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42章 情敌一对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这是什么意思?

    是和她表白吗?

    他说的不会找别的女人,是她所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她此刻,恨不得把他揪起来问清楚!

    然而,孟漓禾经过了半天的思想斗争,始终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直接问。

    总觉得表白这件事,男人不主动说清楚,女人去追着问是件非常丢脸的事。

    但是,她现在又十分抓心挠肝!

    可是,身边这个人,偏偏这么淡定!

    孟漓禾终于气呼呼的躺下。

    哼!

    既然这个臭男人这样,那就看谁憋的久!

    咱们走着瞧!

    打定了主意的孟漓禾,干脆也背过身子。

    两个人就这样盖着一个被子,然而,却背靠着背。

    夜渐深,烛火渐尽。

    孟漓禾却不知道,自己纠结到何时,才渐渐睡着。

    她只知道,等她醒来之时,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伸手摸了摸,旁边的位置已经凉透,想来是已经离开很久。

    孟漓禾揉了揉还有些昏的头,坐起身朝外看了看。

    这到底是什么时辰了?

    古代没个表还真不方便。

    只是这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很足,想来,应该是不早了吧?

    于是,赶紧随便唤了人进来伺候洗漱。

    这一次出行,本来豆蔻喊着一定要跟着她伺候的,但她想到如今几次出门的情形,还是坚定的把她留在了王府,美其名曰,为她养的两只狐犬喂食。

    毕竟,虽然狐犬放到了苏子宸那里,但一直以来照顾的人都是豆蔻,动物的习性还是要长期养的人才知道,所以豆蔻最后也没辙,被迫留了下来。

    不过也幸好没有带着她,不然昨天那一场,还不知道会不会伤到她。

    只是,别人终究没有豆蔻伺候的顺手,她便干脆让人端了东西进来便罢,自己收拾好才走了出去。

    只是,这一抬头,却有些愣住,这太阳怎么会在头顶?

    难道,现在已经正午了?

    我的老天,她昨天到底多晚睡着的啊?

    宇文澈竟然也不叫醒她!成心看她出丑吗?

    要知道,她们现在和官兵们同吃同住,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官兵眼里,她可不想让别人觉得她是个懒王妃好吗?

    而且,若是让大家觉得她贪图享乐,岂不是会被人瞧不起?

    然而事实上,她完全多虑了。

    当她走进驿站的餐厅用餐之时,那些对她行礼的官兵们,看着她没有一丝轻蔑,反而是一脸笑意。

    只不过,孟漓禾觉得,这笑怎么有点渗人呢?

    害得她腿都有些打颤,匆匆忙忙的走了进去。

    殊不知,身后,行完礼的官兵们抬起身,互相望着对方,迷之一笑,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副大家都懂的意思,满满都是想给王爷竖大拇指的神态。

    毕竟,刚刚浴血奋战完的王爷,晚上就更加龙马精神,让媳妇儿睡到第二天中午,着实让男儿们敬仰啊!

    哪像他们,不是伤胳膊就是断腿,最强背上还被捅了一刀,想要下个跪都难。

    还好,这个王妃看起来心倒是善,方才还记得免他们的大礼。

    而也正是因为这些官兵们的原因,他们此行也不得不在这里按下了暂停键。

    毕竟,三分之二的人都受伤,这路程是说什么不能继续赶下去了。

    宇文澈派人快马加鞭的回京城给皇上传递消息,接下来,也只有等皇上再派新的官兵们,顶上这部分伤者。

    而既然有劫匪侵犯过,如今还不清楚对方的底细,他们也不能贸然带着剩下的人先行。

    所以,眼下他们所要做的,只有等。

    只不过,孟漓禾也没闲着。

    既然没什么事可做,又有这么多人受伤,既然在驿站,有现成的厨房,她干脆命人按照她的吩咐准备食材,又亲自教了厨娘做药膳的方法。

    甚至这些东西,都是她自己声明会由王府额外补贴,不会用到朝廷银两。

    所以,这几日,官兵们每天都有好吃好喝滋润着,小日子过得不要太棒。

    只有一个人,过得着实有些憋屈。

    那就是他们的王爷,宇文澈。

    因为孟漓禾一想到那晚的事,就心里不安,所以每日变着花的给他补,但每次补品的作用都万变不离其宗,那就是壮阳。

    而且,因为担心宇文澈讳疾忌医,她甚至每次都故意当着官兵们的面为他端上,当真是温柔至极,所以,就算是宇文澈不想喝,顾及着大家的目光,也不能拒绝。

    于是,大家的脸上更加露出迷之笑容,毕竟那药味,是男人都喝过,大家都懂的啊!

