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37章 路上遇袭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何事?”

    宇文澈掀了帘子,沉声问了过来传令的士兵一句。

    “启禀王爷,前面的路上,被一些树枝跟石块拦住了。小的们,正在搬除。”

    皱了皱眉,宇文澈几日来第一次对孟漓禾开口道:“在车上等着,没我的吩咐,别下来。”

    他们的马车周围侍卫最多,如果有情况,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孟漓禾这么多天有些气闷的心,终于有了缓解。

    这人可真别扭,明明还是关心自己的么。

    看着孟漓禾点了头,宇文澈利落的下了马车,快步的走到了队伍的前面。

    无数块大大小小的石头,跟干枯的树枝,此时横亘在路面上。

    人可以过得去,但是马匹跟车辆,却很难过去。

    宇文澈不由看了看周围,这一带都是树林,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石头呢?

    难道是有人存心放在这里的?

    宇文澈的手下意识的扣住了腰间的长剑。

    凝神戒备的看向了四周,可表面上,却依旧镇定如常。

    山路上,常有流寇出来劫财。

    在商人的必经之路上设置路障,就是他们常用的法子。

    但是押运粮草的队伍规模不算少,若只是几个山贼的话,应该还不至于造次。

    极目所及之处,茂密的树林,挡住了他的视线。

    可是,敏锐的直觉,却让他的神经紧绷了起来。

    “全体听令,小心行事!”

    低沉的声音,不容置疑的发号施令。

    只要过了这片林子,就有安全的地方可以休息了。既然,这道路障来的蹊跷,可周围,却连个放风的都看不到。

    也许,他是应该谨慎一些。

    很快,路障就被士兵七手八脚的排除了。

    宇文澈并没有再回到马车里,反而是牵过一匹马来,骑在上面,戒备的看向四周。

    右手轻挥了一下,停顿了一会儿的车队,再次启程。

    “发生什么事了?”

    宇文澈没有回来,孟璃禾终于忍不住掀开轿帘,跟车夫打探情况。

    “没什么,说是前面有几块石头拦路而已,您还是回马车里好好的歇着吧。”

    石头?好好的路,怎么会有石头拦路呢?不会遇到劫道了的吧?

    不过,周围看起来都是风平浪静的,可能,是她多想了。

    然而,这个念头还没等落下,已经完全进入林子里的队伍周围,忽然有树叶稀里哗啦的乱响。

    孟璃禾防备的看着马车周围,一会儿的功夫,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二三十个身穿黑衣蒙面男子,拿着钢刀,把他们团团围在了中间。

    我的天!

    她这出门就被劫的体质到底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啊?

    自己也就算了,还连累一队人。

    不过,也许这次不是自己引来的呢?

    孟璃禾一边做着心理安慰,一边十分没出息的缩回了马车里,只剩下一双眼睛,还巴在窗子口,紧张的看着外面的情况。

    马车旁,宇文澈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几个贼人,薄唇微抿,一双黑眸冷冷的盯着他们。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兄弟,我们只是求财,不想伤了和气,懂规矩的,就把银子送过来吧!”

    为首的黑衣人,一张口就报明了自己的来意。

    眼看着,这二三十人,各个手中都拿着雪白的钢刀,并且还有渐渐包围合拢的意思。这哪里,还像是求财那么的简单。

    “滚开。”

    宇文澈冷冷的开口,只是两个字便让人不自觉生寒。

    然而,那些土匪却似没有这个觉悟,反而道:“哼哼,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了,兄弟们,动手!”

    一言不合,土匪们就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而且除了这二三十人以外,又从林子里,不断的有人钻了出来。

    顿时,整个押送粮草的队伍,就被这些山贼们给截成了俩段。

    官兵们立刻朝着孟璃禾的马靠拢,把她围在了中间。

    虽然身边有许多人保护,没有宇文澈在身边,孟漓禾还是有些心里发慌。

    不过,既然只是山贼,朝廷官兵对付起来应该不会太难吧?

    这么想着,孟漓禾倒觉得安心许多。

    她不会武功,这种时候,就不要给他添乱就好。

    看了后面一眼,知道孟璃禾现在暂时没有危险。

    宇文澈用力的蹬了胯下的马,飞身从马上跃到了面前的土匪堆里。

    银光一闪,锋利的剑刃才刚出鞘,就带走了几个贼人的性命。

    剑花飞舞,宇文澈劈手拨开了土匪们挥过来的钢刀。

    转身,一步步的朝着那个领头的人走去。

    一步一血溅,殷红的血,瞬间就落在了他脚边的黑土中,如同修罗重生。

    那冰冷的眼神,毫不留情的,收割着这些山贼们的生命。

    擒贼要先擒王。

    他不想在这里,跟一群上贼们浪费时间。

    可没想到,竟然被那山贼的手下,给拦了下来。

    一剑挑掉了那几个人手中的刀,但是下一刻,就有几个人围了上来。

    哪怕是有人倒下了,后面的人,即刻就能补上来。

    行动有素,即便是眼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杀了,却依旧是一点退避的意思都没有。

    宇文澈的心里,突然翻起了几分疑惑。

    不对!

