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57章 天上掉下个师傅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顿时一愣,当即愤怒无比!

    这是什么情况?

    感情这老神医才是个大色坯!

    难怪教出那么个徒弟!

    然而,还没等孟漓禾开口,却听身边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休想!”

    孟漓禾心里一跳,因为这声音,来自宇文澈!

    虽然沙哑无光,没有他平日话里的磁性,虽然语气虚弱,没有他平日话里的底气,但这两个字,却像甘泉一样,流入她的心底,在心里缓缓淌开。。

    宇文澈,真的可以说话了!

    “闭嘴!”神医立即朝着他怒喝,“我给你解药让你能说话,不是让你阻止我的!”

    宇文澈哪管这么多,他还要再说话,然而却觉一阵气血上涌,接着,尽管他已做了忍耐,但又一口血抑制不住从嘴里吐出。

    看到此,孟漓禾顿时心急难耐,气的瞪向神医:“老头儿,你岂不是耍我不成,我是王妃,你竟然要打我的主意?”

    “想什么呢?”神医瞪了孟漓禾一眼,有些气急败坏道,“我说要你,我说要你做什么了么?我是要你做我的徒弟!”

    什么?纳尼?excuseme?

    孟漓禾只觉自己没听错吧?

    这神医让他做徒弟?

    而且还是他提的条件?

    这简直是天上掉馅儿饼吧?

    她的确知道这老头喜怒无常,但也没想到,竟然可以喜怒无常到这份儿上!

    几个人闻言也是松了口气,除此之外,脸上都是一脸惊愕。

    只有孟漓禾终于渐渐回过神来,这老头儿,想来是常年在山里,没什么意思,所以想找个人陪着,或者是觉得自己一身医术后继无人,有点失落,总之误打误撞的选了她。

    所以这对于自己来说,是天上掉下饼的事儿,但对于他来说,可能还真的是一个心头大事。

    那既然这样……

    孟漓禾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皱着眉道:“这恐怕不行。”

    此话一出,几个人脸上的惊愕比刚才更深,只有宇文澈的嘴角微微勾起,看来,他的小王妃又在打什么算盘了。

    “为何?”神医果然疑惑了起来,他一个神医,难道不该别人跪求吗?

    顿时感觉,这个小丫头果然不一般。

    孟漓禾撇撇嘴道:“你这个地方太无趣,我才不要留下来做弟子,而且我嫁了人,将来还要侍奉夫君养育孩子,我哪里有时间在这里学医术呀?”

    其实孟漓禾只是随口一说。

    然而这话传到了不同人的耳中,却有了不同的感觉。

    最舒服的莫过于宇文澈,听到那句养育孩子,他甚至不由自主的勾勒出她与孟漓禾孩子的模样。

    甚至觉得这一趟中毒,倒也不是坏事。

    而凤夜辰却是一脸冷然,虽然知道孟漓禾大概只是随口的话,但是他也清楚,无论如何,这个人现在不可能是他。

    但是只要稍稍一想这个女人要和宇文澈生孩子,心里的嫉妒便愈发强烈起来。

    真的是自打出生都没有过这种感受。

    只有神医,这个老家伙,倒是好像真的在思考。

    半响,仿佛经过了一番剧烈的挣扎后,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般开口道:“那好,那我可以跟随你而去。”

    孟漓禾微微一惊,她原本想的是先让这个神医救好宇文澈,之后自己再跟他软磨硬泡,只在山里呆几个月便走,却没想到这是神医竟然还追着自己教的?

    这也太令人目瞪口呆了吧?

    既然这样,嘿嘿。

    “那我还是不能答应你。”孟漓禾又道。

    神医这次真的着急了:“为何?”

    “你还没有治好他的病,我怎么知道你的医术到底行不行?拜师可是件很重要的事呢!”孟漓禾无辜道。

    神医简直被他气的翻白眼儿,感情这丫头片子方才不是说说而已,是真的在怀疑他的医术吗?

    当即怒道:“好,那我治好他的病那一刻,就是你拜我为师的那一刻,如何?”

    孟漓禾心里的狂喜几乎要呼啸而出,但也必须忍住,只能伪装成疑惑的样子道:“真的?”

    “废话,我神医说话一言九鼎!”

    孟漓禾偏过头,一丝窃喜闪过脸庞,偷偷的朝宇文澈眨了下眼,接着才转回头,勉为其难的说:“那好吧。暂时相信你了。”

    神医老头儿忽然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为什么他觉得这小丫头片子,以后肯定会气死自己呢?

