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0章 无耻之徒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过去的半个多月,几乎天天都在和这些粮草打交道,所以此时,她再清楚不过,这些人往船上搬的是什么东西。

    只是,他们辛辛苦苦从京城往这里送粮草,而这些人又要将粮草运到哪里去?

    这里不是明明最缺粮草吗?

    难道还有其他的地方,有百姓受灾不成?

    孟漓禾皱着眉思考着,眼睛也一眨不眨的望着那里。

    只见那群人,身着都十分的低调,准确的说,应该是非常不易被人发现,而那边搬粮食边四处瞧的动作,简直可以称为鬼鬼祟祟,更是不免让人生疑。

    忽然,一个大胆的念头在孟漓禾的心里涌起。

    难道,这些人是偷粮草往外运?

    这是好大的胆子!

    趁着百姓受灾的时候,将粮草偷偷运走,卖给别人?

    这简直比发国难财,还要可耻!

    想到这个可能,孟漓禾只觉心里一阵愤怒!

    甚至想要立即制止他们。

    但是,她也担心自己判断有误,不由转头看向身边的宇文澈。

    然而,只一个对视,双方便从对方的眼里,猜出对方所想。

    果然,两个人的猜测一致。

    这些人运的,大概就是从京城发来的粮食。

    而宇文澈指了指前方,让孟漓禾更加看清楚,那装着粮食的麻袋上,印着京城的印章!

    宇文澈此时和孟漓禾一样,甚至身为皇子,气愤之情只多不少。

    但是,他们二人无论是谁都知道,此时并不能打草惊蛇,所以,他们继续再观察起来。

    很快,几艘小船装满,接着由其中一些人押送着,悄悄地驶离岸边,朝着西方而去。

    孟漓禾不由皱了皱眉,西方?

    那不就是,辰风国的地方?

    这粮草怎么会……

    越来越多的怀疑,浮到孟漓禾的内心,难不成,这是有人偷粮草卖到辰风国?

    如果此时凤夜辰在场,孟漓禾肯定直接问出口。

    这个家伙为什么只对自己好的不得了,背地里却总要做这些对他们不利的事呢?

    真是气死人!

    想到此,孟漓禾不由又想到上一次,他那个想要和宇文澈做的交易,总不能这一次,这个家伙又在策划着什么吧?

    难不成又与自己有关?

    孟漓禾越想越觉得坐不住。

    看着一行人随着船走远,岸边只剩下零星的几个人和一个领头的人,眼看他们要打到回府,孟漓禾终于道:“王爷,我想去会会那个人。”

    “不行!”宇文澈想都没想直接拒绝掉。

    这个女人怎么哪里危险哪里都有她?

    知道宇文澈是担心自己的安全,孟漓禾赶紧说服道:“他们只有几个人,我只是想把那个领头人引开,然后趁机对他催眠,看他能不能说出些我们想要的讯息。”

    “你若是想问,我去把他抓来便可,这么几个人而已。”宇文澈不屑道。

    “不行。”孟漓禾却摇了摇头,“这样子会打草惊蛇,而且你逼问他们,说不定他们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万一什么都问不出来,最后却被对方知道了我们在调查这件事,那以后要查此事,真的是难上加难了。”

    宇文澈皱皱眉,他当然知道孟漓禾说的没错,但是,让她去引开这个男人,想想也知道用什么引。

    一想到别的男人有可能对孟漓禾有的想法,宇文澈的脸便愈发冰冷。

    “好啦好啦,我保证没事。”孟漓禾见说不动宇文澈,干脆拉着他的手,撒起娇来。

    宇文澈有些无奈的在心里叹气,看着这女人的手拉着自己的手臂摇晃,这个样子还真的是……

    明明知道她这是在撒娇,偏偏自己好像还很吃这一套。

    宇文澈,你真是完蛋了。

    看到宇文澈没有拒绝,孟漓禾得逞一笑。

    接着凑到他耳边笑嘻嘻的说:“那你赶紧把我放下去吧,我有主意。”

    宇文澈无奈,想了想还是将她放了下来,反正有他在旁边守着,这些男人别想打她的主意。

    孟漓禾在地上站好,接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还有头发,接着故意把领口往下拽了那么一小点点,露出一截雪白的脖径。

    宇文澈只看了一眼,便觉得七窍生烟。

    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拉回去,用棉被裹起来。

    她竟然这样故意****!

