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56章 我要个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欧阳振终于不再犹豫,从腰间抽出自己的长剑,将宇文澈扶到一旁靠墙坐好,接着对着宇文澈说道:“恕属下不能再为王爷效命,如今先行一步,诗韵就交给王爷王妃了。”

    说完便举起长剑,朝自己的颈间抹去。

    “不要!”

    “不要!”

    两个声音,分别来自诗韵和孟漓禾,然而,欧阳振抬起的手却却没有停止,眼见剑锋离颈间只差一毫的距离,凤夜辰迅速伸出一只手,朝他的手腕击去。

    欧阳振毫无防备,长剑-瞬间被打落到地。

    然而,虽知道凤夜辰是好意,然而这种情况,他今日是注定无法领情,所以语气中,甚至带着一丝愤怒道:“这是我自己的事,还请任何人不要干涉。”

    然而话音刚落,还未等凤夜辰的脸色阴沉的彻底,孟漓禾已经冷冷问道:“欧阳振,你说这事是你自己的事?那我要问问清楚,如果不是你代王爷练功,又怎会气血大乱,走火入魔?如果没有走火入魔,又怎会失手杀死他的徒弟?这事如果归根结底,难道不应该算到王爷的头上?”

    “我……”欧阳振语塞,半晌才道,“手下是暗卫,为王爷做一切事情都是理所当然。”

    “哪儿有那么多理所当然?”孟漓禾怒道,“你是他的暗卫,所以你为他出生入死没有错,但我们是你的主子,我们保护你更没有错。如今,你没有听到主子的命令竟敢自行决定?”

    欧阳振双唇颤抖,他怎么听不出,王妃的维护之意。

    可是如今这个境地,恐怕不是他死就是王爷亡。

    他一个暗卫,真的死不足惜,可是王爷是谁,那是千金之躯,以后,甚至是万人之上,怎么能被他耽误,他又怎么耽误的起。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遇到这个王妃,似乎每个男人,都躲不开流泪这一劫。

    不因害怕,不因恐惧,不是难过,也不是伤心,仅仅是那种震撼和感动!

    都让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们到底是何德何能,才配拥有这样的主子。

    凤夜辰的眼神也不由一片幽深,他可是亲眼看见,孟漓禾如何以身作责,收服了一众官兵们的心。

    如今又是看到她如何挡在自己的属下面前,哪怕,现在是面对宇文澈,可能会死亡的境地。

    即便这样,她都没有轻易放弃,任何一条人命。

    也难怪,这些人甘愿追随他左右。

    也难怪冷清如宇文澈也能躲不开她这一红颜劫。

    那自己呢?

    凤夜辰甚至觉得,他这个号称民为天的皇帝,都没把人命看待过这么重要。

    眼眸越发的深邃起来,不由苦笑,眼前的这个女人,他好像越来越不想放手了呢,即使发现他对宇文澈的感情并不寻常,好像也想生生的将她夺过来。

    只因为想让她的眼,她的心,都在自己身上,她所付出的一切也都是为了自己。

    “你们在做什么?演戏吗?”

    神医怒不可是的声音,随后传来。

    孟漓禾皱眉,方才这一幕,在神医的眼里,的确像是几个人合伙为他演戏,让他动容一样。

    但是她知道,其实这样更容易引起他的反感。

    刚要开口解释一下,却听“扑通”一声,身边一个娇小的影子,直直的跪了下去。

    是诗韵。

    只听她开口道:“神医老人,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你应该清楚,此事都是因我而起,所以这件事情让我一人承担吧,你放过欧阳振,救救我们王爷。”

    “诗韵,你不要乱说话。”

    一旁的欧阳振声音带着沙哑,怒喝道。

    “我没有乱说话,如果不是我轻信了他的话去拿药,轻易饮下他为我下了药的茶,怎会差点被他……而你又怎会误会他与我……”

    诗韵几乎说不下去,她觉得自己当日所做的蠢事,竟然造成了这么一堆的麻烦,只觉真的是无地自容,恨不得就此消失,如果可以,让她这个源头去顶了这一命,也可以偿还她心里的愧疚了。

    “他为你下了药,下了什么药?”

    神医却忽然眉头一皱,问道。

    孟漓禾挑了挑眉,没想到神医关注的点在这,于是仔细观察起他的神色。

    诗韵尚在悲伤中,完全没有察觉,只是泱泱道:“是软筋散,他没有武功制服不了我,所以变下了这种让我无法反抗的药,我又怎会知道,幼时的玩伴竟然会对我……”

    神医的神色一变,仿佛有一点惊讶,又有一点了然,只不过只是紧蹙了眉头,没有再说什么。

    然而孟漓禾却将这一丝变化收入了眼底。

    看来这个神医,好像是不清楚当日状况呢?

