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1章 幕后人是谁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放你?算了!”男子轻蔑的笑了笑,“你若是不跟我走,我也可以放了你,不过……是在本大爷爽了以后!”

    说着,看她如此冥顽不灵,自己又实在急不可耐,干脆直接欺身向前,准备就此强要了她。

    宇文澈目射寒光,手里捏起两片落叶,立即就要朝着男子的双眼射去。

    他对这个不怀好意看了孟漓禾半天的人,已经深恶痛绝。

    然而却听孟漓禾紧张道:“不要,我跟你走。”

    那男人闻言动作停下,嘴角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这才叫乖,那跟爷回客栈,爷好好疼你一下。”

    说着倒也不再对孟漓禾做什么,直接同她继续往山下走。

    反正这么一个女人,也掀不起什么大浪。

    孟漓禾悄悄的将手伸进衣袖,方才已经炸出来一点消息,看样子接下来,只能用催眠了。

    然而还没等她将铃铛掏出,那男子便已察觉他的动作,脚下一顿,看着她的袖口道:“你在拿什么?”

    孟漓禾的手一顿,只能假装放下,道:“没什么。”

    那男子却不信,直接朝她的衣袖伸过来。

    孟漓禾心里这次真的有些紧张,虽然宇文澈在场,但如果不能催眠他,可以说是前功尽弃。

    那就不能被他发现这个铜铃,只要铃铛还在自己手里,她随时有机会制止他。

    所以,当即灵机一动,将身体一侧。

    接着,一块东西从她的袖子里掉了出来。

    男子不宜有它,低下头将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

    接着手里却是一顿。

    “覃王府的令牌。你是覃王府的人?

    孟漓禾一愣,她方才灵机一动,除了想转移他的注意力,捎带着也想看看,他方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因为覃王府的令牌,京城的人都知道,但是这里离皇城天高路远,如果和京城没有关系的人,的确不应该认识。

    那也就是说,这个人的确是与丞相有关。

    然而,还没等她多想,她便看到眼前的男人,看着她的目光,再也不是色眯眯,而是探究中带着一抹凶狠。

    看这个样子,此刻估计是在犹豫要不要杀了她。

    孟漓禾方才侧身的同时,已经将铜铃顺到了自己的手上,这下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在她还没有对自己动手前,瞬间抬手,借着月光在他的眼前迅速摇晃起来。

    那男人果然开始迷离,没过多久,眼睛便闭上了。

    孟漓禾有惊无险,终于舒了一口气。

    宇文澈此时也立即出现到她的面前,这个女人真的是,不把他活活吓死,不甘心!

    刚才几次他都要出手,却都被这个女人,化险为夷。

    但是他这颗七上八下的心,真的是不好过。

    孟漓禾来不及跟他多说,直接对那男子深度催眠起来。

    很快,这个男人便开始顺着孟漓禾的话走。

    “你说你是丞相的人?”

    “我只是跟着丞相做事。”

    “做什么事?”

    “他吩咐什么我做什么。”

    孟漓禾有些不耐烦,这人怎么被催眠之后还这么墨迹。

    所以干脆问道:“说具体的事。”

    那人想了想道:“帮他收银子,帮他卖粮食。”

    孟漓禾目光一聚:“卖到哪里?”

    “辰风国。”

    果然……

    孟漓禾眯起眼:“就是这次赈灾的粮食?”

    “对。”

    孟漓禾气的差点想一拳揍过去,但是还是强自压下怒火道:“那你们怎么偷出来的?”

    那男子虽然闭着眼,但脸上却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根本不用偷,这里的县令接了多少粮食,又发了多少粮食,谁会知道?那直接留下来一部分,转移不就好了?”

    孟漓禾此时的双眼都要喷火,她和宇文澈这一路冒着生命危险,她更是一步一个脚印,双脚都磨成血的走来,就是为了护送这批粮食到百姓的手里,却没想到他们竟然中饱私囊!

    别说是一国丞相,一个县的父母官儿,就算是个普通人,这都是泯灭人性的表现,根本不配为人!

    “你们一共卖了多少?”孟漓禾咬着牙问。

    “之前的两批卖了很多,这一批我们还没有动手。”

    孟漓禾了然,他们这批粮食才运到,想来还没有发放多少,这个时候恐怕这个县令也不敢轻易拿出来。

    不过过两天可就说不定了。

    看来他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去看守那批粮草了,真是何其可悲,何其愤怒!

    但是在这之前,她也不会放过这些人。

    “你为他做的这些事可有证据?”

    “这次的交易我有记录,不过其他大部分都在丞相那里。”

    孟漓禾眼前一亮:“你的在哪里?”

