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41章 试探表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许久没有恶趣味发作的王爷,忽然起了兴致,看着她道:“现在的感觉就是……没感觉。”

    “啊!”孟漓禾又一次吓傻,竟然都没感觉了?!

    “嗯。”宇文澈点点头,接着,一脸认真的看着她道,“要不然,你帮忙试试?”

    孟漓禾紧紧的盯着宇文澈,因为她下意识就觉得,这个人搞不好在逗她。

    宇文澈也平静回视,没有再问,也没有收回。

    良久,孟漓禾终于败了。

    管他是不是装的,这种时候的确应该实验一下比较好。

    但是!

    “怎么试?”孟漓禾听到自己说了出声,顿时恨不得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宇文澈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后,眸色却逐渐有些加深。

    他原本,只是想逗逗她,仅此而已。

    但是,她竟然……

    他不得不承认,他对这个女人有**。

    上一次,他只是觉得诧异,因为自己冷情了多年,对这方面的确并没有其他人执着。

    所以他当时希望冷静一段时间。

    然而,或许是天意,也或许是他的本心所趋,他不仅没有如所想般远离她,反而看到她想要远离,恨不得抓住禁锢在自己身边。

    那一刻,他就知道,他想要这个女人。

    而现在,再一次的经历,也不过是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而已。

    心里某个念头在不停叫嚣。

    拥有她,或许她就不会离你而去了。

    眼眸,从最初的幽深变得有些复杂。

    宇文澈忽然一个翻身,整个人便压于孟漓禾身体之上。

    孟漓禾顿时紧张的看着他,但是人却没有挣扎,只有那咚咚的心跳声,提示着她那不敢去细想的隐隐预感。

    “如果,我要你帮我试呢?”宇文澈声音有些沙哑,眸子里闪着的光却是孟漓禾不熟悉的。

    因为那目光里似乎有一丝惶恐的期待。

    孟漓禾此刻心跳如鼓,血液几乎全部供给到心脏,大脑难得的思考不出这个目光背后代表着什么,却莫名的被这丝目光所捕获,让她逃不开,又或是不想逃。

    轻轻的闭上眼睛,没有开口,却给出了他答案。

    宇文澈眼里闪出一抹狂喜,几乎那一个冲动间,就要继续每个男人在面对女人同意时那接下来的动作。

    只是,在这之前,他还是想知道一件事。

    “告诉我,你为什么同意?”

    孟漓禾惊讶的睁开了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宇文澈继续贴近她,几乎用着从来没有如此软的语气再次问了一遍:“我想知道,你同意我对你这样做的原因,告诉我。”

    心里猛的一跳,孟漓禾好像被人戳穿了心思般窘迫。

    自她活到现在,玩暗恋还是第一次。

    被暗恋的人疑似发现心思,更是第一次。

    当下,就像小女生被男孩子戳穿后的反应一样,口是心非的说:“因为我是罪魁祸首啊,所以义不容辞。”

    话一说完,她就感觉到空气瞬间降了几个温度。

    “义不容辞?”宇文澈的脸慢慢抬了起来,方才的喜悦一扫而空,脸色近乎于冰冷,“你的意思是说,只是因为你是罪魁祸首?”

    “我……”孟漓禾被逼问的有些发懵。

    没错,她其实方才也在心里用这句话安慰过自己。

    罪魁祸首,不就应该义不容辞的帮受害者解决问题吗?

    只是,当就这样被拿出来质问的时候,她却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换一个人,同样的情况,她完全做不到。

    她可以用一万种方式去解决,却绝不会心甘情愿同意这个要求。

    也许,那只是她用来说服自己的借口,而真正借口是,她想要亲近这个人。

    这个,她可能永远也无法真正靠近的人。

    心里忽然涌上一种悲凉,孟漓禾不知道要怎么说。

    干脆告诉他算了。

    这么一个念头忽然从脑子里冒出来,竟然有些遏制不住。

    对啊,为什么她不能试一试?

    没有争取过就放弃,从来都不是她的作风不是吗?

    “睡吧。”忽然,头顶上的宇文澈终于在等了许久后,打破了沉默。

    接着一个翻身,从她的身子上方滚到一旁,然后侧过身背对于他。

    孟漓禾一愣,恍惚间好像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难过,心里忍不住一跳,一个大胆的念头应运而出,会不会,他也喜欢自己呢?哪怕只是好感?

    方才的冲动再次呼啸而至,她真的想要迫不及待的将方才的事解释清楚。

    心里某个想法也越发明朗,宇文澈,应该就是因为她的“罪魁祸首”而生了气,那是不是说明,他并不愿意因这个原因而和她发生什么。

    明明方才,他是真的想要和自己亲近的。

    嘴角忍不住上扬,虽然这个想法只是猜想,但一想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或许也是喜欢着自己的,心情就止不住的变得很好。

    这么一想,那想要逗弄的心思,瞬间换到了自己身上。

    推了推宇文澈的胳膊,孟漓禾故意道:“王爷,不试了?”

