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55章 冤家路窄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神医的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甚至在他们周围产生回响。

    孟漓禾虽然从地上爬起时稍微有些狼狈,但双唇还是忍不住弯了起来。

    因为,如他所愿,神医终于出现了!

    孟漓禾拍拍身上的尘土,抬头看了看四周。

    他们现在应该是掉进了神医的机关里。

    所幸地方并不深,所以即使是她也没受什么伤。

    而让她觉得最搞笑的是,在他们的头顶上方,有一个头在那里伸着,而头上有一双眼睛正在瞪着他们。

    这样子,让她不由想到了那个老顽童——周伯通。

    果然,这有点本事的人大多有点古怪。

    “喂,我问你们呢,刚刚是谁骂我?”神医同志瞪了一会儿,看他们没反应,很快有些不耐烦。

    看着神医的眼睛先是在她和诗韵的脸上来回扫,孟漓禾了然,这里有两个女人,想来这个神医刚刚是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他还是诗韵在讲她的坏话。

    而同时,看到神医,诗韵的脸色却有些奇怪,不知怎的,似乎有些畏惧。

    孟漓禾皱了皱眉,怎么莫名觉得诗韵有些怕他?

    难道是因为怕他怪罪自己刚刚骂他?

    来不及想那么多,孟漓禾直接道:“是我。”

    “你?”神医的视线终于定在了孟漓禾的脸上,“你倒是敢承认!”

    孟漓禾眼珠转了又转,故意道:“为什么不敢承认,我说的又不是假话。”

    “你说什么?”神医气得两眼瞪圆,胡子都吹倒了嘴边,干脆从上面直接跳了上来,气呼呼地围着孟漓禾转圈。

    那样子还真的像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

    孟漓禾却松了口气,因为越是如此性格的人,越容易把握心思。

    反倒是那种性格沉闷,你说上一百句他都没反应的人,才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看着神医气呼呼的瞪着他,孟漓禾却挑了挑眉回道:“我说你不是神医呀,不然你证明给我看?”

    “证明?”转着圈的老神医停了下来,“你要怎么证明?”

    孟漓禾的眼睛划过一道狡黠的光芒,接着看向一旁尚在昏迷的宇文澈道:“如果是神医,那就把这个人治好。”

    神医闻言,立即看向身边的宇文澈,只见他接着皱起了眉,抬起宇文澈的手在把了一下脉,接着又看了一下他的后颈,之后才道:“中毒。”

    孟漓禾闻言一喜,这神医果然名不虚传,看来宇文澈是真的有救了。

    然而神医,却在查看一番后又停了下来。

    转头看向孟漓禾。

    “小丫头片子,还挺机灵,差点就骗我把人给救了。”

    孟漓禾顿时有些郁闷,这神医什么时候反应过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反应过来,只好佯装无辜道:“我没有骗你呀,我带人过来的确是请你医治,但之前也说啦,既然你不是神医,那我就回去好了,顺便把这庙给烧了,是你要拦住我证明的呀,既然如此,你又不肯证明,这是作何?”

    孟漓禾的脸本来就长得极具迷惑性,再加上那恰到好处的演技,大眼睛无辜的样子,让神医狠狠的皱了一把眉头。

    好像觉得如今这事儿,真的是一个天大的大事,比起别人性命攸关的事还要严重。

    所以这会儿干脆沉默不语,大概是在想到底是治病证明自己的能力,还是干脆任由孟漓禾说去。

    大概猜到他心中所想,所以孟漓禾也并不心急,只不过在半晌后见神医还没有决定时,便开始低下头,翻了翻自己的衣袖,佯装自言自语道:“咦,我的火石呢?”

    接着又转向旁边的三个人问道:“你们谁会引火?”

    说着甚至开始四处走动起来,一副要找引火柴的架势。

    神医果然瞪起了眼,着急了起来。

    接着大手忽然一挥,一把药粉便从天而降。

    孟漓禾心一惊,还以为这神医朝几个人下了什么毒,正准备屏气凝神,甚至,凤夜辰也已经眼疾手快的赶过来要封住孟漓禾的口鼻。

    却听身边宇文澈忽然,哼了一声,接着嘴里一口鲜血吐出。

    孟漓禾赶紧推开已经揽住自己的手,看都没看凤夜辰一眼,直接跑到他的身边,一脸担心:“王爷,你怎么样?”

    凤夜辰手中一空,眼中划过一丝阴霾。

    宇文澈的双眼,终于慢慢睁开,干裂的嘴唇微动,似乎想要对孟漓禾说什么话,但却张了张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孟漓禾皱皱眉,转向了神医:“老头儿,你对他做了什么?”