    那男子老老实实将地址告诉了孟漓禾。

    孟漓禾不由觉得可笑,这些人真是做的事情还有记录在案,是想时刻观赏自己的战绩吗?

    可笑!

    然而,既然说了,还有一部分政策在丞相府,所以即便此时两个人再想将这人就地正法,也不能打草惊蛇。

    所以孟漓禾只能在确认不能问出更多的信息后,用催眠术将他方才的记忆抹去,甚至还贴心地帮他的记忆,衔接到遇到自己之前。

    她相信那几个手下,不会没事儿的,问他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毕竟大家都心知肚明,他方才是想干什么。

    只要有人不提起,他便绝对不会再有什么问题。

    所以安置好了之后,宇文澈和孟漓禾便一路急急回到了县里。

    此时两人可真的没有其他的心思了。

    因为满脑子都是想的那些粮食之事。

    他们绝不能让连日来的辛苦白费。

    更不能让这些粮食再次落入这些贼子手里。

    将正在用的粮草卖到别国,这简直就是通敌大罪。

    但是没有完全拿到证据之前,丞相的势力这么大,如果不能保证一次将丞相扳倒,就不能轻举妄动。

    所以,宇文澈回来后,只是吩咐了欧阳振,将那本账册偷偷抄录一本换回真的,便暂时按兵不动。

    但是说是按兵不动,宇文澈也不是完全没有采取行动。

    至少在第二天,他便命手下人,亲自清点所有粮食数量,以及当日发放粮食数量。

    这样,正在出去的粮食都是经过自己的手,县令即使想动手脚,也没有办法。

    县令完全没想到,一个王爷竟然亲自过问这种事。

    之前来的大臣们,哪个不是把粮草运到此处一放,自己便好吃好喝好玩,剩下的事根本不管?

    谁知道这个王爷竟然做到这种地步。

    因此,他也只能上报给丞相。

    却没想到,丞相在收到此消息后,不仅没有发怒,反而十分开心的命令,那批王爷送来的这批粮草不要动。

    让县令很是摸不着头脑。

    所以也便作罢。

    只有那丞相坐在丞相府,自得的想,这一次女儿的眼光倒是没有错,覃王果真堪当大任,看来自己也要帮女儿一把了。

    说不定,他将来就是国丈。

    丞相在这边主意打的良好,却不知被他已经默许为女婿的人,此时正吩咐者手下的人,拼命的在搜集他这么多年来的恶行。

    不过总体来说,在宇文澈的亲力亲为下,这次的赈灾效果显著,在百姓中的口碑也非常好。

    毕竟,当日将粮草送到此地之时,宇文澈中毒,孟漓禾徒步而来那一幕,在官兵们之中广为流传,或多或少也传入了百姓的耳中。

    这让百姓们不禁觉得,他们这一次之所以没有被饿死,都是托了这个覃王和覃王妃的福。

    很明显的就是,这一次的粮食非常充足,让他们不必再担心挨饿。

    而覃王也带来了圣旨,为此地减免三年赋税。

    简直就是皇恩浩荡。

    当然,最主要还是这个覃王妃,虽然美若天仙,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却对他们关心友加,甚至主动探望生病的人们。

    与那覃王,当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以至于有的生意人聪明至极,瞄好了这一商机,干脆将城里关于二人的小话本卖到了这里。

    虽然因为这里正在受灾,基本相当于送给他们读。

    但是,这毕竟只是第一步不是?

    有几个看连载的人可以忍受,等不到结局的抓心挠肝?

    等到明年,他们的庄稼收成好时,还不是要来追话本?

    生意人的算盘打得妥妥的。

    而百姓们的故事也听着美美的。

    只觉着天下真是又多了一对儿神仙眷侣,让人艳羡不已。

    所以,等到孟漓禾和宇文澈从这个县城赈灾完毕,回京之时,竟然神奇的发现,不只是当地县令和府衙的人来欢送,竟然连百姓能自发来了个十里长街送……他们。

    甚至有些百姓还拉了长长的条幅,条幅上写着:祝覃王,覃王妃,多子多福!

    当真说的是……特别实在。

    真是让孟漓禾哭笑不得,却又羞红了脸,暗戳戳的期待着。

    只有宇文澈,一直嘴角含笑,不知在想着什么,但是却能感觉到,他心情大好。

    倒是也对,他这一次赈灾可谓立了功,回去又能见到已经健康痊愈的母亲。

    孟漓禾暗戳戳的在回京的马车上想着,既然如此,还是让他先高兴几天,至于表白神马的,这次就等回到王府再说吧!

    万一他为这件事烦恼呢?

    自己岂不是扫了他的兴致?

    但是,她坚决不承认自己是拖延症严重患者!

    也不会承认自己胆怯!

    绝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