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43章 我想你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凤清语却死死的咬住下唇,盯住他们,半晌才不甘心道:“王爷,我想知道,我们哪里不同?”

    宇文澈抬头扫了一眼脸色不愉的凤夜辰,嘴角露出一抹笑,而那笑中竟然带着些许温柔,虽然是回答凤清语,却是看向孟漓禾道:“她是本王的王妃,本王给的了她尊贵荣华,她也陪的了本王披荆斩棘。所以,凤公主,这不是她受不受的了的问题,这是……宿命。”

    宇文澈慢慢的吐出最后这两个字。

    却砸的在场的几个人,心里都地动山摇。

    宿命,不只是他和孟漓禾的宿命。

    也是对凤夜辰而言,对凤清语而言。

    对于他们的肖想,这就是最致命的回答。

    不管他和孟漓禾现在如何,未来如何。

    至少这一刻,两个人的关系,便是这样,容不得任何一个人介入。

    孟漓禾的手颤了颤。

    若说宿命,她大概比任何人都要有感触。

    穿越至此,直接上了花轿。

    一切的一切,不就像个冥冥中有个力量在牵引,让她穿越时空,换掉身份,也要来完成这场宿命。

    心里某个地方被拨动了一下。

    不知不觉间,也伸出手回握住对方。

    宇文澈心里一暖,明明是一只娇小的手,却仿佛给了他从来没有过的力量。

    凤清语低着头,没有再说话。

    只是眼中,那狠毒的怒意却愈发浓烈。

    宿命?

    哼,那就别怪她了。

    “哈哈。”忽然之间,一声大笑,凤夜辰打破尴尬道,“清语的妄言,还请覃王不要计较,其实朕这次来殇庆国,本就是来接皇妹回国为太后祝寿,所以此次会直接回辰风国,之所以来此,除了清语的意愿,还因为这路同朕回国之路相同,所以,不知覃王,可否赏脸一起搭个伴?正好,也可介绍介绍这沿途的风土人情。”

    宇文澈皱了皱眉,凤夜辰这理由,还真是让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只是,他还是客气道:“多谢辰风皇看得起本王,有意一起同行,只是,辰风皇也看得到本王眼下情形,增援未到,一时不能动身,所以,还请辰风皇先行,以免耽误了贵国太后寿宴。”

    孟漓禾嘴角一勾,这个回答方法好像也不容拒绝耶。

    宇文澈还真是绝。

    然而,凤夜辰却难得的没有再说,只是挑了挑眉,看了一眼驿站门口的方向。

    孟漓禾诧异的顺着目光看去。

    这个凤夜辰又在打什么主意?

    很快,仿佛计算好了一样,门外随即跑进来一名官兵,对着宇文澈道:“启禀王爷,增援已到。”

    宇文澈皱皱眉,眼中滑过一丝冷冽,挥手让人下去。

    “辰风皇,抱歉,朝廷来人,本王要先走一步。”

    “国事重要,覃王先忙,若是方便的话,请覃王妃为朕安排住处便好。”凤夜辰一副理解的样子,淡淡出口。

    其实乍一听,并没有什么问题。

    王爷有事,王妃帮相公操持事务,招待客人。

    但前提是,这个客人,不是对王妃有什么想法的话。

    “好。王爷你忙吧,臣妾会好好招待辰风皇。”眼见宇文澈的脸色有发冷的趋势,孟漓禾开口说道,不想让他俩起冲突是一点,最主要是,她也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宇文澈看着她眯了眯眼,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匆匆离去。

    虽然,他之前就想好了要孟漓禾与别的男人保持距离。

    但是,既然这是孟漓禾自己的意愿,相信她有别的打算。

    在自己的意愿之前,他还是选择先尊重对方。

    看着宇文澈已经走远,孟漓禾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辰风皇,辰风公主,请随本王妃过来吧。”

    说完,便高傲的扭头,像一个骄傲的孔雀。

    凤清语看着她的背影,恨不得直接撕过去。

    她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她才得不到她心爱的男人!

    然而,她现在却只能忍。

    否则,这个早就警告过她多次的皇兄,第一个绕不了她。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皇兄这样一个人,竟然命令她不许伤害这个女人。

    而且,看他那样子,难道,真的要将这女人娶回皇宫不成?

    不过,她早晚也要嫁出去的,这个女人到底会不会成为她的皇嫂,她并不关心,她关心的是,她能不能将这个覃王妃取而代之。

    孟漓禾才不管那么多,直接朝前走着,不用想也知道,这凤清语一定是恨死自己了,但那又怎么样呢?

