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45章 怎么选择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皱皱眉,刚想要开口,就听身后,宇文澈的声音传来。

    “漓禾,怎么还让辰风皇在这里站着?”

    孟漓禾吓了一跳。

    宇文澈是何时过来的?

    又在这里听了多久?她怎么完全不知道?

    “与覃王妃无关,是朕要和她在这里叙叙旧。”孟漓禾还未答话,凤夜辰已经抢先一步将责任揽了过去。

    “是么?”宇文澈的声音不咸不淡,“那是本王招待不周了,本王已经吩咐下去,还请凤辰皇半个时辰后一同小聚。”

    “多谢覃王。”凤夜辰笑了笑,终于转身而去。

    孟漓禾的脸色却有些差,她努力回想着自己方才都说了什么话,她不知道宇文澈到底听到了多少东西。

    “累了?”宇文澈侧头看她。

    晃了晃头,孟漓禾最终还是问不出心里想问的问题。

    她的确是怂的很。

    在凤夜辰面前可以理直气壮提要求,不管这要求给他造成多大冲击。

    但是在宇文澈面前却做不到。

    也许是害怕,得到的是与凤夜辰一样的结果,所以更加不敢问。

    对于一个皇帝来说,后宫只一人,她几乎闻所未闻。

    所以,为了她不碰别的女人,她相信这已经是不可思议了。

    可她偏偏就是这么贪心,她只要一想到,别的女人也挂着宇文澈妃子的头衔,她就浑身不舒服。

    “累了就进去休息会吧,等会我叫你。”宇文澈见她的脸愈发苍白,眼里划过一丝莫名的情绪,轻声道。

    孟漓禾点了点头,随他进了屋。

    然而眼见宇文澈要离开,她下意识的从床上坐起,拉住他:“你去哪?”

    宇文澈身形一顿。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孟漓禾赶紧松开手,低头道:“我就是随口一问。”

    宇文澈眼眸闪烁,本来抬起的脚步又放下,忽然摸了摸孟漓禾的头,温柔道:“哪也不去,和你一起休息。”

    孟漓禾一愣,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他重新拉到了床上躺下,而他也随之躺下了身侧:“快休息,只有半个时辰。”

    身边有熟悉的气息,孟漓禾莫名安心不少。

    她只觉得宇文澈似乎忽然间温柔了许多。

    也许,他没有听到什么话吧?

    说不清是失落还是什么,孟漓禾闭着眼,却根本睡不着。

    本就是黄昏,不是黑夜,她也并没有这个时间睡觉的习惯。

    所以,即使是闭了很久的眼,她也丝毫没有睡意。

    半晌,她终于小声的开口:“王爷,如果你有一件非常想要的东西,但需要你拿一件你喜欢的东西换,你会不会去换?”

    “那要看,我有多喜欢这件东西了。”没有半点停顿,宇文澈马上回道。

    孟漓禾简直吓了一跳。

    她方才之所以小声说,是因为觉得宇文澈可能睡了,所以若是他听不到,自己便当做自言自语了。

    结果,听这家伙的反应速度,敢情也和自己一样,只是在这闭目养神呢?

    还是说,他原本是想走的,但是因为方才看到自己的样子,故意留下陪自己的?

    那么也就是说,他还是挺在意自己的,或许喜欢的不止一点点?

    “应该……挺喜欢那个东西吧。”孟漓禾有点厚着脸皮的回道。

    宇文澈这次睁开眼,眼里没有半分迷离,只是专注的看着她:“那就不换,一个东西要割舍心爱之物才能得到,那便也罢。再说,殊途同归,世间路并非只有一条,途径也并非只有一种,你又怎知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孟漓禾沉默了。

    因为她知道,哪有那么多鱼和熊掌可以兼得的好事。

    比如她现在要面临的这件事,鱼和熊掌已经到了两个极端。

    若是两个都想要,怕是要付出惨重代价。

    半晌,她终于叹了口气道:“殊途同归没错,可是若不用你喜欢的东西换,或许对你拿到那个东西有很大阻碍呢?”

    “那就继续换条路,或者扫除阻碍。”宇文澈回答的很随意。

    可正是这种不假思索的随意,却让孟漓禾在心里苦笑了一声,她什么时候也爱打这种哑谜了?