    宇文澈此时正在怒意当中,这个女人,竟然只是因为这个原因,亏他还以为,或许她也是喜欢自己的。

    不是说,女人和男人不同,女人容许男人亲近,是因为心理先接受了吗?

    果然,那民间流传的"qing ren"技巧完全不能信!

    他到底是何时蠢到居然连那种书都信!

    若是以后他坐上了那个位置,一定要下令,将这些书通通毁掉!

    于是另一场“焚书坑儒”就这样埋在了某位王爷的心里,然而并没有人想得到是这样来的。

    “不需要。”宇文澈冷冷的回答。

    他觉得可以被这个女人气死,男人都放过你了,你还又凑上来?

    看起来,以后要严加管控她与男人之间的距离,不然这女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孟漓禾从上方看着他紧闭的眼,觉得自己终于赢了一回,不由再次逗他道:“王爷,那你不试试,万一真的出问题怎么办?”

    “不劳你操心。”宇文澈十分冷漠。

    孟漓禾眼珠一转,忽然长长的“哦”了一声。

    接着,十分理解的样子说道:“王爷,我想到了,如果你不想找我试,不然你去找别人试试?”

    宇文澈倏地睁开眼,转过头气势凌人的看着她,一字一顿道:“你说什么?”

    他方才放过她,根本不是和她。

    而是,他不想用这个原因,他想要的是这个女人爱他,所以愿意把自己交给他。

    然而,她竟然要他找别人?

    孟漓禾眨眨眼:“我的意思是,王爷你可以找别的女人……喂,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嘛,我是说,你反正将来也要纳妾无数,甚至于将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不会少……”

    “谁告诉你这些的?”宇文澈冷冷的问道。

    “欸?”孟漓禾佯装无辜道,“书本里就是这样写的呀,哦不,现实也是这样的呀,你们这里,男人三妻四妾不是正常,何况你是个王爷,将来说不定……嗯。”

    孟漓禾没有说完,她知道宇文澈听得懂。

    心里最在意的东西,终于用玩笑的方式说了出来。

    没有期待是不可能的,而在这一刻,她终于可以理解到,宇文澈方才那个目光是怎么回事。

    那是一种试探,带着怕被拒绝的试探。

    而自己,偏偏方才还真的没有如他所愿。

    不过,她倒也不后悔,谁让他这么闷骚呢?

    一个男人,喜欢谁说出来不就好了吗?

    难道还等着别人表白?

    还是说,就干脆等着那些美少女抬进宫直接伺候他啊,想想就生气。

    宇文澈没有回答,带着探究的目光看了她几眼,接着状似无意道:“女人这么麻烦,本王从来没有说要娶那么多。”

    孟漓禾抽了抽嘴角,这话听起来意思好像不赖,可怎么就听着那么别扭呢?

    忍不住问道:“女人很麻烦吗?”

    宇文澈挑挑眉,语气没有了方才的冰冷,反而有些好整以暇的说道:“你觉得你不麻烦吗?”

    额……

    孟漓禾还真的被问住。

    好像她身上的麻烦事是挺多,抛开别的不谈,凡是出来就遇劫匪的体质,到现在好像也没怎么改变耶。

    吐了吐舌,故意口不对心道:“反正我也不是真王妃,也不是所有女人都像我这样……”

    “那倒是。”宇文澈非常认可的点了点头。

    孟漓禾的脸色立即有些僵,虽然事实的确如此,但每次听到他肯定两个人的名义夫妻这个关系,还是有许多不舒服。

    只是,还没等说话,就听到宇文澈继续道:“确实没有几个女人,像你这么能招惹人。”

    宇文峯,梅青方,凌霄,还有现在这个凤夜辰,几乎就是遇到一个贴上来一个,宇文澈冷笑了一声。

    “……”几个意思,她招惹劫匪也不用这样奚落吧?

    孟漓禾翻了个白眼,十分不满道:“你搞清楚,今天的劫匪不是我招来的吧?就算我以前被劫过,搞不好很多都是因为你好吗?”

    知道她误会自己的意思,宇文澈却也没打算解释,只是勾起了唇,亦真亦假的说道:“我是说,如果是你做我的真王妃,我就没力气再找别的女人了。”

    说完,不等她回话,便闭上了眼睛。

    孟漓禾却愣在当场,任由心像上了发条一样,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

    宇文澈这是什么意思?

    是和她表白吗?

    他说的不会找别的女人,是她所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她此刻,恨不得把他揪起来问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