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58章 公然虐狗不对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将飞鸽传书的递给孟漓禾,即使冷情如他,也能看出他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喜悦。

    而孟漓禾则是惊讶的,将书信从头看到尾,看了整整三遍才几乎一蹦三尺高的说:“子宸哥竟然将母妃完全治好了?这简直是太厉害了!”

    虽然夸别的男人,宇文澈都会略微有点不爽,但今日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才仅仅半月有余,母妃那十几年的病,竟然可以痊愈。

    不得不说,不管这个苏子宸有什么目的,他都欠下了一大笔人情。

    “什么病治好了?”神医看到自家徒弟高兴成这样,忍不住慢悠悠的问道。孟漓禾此时乐的正找不着北,根本没有入注意神医那有些酸溜溜的表情,下意识便回道:“是十几年的疑难杂症,多少太医都治不好呢!”

    “哼,那只能说你们皇宫里的太医太笨,医术不精,如果拿到我这里来,别说半个月,可能半天就治好了。”

    太医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样子,让孟漓禾愣了一下后又有些忍俊不禁。

    敢情这次宇文澈没有多问,倒是他这个师傅,因为自己夸别的人医术厉害,而吃起醋来了?

    这些人的小心思呦。

    看来自己以后说话得小心小心再小心了。

    不过她现在心情好,断没有道理故意给师傅气受,所以干脆顺毛驴的安抚道:“那是,也不看看我师傅是谁,那可是闻名天下的神医呀!这不是以前不认识师傅吗?如果有师傅在,还容得别人出手?”

    神医被顺的只觉身体各个毛孔都无比舒畅,他现在觉得,这个小徒弟收的真不错嘛!

    这话听着简直比他吃颗千年灵芝还要神清气爽。

    美哉美哉!

    不过相对于这个,书信里还有一句话,这让孟漓禾不由有些吃惊。

    因为书信并不方便详说,但是却清清楚楚的告诉了他们,苏子宸从母妃的嘴里问出了那个琴谱的下落。

    详细的过程需要等他们回到王府再说。

    而那个藏匿地点,就在这个县,一个叫做剑山的地方。

    “师傅,你常年在此隐居,可知道剑山在哪里?”孟漓禾转回头,嘴巴甜甜的,向自己的师傅问着。

    “剑山?”神医摸了摸下巴,剑山距此山只有五里,不过相比于此,剑山可是连我都不愿去的地方。

    孟漓禾有些惊讶:“为何?”

    “因为那地方到处都是虫,各式各样的虫,你见过的没见过的,有毒的没毒的,总之那数量庞大到让你看了都觉得恶心。”

    孟漓禾被他说的,只觉眼前都是密密麻麻的虫子,那画面让她觉得浑身一阵发麻,她可是最害怕那些虫子,蛇,老鼠之类的,若是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见到。

    宇文澈也不由皱了皱眉,想到孟漓禾之前因为几只老鼠儿吓破胆的情况,只觉这剑山,还是不要让她去的好。

    然而想到琴谱,孟漓禾还是想亲自去寻来,毕竟她总觉得这琴谱关乎自己的身世,既然上一本是她娘留下来的,那说不定集齐这一本,她可以查到她娘是从何而来也说不定。

    所以还是忍不住问道:“那师傅你对这些虫子也没有办法吗?”

    神医显得有些沮丧,长叹道:“办法倒是有,我可以拿一些药粉阻挡他们,但是这些虫子数量实在太大,我总不能一边撒药粉一边赶路吧?除非有那颗天下唯一的避虫珠,才可以达到让虫子不敢近身的效果,但那东西太珍贵,根本不知流落到哪里。”

    神医这么一说,孟漓禾忽然想起一件事,然后摸索着自己的衣袖,从里面拿出来一颗闪亮的东西,拿到神医面前:“师傅,你说的可是这个东西?”

    神医当即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天呐,我的宝贝徒弟,你到底是哪里来的高人,怎么会有此珠?”

    “还真的是啊。”孟漓禾拿起珠子在自己的眼前晃动,没多想便道,“这是凤夜辰给我的呀!”

    当日他与凤夜辰一起去追那采花贼,被毒蛇咬伤后,凤夜辰便把这珠子给了他,后来她倒是一直忘记还回去。

    谁能想到这玩意儿竟然这么珍贵,全天下只有一颗,那为什么竟然这样轻易的就给了她?

    孟漓禾心里顿时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好像凤夜辰对她的感情比她自己想象得要深呢……

    原以为如果不见,也许他便会忘了自己。

    可是这么珍贵的东西在自己手上,甚至没有来得及交还给他,这真的是,唉,如何是好。

    听到孟漓禾所说,宇文澈的脸也不由冷了下来。

    显然凤夜辰对孟漓禾的感情也超出了他的预期。

    天下独一无二的东西,只能送给心里独一无二的女人。

    这一点让宇文澈的心情非常不爽。

    而看孟漓禾此时一脸呆滞,那样子明显是惊讶之后的震撼!