    那语气是满满的责备和质问,仿佛让人觉得下一刻,如果宇文澈出什么事,她就要将面前得人生吞活剥。

    这态度,如果是对别人,恐怕早已跳了脚,不过神医倒是无所谓,仿佛还觉得自己日夜在这深山里有人跟自己斗嘴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所以得意洋洋的说道:“不是证明我的本事吗?我现在已经给他解了三成的毒,不然你以为他会醒来?”

    孟漓禾心里一惊,只一把药粉就将宇文澈的毒解了三分,这老神医果然厉害!

    同时心里更是忍不住狂喜,不管怎样,毒已去一部分就是好事,那剩下的也指日可待了!

    心里这么想,面上却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解毒三成?那他为何连话都不能说?你不会是骗我吧?”

    神医摸了摸他那不超过十根儿胡子的下巴,装出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道:“那是因为他身体太虚,你不然让人为他传输点儿内力,再看看他能不能说话?”

    孟漓禾闻言赶紧道:“阿振,你可还有力气为王爷传输内力?”

    “回王妃,属下自当尽力。”

    说着欧阳振便开始为宇文澈传输了内力起来。

    孟漓禾在一旁紧张巴巴的等着。

    希望真的如神医所说,宇文澈,现在哪怕是看她一眼对他说一个字也好,好过这几****自己一个人面对这些事情,一个人面对可能会失去他的恐慌。

    然而,内力还未传输完,神医却忽然皱起了眉:“阿振?王爷?你们是什么人?”

    孟漓禾犹豫了一下,她本来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想了想,既然请人来为宇文澈治病,不可能隐瞒着自己的身份,这样连基本的诚意都没有。

    所以想了想,还是道:”中毒之人是覃王宇文澈,我是他的王妃孟漓禾。”

    神医忽然面色一凛,接着看向正在为宇文澈传输内力的欧阳振,上下打量了一下:“所以你方才说的阿振,全名为,欧阳振?”

    孟漓禾一愣。

    这神医,怎么会知道欧阳振的名字?

    然而,这惊讶还不算结束,只见神医又转头看向了一旁的诗韵。

    “所以你身边这个女子,是诗韵,对不对?”

    孟漓禾这次更奇怪了,不由扭头看向诗韵,却只见诗韵神色比方才更加慌张。

    心里不由一紧,难道他们认识这个神医?

    还是说,有什么事情被她疏忽了?

    只是还没等她想清楚,神医却一改方才的样子,神情变得严肃起来,甚至还带着一些肃杀,忽然大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我还没有找你们去算账,你们竟然敢主动来找我青谷神医。”

    青谷神医。

    孟漓禾脑中一道光在脑中一闪,顿时想清楚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

    青谷神医,不就是那个侵犯诗韵未得逞,被欧阳振一整劈死的人的师傅吗?

    天呐,这简直是冤家路窄!

    她之前只听到万药山庄的神医,因为心里太过着急,所以根本就没有往那个地方想。

    这样一想来,难怪方才诗韵就神色不对,想来是早就知道这个神医吧?

    而她却忽视了这些,竟然还把他和欧阳振带了上来。

    这不等于把杀徒弟的仇人送到他的眼前任他处理吗?

    孟漓禾郁闷得无以复加,她千算万算,却疏漏了这一点。

    凭良心讲,不管事出什么原因,易地处之的话,即便是她,也很难为对方治病吧?

    这可怎么办呢?

    孟漓禾还没有回话,欧阳振却已经先行发声:“此事是我欧阳振一人所为,与王爷,王妃无关。若你想为你的徒弟报仇大可找我,但是王爷的病与这件事是两码事,还请不要混为一谈。”

    孟漓禾寻声望去,只见欧阳振,一边扶着宇文澈,一边回道。

    此时他已经为宇文澈度完内力,额头上渗出了许多汗珠,再加上这样不顾自己后果的话,孟漓禾忽然觉得心里一揪。

    人,是她带来的,她怎么可能,不顾他们的性命认神医处置?

    “很好!”神医瞧向欧阳振,“既然你说了是你一个人的责任,那杀人偿命,你现在在我面前自杀,或许我还可以不把你的事追求到你的王爷头上!”

    欧阳振握了握拳,转头看向了诗韵。

    他自己的性命无所谓,然而,毕竟如今娶妻,对于诗韵便不可能完全没有歉疚。

    于是带着内疚和眷恋看了诗韵一眼,接着扭过头道:“好,你说过的,只要我死了,你就不会把这件事,算到王爷头上。”

    神医冷冷应声:“没错。”

    欧阳振终于不再犹豫,从腰间抽出自己的长剑,将宇文澈扶到一旁靠墙坐好,接着对着宇文澈说道:“恕属下不能再为王爷效命,如今先行一步,诗韵就交给王爷王妃了。”

    说完便举起长剑,朝自己的颈间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