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40章 把王爷打坏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颤颤悠悠的解着衣服,紧张的连呼吸都快停止。

    她活了两世,这还是第一次扒男人的衣服,而且还是在这种容易产生遐想的情况下。

    要是明天宇文澈醒了,估计会气死吧?

    不过,她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谁让这家伙不听话呢?

    慢慢的,里衣终于全部打开,宽阔的胸膛就在眼前一览无余。

    孟漓禾却倒吸了口凉气。

    因为那胸膛之上,抛开错杂的一些细碎伤口,有一道长长的伤口几乎斜跨整个胸膛。

    虽然不是特别深,到不了那种皮开肉绽的程度,但这种程度的伤也足够厉害了好吗?

    这若是在现代,她可以保证,凭这道伤,可以在医院开到至少一周的请假条用来养伤。

    这个男人,真是太不把这个当回事了。

    而且,看他这伤口清理的程度,这男人是有多丰富的受伤经验啊?

    竟然清理的还挺彻底,就是除此之外,没有再采取任何措施了。

    叹了口气,孟漓禾赶紧拿出方才从太医那里要来的药膏。

    那是她方才去医馆时,借口刚刚在山上不小心划伤了脚踝与太医所要。

    而果然如宇文澈所说,这些人听到她受伤,一个个甚是惊恐,若不是她说只是很小的伤,不方便他们查看,她丝毫不怀疑,这些人要一个个摩拳擦掌过来为她上药。

    不过还好,也因此,她得到的都是好药,量也够足,包扎的东西也拿来了不少,若不是这古代衣袖够宽大,方才进屋时,都不一定可以藏的住。

    既然不需要再清理消毒,孟漓禾用指尖蘸了一点药膏,直接往伤口上轻轻沫去。

    冰凉的药膏落到前胸,却很快又从指尖传来淡淡的温度,接着慢慢延着伤口下滑。

    大概是因为够轻,所以伤口并不觉得疼,反而因为药的作用,很快缓解了原本的痛意。

    宇文澈却差一点装不下去破了功。

    因为他只感觉到一阵****的感觉从胸口传来,接着,一只小手盖在的胸膛上,另一只继续延着伤口慢慢划下去。

    大概是因为胸膛太宽阔,孟漓禾够的有些辛苦,因此她干脆一个跨步,直接坐到了他的腿上。

    反正,这家伙也被催眠了,明天打死不说就好了。

    宇文澈差点一个下意识从床上弹起,这女人这姿势……根本就是在玩火!

    任哪个正常男人被一个女人骑在身上,两只手还不停在胸膛上摸索,尤其这个女人还是你喜欢的人,都不能忍吧?

    这女人还真的以为自己的催眠术是万能?

    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对一个男人上下其手了?

    如果对别的男人,她难道也要这样吗?

    也许,他该把她那铜铃偷过来……

    宇文澈咬紧牙关忿忿的想着,尽量想些其他的事转移注意力,不然这拼命在自己身上点火的人,很快就会被他的火焰烧死。

    他甚至一边念清心咒一边庆幸着,幸亏没有告诉她腿上也有伤,不然,可真的……

    然而,这个念头还没想完,他就感觉,孟漓禾前倾在他身上的上半身忽然抬起,手也从他胸膛撤离,接着,就听她吐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终于上好了,也不知道这腿上有没有受伤,好像也有血来着吧。”

    宇文澈额头止不住的跳了跳,咬牙咬到青筋直起,被她扒掉裤子,这个念头光是想想就要血脉喷张了!

    他真是无比后悔,怎么就装做被催眠了。

    他怎么就忘记,这个女人从来都不按照常理出牌。

    没想到,这次竟然自己一头栽进去了。

    宇文澈无比悲催的想,现在他如果装作忽然醒来,还来得及吗……

    事实证明,聪明的女人,不仅脑子比别人快,行动也绝对够迅速。

    才纠结了一小会,某人的魔爪已经伸向了王爷大人的裤带。

    宇文澈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如果孟漓禾抬头一看,一定可以发现他面部表情诡异,绝对不是熟睡的样子。

    然而,她此刻全神贯注的盯着眼前的裤带,样子比某个王爷也好不了多少,毕竟,这是第一次解一个男人的裤带啊!

    虽然她只是很正直的想要为他检查伤口上药,但是这人,是自己动了心思的人,她怎么可能真的那么淡定呢?

    所以她简直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去伸出了手,深呼一口气,排除杂念!奋勇前进!

    时刻谨记你是医生!

    崛起吧孟漓禾!

    这么想着,拉住裤带的手稍稍一个用力,然而紧接着,孟漓禾就感觉到手下的身子一动。

    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怎么动了?难道醒了不成?

    然而,就这么定睛一看,孟漓禾的脸顿时红的像煮熟的虾。

    因为此刻崛起的根本不是她,而是这男人的某个部位!