    明明知道,有些事情假设是没有用的。

    因为那都是设想,回答的人也大多按照理想,根本不能全部当真,遇到具体的事所做的选择才是真的。

    可是,她还是忍不住问了。

    她从来不是什么圣母,做不到为了宇文澈的大业,不管不顾的牺牲自己。

    那种为了爱情,便主动献身的蠢事,她绝对做不出来。

    但是,她也不可能完全无动于衷,毕竟自己也许的确会成为他成就大业的一块巨大绊脚石。

    所以,她最希望的还是听听宇文澈的答案。

    若他不惧,坚定的选择她,那么,她便会陪着他,用尽自己所有能力去助他,哪怕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若他要牺牲她,她……暂时还不愿相信。

    “你到底想问什么?”宇文澈用一只手支起脑袋,目光幽深的看着她。

    孟漓禾忽然就有些泄气。

    不管他听没听到方才她和凤夜辰的对话,这会被他问,她也还是不想主动说。

    算了,憋死算了,反正她绝对不服输。

    “没什么,随便问问。”孟漓禾佯装不在意。

    宇文澈嘴角微微上扬,宠溺的看着孟漓禾,这个小傻瓜。

    因为话题就此打住,宇文澈没有再问的意思,孟漓禾也没有再说的打算,离晚宴的时间并不多了,所以两人干脆起来收拾了一番,为晚宴做准备。

    其实今天的晚宴,倒并非专门为凤夜辰准备,而是为了给朝廷前来增援的官兵们接风,顺便,慰劳一下那些要暂时留在此地养伤的人。

    因此,孟漓禾作为王妃不得不出席。

    皇上派来的官兵们这次人数更多,个个乘着骏马而来,想来也是想表明皇权不可被侵犯的态度,从而震慑那些劫匪。

    好在,大概碍于许多人在场,凤夜辰这次倒是始终维持了一国之君的风范,从前到后没有与孟漓禾有过超出正常的举动。

    让孟漓禾不由大松了口气。

    宴会结束的并不算晚,毕竟,他们耽误许久,第二日一早,便要启程。

    只不过,宇文澈似乎喝的有些多,只是匆忙和凤夜辰打了招呼,便回了房。

    留下凤夜辰望着他被孟漓禾搀扶着的背影,目光冷然。

    将酒醉的宇文澈放下,孟漓禾不由擦了擦额头的汗,这个家伙今天也醉的太快了吧?

    明明平时酒量不错的啊?

    看着他闭眼在床上躺着的样子,孟漓禾还是决定,去吩咐人给他准备一杯醒酒汤。

    毕竟,明天很早就要出发,要是他起不来也就好笑了。

    轻轻的掩上门,走了出去。

    今天酒醉的人倒是不少,厨房的醒酒汤也准备了良多,既然这样,孟漓禾便干脆自己端了一碗往回走。

    然而,刚刚走到拐角处,一个人影便忽然一闪而过,拦住她的去路。

    凤夜辰低头看了看孟漓禾手中的碗,面带一丝不爽道:“亲自为覃王准备的醒酒汤?”

    今天凤夜辰喝的也不少,所以这会脸色也有些潮红,因为离的过近,嘴里的酒气有些从空气中传来,让孟漓禾不由退了两步。

    看到她的疏离,凤夜辰脸色更冷,只是说出的话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正经:“美人,我也醉了,不该给我也准备一碗吗?”

    孟漓禾皱了皱眉,生怕他也借着酒劲对自己做出什么,干脆道:“厨房里有好多碗,你随便端。”

    “那怎么有经过你手里的好喝呢?”看着孟漓禾要走,凤夜辰直接挡住去路,慢悠悠道。

    “凤夜辰,你别和我装醉。”孟漓禾警告道,“你搞清楚,这不是你的皇宫。”

    “装醉?”凤夜辰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装醉的人你看不见,却总是针对对你迷醉的人,美人,你的心可真狠啊。”

    凤夜辰说的半真半假,孟漓禾却只想赶紧离开:“让开,我要去睡了。”

    “是么?”凤夜辰的神情忽然冷了下来,贴近孟漓禾道,“那你记得,不要被人趁着酒醉占了便宜,不然我……”

    “你怎样?”孟漓禾警惕的问道。

    “你可以试试。”凤夜辰神色阴冷,说的话更是带着几分寒意,与他明日嬉笑的模样完全不同。

    很明显,这是在警告孟漓禾。

    孟漓禾却有些气结,这个人怎么变得像抓奸夫****的丈夫一般了?

    明明,她和宇文澈才是拜过堂的正牌夫妻好吗?

    但是,眼下宇文澈还在屋里醉着,她实在不放心,也根本无心和他理论。

    干脆道:“若是担心他酒醉对我如何,就让我把醒酒汤赶紧拿回去。”

    凤夜辰眯了眯眼,身形却未动,不仅没有让开,反而伸出手,一把夺过孟漓禾手中的汤,直接放到嘴边仰起头,一饮而尽。

    整个过程快到孟漓禾都没反应过来,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大哥,要不要这么无赖啊?

    你好歹是一国之君啊!

    竟然抢一碗醒酒汤?

    孟漓禾心累至极,干脆摆摆手:“好了,这下你喝了,满意了吧?那就请回吧!”

    说着,扭过头,准备再去厨房端一碗。

    然而,却听到身后,宇文澈三分醉意三分冷意的开口:“王妃,我的醒酒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