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38章 保护粮草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的叫喊声,终于惊动了周围的官兵,他们很快便发现那边的动静。

    然而,刚想要转身去阻拦,却被察觉到他们意图的山贼们,发了疯似的攻击。

    “诗韵!”孟漓禾急得大叫,“你过去那边……啊,小心。”

    眼见诗韵被她一喊,动作只是稍微迟缓了一下,肩膀便被挨了一下,若不是她反应够快,怕是直接到她的胸口之上。

    孟漓禾顿时吓得再也不敢多喊,只是紧张的找寻着四周的人,看看谁身边的劫匪更少,可以腾得出手来的。

    然而,让她心凉的是,战况越发的激烈,伤亡也越来越惨重。

    可以抽出手去阻止那些山贼的,几乎看不到一个。

    就连武功高如宇文澈和欧阳振,都被人海战术团团围住。

    而且,他们离自己有点远,如今这里充斥着刀剑相交的声音,若是不仔细听,或许真的留意不到她的喊声。

    孟漓禾心里越来越急,原来这些人打劫是假,烧粮草才是真!

    那么,这些人根本就不是简单的劫匪,只不过是调虎离山,故意转移他们注意力的。

    真是够狡猾!

    可是,她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得逞?

    这些稻草若是毁了,恐怕,除了那些百姓有可能被饿死,宇文澈也将永世无法翻身。

    毕竟,谁会拥护一个护送粮草不利,让老百姓因此送命的人,做他们的君主?

    抛开责任而言,这也可能代表着无能!

    毕竟,人言可畏,若是最后这事被有心人利用,没人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又有怎样的后果。

    而殇庆皇若是对宇文澈失望……那他之前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一切,就白费了!

    咬了咬牙,孟漓禾决定,豁出去了!

    拼了,至少还能有一线生机。

    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那装载着无数人性命的东西烧毁,而自己在这里苟且偷生。

    老天爷,希望你为了崇县的百姓们,保佑我这一次了!

    打定了主意,孟漓禾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终于还是从官兵的包围圈里偷偷的溜了出去。

    幸好现在天色已晚,加上混战十分激烈,倒真是没什么人注意到她。

    不过,孟漓禾还是随手从地上抄起了一支不知是谁掉落下来的木棒。

    毕竟,拿点东西还能壮壮胆。

    只是,人家都是刀光剑影,可偏偏她拿着一支木头棍子。

    孟璃禾顿时觉得,自己好像确实有点挫。

    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看的很清楚,拿着火把的只有两个人,想来是不想太多人打草惊蛇,也可以万一在一个人倒下后,另一个人补上。

    但是,这也给了她机会。

    一只手握着铜铃,一只手握着木棍。

    只要她看准时机,还是有机会同时对付两个人的。

    虽然,困难很大,但是她前世好歹近身与歹徒搏斗过,即使和这些武功高强的人没法比,但论反应速度,她也绝对不是一般女子的水平。

    一边观察着那两人的情形,孟漓禾一边偷偷的摸过去。

    不远处,那两个人也是偷偷摸摸,小心翼翼,时刻防备着混战中的人,然而,却真的没发现,在他们的身后,有个娇小的影子在朝着他们一点一点靠近。

    火苗离粮草已经很近,眼看就要成功,那为首的贼,伸出手就要将火朝粮草点去。

    忽然,只觉头顶一痛,接着一股热流从头顶滚下,接着眼睛便开始迷离起来。

    孟漓禾看准时机,在他停顿的那一瞬再次用力出击,直接打掉了他手上的火把,接着,对着他一阵猛摇手中的铜铃。

    铜铃发出悦耳的声响,不知是不是因为风大的原因,今日的铃声竟是格外绵长,声音也比以往大了许多,甚至在山谷中产生回响。

    铃声?

    尚在打斗的宇文澈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不由心里一跳,因为他知道,那是孟漓禾的铃铛!

    是孟漓禾遇到危险时才会响起的声音。

    她遇到危险了吗?

    宇文澈的目光飞快的朝她方才躲避的地方看过去,他虽然一直在缠斗,但孟漓禾的情况他确认过,在最远离打斗的地方,身边也有多人保护。

    而更重要的是,那边他确认过,没有武功很高之人。

    这些武功高的人,如今都集中在这一带,围在他和欧阳振周围。

    这也是他为何没有亲自保护孟漓禾的原因。

    引开高手,以免误伤到她。

    毕竟,刀剑无眼,即使是他在身边,也不能保证时刻可以保护好他。

    倒不如,让她待在相对更安全的地方。

    然而,她人呢?