    “神医,我可否问几个问题?”

    孟漓禾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向神医发问道。

    神医眼中闪过一丝或多或少的不耐烦,不过还是冷冷道:“什么问题?”

    孟漓禾见他没有推拒,便觉有戏,赶紧道:“第一个问题是,你方才说杀人偿命,那也就是说有仇要报仇,对不对?”

    神医皱皱眉,不知道这显而易见的事情,她为什么还要问,当即想都不想回道:“自然。”

    孟漓禾点点头,接着说道“那请问您的徒弟,为我的属下下了药,并且意图侵犯她这个仇,我要怎么报呢?”

    神医当即怒目而视:“还要怎么报仇?你的属下不是已经报过了吗?他杀死了,我的徒弟!”

    孟漓禾勾唇一笑:“所以你的意思是说,那件事情已了,你徒弟犯下的恶已经得到了惩罚,那么你如果再来追究我属下的责任,将他杀死,我是不是又要接下来再追究你的责任,将你杀死?”

    孟漓禾的话几乎将神医绕的头晕,但他也立即明白过来,孟漓禾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没成想自己被她被个小丫头片子,竟然给绕了进去,但是想要反驳,仔细想想,却好像又是那么回事儿。

    他常年隐居深山,很少与人打交道,自然说不过这孟漓禾,更不清楚说话也是有玄机的,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他自然不及孟漓禾。

    半晌才回道:“他虽然过分,但罪不至死。”

    孟漓禾点点头:“不错,看起来你的徒弟没有杀人也没有害命,好像只是对人不轨而已,但是,你可知道,一个清白,对女子有多重要?”

    接着,孟漓禾停下,扭头转向诗韵,问道:“诗韵,我问你,如果当日那人得逞,你会怎么做?”

    诗韵的脸色一白,似乎想到了当日的情景,接着,目光中带着愤恨,却又超乎冷静的说道:“我会杀了他,然后自杀。”

    神医的瞳孔一缩,微微眯了眯眼。

    孟漓禾这才扭头看回他,说道:“神医,想必你也听到了,你徒弟犯下的罪,看起来罪不至死,却也险些害了一个女子的命,如果当日,我的属下欧阳振没有及时赶到,结果就是,方才诗韵所说的下场。如今,只不过是你的徒弟点背,没有得逞前就被人抓到,所以送了一命,但是做了恶事要惩罚,作恶未遂,难道就无所谓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无所谓了?”神医立即反驳道,“那个家伙我早就告诫过他,不要****熏心,否则我怎么会逐他出师门?”

    说完忽然嘴巴紧紧一闭,仿佛发觉自己说漏了什么。

    孟漓禾的眼珠飞快一转,心里有了衡量,原来如此。

    她方才还奇怪,怎么这个老头儿,自己的徒弟被人杀死了这么多年,却还能这么稳的坐在山林里隐居。

    若不是这次刚好有事与他们碰面,看起来也不像要特意却寻仇的样子。

    原来两人早已不是师徒关系。

    那既然是这样,这事情就好办多了。

    毕竟,如果要逐出师门,这师傅一定是忍无可忍,就算还有些情意,但他们也不是没有机会所寻。

    孟漓禾飞快的在心里计较了一番,接着说道:“那既然是这样,神医,不如我们各退一步如何?”

    “怎麽个各退一步法?”神医气呼呼道,不过虽然看起来还是生气,但方才那肃杀的神情已经消失不见,好像经过了这一询问,又恢复了之前那个,像个小孩子一样的老头儿。

    孟漓禾不由感慨,这老头儿真是喜怒无常,简直是极品。

    “各退一步的意思就是说,你的徒弟先意图侵害我的属下,然后被我另一个属下,失手致死,确实打的……确实是狠了点儿,要不然,你提个条件,我尽量满足你?然后我们把这件事接过。你如果不解气,打欧阳振五十大板,还是一百大板,我都不在话下,如果觉得还不够,你想要金山银山我也想办法给你搬来。你觉得意下如何?”

    神医终于又摸了摸他那几根寥寥无几的胡子,神情却忽然幻妙起来,上下打量着孟漓禾,仿佛在打着什么心思,半晌都无半句话。

    孟漓禾几乎被他看得毛骨悚然。

    几乎快要忍无可忍问出口的时候,终于听见他开口道:“那如果,我想要个人呢?”

    孟漓禾皱眉,十分不解:“你想要什么人?”

    “你。”神医老头,言简意赅,甚至一点也没有掩盖。

    孟漓禾顿时一愣,当即愤怒无比!

    这是什么情况?

    感情这老神医才是个大色坯!

    难怪教出那么个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