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48章 谁是凶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来人!”孟漓禾再也顾不及其他,直接大喊道。

    许是因为她的声音太过焦急,几乎是瞬间,诗韵和欧阳振便不顾其他,直接从门外闯了进来。

    “王爷!”

    “王爷!”

    两人一进房间,便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一向沉稳的两个人也忍不住失口喊出去。

    此时的宇文澈,在吐完一口血后已经昏迷不醒,只见他紧闭着双眼,脸上毫无血色。

    孟漓禾双手紧紧的搂住他,两只胳膊几乎都在发抖,但是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命令道:“先不要声张,诗韵,你速将太医全部请进来。阿振,你去通知官兵们,就说……就说王妃身体不适,延缓出发!”

    如今他还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不知道会不会和那帮劫匪有关,但是无论如何,现在都不能声张,一是不能在官兵们之间造成恐慌,更不能让敌人得到消息。

    “是!”

    “是!”

    欧阳振和诗韵霖分别领命而去。

    孟漓禾紧紧的抱着宇文澈,手心竟然出了一层冷汗,心里越来越发凉。

    这是怎么回事,宇文澈,昨天晚上到底去了哪里?

    他不是和凤夜辰在一起吗?

    怎么一个晚上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难道,是凤夜辰?

    眼里不如迸出一丝冷意,她清楚的记得,凤夜辰威胁她的话。

    凤夜辰,如果真的是你,我一定不会饶过你!

    嘈杂的脚步声,从屋外传来,由远及近,很快,几个太医的身影便出现了门口,一见到宇文澈的样子,立即蜂拥而入。

    “王妃,王爷他……这是……”年长的刘太医,是太医院之首,如今看到宇文澈的样子,吓得舌头都有些打结。

    孟漓禾打断他的话,直接道:“如果不出所料,王爷应该是中了毒,请太医尽快给王爷诊治吧。”

    “是。”一听中了毒,太医顿时紧张起来,赶紧手忙脚乱的检查起来。

    孟漓禾安静的等在一旁,手却一直没有松开宇文澈的手,就这样一直紧紧的抓住他,仿佛要将自己所有的力量,尽数灌注给他。

    检验人是否中毒的方法并不难,所以,太医们很快便检查完毕,纷纷收了手,接着,几个人开始紧急的低声交流了起来。

    半晌,还是皱着眉,无比凝重的说道:“王妃,王爷的确是中了毒,但是……”

    这个但是一从太医嘴里说出口,孟漓禾立即心里一揪,着急道:“但是什么?快说!”

    许是孟漓禾的话太过凌厉,太医们惊得,下意识直接跪在地上,磕头道:“王妃,请恕老臣们无能,老臣们并不知道王爷中的是何毒。”

    孟漓禾心里一沉,不知道中什么毒,意味着不知道如何解毒,那宇文澈……

    倏地从地上站起,孟漓禾再也顾不了其他,直接冲出门去,他要去找凤夜辰,无论如何,昨夜宇文澈是和凤夜辰在一起的。

    此刻宇文澈危在旦夕,她根本没有过多的时间,再去思考是不是应该去凤夜辰,她只是下意识要去这样做。

    “凤夜辰,你给我出来!”

    孟漓禾大声的敲着门。

    门,吱呀一声从里边打开,露出凤夜辰的身影。

    凤夜辰,此时外衣只穿到一半,见到她也完全不避讳,只是一边系着衣带,斜着眼看向她,调笑道:“怎么一大清早就来找我,这么急着见我?”

    孟漓禾如今心急如焚,哪有时间听他开玩笑,而且他越发不正经,她心里越是生气。

    干脆开门见山道:“凤夜辰,你有没有对宇文澈做过什么,他的毒,是不是你下的?”

    凤夜辰手下一顿,难得的皱了皱眉:“宇文澈中了毒?”

    “别装了。”孟漓禾没好气道,“昨天晚上,宇文澈就是和你在一起,这周围全都是他的官兵们,难道是他的官兵们对他下了毒?”

    凤夜辰听到此事,脸色也冷了下来:“孟漓禾,我如果说我没有做呢?”

    “那又是谁,他昨天晚上一直和你在一起,难道不是你的嫌疑最大?我可没忘了,你说过,若是我敢和他亲近,你会……”

    “那你和他亲近了吗?”凤夜辰忽然问道。

    孟漓禾皱皱眉,下意识回道:“自然是没有,他昨天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哪有机会亲近?”

    “那你怎么知道,是我下了手?”凤夜辰脸色严肃,“他昨天晚上是在我这里,但是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离开,若是等你睡后才回,后面到底去了哪里,我想你应该去问问他的那些官兵们吧?”

    一刻钟?孟漓禾一愣。

    宇文澈和凤夜辰,只待了一刻钟?