    “不要。”宇文澈冷声说道,“既然是他的东西,那就派人将他送回去,琴谱我自然会寻来,你不用担心。”

    “这这这……”神医这会儿倒是聪明了一次,终于从他二人的脸上看出了端倪,不过他常年没有人陪伴,这下正好有乐子,所以故意不嫌事儿大的开口,“凤夜辰就是刚才走的那小子?长得可真的是一表人才,而且我看了,方才你们上山来寻我时,那小子可是一路护着我的宝贝徒弟,喂,小徒弟,他是不是你的追求者?”

    此话一出,宇文澈的脸色更冷。

    孟漓禾额头跳了几下,恨不得堵上着师傅的嘴,这师傅,简直为老不尊!

    “师傅,不要乱讲话啊!”

    “我怎么乱讲话啦!”神医不满道,“我明明看到他抱着你从树上下来,然后……”

    话没说完,神医就感到周围一股杀气与冷气并存。

    顿时吓得一个激灵,我的妈呀,他这个徒弟的相公,还真的是不好惹啊,开开玩笑,就成这个样子了。

    “师傅,那是我不小心掉下树,他救我而已。”孟漓禾只觉自己有十张嘴也说不清。

    “好好,他救你他救你。”神医不打算再跟他们闹下去,不然还不知道等会儿,这个冷酷王爷要做出什么事儿来,不过还是说道,“但是你们也不至于把珠子送回去吧,要是真想送,等拿着珠子上一趟剑山之后再送也不迟。”

    “师傅,你这次说的终于有道理了!”孟漓禾点点头,转向宇文澈道,“王爷,我也觉得师傅说的有理,再说这珠子在我身上呆了许久了,也不差这一天两天,不如我们先将琴谱取回来?”

    “取琴谱是我自行去就好,你与师傅一起回去吧。”

    宇文澈还是不松口,但是孟漓禾却急了:“不行,我要亲自去找。”

    宇文澈皱皱眉,看向孟漓禾,却见她眼中坚定,同样瞪向他。

    两个人的眼神,均是十分坚定,都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

    身边,诗韵终于觉得这个样子不行,于是弱弱的对神医开口:“神医,请问那个山上除了虫子,还有什么别的危险吗?”

    神医想了想:“那倒是没有,因为那虫子们猖獗,连野兽都无法存活,所以既没有这山上的机关也没有猛虎野兽。更不会有人傻到往那里去,所以只要虫子不近身,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听到此,孟漓禾的目光,更加坚定起来。

    宇文澈的眉头锁得更紧。

    神医偷偷的笑了一声,终于决定做一件好事。

    “我说徒夫啊,如果我是你,我就带她去,这么好的事儿,你还不利用?”

    宇文澈不解的看向神医:“此话怎讲?”

    神医贼兮兮的笑着说:“告诉你们吧,这珠子带在谁身上,虫子便不敢进谁的身,但是若想让虫子不进两个人的身,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孟漓禾显然很着急,她方才甚至还想,要不要自己一个人去算了,这下听到两个人都可以去,当即高兴起来。

    神医卖了半天关子,终于说道:“你们两个一路手牵着手就行,当然也可以拥抱,或者……嘿嘿,反正只要有肢体接触,那珠子便会笼罩到你们两个人身上的气息。”

    此话一出,不管是宇文澈,还是孟漓禾,都没有想到是这个答案。

    顿时两个人一起愣住。

    只不过两个人的心思,却截然不同。

    宇文澈倒是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如果凤夜辰知道,他送的珠子,反而促成自己和孟漓禾的接触,不知作何感想。

    而孟漓禾却觉得他这个师傅一定是拜错了,简直就是个老不正经。

    于是本来还打算护送完神医便赶回来保护王爷,王妃的诗韵和欧阳振,此时默契的对视一眼便不再提。

    甚至诗韵还特意说了一句:“那王爷,王妃,你们抓紧去吧,有我们两个护送神医便好。”

    神医倒是没有什么反对,他虽然喜欢玩儿,但是做人家小两口的灯泡儿,他也不愿意。

    宇文澈自然没有异议,只不过孟漓禾心里却在打鼓。

    因为她之前刚刚做过决定,等下和宇文澈独处时,就要和他表白的呀!

    而此时,宇文澈已经伸出了一支手,将她的手一抓,说道:“走吧。”

    之后便不管她的反应,直接将人拖走。

    啧啧啧。

    神医看着自家徒弟,一脸通红的跟着人家走,连步子都迈不好,简直觉得不争气。

    而且让你们牵手,你到了山里牵还不行吗?

    非要在这里,是故意给他这个孤寡老人看的吗?

    真是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