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59章 到底谁表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了?”走出去有好大一段路程,宇文澈才反应过来,孟漓禾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平日里,以孟漓禾的性格,可绝对不是闲的住的,按理来说,走了这么长的路,她应该要么开心,要么不耐烦,总之怎么也不该这么久了,一句话也不说。

    “没……没什么呀?”孟漓禾被宇文澈忽然这么一问,莫名有些心虚。

    因为她这一路都再做着内心挣扎。

    表白还是不表白?

    现在还是过一会儿?

    严肃一点儿还是状似不经意?

    如果太严肃,那要是被拒绝的话会不会太尴尬?

    如果状似不经意,会不会显得自己不够认真?

    孟漓禾已经被自己的选择困难症快要逼疯了,偏偏宇文澈,还问了这么一句。

    所以她胀红着脸,只能这样回答。

    然而宇文澈,却皱了皱眉。

    仔细从头朝着孟漓禾看去,直到看到她的脚,宇文澈才忽然像意识到什么一样,赶紧蹲了下去。

    “是不是脚疼?”宇文澈将她拉到一边坐下。

    “没有啊,还好。”

    孟漓禾下意识的缩了缩脚。

    她的脚经过那一天一夜的奔波,又完全没有休息便上山寻医,那双脚的确被磨得鲜血淋漓。

    但是昨晚她已经偷偷问神医拿了很多灵丹妙药。

    所以这会,其实还真的不怎么痛。

    然而宇文澈却并非不知道她做了什么。

    当日在马车上,他是半分迷糊半分清醒,即便他当日听到的并不够全面,昨夜与欧阳振询问后,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所以这会儿,只怪自己疏忽,居然还拉着她走了这么远一段路。

    事实上,他的状况也比孟漓禾好不了多少,他没有忘记之前的那一夜,他原本是打算告白的。

    现在虽然中间经历了波折,但这个念头,却并未泯灭,反而此刻觉得更加强烈了起来。

    尤其是牵着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已让他频频心猿意马。

    只不过,他总觉得这样一边走着路,一边来表达自己的心思不够正式。

    当年迎娶她之时,只不过为了应付形式,并没有花什么心思,如今要表明心意,总不能还这样草率。

    毕竟那书本儿里不是说,要制造好气氛,天时地利再人和。

    真是不知道这闷骚大王爷到底都看了啥。

    他只知道却因为想这些,反而把孟漓禾的人疏忽了,宇文澈觉得内疚不已。

    所以,不再考虑其他,直接将她脚上的鞋脱掉,接着再脱去脚上的袜子。

    孟漓禾一愣,还未来得及拒绝,那双脚已经被他握在手里。

    看着那脚上斑驳的伤痕,即便已经开始愈合,宇文澈的心还是狠狠的揪了一下。

    眼眸也变得无比深邃起来。

    沉默的将袜子和鞋,再次一一套到孟漓禾的脚上,宇文澈这才背对他蹲下,说道:“上来,我背你。”

    孟漓禾一愣:“不用了,我不疼。”

    “上来。”宇文澈,没有过多的话,但这霸道的语气却是让人不容置疑。

    孟漓禾咬了咬下唇,还是朝他的背上趴了上去。

    上一次被凤夜辰背的惨痛经历,她还犹记在心。

    然而令她奇怪的是,宇文澈却没有背着她用轻功飞行,而是真的一步一步在走。

    孟漓禾终于忍不住道:“这样会不会太累?其实你可以用轻功……”

    “我内力还没完全恢复。”宇文澈睁着眼说瞎话。

    他怎么可能告诉她,他就是想这样慢慢的跟她走。

    “哦。”孟漓禾有些疑惑的看向他,昨晚师傅明明告诉过自己,宇文澈已经彻底痊愈了呀?

    总不会还有什么遗漏的问题吧?

    孟漓禾刚想担心的让他放自己下来,但是想到他方才的语气,还是忍住了,即便他内力还没完全恢复,但是背自己一下,应该还是小菜一碟儿吧!

    算了,自己为了他走了那么多的路,让他辛苦一下也是应该的!

    孟漓禾在心里说服了自己,便开始安然的趴在宇文澈的背上。

    然后便开始沉默下来,因为她发现自己好像还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因为老是想着表白的事,反倒没那么自然了。

    感觉到身后的人开始从犹豫变成了顺从,宇文澈的嘴角勾了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走着,沉默无语,气氛迷之微妙。

    身边,只有潺潺的流水,和不停蹄叫的小鸟,伴随着他们。

    良久,孟漓禾终于准备说点儿什么,打破这寂静的状态,却听宇文澈开了口:“下次不要这样了。”

    孟漓禾一愣:“不要怎样?”