    “怎么可能,你既然要说服他同意你的计划,一刻钟能谈的完?”孟漓禾明显不信。

    凤夜辰语气冰冷,冷哼一声:“若是好好谈,自然谈不完,但若是他压根不想合作,那就另当别论了。”

    孟漓禾心里一跳,不想合作?

    “你的意思是说宇文澈没有答应你的提议?”

    孟漓禾急急的问出口。

    “你很在意这个结果?”凤夜辰眯起眼,“宇文澈不同意合作,也不一定代表你比他的江山要重要。”

    孟漓禾却完全没有被他的话打击到,因为无论如何,宇文澈没有放弃她。

    只不过如今相比与是不是被抛弃,孟漓禾更关心的是,宇文澈的毒要如何解。

    其他,都不重要。

    声音比之前放柔了几分,孟漓禾忽然带着几分请求道:“凤夜辰,宇文澈救过我的命,如果是你下的毒,请你为他解毒。”

    凤夜辰半晌没有说话,一直在直直的看着孟漓禾,眼里甚至渐渐浮现出一丝悲凉,终于自嘲一声,开口道:“孟漓禾,我也救过你的命,我和你说这毒不是我下的,你却不信。”

    孟漓禾不由皱了皱眉,凤夜辰的眼神,近乎哀伤,她真的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怀疑错了。

    “孟漓禾,就算我要对付宇文澈,我也不会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我会在战场上,同他决一胜负,以男人的方式,包括在争你的这件事上。”

    凤夜辰毫不避讳的说了出口,语气里却充满了高傲。

    孟漓禾恍然,他怎么忘了眼前的凤夜辰是一国之君,或许真的不屑于做,这耻之事吧?

    但若不是他,又会是谁?

    孟漓禾问不出所以然,也不想再在此费功夫,所以也准备转头里离去。

    凤夜辰却忽然开口:“宇文澈中了什么毒?”

    孟漓禾摇了摇头:“我就是不知道中了什么毒,才一时情急来找你问的。”

    凤夜辰皱皱眉:“那是何症状?”

    “没有什么特殊的症状,只是吐完血便昏迷了过去,几个太医全部束手无策。”

    忽然,凤夜辰朝孟漓禾的身后望了望,接着道:“那你应该问问你的暗卫,昨天晚上宇文澈到底去了哪里?”

    孟漓禾不由回头,此时欧阳振和诗韵正站在他的身后。

    想来是担心他的安全,跟着他追了出来的。

    听到凤夜辰的提议,孟漓禾不由问道:“阿振,你可知昨天晚上王爷去了哪里?”

    欧阳振赶紧回道:“昨晚,王爷与属下只是去山上探了个路,便回来了。属下亲眼看见王爷回来之后直奔王妃的屋子,之后并没有再出来。而在这之前也没有遇到过什么突发情况,更没有遇到过什么人。”

    孟漓禾这下疑惑了。

    既不是凤夜辰下的毒,也没有出去接触过其他的人,那,宇文澈的毒是怎么种的呢?

    忽然,一个念头从脑海闪过,孟漓禾眼前一亮。

    “速去命人查那屋里那桌饭菜!等等,尤其是那碗鸡汤!”

    孟漓禾忽然想到,如果宇文澈只在她的屋子待过,那么很有可能是吃了那桌饭菜而中的毒,而今天早上她也吃了一些,唯独没有喝的,是那碗冷掉的鸡汤。

    诗韵和欧阳振再一次领命而去。

    一时间只剩下凤夜辰和孟漓禾站在那里。

    想到自己方才的态度,孟漓禾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方才对不起。”

    凤夜辰自嘲一笑,接着却说道:“孟漓禾,你这么紧张他,只是因为他救过你吗?那我也救过你,若有一天我有事,你会不会也如此紧张我?”

    孟漓禾一愣,他知道凤夜辰想要什么答案,但是……

    “凤夜辰,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为什么?”凤夜辰不死心的皱皱眉,“就算论时间,也是我先遇到的你。”

    孟漓禾不禁想笑,以劫匪的身份?

    这个遇见还真是特殊。

    平心而论,凤夜辰这个人真的不差,为人风趣,对他也不赖。

    然而,感情,从来都不是如此判定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孟漓禾根本没有心情跟他过多讨论感情的问题,只是道:“对不起。”

    凤夜辰眉头一皱,还想说什么,却见欧阳振已经再次回来,回报道:“王妃,太医们已确认那碗鸡汤的确有毒。”

    孟漓禾脸色一冷:“去将这间客栈的人通通查一遍,我倒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王爷的碗里下毒!”

    话音方落,一声脆响,便从不远处的房门内传出,像是什么东西打破的声音。

    凤夜辰略一侧头,很快,双目冰冷,脸上仿佛结了一层霜。

    孟漓禾也忍不住扭头望去,仔细瞧了瞧,忽然想到,那间屋子,不正是凤清语的屋子吗?

    心里,一个大胆的念头涌起,难道,是凤清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