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1章 洞房对垒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半个头都缠上了白色的绷带,那绷带上,还带着斑斑血迹,乍一看,恐怖至极。

    一直垂着头用余光扫着一切的孟漓禾心里一喜。

    成了!

    看来,她这幅样子,成功吓到喜婆,那足以让这个覃王讨厌了吧!

    当下,立即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手偷偷掐了一把大腿,勉强挤出两滴眼泪。

    一边擦泪,一边抽涕道:“覃王恕罪,我在来的路上遇到刺客,不慎将我的头打伤,而且还深深的划到了我的半张脸。如果覃王嫌弃,我,我,我可以独居小院,不打扰覃王清静。”

    然后她再伺机逃跑,反正他也会慢慢忘记有这个人。

    当然,这些必须不能告诉他。

    却听头顶上,男人浑厚的声音传来。

    “无妨,本王不嫌弃。”

    喜婆一惊,竟然不嫌弃一个已经毁了容的女人?

    而且,她老眼昏花了吗?

    为什么她好像看到了覃王在笑?

    若是此时手里端着酒杯,她肯定会再次掉落下去。

    而孟漓禾更是一愣!

    咦?这是唱的哪出戏?

    完全不符合剧本啊?!

    难道他没有看到?

    当下,难以置信的重复道:“王爷,您真的不嫌弃?”

    “无妨,本王会请最好的大夫为你医治。”

    啊嘞?到底什么情况?

    这王爷有病不成?

    不对,等等,她为什么觉得这个声音这么熟悉?

    孟漓禾下意识抬头。

    只见一个穿着大红衣服,手里端着两杯酒的男人,正面目表情的看着她。

    然而……

    “怎么又是你?”

    孟漓禾惊呼,脸上的绷带险些掉落,样子颇为滑稽。

    宇文澈皱了皱眉头,放下了手中的交杯酒,帮她把绷带提了一下。

    “我是覃王。”

    不可能!孟璃禾三观已碎,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

    孟漓禾这才发现,眼前这男人,手里拿着的是交杯酒,而身上,穿的不是喜服又是什么?

    原来,他就是覃王!

    原来,自己要嫁的人就是他!

    那她刚刚折腾的什么劲,明明就是他救了自己,看到自己完好无损的!

    真是好丢脸!

    所以他刚刚一直就是在看自己演戏?

    真是气死人!

    这个腹黑的大坏蛋!

    赌气一把将绷带从头顶拿下,露出那本就洁白光泽的小脸。

    喜婆睁大了眼睛,新婚夜,就听说过扮美的,这王妃倒是与众不同啊!

    自己真是老了,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啊!

    孟漓禾鬓角有几根发丝因扯动散乱了下来,微垂在因窘迫加生气而红红的脸上,随着她的呼吸微微摆动。

    宇文澈的嘴角,却轻微的扬起,漾出了一抹完美的假笑。

    重新端起了酒杯,用眼神来示意喜婆。

    “咳咳。”喜婆淡定咳嗽,“王爷,该喝交杯酒了。”

    宇文澈赶忙收回视线。

    将其中一杯酒递了过去。

    虽然生气,但事已至此,孟漓禾也不想在喜婆面前再丢脸,直接便接了过来。

    也没什么扭捏,很快环住宇文澈的胳膊。反正,早结束早完事,她坐了一天,真心累死了!

    然而,手臂环绕,额头相贴。

    孟漓禾还是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咚的跳了一下。

    前世加今世,她从没有和哪个男人这么亲近过。

    何况,这个男人的脸,实在帅的是天怒人怨。

    这一点,她前世便已经感慨过了。

    所以,喝完酒的孟漓禾速速抽回手,傲娇的偏过头不看他。

    “仪式完毕,请王爷王妃早些礼成。”

    喜婆退了出去。

    孟漓禾却大大方方的坐在了覃王的对面,倒是洒洒脱脱。

    礼成?

    几个意思?

    这就是滚床单的文言版吗?

    眼中的笑意,有了一些些小小的奸诈。

    忽然,一只手向孟漓禾胸前伸来。

    孟漓禾一个激灵,竟是反射性的从床上跳起:“你干什么?”

    宇文澈的视线淡定落在她手中的酒杯上。

    “帮你拿杯子。”

    孟漓禾一愣,尴尬的看了看还在自己手中的杯子,主动伸手递了过去。

    然而,却见宇文澈方接触到酒杯,目光触到自己胸前,一个闪躲,便很快移开了眼。

    孟漓禾皱皱眉,怎么回事?

    她还没有什么下一步的计划呢?怎么这家伙,就狼性大发了?

    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却顿时如同雷劈!

    天哪,刚刚绑完绷带笑的太嗨,竟然忘记系上内衣和嫁衣的带子了!

    不仅露出大红的肚兜,还露出了……

    天哪,他不会觉得自己在引诱他吧?

