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44章 做我的皇后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的心里有些忐忑,她一直觉得这个男人平日没什么正经,可如果是真的喜欢她,那可就真的不好办了。

    忽然,一个词闪入脑海,孟漓禾忽然想到——红颜祸水。

    她不会真的引起这两个男人的战争吧?

    明明她好像也没做啥啊?

    她这边尚在胡思乱想,那边,凤夜辰却忽然开口:“美人,你可还记得,那个采花贼,有什么本事?”

    这有些轻挑的称呼让孟漓禾猛的抬头,却见凤夜辰神情莫辩,猜不出他的喜怒。

    看到孟漓禾望过来,凤夜辰忽然一把将她拉近,在她还来不及挣扎之前,禁锢住她的腰身,贴近她道:“刚好我也会。”

    孟漓禾皱皱眉,冷声道:“放开我。”

    凤夜辰却完全不为所动,甚至将头埋在孟漓禾的颈间嗅了嗅,接着才道:“同居一室却不为所动,我该说宇文澈是柳下惠,还是该说他不像个男人?”

    孟漓禾闻言猛的将他挣开,这一次,对方倒是很快放开了她,只是脸上却带了方才没有的得意。

    一丝心虚不知怎的从心里升起,本来她就担心宇文澈被自己打坏了,现在被他这么一说,不禁更加担心了起来。

    而且,他真的可以鉴别是不是处女?

    就靠闻一闻?

    “你不要胡说。”孟漓禾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果然被我猜中了。”凤夜辰心情大好,接着恢复了平日那丝了二郎的的样子道,“若真的是,我不介意你来找我,我保证让你……”

    “别说了。”孟漓禾恼羞成怒,生怕从这家伙口中听到什么过分的字眼。

    “噗。”凤夜辰心情大好,挑了挑眉道,“怎么样,不如这次和我回国?”

    孟漓禾翻了个白眼:“和你回国,每次和你的妃子们斗?我心思单纯,可斗不过那么美人。”

    她可是听说凤夜辰还未登基便有了侧妃的,登基后好像还选了一次秀。

    现在说出来,也不过就是提醒他,后宫还有美人们等着他。

    然而,这番话听到凤夜辰耳里,却有了另一番滋味。

    “原来,你是在意这个?”凤夜辰皱皱眉,“跟着宇文澈,就不怕将来斗了?”

    孟漓禾闻言,脸色暗了几分。

    那晚宇文澈的意思含糊不清,她还不能确保,那个男人是不是真的肯为她,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毕竟,他可是那个未来的皇帝。

    “若是如此,我可以告诉你,那些人不过是当年我要继位笼络势力的工具,若是你和我回宫,我可以保证以后的皇后是你。”凤夜辰见孟漓禾没有说话,只当是说中了,竟是不自觉便许了承诺。

    孟漓禾诧异的看向他。

    这男人还真的是疯了吧?

    或者,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别的女人争得头破血流,甚至前仆后继付出生命的东西,竟然被她不为吹灰之力得到了?

    而且,她现在还是别人的王妃啊!

    “凤夜辰,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孟漓禾皱眉问道。

    “当然。”方才那一刻,凤夜辰也有一丝不可思议,皇后的位置他一直空着,似乎就是觉得没有人可以配的上和他并肩,可是方才说完这个冲动下脱口而出的话,他忽然觉得,如果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是孟漓禾,他一点也不排斥,甚至有很多欣喜。

    孟漓禾不由冷酷的提醒他:“凤夜辰,你别忘了,我是辰风国的覃王妃。”

    然而,凤夜辰却丝毫不为所动,而是笑着说道:“这有何难?”

    这还不难?

    孟漓禾简直无语,还有比这更难的吗?

    现在可是古代,和离或者休妻后的女子本来就被人瞧不起。

    何况,被休的女子做皇后?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很简单。”看出孟漓禾明显的不可置信,凤夜辰继续说道,“我就昭告天下,说当年你和亲途中,遭人绑架,将你和凤清语调换了,所以嫁过去的是凤清语,不是你。”

    孟漓禾瞬间瞪大眼睛,她真是很佩服凤夜辰的想象力。

    “你当大家都是傻子?”

    别说殇庆国的皇室都见过她,就连百姓间都有很多她和宇文澈的画像。

    说换人,这么容易的?

    凤夜辰却不急不慢道:“他们是不是傻子不重要,他们会不会装傻才重要。”

    孟漓禾恍然大悟。

    她这会才终于深刻的意识和感受到,眼前的这个人是九五之尊,掌握着所有人的生杀大权。

    所以,他所说的话就必须是事实,不能再真的事实。

    而至于殇庆国,皇后巴不得她永远消失,即使是殇庆皇,又怎么会在意牺牲一个王妃,换取和平呢?