    一边抵挡着这些悍匪的纠缠,宇文澈的视线,迅速的审视了一圈战场。

    那些经过朝廷训练出来的官兵,竟然眼看着,就抵挡不住山贼们的攻击了!

    一般能出来求财劫道的山贼,都是一些乌合之众,所以,即便是有那么一俩个会武功的,也不会有多厉害。

    可是这些人,竟然能够在他的手下,撑上几个回合还不落败。

    并且,还能这么拼死无畏,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而马车上的孟漓禾也渐渐起了疑惑。

    按理,那些山贼们,不都是碰到了硬茬以后,都会四散逃命的么?

    为什么她遇到的这一伙,却是在拼命?

    不过就是为了一些外财,用得着那么拼么!

    很快,她的马也开始被这打斗弄的惊动。

    无奈下,她只好跳下马车。

    既然跟那些粮草和银两一样,只不过是累赘而已。

    孟璃禾很坚决的蹲在了最角落的位置,尽量不想引起,那些山贼们的注意力。

    而很快,官兵们发现王妃下了马,也赶紧将她保护起来,自发的围成一个保护圈,将她圈在了里面。

    然而,这些山贼比孟璃禾想象的还要厉害,渐渐的,刚刚还把她围在中间,密不透风的人墙,竟开始稀薄了起来。

    地上,躺着不明生死的士兵跟穿着黑衣的山贼。

    保护着她的士兵们,也开始有些捉襟见肘。

    孟漓禾看着眼前眼花缭乱的打斗,只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王妃小心!”忽然,一道英姿飒爽的身影,挡在了孟璃禾的面前,将差点擦伤她的刀拨开。

    简单的几个字,从诗韵的嘴里说出,就带着那么几分,让她心安的感觉。

    有了诗韵的加入,顿时,周围士兵的压力大减。

    被山贼压制的包围圈渐渐的扩大,而黑衣山贼的伤亡,也是不断的增加。

    孟璃禾终于敢喘口气了,还好还好,现在小命总算是能保住了。

    几乎所有人都在做搏命的拼杀,唯有孟璃禾,能够算是冷静的观察着整个战场。

    忽然,她看到后面的山林中,不知从什么时候,竟然又摸出了两个黑衣人来。

    只见他们鬼鬼祟祟的,却并没有加入到山贼的队伍中来。

    黑暗在搏杀间悄然来临,两伙人只能近距离的,通过衣服来辨别敌友。

    如果不是孟璃禾视力够好的话,恐怕是也难以发现,用黑暗当掩体的这几个山贼。

    孟漓禾不由皱起眉,好像是两个人,他们想要做什么?

    突然,一道微弱的火光,吸引了孟璃禾所有的注意。

    孟漓禾不由挑眉,难道,还有救兵不成?

    只是,打着火把来救人,大哥你的视力有那么差吗?

    然而,就是这么随便的一个吐槽,却让孟漓禾忽然惊醒!

    不对!这不是照明的工具!

    这些山贼如果用火照明的话,情况就会对他们不利!

    而且,他们偷偷摸摸的,竟然也没有在背后对官兵们下黑手。

    不仅如此,他们好像还在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

    那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孟漓禾仔细的朝着那个方向看去,然而就是这么一看,心终于咯噔一声,糟了!

    “来人啊!他们要烧粮草!快去阻止他们!”

    孟漓禾迅速的想明白了对方的目的,顾不得会暴露自己,拼命的大喊着。

    心头的焦急无以复加,那粮草可都是易燃的物品!

    一旦让他们点燃,现在林子里风力强劲,那这些紧挨的马车上,所有的粮草肯定很容易全部着起火来。

    而现在的情况,别说所有人被缠住,脱不开身救火。

    就算可以营救,这里没有水,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将火扑灭。

    那这些粮草,便是直接毁于一旦。

    孟漓禾顿时一阵说不出的怒意从心底涌上来。

    不管这次的目标是谁,这些人,也不该枉顾老百姓的性命。

    这可是他们的救命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