    孟漓禾欲哭无泪。

    好吧,她刚刚是想要主动一些,然后让覃王觉得她是一个不太检点的人。

    然后,被讨厌了她,就能暂时的解脱了。

    可老天爷这么成全她吧?

    一边赶紧整理好衣服,一边开口:“那个王爷,刚刚这个,我可以解释。”

    “嗯。”宇文澈淡淡的应了一句,没有回头。

    “我刚刚是拿衣服里面的绷带,所以忘记了……”

    孟漓禾越说声音越小,今天真的是丢死人了。

    老天爷吧,让她钻到耗子洞里去吧!

    “嗯。”

    依旧是简简单单的一句回答,可孟璃禾发誓,他决定有在心里嘲笑她!

    “王爷,既然大家都是熟人,不如打个商量如何?”孟漓禾眨眨眼。

    她发现,只要是在他的面前耍些诡计,却总是被拆穿。

    不如,正大光明的来场谈判好了。

    宇文澈终于回过头,望向她的脸:“说来听听。”

    从第一眼看到这女人开始,她就是诡计多端,又有辣手无情的一面。

    不论是所谓的摄魂术,还是那神秘莫测的手印,都成了横在他心头的疑惑。

    可看到那丫头泛着精光的水眸,他知道,这丫头怕是又要出招了。

    无妨,不如听听再做评断。

    “王爷,你别看我长得人模人样的,其实我并不适合当你老婆的。我贪吃,我嘴碎,我好嫉妒,你要是娶了我,肯定没什么好处的。”

    他只听过夸自己的,这样猛地贬低自己的,倒还是第一次听到。

    不过,看着她这样逃避自己,宇文澈心头有丝小小的好奇。

    “你,就这么不想嫁给我?”

    “当然不是了!你看,您这么帅气,这么高大,这么威武,全世界的女孩子,都想要嫁给你的。只是,咱们有点不合适而已。”

    孟漓禾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回答道。

    “无妨,本王养得起。”

    孟漓禾一愣,再接再厉的说道。

    “可是……可是我睡觉打呼噜,还磨牙,做梦的时候还咬人呢!”

    看着那小脸蛋上,张牙舞爪的样子,不知为何,覃王就觉得有些想笑。

    心头染上了几分的玩味,看向她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的戏谑。

    “无妨,本王睡的沉。”

    “可是我还体毛多!有香港脚跟口臭!”

    她算是豁出去了,可覃王却只是皱了皱眉,问道:“香港脚是什么?”

    天!重点不是这个好伐!

    这个男人为何每次都不能按照剧本来呢?

    还是说……

    他又是在戏谑自己?

    孟漓禾微微抬起头,壮似无意,却是仔仔细细的观察他的脸。

    前世,她也经常在审问罪犯时,利用对方的微表情及肢体动作拆穿了很多谎言。

    但是眼前这个人,轻轻冷冷的面容上,不带一丝多余的表情,哪怕是方才的疑惑,也在提完问题后完全消退,看不出一点喜怒。

    眼睛就这样不带任何温度的直直和她对视。

    仿佛世间万物都不能撼动三分。

    更别提还要从他脸上提取出什么信息。

    天,这就是传说中的万年冰山脸吧!

    她到底得罪了哪座神明,怎么会前世今生都栽在这张脸上。

    无论如何,还是要快点逃开比较好!

    孟漓禾暗暗对自己鼓了鼓气,接着佯装自然的转换了视线,随后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王爷,香港脚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很多你一定不会喜欢也不能容忍的毛病,所以……”

    孟漓禾边说边观察宇文澈的表情,却见他只是淡淡的望着自己,神色没有因自己的话有一丝改变。

    不再多想,干脆径自说下去:“所以,我们就做一对名义的夫妻如何?明面上的事情呢,我会一切配合你做好,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私底下呢,咱们就各过各的日子,互不打扰,如何?”

    宇文澈冷漠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只不过,却是嘲笑。

    名义夫妻?

    亏这个女人想的出来!

    他以往所见到的那些女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贪慕他的权势也好,仰慕他的容颜也罢,哪个不是见到他便贴上来?

    何况,他如今是她三拜九扣,名正言顺的夫君。

    而且,还是在他说了不嫌弃她之后。

    她竟然还这样花空心思推开自己。

    倒是有趣。

    听不到宇文澈有任何回应,孟漓禾简直要抓狂,怎么还是无动于衷呢?

    小眼珠咕噜咕噜转了几个来回,决定再补一刀:“而且,这样一来,你就有很多好处,比如,你可以随便和哪个女人来往,我保证不嫉妒,不会让你的后院变成战争的场地。然后呢,你可以给我一处小院打发了,偏一点的就行,最好是在府里怎么也不会碰到的地方,这样你每天都不用面对我,眼不见为净。你说,是不是很棒?”

    孟漓禾几乎要被自己的体贴所感动。

    据她观察,这个男人冷情冷面,一定非常讨厌生事的女人,那自己这个提议,对他想必是极大的诱惑!

    “所以,本王供你吃供你住,却不能碰你,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