    “臭流氓!”孟漓禾脸红心跳,恼羞成怒,下意识就朝着某个地方用力拍了下去。

    都被催眠了还有反应!禽兽啊简直!

    接着,就听到对方一个闷哼,甚至弓起了腰。

    “孟……漓……禾……”宇文澈痛苦的皱起眉头,咬牙切齿的说。

    “啊!你没事吧?”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焦急的问道。

    她刚刚是做了什么?

    别说她是医科大学毕业的,就算她没学过医,也知道男人那里是最脆弱的地方啊!

    刚才自己那一下,完全是失去理智所做,根本不知道控制力度,如今不会……给他打坏了吧?

    但是她眼下也只能干着急,伤在那个部位,她又不能去给他检查,再说,这怎么检查啊……

    她努力搜索着之前在医学院学到的知识,但是越想越羞,方才那本就脸红的脸,如今更是红的要滴血。

    “孟漓禾,你在想什么坏事?”宇文澈额头上散落着汗珠,咬牙对她说道。

    这个女人真的是……

    方才在她拉他裤带的时候,他就想干脆动一下,让她察觉到自己可能要醒来,所以主动收手。

    没想到,这女人察觉是察觉了,但是察觉的位置不对。

    他怎么不知道,这女人什么时候视力这么好了?

    就靠着这点油灯,也能发现他……

    而且骂他臭流氓,他要是流氓,刚刚就应该直接办了她,而不是被她……

    一想到刚才那一下,宇文澈就觉得一阵揪心的痛,虽然现在缓解了很多,但是,刚刚那一下简直不能回想。

    他宇文澈竟然会被一个女人袭击,还是这个部位!

    这要是发生在几个月前,没遇到这个女人之时,他真是自己都无法想象。

    这个孟漓禾还真是会给他的人生填意外,处处都让他想不到!

    孟漓禾被这一问戳中了心事,脸上只觉热的要烧起来,赶紧支支吾吾说:“没想什么啊,哪里有什么坏事。”

    “是吗?”宇文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我现在这个样子,你怎么解释?”

    孟漓禾一听,下意识望了过去。

    只见松散的里衣挂在他胸膛两侧,露出全部的肌肤,八块腹肌嚣张的晾在那里,几乎就像对她在示威,而里裤的带子也被解开,大概是因为方才的拉扯,现在也有些松松垮垮,甚至隐约可以看到那倒三角……

    孟漓禾匆忙别开眼去,这下不只是脸热,根本就是鼻子也要热起来了。

    这种色气满满的画面,是想逼她流鼻血吗?

    她可不是肤浅的花痴好吗?

    她发誓自己刚刚绝对没有看这些!真的只是单纯的在上药!

    “我,我就是想给你上药。”孟漓禾低声辩解,但不知道为何,出来的声音有些发虚。

    “是么?那多谢了。”看着她的样子,宇文澈简直忍不住要笑出声,疼痛终于一点点消去,干脆躺平了身子,反正拜她所赐,现在那处不会再有什么想法,之后动了动腿道,“只是,你准备什么时候下去?”

    孟漓禾感觉到屁股底下的震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坐在他的大腿之上,这简直……

    老天爷,求你让我穿越回去好吗?

    立刻!马上!

    她不要在这里继续丢人现眼。

    孟漓禾顶着一张生无可恋脸,慢悠悠的从宇文澈身上爬下去,不去看宇文澈的表情,只是假装淡定的躺在一旁,盖好被子装鸵鸟。

    一声闷笑从旁边传来,孟漓禾知道,这是宇文澈在嘲笑她,一定是。

    但是……

    他怎么还笑得出来啊?

    难道不应该赶紧检查检查吗?

    这人对于自己的身体怎么总是这么心大呢?

    想了又想,忍了又忍,孟漓禾还是瞪了他一眼道:“那个,你……那里……没有问题吧?”

    宇文澈愣了愣,努力把脸上的笑意绷住,反正,他习惯了多年的冷酷。

    甚至,看到孟漓禾看过来,甚至眼神有些忧郁道:“我也不知道。”

    “啊?”孟漓禾感觉事情大了,因为宇文澈一向都是说没问题,方才那么大的伤口都满不在乎,现在却自己也不确定了,难道真的被她打坏了?

    不由紧张道:“那你现在什么感觉?”

    额头忍不住跳了几下,这个女人竟然问他那个地方现在什么感觉?

    还真以为,就她那秀拳,能把自己打废如何?

    不过……

    许久没有恶趣味发作的王爷,忽然起了兴致,看着她道:“现在的感觉就是……没感觉。”

    “啊!”孟漓禾又一次吓傻,竟然都没感觉了?!

    “嗯。”宇文澈点点头,接着,一脸认真的看着她道,“要不然,你帮忙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