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47章 王爷要表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渐重,桌上的饭菜也渐凉。

    然而,宇文澈还是没有回来,孟漓禾不由有些奇怪,这个宇文澈跑哪儿去了?

    “诗韵。”孟漓禾在房内稍大声喊了一声。

    为了保护她的安全,诗韵和欧阳振如今就住在她隔壁的房间。

    所以她知道,只喊一声,她就可以听到。

    果然,很快,诗韵便赶了过来。

    “王妃,何事找属下?”

    “你可知王爷去哪了?”孟漓禾赶紧问道,不过又补充了一句,“我是担心饭菜要凉了。”

    诗韵在心底偷偷笑了一下,这个王妃还真是欲盖弥彰,不过她也不会傻的去揭穿。

    “王妃,王爷之前被辰风皇请了过去,好像是有要事相谈。”

    孟漓禾脸色倏地一变。

    是凤夜辰找他?

    那就是说,他们现在讨论的就是那件事?

    孟漓禾的心沉了下去。

    终于还是来了。

    这几天,她看的到凤夜辰一直在找机会接近宇文澈,但似乎是因为她的搅局,最后都没成。

    没想到,还是如此。

    不,应该说,她早就想到,只是不想去面对。

    今晚,她就可以知道宇文澈的答案了吧?

    也好。

    孟漓禾方才还饥肠辘辘,这会却忽然没了胃口。

    看着满桌子的菜,甚至有些反胃。

    诗韵也被孟漓禾这忽然发白的脸色吓了一跳,赶紧道:“王妃,你怎么了?可是不舒服?要不要属下去请太医?”

    孟漓禾摆了摆手:“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

    “那属下扶王妃去休息。”诗韵听后赶紧过来扶住孟漓禾往床边走。

    看到她上床闭了眼睛,才退了出去。

    只是到了自己的屋里才发现,咦,欧阳振去了哪里?

    饭菜已经渐渐凉透,孟漓禾却丝毫没有想要吃的**。

    算了,还是睡觉吧?

    床上的孟漓禾自暴自弃的想。

    反正她现在东想西想也于事无补,不如干脆睡一觉,是生是死,也就可以直接宣判了!

    省的她忐忑一个晚上。

    这么想着,孟漓禾真的还就渐渐睡去。

    只是在睡着前,还是忍不住期望了一下,宇文澈,你别让我失望。

    而此时的宇文澈,却根本不在客栈里。

    马蹄疾驰在地上,几个人趁着夜色,在客栈的周围,四处查探着。

    暴雨似乎并没有对山体造成太大影响,看起来只要明天不下雨,是可以继续前进的。

    他又仔细了查看了地形,确定应该不会有什么埋伏。

    这几日,他都要在第二日出发前,前来查看一番。

    毕竟,遭过劫匪袭击,他不得不更小心。

    “王爷,过了这座山,前面不远就是官道了。如果从官道走到话,差不多有三天左右,能就到达营地了。”

    前面探路的欧阳振来回禀,宇文澈点了点头。

    的确,从官道走的话,的确是最佳的选择。

    那些贼人再大胆,应该也不敢在官道上猖狂。

    这样,只要顺利过了这座山,后面就基本不会再出问题了。

    又探查了一番后,宇文澈才调转了马头,往客栈赶去。

    黑暗中,唯一的光亮便是客栈,尤其的显眼。

    而就是这丝光亮,却让他忍不住加紧马背,一路疾行。

    孟漓禾这个小傻瓜,这几日应该足够纠结了吧?

    那日,他几乎是将她与凤夜辰的对话听的一句不落。

    他知道,凤夜辰明明听到他前来,所以故意对孟漓禾说了那些话。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孟漓禾应该也是喜欢自己的吧?

    虽然没有直接说,但她那句“如果他做不到,我会离开。”应该就是她的答案了吧?

    这个傻女人,既然如此,还整天说着离开王府做什么,难道,就是因为觉得他将来妻妾成群?

    嘴角忍不住高高上扬,如果这时候,有人再看他,绝对想不到,这是那个冷情冷面的王爷。

    一想到等会,就可以对自己一直喜欢的人诉说心声,宇文澈就恨不得扔下马,自己飞过去。

    不过,等下,还是不要告诉她自己听到了对话比较好。

    不然,以她的脾气,说不定会生气他故意沉默了这几天。

    其实,他之所以装作没听到,并不是故意晾着她。

    只是,他想直接拿着与凤夜辰谈判的结果来告诉她。

    想到凤夜辰,宇文澈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阴冷。

    想要利用他?

    主意打的不错?

    但是,却看错了对象。

    他宇文澈岂是肯靠别国力量夺嫡之人,那岂不是将他的生死,与一个外人建议在了一起?

    不错,若是借助凤夜辰的力量,或许的确会有很大助力,但却后患无穷。

    这一点,即便没有孟漓禾的因素,他也不会赞成。

    而如今还将她给算计了进去,他宇文澈岂是这么容易被威胁的不成?

