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46章 你必须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猛然听到身后,宇文澈三分醉意三分冷意的开口:“王妃,我的醒酒汤呢?”

    孟漓禾身子一僵,宇文澈怎么自己跑出来了?

    连忙转回身,一把推开眼前挡路的凤夜辰,就朝他跑了过去。

    凤夜辰这次终于没有阻挡,但浑身迸发的杀气,就连没有武功的孟漓禾也感受的到。

    只是宇文澈不知是不是因为酒醉,此时在那靠着柱子,并没有什么反应。

    孟漓禾下意识不想让两个人有所正面接触,她总觉得,喝了酒的男人容易冲动,如果真的因为她而起了冲突,她可就罪过大了。

    许是真的有些醉,孟漓禾将宇文澈扶回去的时候,宇文澈并没有挣扎,甚至还主动揽住了她的腰,以防自己不要滑倒。

    凤夜辰眼睛眯了眯,终于重重的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却未注意到,角落里,有另一抹身影,也站在那里,死死的瞪住他们。

    直到两人的身影在屋前消失,凤清语才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嘴角泛着一抹嗜血的冷笑,眼里满满都是杀意。

    再一次将宇文澈拖回,孟漓禾几乎累的没有力气。

    然而,宇文澈还在那里不停嚷嚷:“孟漓禾,我的汤,我的汤呢?”

    孟漓禾额头直跳,但是想到凤夜辰阴魂不散,自己真的不想再出去,想了想还是道:“好好好,你等着,我去命人去厨房给你端一碗。”

    “不要。”宇文澈却忽然瞪起眼,“不要醒酒汤!”

    “那你要什么汤?”孟漓禾简直无语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无理取闹的宇文澈,简直像个幼稚的小学生。

    “你今日的补汤呢?”宇文澈问道。

    孟漓禾这才想起来,以往他晚饭时都要给他送上一碗补汤,也就是药膳,当然,给他喝这个,是因为那个她一直担心的问题。

    可是今天是晚宴,一是饭菜本来就很丰盛,二是,她总不能等宇文澈为官兵们鼓舞完士气后,傻兮兮的端上一碗……壮阳汤吧?

    想到这个场面,孟漓禾就觉得十分梦幻。

    不由抽了抽嘴角道:“乖啊,今天晚了,明天再给你煮。”

    “那我要天天喝。”宇文澈不满。

    “好好好。”孟漓禾无奈,她终于相信宇文澈是真醉了,不然怎么可能主动要喝汤,以前不都是勉为其难吗?

    宇文澈这才似乎满意了下来,不再闹腾。

    甚至很快,就闭上了眼。

    孟漓禾叹了口气,这还没洗漱哇!

    算了,想到明天还要早起,孟漓禾决定不管他了,自己给自己收拾完便爬上了床。

    十分不体贴的任由某王爷就这么和衣睡了,反正他一个大男人,糟汉子,扔他一宿,明天自便吧!

    非常没有负罪感的某王妃,很快进入了梦乡,却不知身后的人,慢慢的睁开眼,眼里哪有半分迷离。

    不出孟漓禾所料,待她第二日醒来之时,不仅身边没有了人,而且听说宇文澈已经整好了队,准备吃过早饭后便出发。

    孟漓禾赶紧起床收拾好。

    宇文澈已经换好一身新衣,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整个人意气风发。

    孟漓禾休息的倒也不错,毕竟起的晚了点。

    不过,众官兵大部分都懂,毕竟,一路看着过来的。

    同乘一个马车什么的,睡到中午什么的,日常都在散发着恩爱的气场。

    只有新增援的官兵们一脸莫名的看着那些官兵,只觉怎么分别一段时间,都不太认识他们了,笑得简直毛骨悚然。

    这一次,想来是劫匪真的受到了震慑,所以一连几日,都是风平浪静,没有出过什么茬子。

    甚至,令孟漓禾诧异的是,凤清语倒也很安宁,没有出什么幺蛾子,也没有故意接近宇文澈,最多只是用眼神在他身上打转,或者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他面前晃,期待自己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不过,似乎都落空了。

    至于凤夜辰,孟漓禾故意没有给他与自己单独见面的机会,大部分都是拉着宇文澈在一起,所以不管是和宇文澈还是孟漓禾,他都没有单独谈话的机会。

    孟漓禾只盼着,赶紧到达目的地,好分道扬镳。

    然而,天不遂人愿。

    路上,却偏偏遇到了暴雨。

    因为离驿站尚远,宇文澈不得不将队伍暂时安置在较大的客栈。

    而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众人也都隐了身份,换上了常服,并将车上的物品都罩住。

    让人以为,只是哪家大户在搬家而已。

    因为有些淋了雨,孟漓禾又没有武功,只能赶紧进客栈泡了个热水澡。

    门外,宇文澈随即吩咐了小二,准备上好的饭菜和鸡汤,送到房中。

    这才又去确认官兵们是否有安置好。

    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但一看气度便知非富即贵,小二自然不敢怠慢。

    得了吩咐,便立即差人去厨房准备。

    只是,没想到,刚刚准备好要送过去,一回头,却见一个十分美貌的陌生女子。

    仔细一瞧,这不是方才那一同来住店的贵客吗?