    宇文澈的视线在扫到那包围圈里空空的地方时,不由心里狠狠一沉。

    那一瞬间,几乎惊的他浑身冒冷汗。

    连他都没有注意到,手上虽然还在出剑,却已经有了些许的颤抖。

    来不及多想,一边应付着眼前飞来的剑,一边四处找寻着。

    只是,这一分神,身上却多出了许多伤口。

    然而,他却丝毫不在意般,只要不是治病的攻击,他都不会费心防备,他现在要先找到孟漓禾的人。

    忽然,一道光引起他的注意力。

    而那道光的旁边,正站着那个害他紧张的浑身冒冷汗的罪魁祸首。

    不由眯了眯眼,心里安定了一瞬,宇文澈回过头,手下的动作却更加狠决凌厉起来。

    周围的人不知何故,竟然也在他这突如其来的反击中,被打退不少。

    而这边,孟漓禾眼见那被他打了一棍的人终于瘫倒在地,不禁松了口气。

    她方才没想到这两个人,最后竟然分头行动,那不正好给她机会吗?

    然而,她才准备对付另外一个人时,却在一转身之时,直接看到一柄剑朝着自己的胸口直逼而来!

    而且,眼见就要没入胸口,根本躲闪不及!

    宇文澈在那边尽力摆脱着身边的缠斗想要过来,却没想到,只是短短一瞬间,他就看到一把剑眼看就要插入孟漓禾的胸口!

    再也顾不及自己会不会受伤,甚至硬生生的接住这些攻击到身上的乱剑,宇文澈直接朝孟漓禾飞过去。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那把剑却在距离孟漓禾只有一个手指的距离时停了下来!

    几乎被惊到傻站在那里的孟漓禾也有些发愣,这个人为什么收招了?

    难道,他认识自己?

    “你没事吧?”身边,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却足以让她安心下来。

    是宇文澈!

    眼里滑过一丝欢喜,孟漓禾扭头看去,只见宇文澈紧张的查看着她的状况,眼里满满都是焦急,两只手也紧紧的抓住她,甚至抓的她都有些发疼。

    但她忽然觉得即便是疼痛也心满意足。

    因为这个男人,在紧张她。

    “我没事。”尽管如此,孟漓禾终究还是不忍心他紧张太久,赶紧回答道。

    宇文澈手上的力度这才放松下来,只是仍旧将她的状况又确认了一遍。

    刚才,若不是这剑忽然停住,他也许根本来不及救下她。

    哪怕现在手里抓着这个女人,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后怕。

    他宇文澈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受。

    只是,那人是什么人,怎么会临时手下留情呢?

    带着疑问,宇文澈朝旁边看去。

    只是,那人又怎会在原地等?

    方才一看情况不对,立即趁着宇文澈的注意力全部在孟漓禾身上时,赶紧扔下火把逃走。

    这会根本已经不见踪迹。

    若是平时,距离宇文澈这么近,他是不可能逃掉的,但刚刚,他却是被孟漓禾分了心神。

    不过,也无所谓,一个虾兵虾将而已。

    忽然,一个声音从远处响起,忽快忽慢,似乎有些节奏,紧接着,所有贼均不再恋战,纷纷撤退。

    一时间,方才还刀光剑影的地方,迅速安静了下来。

    宇文澈查看了一下情况,安排随行的太医为受伤人治伤后,便开始查看起那些打斗中死去的贼人们的尸体。

    既然如此,孟漓禾自然也不会等着。

    只是,令她郁闷的是,这些尸体却干净的没有任何可以查到身份的东西,最多也就是个简单的因伤而死。

    而他们又没有抓到活的俘虏,这些人明显是经过了充分的准备。

    “查不出什么。”孟漓禾终于摇摇头,得出这个结论。

    宇文澈点点头,也没有再过多纠结,静静的等着队伍重整。

    孟漓禾的心里不知怎的有些乱,想来想去终于问道:“王爷,你不怀疑我?”

    宇文澈侧过头:“我为什么要怀疑你?”

    孟漓禾不知道他是在装傻还是真的没注意到,干脆道:“方才那人分明看到我便收了手,你不怀疑他和我是一伙的?”

    宇文澈挑眉,接着满不在意道:“你若是想烧粮草,会有一万种比这个更聪明的办法。”

    是吗?孟漓禾眨眨眼。

    原来她在宇文澈眼里这么聪明哦,嘻嘻。

    不过,这叫什么话啊?

    切,虽然好像没有被他怀疑,但有种淡淡的不爽怎么破。

    宇文澈却接着道:“而且,你也不会烧粮草。”

    “为什么?”孟漓禾这次是真的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