    想到此,宇文澈终于还是忍不住弃了马匹,一溜烟飞了回去。

    他不能再等了。

    他要马上拥有这个女人,让她不再被任何人所觊觎!

    客栈的大厅内,除了在柜台里面打瞌睡的小二以外,已经没有别人。

    宇文澈看也不看直接走上孟漓禾所住的房间。

    大手,一把推开了棕色的木门。

    桌上红烛一盏,已经燃烧到了半截。

    然而,预想当中的人并未出现,反而是桌子上,完好无损的饭菜,倒是吸引了他的目光。

    人呢?难道跑出去了?

    心头刚浮现出这个想法来,视线却偶然间,捕捉到了那缩在床上,小小的一团。

    心,不由得放了下来。

    不自觉的轻手轻脚了走了过去,毫无察觉的孟漓禾正睡得香甜。

    只是没有盖着被子的她,大概是因为冷了吧,在墙角缩成了可怜的一小团。

    伸出手,动作轻柔的,替她盖上了被子。

    看着那张秀气的小脸蛋上,眉头渐渐的纾解开来,又翻了个身,还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

    宇文澈嘴角勾起温柔的笑,小猫。

    只是,心里澎湃的激动与她此时沉静的睡颜,让他做着艰苦的挣扎。

    平生,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激动,想要和一个女人表白心意。

    但是,现在这个女人却睡着了,还睡得……这么香。

    算了,宇文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来日方长,他们这么多日子都走过了,也不差这一天。

    又捻了捻被角,宇文澈蹑手蹑脚的走回到了桌子边上,饭菜竟然一点没动,已经凉透了。

    这个傻女人,不会是一直等着他吧?

    忽然间,又有一种想把孟漓禾叫起来的冲动。

    但是,想了想,还是决定,要让她做个好梦吧。

    这几日,她也确实累了。

    不过,舀了一口鸡汤喝下,又吃了些菜,宇文澈甜蜜的想,他也不能让她白等那么久。

    而睡了一夜,终于醒来的某王妃,只觉得神清气爽,可唯有肚子,还是空得让人心焦。

    伸了伸懒腰,孟漓禾突然发现,身边竟然躺着个人。

    差点吓了一跳,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真是难得她起来的时候,还能看到他睡懒觉。

    想来,是真的累了。

    悄悄从他身上爬过,尽量不吵醒他,孟漓禾下了床,她可还记得,那还有一桌子菜来着。

    虽然肯定早就凉了,但她实在是饿透了。

    她实在等不了去吩咐小二再准备一桌子菜送上来。

    算了,隔夜菜虽然不好,但总比饿着好吧?

    孟漓禾做好了心理建设,就坐在了桌子旁,只是,却发现,咦,怎么这些盘子都不是满的了?

    孟漓禾转过头看向床上,不用猜她也知道,到底是谁动了她的晚饭。

    瞥了瞥嘴,孟漓禾又好气又好笑的坐在那里,她怎么也没想到,宇文澈那家伙,竟然吃独食!

    亏她还等了他那么久!

    随便找了一根,还没被咬过的凉鸡腿塞进了嘴里。

    肚子里有底,她才能跟那人算账不是!

    鸡腿的味道还不错,虽然凉了些,但味道影响并不是很大。

    只是这鸡汤……

    孟漓禾用勺子舀了一点,只见上面油腻腻的,飘着一层油。

    虽然昨晚她十分眼馋,但现在看着这样子,凉透的油绝对不好喝。

    哎,真是便宜这个家伙了,明明说好是给她准备的,结果却自己喝了,真是!

    像是感觉到了孟漓禾哀怨的视线,蜷着身子,睡在小榻上的宇文澈,悠悠醒转。

    可是,刚刚睁开眼睛,他就觉得身体,别样的沉重。

    只是想要坐起来而已,却是一翻身,竟然就掉在了地上。

    浑身乏力得厉害,别说是撑住自己坐起来了,就连动一下,似乎,都要耗尽了他全身的气力。

    这是,怎么一回事?

    “王爷,你……这是练的什么功夫?”

    孟漓禾吃着鸡腿,瞪大了眼睛,看着趴在地上的宇文澈。

    她前几天的确有看到过早上的时候,宇文澈在和欧阳振练功,她当时以为是那个神功。

    但是,这应该不是练功的招式吧?

    “我……”

    刚开口,腹中立刻,就像是有千万根钢针扎着他一般。

    “噗”的一声,喉头涌动,一口甜血,就从宇文澈的嘴里,喷了出来。

    孟漓禾吓了一跳,扔下了手中的鸡腿,赶紧跑过来扶起了宇文澈。

    “王爷,你怎么了?没事吧?”

    才刚碰到宇文澈的身体,就觉得他的体温,低得吓人。

    而那张俊脸,此时已经变得极度的惨白,可嘴角那抹猩红的血,还泛着一丝黑,却更显得触目惊心。

    孟漓禾心里咯噔一声,宇文澈,难道是中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