    小二赶紧迎上去道:“这位客人,厨房这种腌臜的地方,您还是不要进的好。若是有什么需要,直接吩咐小的便好。”

    凤清语转了转眼珠,立刻做出了一副和善的样子,说道:“前面啊,有个客人在挑你们的毛病呢。说什么,你们做的菜不好吃,也不干净。你快去看看,是不是故意找茬的?”

    她平日本就极会伪装,这会儿特意装出一个温柔的样子,再加上她的脸本来也带着清纯,只要去除掉她骨子里那些狠决之色,看起来,还是极具迷惑性的。

    所以,大厨跟几个帮厨的人一听,对她并没有一丝怀疑,立刻紧张了起来。

    今日有很尊贵的客人,给的银子也不少,特别交代过没有吩咐不得打扰,老板特意吩咐过,眼下,可不要出什么乱子。

    想了想,还是都纷纷放下了家伙事,匆匆忙忙的赶到前厅去了。

    厨房里很快只剩下了凤清语一个人。

    然而,那和善的笑容,立刻在她的脸上消失不见。

    其实,那前厅有人闹事不假,但那也不过是她命人偷偷往碗里丢了只虫子。

    所以,才有此麻烦。

    她和这家店无仇,如果要怪,就怪他们收留了孟漓禾吧!

    眼底划过一抹狠色,凤清语眼瞅着四下里无人,立即从怀中,飞快的掏出了一个小小的茶色纸包。

    接着,用最快的速度,洒在了那刚刚熬好的鸡汤里。

    微黄的药末,很快的就跟鸡汤混为一体。

    凤清语又用勺子搅了搅,那浓重的鸡汤味道跟党参散发出来的药味,瞬间就掩盖住了她下的药的气味。

    嘴角溢出了一抹得意又残酷的笑容,这鸡汤,只要孟漓禾喝上那么一小口。

    七日后,她就可以去见阎王了。

    这下子,看她还怎么做她的覃王妃!

    她凤清语才不相信什么宿命,她只知道,挡了她的人,都该死!

    这才是他们的宿命!

    而此时的孟漓禾,此刻刚刚沐浴完毕,终于洗去了一身潮凉,只觉浑身温暖,每个毛孔都舒畅无比。

    不止将冷气尽除,连起来的疲惫,也跟着一扫而光。

    她不由准备出门,去看看情况如何了。

    只是,刚想要出门,却听到了敲门声。

    孟漓禾把门打开,只见一名伙计,端着满满一盘子饭菜站在门外,看了看她后飞快的低头,恭敬道:“这位夫人,这些菜点,是刚才那位爷命小的准备的。”

    点了点头,想来是宇文澈的吩咐,孟漓禾便侧身将小二让了进来。

    很丰盛的菜点,还有冒着热气的鸡汤,直把她看的都流了口水。

    让她忍不住想要食指大动,好好美餐一顿。

    要知道,他们连日赶路,伙食虽然也不算差,但大部分都是吃些干粮,即便再精致,也抵不过这热腾腾的饭菜。

    只是,她刚要动筷子时,却忽然想到,宇文澈想必也没有吃吧?

    纠结了一会觉得,算了,还是,等他一会儿回来一起吃吧。

    只不过,对着满满一桌可口的菜不吃,真是折磨啊!

    宇文澈你一定要赶紧回来啊!

    而门外,凤清语眼看着小二把鸡汤端了进去,这才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

    方才,她躲避在暗处,亲眼看着那个小二,把所有的鸡汤,都装在了大碗中。

    所以,等到小二端着饭菜出门,一闪身,她又回到了厨房。

    趁着那些人在赶着做很多伙食所以不备之时,偷偷拿起了熬制鸡汤的砂锅,动作小心翼翼的,把砂锅带到了后院,敲碎后又掩埋了起来。

    所以,这下子,再也没有人能抓到她的把柄。

    这药奇妙的很,常人刚刚吃完并不会毒发。

    而这里离崇县,只有三天的路程,三天后,她就会离开。

    到时候孟漓禾突然暴毙而亡,就根本不关她的事情了。

    眼角流露出了一抹狠毒的阴笑,真是可惜了。孟漓禾到死都不知道,这毒,到底是谁下的!

    扭动着款摆纤腰,凤清语志得意满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所有积聚在胸口的阴郁,已经一扫而空了。

    她就好好的等着,孟漓禾的死讯传来吧!

    谁又能知道,那看似浓厚而香醇的鸡汤,竟然是一碗催命的毒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