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53章 诡异的山林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保护好王爷跟王妃!”

    诗韵冲着稍微近一些的欧阳振喊道,欧阳振立刻把俩个人护在身后,戒备的看向了四周。

    “别着急,我们有它。”

    孟漓禾立刻把陶罐拿了出来,欧阳振接过了陶罐,快速的在营地四周,散了一些过去。

    果然,那些野兽虽然兽性难耐,但是一时间,却是不敢靠近。只能在外围,愤怒的刨着地面。

    但是,孟漓禾他们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那些可都是野兽,稍有差池,可就是个葬身兽腹的下场了。

    周围的野兽越聚越多,那些绿色的眼睛,在黑夜中闪闪发亮。

    虽然驱兽药很管用,但是这些猛兽却并没有退却。

    反而是颇有耐心的,不停的在林子里穿梭。

    仿佛是在等到一个机会,就能瞬间,把他们这些人撕得粉碎。

    “王妃,要怎么办?”

    诗韵有些紧张的问道,其实,越是他们这种武林高手,越是怕这些锋牙利爪的野兽。

    毕竟,人的武功再高,终归是有套路可寻。

    但是猛兽们却是利用与生俱来的野性本领来战斗的。

    所以说,武功高手可以让以一当百,但是却没有办法,打退成群结队的野兽。

    即便是能宰个三五头的,最后那些野兽们,也会前仆后继的,耗尽人的体力。

    “别太紧张了,我想我们只要撑到天亮的话,应该会没事的。”

    孟漓禾安慰着诗韵说道,把手中的干柴,扔进了火堆里一根。

    火焰跟药,都是可以防御野兽的东西。

    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成了那群野兽眼中的圈养食物,想要出去捡柴禾,可是难上加难了。

    孟漓禾就是这样,情况越是危急,她反而越是冷静了下来。

    这些野兽出来的倒是有些蹊跷,从小路上来,到现在为止,她并未发现,这山上,有什么大型野兽的粪便跟踪迹。

    而且就算是到了这里,这些野兽们,白天的时候不见任何的踪迹,晚上的时候,却像是一下子就凭空出现的。

    如果这群野兽真的是这片林子里野生的话,那么,饥饿跟捕食的本能,也会让它们焦躁不安。

    即便是这药里,有什么会让它们觉得不舒服,甚至是可以说是惧怕的东西的话,那野兽们应该是夹着尾巴就逃走才对。

    要知道,在野外生存的动物,逃生的本能,可是根植在血液中的。

    但是,它们却像是参观一样。

    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们。

    偶尔有几声虎啸狼嚎的声音响彻山林,也并未持续太久的时间。

    现在的情况,倒像是一群在参观他们这种人形两脚动物的画面了。

    脑袋里装满了问号,但她总不能出去,跟人家老虎说嗨!虎哥,跟你商量个事。把我们放走,然后带我们去找神医老者吧?

    唉,现在她无比的羡慕青青草原上,那群怎么沟通都没有障碍的动物们了。

    今晚的夜格外的漫长,山间虽然清冷,但是好在诗韵她们早就有所准备。

    盖着一床厚厚的棉被,孟漓禾看着火堆,吃着干巴巴的馒头,却是无心睡眠。

    被一群野兽盯着,得多大的心,才能睡得下?

    从未有过这么期盼天亮的心情,可越是这样等待,心里,就越是有些焦急。

    宇文澈的情况不算好,以前还能偶尔有清醒的时候,倒是到了山里以后,却是一直在昏迷。

    而且,不管她怎么想办法,也还是一滴水都喂不进去。

    看着宇文澈这个样子,孟漓禾心头也被烦闷跟担忧所占据。

    一时间,三个人之间,更是半句话都没有了。

    “王妃,您还是休息一会儿吧。在山里跋涉一天了,您也累了。这里,有我跟欧阳振看着,要是您再累坏了,我们也就没有了主心骨了。”

    诗韵低声的劝慰着,孟漓禾叹了口气,也只好点了点头。

    闷闷不乐的躺在了地上,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她还是觉得特别的不舒服。

    并不是因为她们在山林间露宿,更是因为,她自从踏上寻访神医老人的这条路上开始,就好像是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每每以为,自己要接近神医老人的时候,却又是白费心机。

    该死的神医老人,不就是看病而已么?

    干嘛要弄出这么多花花肠子来!