    她干脆将两人领到驿站的管事面前,请管事安排两个屋子出来。

    因为身份尊贵,因此,安排的房间都是上等房,本来也是给皇亲贵戚准备的。

    自然,也离孟漓禾的屋子不远。

    这让她着实有些气闷,但又无法发作,好在,增援的官兵们大概休整一天就可以出发,她也就忍他们一天好了。

    宇文澈在忙,凤清语自然懒得对着孟漓禾,因此便以休息为由,早早去了房里。

    一时间,只剩下凤夜辰,和负责招待他的覃王妃孟漓禾。

    而一剩下两人,凤夜辰果然更加变本加厉,含着看着孟漓禾道:“覃王妃,要不要去朕的屋子里叙叙旧。”

    孟漓禾的脸上却丝毫没有笑意,只是看着他道:“凤夜辰,你老实告诉我,你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凤夜辰挑挑眉:“你信不信,这天下,大概也只有你一个女人敢这样对朕说话。”

    “所以?”孟漓禾才懒得和他兜圈子,虽然知道直接问目的多半是徒劳,但总好过一直这样打哑谜,至少让他知道,自己的态度。

    “所以,这就是我想接近你的原因。”凤夜辰忽然凑近孟漓禾,语气略带暧昧的说,甚至连朕字都换成了我,诸如以前装侍卫时那般,仿佛只有这个女人敢对他如此,他也只想这样对这个女人。

    孟漓禾却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

    “还不够清楚?”凤夜辰装作讶异道,“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很聪明的女人。难道,还要我将当日劫亲时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孟漓禾吓了一跳,劫亲,他还真敢说!

    只是,劫亲的时候他说了啥,说是……劫她去和他成亲的!

    孟漓禾猛然想了起来,简直无语到爆,十分心累的说:“大哥,我求你能不能正经一次,严肃一次,就一次,行吗?”

    凤夜辰摇了摇头,有些苦笑自言自语道:“果然是告诫我不要轻易开玩笑,不然等到你认真的时候,也被当作玩笑吗?”

    因为声音并不算大,孟漓禾听的不算清楚,但隐约听到了内容,只是还没有来得及思考他是什么意思,就听他又道:“那我认真的告诉你一次,我接近你的原因是,因为我想,你信吗?”

    “你想?”孟漓禾眨眨眼,“你想什么?”

    这女人还能再笨一点吗?

    “你。”凤夜辰直接回答。

    “我?”孟漓禾真的要被他绕晕了。

    “连起来。”凤夜辰双手交叉在胸前,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可以反应过来。

    孟漓禾下意识按着他给的提示,在嘴里嘀咕着:“我想……你……”

    “我也想你。”凤夜辰心情很好的,凑到她耳边接过话道。

    孟漓禾脸上顿时一红,然而,却并不是害羞,而是气的。

    这个男人,竟然骗她说情话?

    她都没有对宇文澈说过好吗?

    不止宇文澈,她对世界上任何一个雄性物种都没有说过!

    这个臭男人!

    “凤夜辰!”孟漓禾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恨不得过去打他两拳。

    “哈哈哈。”看着孟漓禾想发作又顾及身份隐忍不发的样子,凤夜辰忍不住大笑出声。

    吓得孟漓禾都想要捂住他的嘴,幸好这会儿宇文澈在外面整顿官兵队伍,旁边并没有人,不然她一个王妃与别国皇帝在这里调笑,别人还不知道怎么想。

    “你这个女人真是可爱。”凤夜辰笑的几乎要岔气,半晌才道,“好了好了,看你的样子很怕被人看见吧?那既然不去我的房间,就去你的?”

    孟漓禾一愣,接着却想到什么,忽然笑了一下:“去我的房间也可以,不过不知道王爷愿不愿意了。”

    凤夜辰不解的皱皱眉:“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现在和宇文澈共处一室,你要去他的房间,自然要问过他呀。”孟漓禾故意道,她方才的确是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经过这么久,她就算在感情上再后知后觉,也能明白过来那么一点。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真是假,但不管怎样,自己都要气他一气。

    如果这人说的真的是真的,就不可能会无动于衷。

    而事实上,她的打算并没有错。

    她的话才一说完,就看见凤夜辰脸色倏地一冷,近乎危险的看着她道:“你说什么?你与宇文澈住在一起?”

    孟漓禾几乎被他突变的脸色吓到,接着也硬着头皮点头道:“没错,你可以随便找个人问一下。”

    凤夜辰这次半天没有再次开口,周围的空气几乎冷到冰点。

    孟漓禾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卸掉那丝不羁的样子如此严肃,严肃的让人恐惧。

    心里那个想法越来越清晰,难道,这个男人是真的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