    只是每天晚上,就苦了这位王爷了。

    因为,孟漓禾担心的那处,不仅没有问题,如今更是被她调理的精神奕奕。

    偏偏每日同床共枕时,不知是不是出于她的担忧,总要时不时假装不经意的朝那个位置瞄上几眼。

    真是让他恨不得当场让她尝尝苦果。

    所以,怀揣着这种心思,两个人“相安无事?”的度过了几天,终于赢来了马蹄声。

    只是,待宇文澈和孟漓禾听到来报,而赶过去时,看到的人,却让他俩顿时神色冰冷。

    然而,与他们不同的是,对面的两人却截然相反。

    甚至,有人竟是直接朝着宇文澈跑了过来。

    “王爷,听说你被劫匪围击,有没有受伤?”凤清语跑在宇文澈面前,娇美的脸蛋上带着满满的焦急,双目含泪,那神情还真是让一般男人忍不住心都软了。

    孟漓禾忍不住在心里啧啧两声。

    这凤清语在京城时,多少还知道收敛,现在竟然借助这个理由来接近了?

    而且还要伸出手拉住宇文澈?

    不由转头看向宇文澈,她还真不知道这已婚男有这么好,都让别的女人前仆后继的做小三了。

    哦不,不能叫小三,还叫,小妾?

    然而,宇文澈却毫不掩饰的避开她那欲伸过来的手,甚至没有看她,只是对着她身后的凤夜辰,行了个礼道,语气不热不冷道:“辰风皇有礼,只是,不知辰风皇前来何事?”

    凤夜辰毫不避讳的将视线从孟漓禾身上收了回来,带着笑道:“皇妹听闻覃王遇袭,因此心急如焚,想要确认覃王无事才罢休,朕这个皇兄,自然陪着。不过,朕自然也很关心。”

    说着,竟然当着宇文澈的面,将视线转向孟漓禾。

    很明显,具体关心谁没有说,但这个举动,却又让人很清楚他话里的含义。

    接到凤夜辰投来的目光,孟漓禾心里一跳。

    这个男人也太大胆了吧?

    这不是挑衅宇文澈吗?

    一国之君,怎么会如此不沉稳?

    难道,他是故意的?还是说,他有什么目的?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头看向宇文澈,只见他的脸色果然冷了几分,不过到底对方身份尊贵,他也没发作,只是冷漠疏离道:“那本王谢过公主了,本王毫发无损,确认过了,就请公主回去吧,这里条件艰苦,不是公主该待的地方。”

    这话真的是不可谓不伤人心。

    尤其对一个风尘仆仆赶来,对你有情的女子而言。

    不过,孟漓禾却莫名开心了不少。

    原来这冰块脸无"qing ren"倒是有这种好处呢,可以面不改色的将桃花推出去,而不是一脸为难或者勉为其难的碍于情面接受。

    然而凤清语便没有这么好过了。

    她抬起头,眼神幽怨的看着宇文澈,眼里本就转着的泪珠几乎快要滚下来,被拒绝的手足无措的伸着,吸了吸鼻子哽咽道:“你没事就好,只是,王妃姐姐是公主,我也是公主,她都可以受得了,我也可以。”

    孟漓禾听着这些,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她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白莲花了。

    还真的是……

    要是她因为担心赶去看个什么人,对方却让她走,她发誓自己一定马上离开,并且再也不会对这人献殷勤。

    孟漓禾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堵。

    细想起来,男人好像都不会喜欢自己这样的臭脾气吧?

    还是凤清语这样会在男人面前装柔弱表忠诚的人,容易获得男人的怜爱吧?

    不由有些赌气的看向宇文澈,她倒想看看,这个男人会不会也最终被蛊惑。

    如果是这样……

    呵呵,还说什么没力气找别的女人的鬼话的话,我就给你打到没力气!

    王妃真是非常凶!

    身边,凶巴巴的目光投过来,宇文澈终于心情舒畅了不少。

    这个女人,根本也不是完全不介意么?

    这把他都快用目光捅出洞的样子,像一个快要炸毛的小猫,明明是猫,却要装作和虎一样凶。

    想到此,脸色忍不住柔和许多。

    孟漓禾却真的炸了毛,果然!

    她就知道男人喜欢这种会装温柔的!

    竟然听完这句话脸色都不冷了!

    顿时,心里的醋简直要把她淹没,直接道:“王爷,既然你有人伺候了,那我先去休息了。”

    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才懒得看你们在这交流感情。

    然而,身子还没转过去,手却被一只大手拉住,孟漓禾诧异的抬头,就见他将自己坚定不移拉回他的身前,接着,看向凤清语。

    “公主,你们虽然同为公主,但她,和你不同。”

    孟漓禾心里一跳,热流从两人相握的手掌心传来,汇集到心里,让人热的有些发蒙。

    凤清语却死死的咬住下唇,盯住他们,半晌才不甘心道:“王爷,我想知道,我们哪里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