    然而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孟漓禾已经悠悠然往前而去。

    宇文澈只好咬了咬牙,纵身一跃,又回到之前的树上,但是目光却随着孟漓禾而去,一刻也没有移开。

    孟漓禾走了一段儿,在离那些人也不远处,忽然“唉哟”一声,接着便倒到一旁的草丛里。

    “什么人?”几个小兵立即警惕,接着循声而来。

    虽然看到是一个女人,但是保险起见,还是将她拉了起来,带到自己的头儿面前。

    孟漓禾猜的没错,那个一直守在船边监督的人,果然是他们这些人的老大。

    只见那人朝孟漓禾的身上打量着。

    孟漓禾此时低着头,双手紧张地绞着自己的衣摆。

    “抬起头来,你是什么人?”观察半响,那头儿终于开口道。

    孟漓禾壮似怯怯地抬起头,眼睛朝他的方向一勾,几乎是立刻,她不意外的看到,这个男人眼里的惊艳。

    达到目的,便又匆匆低下头。

    “我是山下村子的村民,爹爹昨日出来打柴,没有回去,我只好出来寻爹爹,却迷了路,这位好心人,可否给我指指路?”

    这头儿看着她说话软绵绵的样子,仔细一查觉,身上果然没有半点内力,立即,心里便放松下来。

    想来真的是一个走失方向的女子吧?

    想到此,男人嘴角露出一副笑容,朝着孟漓禾走了两步。

    目光也一直在她的身上打转。

    这么漂亮的脸蛋儿,这么好的身段儿。

    这送上门儿的好东西,他要是再不要,可真不是个男人。

    想到此,他故意装出一副良善。

    “正好我也要下山,我带你走吧?”

    几个手下闻言,似乎有些惊诧。

    不过这是他们的头儿,也不好说什么。

    “你们几个继续在这整理,我先带这位姑娘下山去了。”

    “是。”几个人应下。

    但是不用多想,也知道这个头儿打的什么主意。

    他们还是不要去坏他的好事,晚一点再走吧。

    “走吧,姑娘,我带你走。”这男人这次直接贴到孟漓禾的身边,与她低声说道。

    孟漓禾点点头,还是那副怯怯的面容,慢慢的跟着他走去。

    两人走出一段距离,宇文澈也在后面,紧追不舍。

    若不是怕日后孟漓禾和他算账,他现在恨不得敲掉这个男人的脑袋。

    不用想也知道,支开手下人单独带她走,打的是什么主意。

    终于,两人距离岸边已经很远,太阳也彻底的落下山去,只有淡淡的月光照着他们,让他们不至于面对面看不清对方。

    但是如果距离他们有一定的距离,却也是发现不了的。

    这个男人,终于有些急不可耐起来。

    所以干脆转过头面对孟漓禾道:“姑娘,我看这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就在这山上休息一下?”

    孟漓禾立刻露出一副惊恐的模样:“不要,我还想要下山,我娘还在家里等我。”

    “是吗?”那男子的眼睛里露出色光,嘴里的话也开始下流起来,“但是哥哥舍不得你回去,怎么办?”

    孟漓禾吓得往后挪了两步,那样子看着几乎要哭出来:“大哥,我先走了。”

    那男子却直接往前一站,挡住她的去路。

    孟漓禾身子有些发抖:“你……你要怎么样?”

    “怎么样?”那男子继续逼近,“你长得这么漂亮,你说我想怎么样?”

    “你不要这样,我爹爹会报官的!”

    孟漓禾故意装出一副吓得半死,却故意逞强的样子道。

    “报官?”男子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你报的官大的过丞相吗?”

    丞相?

    孟漓禾心里一惊,这个人是丞相的人?

    那么这些粮草,难道是丞相……

    孟漓禾此时真的目瞪口呆,这个样子看到男子眼里,却以为她这次是完全被吓到,所以高兴的说:“姑娘,你若真是个黄花闺女,今日我也不白白要了你,回去做我的小妾,我还可以给你荣华富贵。”

    孟漓禾低着头,仿佛在挣扎着什么。

    接着抬起头道:“你真的是丞相的人?”

    “废话,老子这些年帮丞相……”话没说完,他便停下来,大概是察觉到自己不该说这么多,所以,直接道,“总之我不会骗你。你长得这么好,我也是真心喜欢你。所以你不妨考虑一下,相对于强迫,我还是更喜欢你顺从,这样,我们才能玩儿的开心,你说是不是?”

    孟漓禾的头低得更深,仿佛被他这调戏的话,羞了脸,完全不敢抬头。

    “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那男人看她这幅样子,心更加痒了起来,立即讨好的保证道,“我家里那个,你若是看不爽,我也可以休了她,只要你跟我。”

    孟漓禾却还是弱弱的请求道:“你真的不能放了我吗?”

    “放你?算了!”男子轻蔑的笑了笑,“你若是不跟我走,我也可以放了你,不过……是在本大爷爽了,以后!”

    说着,看她如此冥顽不灵,自己又实在急不可耐,干脆直接欺身向前,准备就此强要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