰对她行着礼。

    赶紧也拉起孟漓禾:“好孩子,都不要客气。”

    孟漓禾直起身子,抬头对她道谢。

    芩妃便细细的观察着她,看了一会儿,干脆笑出了声:“澈儿,你真是好福气,竟然有这么漂亮的王妃。”

    宇文澈和孟漓禾同时一愣。

    “母妃,你不认识我了?”

    孟漓禾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曾经芩妃神智不清醒的时候,可是最依赖她这个儿媳的。

    怎么痊愈之后反而如此生疏了,好像从来没见过她一样?

    芩妃也被问的一愣:“本宫见过你吗?”

    这一下,孟漓禾顿时僵住,心里不由有些失落。

    毕竟这个人跟自己相处了这么久,还曾经是一个无比依赖自己的人。

    如今却不认识自己,任谁都会不开心,毕竟,当初也是付出了感情的。

    看出孟漓禾眼里的沮丧,宇文澈不禁开口道:“母妃,你以前可是不认儿子,只认这个儿媳呢!”

    “真的?”芩妃惊讶之余又有些惭愧,内疚的拉着孟漓禾的手,“好孩子,母妃不是有意如此,但是母妃,好像真的不记得了。”

    “没关系。”孟漓禾虽然还是有点心里发堵,但听到这话也释然了。

    很多精神病人,我痊愈之后,都不记得精神失常时发生的事,所以也不为怪。

    何况,说不定子宸哥在催眠时,对她做过什么呢。

    也许等一会儿,她去问问子宸哥比较好。

    不过也没用等多久,她与苏子宸,便有了见面的机会。

    因为芩妃老早就吩咐好了一大桌酒菜,就是为他们二人接风。

    因此,只说了一会话,便让二人赶紧回去沐浴更衣后,便一起来参加这接风宴。

    既然如此,孟漓禾自然要带着自己的师傅前去。

    而如今,芩妃将苏子宸当做自己的救命恩人,并且按身份也是孟漓禾的兄长,自然也是要请入的。

    然而,令孟漓禾没有想到的是,当她领着自家师傅刚走到前厅门口,神医便看着同样而来的苏子宸,仔仔细细瞧了一圈后问道:“你是谁?”

    苏子宸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接着,却依然客气道:“小生苏子宸参见邱前辈。”

    “你认识我?”神医皱皱眉,对着他继续问道。

    孟漓禾也是不由惊讶起来,连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师傅姓什么,子宸哥竟然知道!

    苏子宸微微一笑,儒雅的面孔配上话语更显得谦逊有礼。

    “邱先生大名,如雷贯耳,晚辈怎会不知?”

    神医虽然自我感觉良好,但他隐居多年,也不是谁都可以得见他的真面目的,方才他只是觉得此人面熟,所以问了问他的身份,却没想到这人更了解自己。

    突然一道光闪过自己的脑海,神医带着一丝探究问道:“你姓苏?”

    苏子宸点头:“晚辈的确姓苏。”

    神医眼神一聚:“那你可认识苏玉?”

    苏子辰的笑意更浓:“正是祖父。”

    “原来如此!哈哈哈!”神医这次完全不纠结了,他倒是没想到,他还能他乡遇故人,不,遇故人的孙子。

    顿时脸上微妙起来,眨了眨眼道:“那老家伙怎么样?活的可还硬朗?”

    苏子宸笑道:“祖父精神尚可,多谢前辈挂念。”

    “哼!谁挂念他?”神医吹胡子瞪眼,十分傲娇。

    苏子宸脸上的笑意却未变,接着说道:“祖父常常挂念您,这些年一直以您来教导我们。”

    “哦?”神医仿佛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非常好奇道,“他怎么教导你们的?”

    苏子宸的神情顿了一下,但是还是说道:“祖父常说让我们好好学习,说您当年没有超过他,以后遇到您的徒弟,也不能落后。”

    “什么?”神医顿时勃然大怒,“这个老不死的!不就比试过一次吗?当时也是有原因的,你让他再来一次,我肯定远超他!”

    苏子宸笑了笑,没有多说。

    孟漓禾在一旁却听明白了,顿时觉得,这个子宸哥也很腹黑啊?

    轻易把她师傅给气成这样,本来这都是自己平时做的事,算了,她今天就不添油加醋了。

    不过,敢情苏子宸的爷爷和自己的师傅,以前算是对手?

    而且还对手到了自己的孙子辈儿,徒弟辈儿的程度?

    这两个人还真是……

    所以她现在认了师傅,意思是要和苏子辰一决高低吗?

    而且,这辈分好像错了啊,如果师傅和子宸哥的祖父是一辈,那自己不是比子宸哥又长了一辈?

    等等,不是亲的不用在意这个吧?

    还没等她胡思乱想的把这些事消化掉,只听神医又道:“回去告诉你们老爷子,我这次收的徒弟,聪明伶俐,我会将毕生的医术全部传授于她,到时候再来比一比,看谁的医术强!”

    “哦?”苏子宸来了兴趣,“敢问神医的徒弟是……”

    神医一听,十分自豪的拍了拍孟漓禾的肩:“这就是我徒弟。”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弱弱的道:“子宸哥,这的确是我新拜的师傅。”

    苏子宸显然愣了一下,接着却无奈的笑着摇摇头,这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他看着神医笑的模样,只觉,若是等到神医知道孟漓禾身份的那一天,他估计哭都哭不出来了。

    不过现在,他还不打算说。

    “你们在聊什么?怎么不进去?”

    宇文澈搀着芩妃慢慢走来,远远的,就看到苏子宸和孟漓禾在门口对视。

    苏子宸一脸笑意。

    孟漓禾一脸呆滞。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两个人的眼神都非常的难以形容。

    顿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起来。

    孟漓禾此时,还被这乱七八糟的关系搞得晕头转向,所以也没注意到宇文澈脸上的表情,只是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讲清楚,干脆道:“没聊什么,闲聊。”

    “进去吧。”宇文澈表情未变,扶着芩妃进门。

    不过,他才不相信,什么都没聊。

    明显,孟漓禾在回答这一句时,有些犹豫。

    那就说明,有些事她没告诉自己。

    不知不觉间,总觉得,孟漓禾身边的人越来越多。

    会不会,自己再不出手,就没有机会了?

    明明这个女人,一开始只有他。

    怎么就没有早一点下定决心呢?

    宇文澈懊恼不已,以至于整场接风宴,都有些心不在焉。

    让芩妃误以为,他是过于劳累,早早吃完饭,便赶着他们回去休息。

    不过,这倒正合孟漓禾的意,毕竟她迫切的想知道,子宸哥为芩妃催眠到底问出了什么。

    而芩妃和琴谱或者说和她的娘到底有什么关系。

    所以,宴会一散,她便拉着苏子宸和宇文澈而去,着急的向苏子宸询问起来。

    却没想到,苏子宸的第一句话,就让孟漓禾和宇文澈皆觉得虎躯一震,简直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