    在对神医老人的腹诽跟怨恨中,孟漓禾也只能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她睡得极其的不安稳,周围的那些野兽们,偶尔的嚎叫声,都能让她瞬间清醒过来。

    而后,又是迷迷糊糊的睡着,然后被吵醒,循环往复。

    等到快要天亮之际,她只觉得头疼欲裂。

    太阳穴突突的跳着,似乎要跳出来了似的。

    “唉……”

    揉着太阳穴,孟漓禾也只能发出一声长叹。

    活动着有些酸麻的身体,看看四周,火堆此时已经只剩下一些余烬了,而天空,也才刚刚有一丝晨光破晓而出。

    诗韵跟欧阳振应该都是一夜没有休息,至于凤夜辰,也是皱着眉头,警惕的看向了四周。

    “王妃,不如你再休息一下吧,马上就要天亮了。那群野兽们,也走掉了不少。看来,真的是到了白天,它们就不再围攻别人了。”

    诗韵对孟漓禾笑了笑,然后尽心的禀告着。

    孟漓禾点了点头,关于这一点,她倒是昨晚就有几分肯定了。

    僵持了一夜,他们是睡也睡不着,坐也不安稳。

    可那群野兽们,却是在林间睡了一个好觉。

    顿时,一种被那群大猫大狗给鄙视可怜了的无奈心情,让孟漓禾深深的陷入了,怀疑人类这种灵长类动物,到底还是不是大自然的宠儿这一说。

    很显然,现在的情况好像不太像。

    “这是……”诗韵突然弹起来,望着四周戒备的喊道,“起风了!王妃,不好了,好像是起风了!”

    孟漓禾突然打了一个机灵,大脑迟钝的慢了半拍后,她才发现不知道为何,竟然从山下传来了一阵风。

    清晨的凉风透骨,只是扑在她的身上,就让她忍不住缩着脖子。

    但是,当她的视线,落在了那堆摇摇欲灭,眼看着马上就要烧过了的木柴,却是悲从中来。

    “千万不要!千万不要!木柴啊木柴,你一定要坚挺!”

    尽管,孟漓禾已经跑了过去挡住了风,但是,已经没有了燃料的木柴,已经是难以为继了。

    可那一阵阵风,却是一刻比一刻强烈的,吹向了柴堆。

    终于,就在孟漓禾脑子一抽,甚至想脱下外衣来充当燃料的时候,那本就剩下星星之火的火堆,顷刻间,熄灭了!

    不是吧!

    她这是什么命!

    这是会出大事的好吗?

    灌了一肚子冷风的孟漓禾,顿时完全清醒了过来。

    因为,她看到地下的药粉,也随着袭来风,飞啊飞啊,最后都消失不见了。

    火堆已经是指望不上了,而他们用药粉铸就的脆弱的防御工事,也马上就要宣布报废了。

    当机立断,孟漓禾给所有人都下达了指令。

    “欧阳振,你背着宇文澈上树!诗韵,我们……跑!”

    情急之下,孟漓禾除了跑,已经想不出别的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但是,之所以让欧阳振上树,是因为他如今已经背着宇文澈,在这山间行走一天一夜了。

    而且又是这种山路,铁人也会累的好么?

    而目前这种情形下,任何人的体力都不能透支,因为要随时面对可能会来的危险。

    欧阳振却犹豫了,因为王妃的举动,明显是要引开这些动物,他一个暗卫,怎么能让主子做这种事?

    但是,他身上还有一个王爷。

    大概猜到欧阳振所想,诗韵握住他的手,眼神温柔且坚定的说道:

    “听王妃的吧,我会保护好她,也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重重的点了点头后,欧阳振也只能双脚点地,带着宇文澈飞上了树。

    而已经跑出去十几米的孟漓禾,却在看清了眼前的一切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滴个乖乖!

    她还以为就只有老虎跟狼呢。

    但是在她面前的那一片林子里,什么猞猁狐狸豹子,但凡是吃肉的,好像都来了!

    此时,那些等待了一夜的动物们,也都因为他们这边的变动,而开始活动起身子骨来了。

    深吸了几口气,孟漓禾才总算是没丢人的立刻腿软。

    “王妃,不如我们也上树吧!”

    诗韵立刻挡在了她的面前,手中的长剑闪烁着雪白而锋利的光芒。

    但是面对这么一群野兽,她心里也是没底的。

    “你们先上,我来掩护你们。”

    凤夜辰也抽出了自己的武器,皱着眉头,挡在了两个女人的前面。

    然而,孟漓禾却坚定的摇了摇头,没有半丝犹豫的说道:“不行,我们不能上树。这些野兽最喜欢追逐活的猎物,如果我们上树的话,王爷他们会有危险。”

    凤夜辰眼中滑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因为宇文澈,所以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了吗?

    宇文澈,你还真是好命,早知如此,当初,他就该不顾那么多,直接把人抢回国。

    或许,今天被孟漓禾在意的就是他了。

    然而,孟漓禾此刻却无心注意到他的感受。

    她伸出手,来感受了一些方向,忽然眼前一亮。

    幸好,此时的风是从山下,往山上吹的。

    那么……

    孟漓禾皱眉犹豫了片刻,看着那黑压压的一片,孟漓禾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