    但是从方才开始,他就觉得这小丫头身上有一种灵性。

    他当初在山上设置那些障碍,除了要隐居,更多的就是在找一个足够聪明的人,不是凭借力量,而是凭借智慧冲破这一切。

    他在上面看的清楚,虽然这个小丫头儿有别人保护不假,但如果没有这个小丫头,那几个人想要闯到这里,逼他出来,还真不一定行。

    罢了罢了,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反悔不是?

    不过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亏了呢?

    好像关于打欧阳振板子这件事也这么不了了之了。

    不过再想想,还是算了。

    他当日与徒弟,缘分已尽。

    在这徒弟侵犯过已婚妇之后,命就该绝,只不过是他当初于心不忍,才把那人救了回来而已。

    却没想到他离开自己后,还是再次作恶。

    说起来,如果真的那次得逞,那自己也肯定会后悔当时救了他,愧疚一生。

    如此一说,也是他的命吧。

    而且自己马上要收这个小丫头做徒弟,总不能还没收,就先把他属下给打了,为了让这个小丫头片子少气自己几次,他还是省省力气吧。

    既然已经说好,那神医自然刻不容缓的要为宇文澈解毒。

    然而这一次,孟漓禾是真的领悟到神医到底有多神。

    因为这个让太医们束手无策,让凤夜辰寻遍天下,都没有找到解药的毒药,在神医的妙手下,只用了几个时辰,便从彻底宇文澈的身上被彻底清除。

    而且,虽然因为连续几日的滴水未进,还有被毒或多或少的侵害身体,所以有些发虚的身体,在经过神医那不知怎么练出的药丸后,宇文澈竟然不仅全部恢复了过来,甚至脸上还有了,红润的光泽。

    简直比之前还要精神!

    于是,这场莫名其妙的拜师大会也在这莫名其妙的情境下进行了。

    孟漓禾觉得自己简直就像那掉入悬崖必获得秘籍的武林中人一样,对于她这个本就学医的法医来说,能够师从一个神医将医术学到登峰造极,简直是两辈子都梦寐以求的事儿。

    因此,虽然之前露出许多不情愿的样子,但是真到了拜师之时,还是诚心诚意毕恭毕敬的,为这个师傅喝了茶。

    而一行人也也在休整了一夜后决定动身返回。

    只不过,这一次凤夜辰却主动提出要离开。

    孟漓禾并不意外。

    他本身就说要回辰风国,如今到了此地,他的路程还要继续前行,没有再留下来的道理。

    此次中毒,为凤清语所为,此事宇文澈不追究已经不错,还要再死皮赖脸的请他款待,那是定然不成。

    因此,即便是凤夜辰不情愿,也只能如此。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直接掳走宇文澈身边这个女人,将她永远禁锢在自己的后宫,让这两个人见都不要见。

    只是……

    从小到大的隐忍,让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忍耐,为了他想要的,他只能等待时机,或者说创造时机。

    所以,他只留下了四个字对孟漓禾,那就是,后会有期。

    而孟漓禾却被他这四个字砸的心里狠狠一跳,如果有可能,她真的想和凤夜辰后会无期。

    倒不是因为她无情,也不是因为凤清语迁怒于他。

    虽然这个人之前为了得到她,也把她算计了进去。

    但他毕竟救过自己很多次,对自己除了想要得到的意思,并没有其他恶意。

    所以如果可以,她倒希望可以和他做朋友,只谈天说地,不涉及其他。

    但她不能回复这个人的感情,那还不如就此江湖不见。

    总之,凤夜辰的离开,或多或少让孟漓禾的心里轻松了不少。

    因为,她早就打定主意,如果这一次宇文澈侥幸无事,她便想要对他袒露自己的心声。

    不管是什么结果,哪怕最终的结果是她离开王府也罢。

    她也再不愿意,连说出那句“我喜欢你”这几个字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次宇文澈中毒,让她心里最后的疑虑终于全部打散。

    只不过,不巧的是,如今几个人一起出行,加上这神医师傅这里,虽然说起来是个山庄,但因为他一直自己独住,几乎简陋的只有一个屋子可以休息,她倒也没有什么可以和宇文澈单独在一起的机会。

    而且这种事情,即便做了再多许多心理建设,对于孟漓禾来言,这可是她活了两世,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更别说是第一次想要对一个人表白,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现在这个情况,也好。

    让她再多点时间准备准备。

    等到两个人有机会独处时,她再把准备好的话,对宇文澈诉说。

    只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决定才下了不久,宇文澈便收到了一封来自王府的飞鸽传书。

    而这封书信里的内容,却恰好给他俩创造了一次,独处的大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