    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不就为了和平牺牲掉她了吗?

    心里泛起无数的冷意,但还有一丝温暖始终在她的心底,一如方才那紧握她的大手,给她的力量。

    所以,有了这股力量,她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冷笑道:“你以为,宇文澈会同意?”

    “这个嘛……”凤夜辰笑了笑,“我会用我的力量助他登上那个位置,并且赔给他一个王妃,你说,他何乐而不为?还是说,你觉得,他会为了你,而放弃我这么大的助力?”

    孟漓禾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方才不久前,她还沾沾自喜。

    看着宇文澈对凤清语的态度而高兴。

    现在……

    原来凤清语背后有这么大的筹码。

    而这个筹码的原因竟然还是因为自己。

    多么好的双刃剑。

    简直是一石二鸟,完美到不可思议。

    连她都要拍手叫绝了。

    然而,他们却忽略了一点。

    那就是……

    “但我不愿意。”孟漓禾轻轻的开口,力度不重却足以砸到凤夜辰心里。

    “为什么?”凤夜辰眯起眼,“比起现成的皇后,难道你想做一个夺嫡的王妃?你可想过,若是夺嫡失败,别说皇后,就连命都有可能保不住?”

    孟漓禾何尝没有想过这些。

    抛开她对宇文澈有信心不谈。

    若是她和宇文澈两情相悦,哪怕真的陪他上刀山下火海也行。

    如果真的保不住命,那也如同宇文澈所说,这是宿命。

    见孟漓禾没说话,凤夜辰只觉戳到了她内心,不由下了一计猛药。

    “而且,你别忘了,我可以和他联手,也可以和别人联手,你觉得江山与你,在他心里孰轻孰重?”

    孟漓禾眼里眸光一暗。

    孰轻孰重她不想去想。

    可是,若是因她耽误了他的大业,却也是她负担不起的。

    她真的没想到,这个凤夜辰心思这么缜密,缜密的让人恐惧。

    “所以,皇后这个位子,只有我可以给你。”凤夜辰此刻无比自信,他相信孟漓禾是个聪明的女人,而聪明的女人更知道如何选择。

    可他却忽略了,有些事靠的并不是选择。

    孟漓禾沉默许久,终于抬头道:“凤夜辰,我何时说过,我在意皇后的位子了?”

    “那你想要什么?”凤夜辰难得的迷惑了一瞬,他的所有生涯都在夺嫡中度过,对女人他其实并不真正了解,但他自认,皇后这个位置,是他可以给她的最好的东西。

    这个位置,整个辰风国,也只会有一个女人可以做,别的女人只有仰视,跪伏,哪个女人不想要?

    孟漓禾笑的越发无奈。

    她现在相信,这个凤夜辰是来真的。

    不管对她是一时兴起还是真心喜欢,总之,他在用他的方式对她好。

    但是,像他们这种帝王家之人,又怎么会懂她一个小女人的心思?

    是不是,宇文澈也会这么想?

    不知是不是这个念头憋的太久,孟漓禾忽然很想说出口,忽然很想看看这些男人们的反应。

    她抬起头,认真的看向凤夜辰,轻轻道:“我只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

    凤夜辰果然愣住。

    这个思想对于他大概太有冲击。

    毕竟,他是生长在这样一个环境中。

    所以说,如果想要孟漓禾和他走,首先,便是要废妃么?

    这个代价他不是扛不起,但,也绝对对他不利。

    深吸一口气,凤夜辰开口:“我可以许诺,除你以外,其他女人绝不会碰。”

    孟漓禾这次真的惊讶了。

    她到底是为什么让他做到这种程度的?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看着这个男人略带卑微的样子,都有些不忍心。

    “凤夜辰,我不值得你为我做这些,而且……”孟漓禾顿了顿,“我这个人心软,无法看着别的女人独守一生,但我也无法接受我的丈夫还有别的女人,所以,你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

    凤夜辰当真没有想到,竟然他都已经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孟漓禾还是无动于衷,不由也有些怒意道:“所以,你是需要我的后宫只你一人吗?我想知道,宇文澈可以做到吗?”

    可能是已经直面了这个问题,虽然被问到心里最深处,孟漓禾还是淡定了许多。

    抬起头,就算知道,自己的这个要求,对于这个时代的男人,太匪夷所思,还是道:“他能不能做到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做不到,我会离开。”

    凤夜辰咬了咬牙,眼里露出一束寒光。

    “孟漓禾,那我们就看看,你在他心里,到底有多重吧?”

    孟漓禾皱皱眉,刚想要开口,就听身后,宇文澈的声音传来。

    “漓禾,怎么还让辰风皇在这里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