    “都不要。”宇文澈语气有些闷闷。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想来这个家伙,是在指她之前与官兵们徒步行走,以及上山找神医的事。

    但是,她却不能答应。

    因为下一次,如果还遇到同样的情况,想来她还是一样的做法。

    所以她安静了一下回道:“除此之外,我也没有别的办法。”

    宇文澈脚步一顿,侧头用余光扫了她一眼,才接着迈开步子继续行走。

    “下一次,至少要先保护自己,再来想着救我。”

    “嗯。”孟漓禾这次应了,她也的确,时刻在努力着尽力让自己不要出事,毕竟她不希望救了他,却让他心里有所负累。

    “谢谢。”一个很轻却又无比庄重的话,从宇文澈的嘴里传了过来。

    孟漓禾不禁开心的笑了笑,这个家伙说谢谢,总让她觉得比下个圣旨都郑重。

    所以干脆故意打趣道:“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你谢我哪一件?”

    宇文澈的眼眸不由变得幽深,是啊,哪一件?

    帮他护送粮草,帮他上山寻医,帮他医好母妃。

    抛开之前帮他的那些事情不算,单凭这几件,他宇文澈这辈子也还不完这些情。

    “所有。”宇文澈半晌后回道,“你为我做的所有事。”。

    要不要这么认真啊!

    孟漓禾被他这样子弄的有些脸红,不由故意开玩笑,活跃气氛道:“那你准备怎么谢?”

    宇文澈在这一刻,第一个反应就是,用我自己谢你。

    等话到了嘴边又觉得,这话说的实在是太轻浮。

    所以脑子转了几个圈,他还是问道:“你想要什么?只要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孟漓禾愣了愣。

    她忽然想说我想要的只有你,你给吗?

    但是,她绝对不能这样讲。

    因为,就算是要表白,就算想让对方接受自己,就算想让对方只自己一人,他也不能用恩情说事儿。

    她希望对方对自己的感情是,抛却其他所有感激,感动,只是单纯的心动和爱慕。

    就像自己对他一样。

    只是喜欢眼前这个人。

    其实除此以外,她真的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得到的东西,这个世界除了灵魂,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她的,所以,她也只想要那个和她真心相爱的灵魂而已。

    然而,这个话题是自己提出来的,她又不能不作答,只好选一个最容易回答的,道:“我现在想要那本琴谱呀!”

    “好,那我就帮你拿来。”

    宇文澈毫不犹豫的说着。

    在他的心里,别说是琴谱,哪怕就是天下,他也愿意,与她一起分享。

    既然如此,那就从她想要的琴谱开始吧,他会将她所有想要的东西,一点一点全部送到她的面前。

    两个人的相伴,不管走的多慢,路程也总是觉得那么短。

    所以,不知不觉间,他们便来到了剑山的山脚下。

    因为书信上写了大概的位置,所以两个人这次的寻找,并不是盲目。

    所以他们很快朝着目的地而去。

    而这山上也果然如神医所说,那虫子多的数不胜数,孟漓禾只是看了一眼,都觉得自己要晕过去。

    幸亏因为有避虫珠在身,因此那虫子还是颇为忌惮,离他们至少有几十米的距离。

    但尽管如此,孟漓禾的脸还是变得煞白,于是本来打算自己走山路的她,还是被宇文澈一把背在肩上,让她将脸埋到自己的肩膀上,不去看这些虫子。

    事已至此,孟漓禾也只能如此,因为她觉得再看下去,下一刻肯定晕倒在这儿。

    只是没想到,自己信誓旦旦过来找琴谱,结果却成了最大的拖累。

    好在宇文澈,这一次大概是顾忌她的反应,所以在不提什么内力是否恢复的问题,直接背着她运用轻功找到了所在地。

    琴谱,藏在一个山洞里,没有用太多的周折便找到。

    想来这个山平日当真是没有什么有人来。

    所以,这里倒成了藏东西的好地方,当然前提,你得有胆来藏。

    孟漓禾只是抬头匆匆看了一眼琴谱,便飞快的将脸再次埋了回去,她担心再看到那些虫子,便在宇文澈背上闷闷道:“找到了琴谱,我们快走吧。”

    宇文澈不由失笑,背着她以最快的速度飞下山。

    直到在山下坐了好一会儿,孟漓禾的脸色才恢复了血色,身上也逐渐有了力气。

    但是想到那些密密麻麻的虫子,她还是非常心有余悸,恨不得自己催眠自己,把这些记忆消除!

    不过,显而易见,并不可行。

    但这件事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至少现在她一点儿不纠结,到底要不要表白。

    因为她此刻完全没有这个心情!

    至于表白什么的,过段时间再说吧。

    孟漓禾终于站起身,看了看已经快要落下山的太阳,道:“走吧,我们快点儿回去吧,不然天黑就不好赶路了。”

    “好。”宇文澈无比自然的,牵起她的手,与来时一样。

    夕阳下,山林间。

    两道影子手牵手漫步在小路上,远远望去,真是一副夕阳无限好的画面。

    只是忽然,这画面中的宇文澈脚下一顿。

    孟漓禾也跟着一停,疑惑的看向他,方想问怎么了,却见宇文澈食指放到自己的嘴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接着一只手揽住她,飞快的飞上一棵树。

    之后朝着不远处望去。

    孟漓禾疑惑地望过去,却只见远处的河流上停着许多船,而那些人似乎在往船上搬着什么。

    她又仔细的瞧了瞧,然而这一瞧,心里却是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