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36章 出发赈灾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琴声戛然停止。

    孟漓禾也猛然瞪大眼。

    在场,所有人均面色凝重。

    孟漓禾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不仅不简单,甚至,还牵扯的非常之广。

    芩妃所说的琴谱,和她娘那本,难道就是所谓的上下卷?

    那如果是这样,这件事,岂不是和自己也有关系?

    她现在的心情,恨不得将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事都详详细细的问出来!

    然而,令她郁闷的是,芩妃似乎回答了这么多之后,虽然情绪并未失控,但又似乎不愿再开口,或者说不愿再回想。

    而似乎对于这件事,她虽然在被催眠状态,好像也讳莫如深,甚至在说完琴谱后,便再也不肯开口。

    孟漓禾一筹莫展,也只好先行作罢。

    原本想要用暗示将芩妃的记忆先压制,再给她做一些心里疏导,但涉及到这背后令人想到就觉得毛骨悚然的事,征求过宇文澈的意见后,还是决定,先对她做简单的心理安抚。

    等到后续,慢慢将这件事还原,也更加清晰的知道了解她的心思,才能更好的治疗她。

    因为孟漓禾发现,她说起看到皇后被杀这件事时,虽然很恐惧,但内心的惶恐,却又不止如此。

    仿佛,那个她即使在催眠状态都防备着不肯开口的事情,才是她发病的根源。

    因此,孟漓禾将她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下,疏解了一下心理之后,便直接送回了屋子,吩咐人伺候她睡下。

    因为发生的事太过诡异,几个人一时都是沉默不语。

    半晌,宇文澈终于开口:“今日之事……还请保密。”

    孟漓禾还没有接话,苏子宸已经回道:“王爷请放心,苏某只是协助漓禾,至于其他,只要不危及漓禾安危,苏某绝不会插手,更不会泄露。”

    宇文澈皱了皱眉,苏子宸这漓禾来漓禾去的,处处都在维护,让他下意识觉得不爽。

    但是今晚的事,让他没有心情计较这些,只是点了点头,一句话都没有多说便离开。

    看着宇文澈远去的背影,孟漓禾忽然觉得一阵疲惫。

    怎么宇文澈的娘亲还和自己的娘亲扯上了关系呢?

    真的是孽缘。

    “回去休息吧,今晚这么累了。”

    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如微风扶面般,让听的人只觉心旷神怡。

    孟漓禾抬头,苏子宸温和的笑容就在眼前,那一贯从容的面容让她也跟着一阵放松。

    算啦,反正来日方长。

    不管是什么事,早晚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想到此,孟漓禾也冲着苏子宸笑了笑,同他告别后回了离合院。

    过两天再为芩妃催眠一次好了,虽然她心里有点着急,毕竟可能事关她的娘亲。

    说起来,还不知道她娘亲到底是什么来历。

    说不定,这一次,还能查到些什么。

    虽然不是她方小雨的娘亲,即使是孟漓禾,也没有见过面。

    但,大概就和对孟漓江的感情一样,血浓于水,她难得的有些不淡定起来。

    不过连续催眠却是不太好,等等吧。

    这么打定主意的孟漓禾,却是亲身体验了一下,什么叫做计划赶不上变化。

    因为第二日一大早,宇文澈从皇宫回来,身边,还跟着一位来传圣旨的公公。

    孟漓禾不由奇怪,怎么圣旨来王府宣读了?难不成这圣旨和王府或者她有关?

    来不及想那么多,孟漓禾同王府所有人一起,包括苏子宸,一同跪在地上接了圣旨。

    听完圣旨的孟漓禾惊的差点忘记接旨,还是在宇文澈的提醒下,才赶紧同他一起伸出了手。

    那公公将圣旨交到两人手里,只是寒暄了一下,没做逗留便离开了。

    但那张脸上,则是笑的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孟漓禾抽了抽嘴角,傻站在那发愣。

    什么情况?

    皇上下旨让覃王远赴崇县赈灾,为何还要带上王妃?

    理由竟然是,体谅覃王刚刚大婚,新婚燕尔?

    都几个月了并不能算刚刚吧?

    她还等着给芩妃催眠呢喂!

    “怎么?不愿意?”忽然,一道冷冽的声音在孟漓禾耳边想起。

    孟漓禾回了神。

    只见宇文澈神情貌似不悦,正看着瘪着嘴的她。

    “若是嫌旅途劳累,我可以去向父皇请命收回圣旨。”

    宇文澈随便一句话却将孟漓禾炸醒。

    收回圣旨?这不就是抗旨的另一种说法吗?

    亏你还说的这么淡定。

    瞪了一眼胡说八道的宇文澈,孟漓禾开口道:“我没有要嫌旅途劳累,我巴不得可以出去玩呢,不用整天坐在王府……”

    眼见宇文澈的脸色越来越冷,孟漓禾识相的收住嘴:“我的意思是,我考虑的不是这件事,而是……母妃。”

    此话一出,宇文澈的神情也凝固了几秒。

    他这一去,少则往返一个月,多的话甚至要几个月。

    母妃确实还要耽误许久。

    “不若,就让苏某留下医治吧。”

    忽然,一直没有离开的苏子宸开口。

    他也是昨晚的见证者,所以方才本就没有避开他谈这件事。

    “你?”宇文澈皱眉看去。

    孟漓禾也惊讶道:“子宸哥,你怎么治疗呢?这个要催眠的呀!”

    苏子宸对着她笑了笑:“这个催眠,我想我应该也会。”

    “你说什么?真的?”孟漓禾顿时惊呆。

    苏子宸没有说话,但是却从马厮拉了一匹马。

    孟漓禾诧异的看着他的举动,不知道这件事和马有什么关系。

    然后,她就看见,苏子宸站在马的正前方,强迫马和他对视。

    时间仿佛一瞬间静止,没有人开口,没有风吹草动。

    只有院子里,一人一马对视,诡异的安静。

    忽然,只见那马眼睛一闭,虽然身子还在那里站立,但是那眼皮一动不动,竟然是睡了过去!

    孟漓禾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这是靠眼睛催眠?

    她只知道她养的那两只狐犬将来会有这个能力,她从来不知道人也可以做到如此!

    这到底是什么原理?

    “你你你……”孟漓禾简直不知道说啥,为啥她感觉以前她都是在班门弄斧呢?

    “不用惊讶,日后你也可以,等你回来,我教你。”苏子宸笑着摸了摸孟漓禾的头,一脸宠爱。

    宇文澈却在一旁黑了脸,强忍住没有将他的手一掌劈下去。

    这个苏子宸果然不简单。

    会琴谱,来自海外,会催眠。

    每一件事都透着神秘。

    然而,孟漓禾却丝毫未觉,只是惊喜的说:“真的吗?太好啦!”

    那高兴的样子,就差一蹦三尺高。

    “此事事关重大,本王还是希望待回来再议。”

    宇文澈开口道,很明显,是在对苏子宸说。

    苏子宸难得的皱了皱眉,但也没有反驳。

    孟漓禾却不干了。

    “王爷,这多好的机会啊?你若是不放心,我倒有个好主意。”

    宇文澈没有出声,只是看了她一眼。

    切!高冷!

    但是她才不管那么多,接着说道:“我们三日后就出发了,胥的病还没痊愈,刚好他和夜就不用去了,那不如住回王府,子宸哥催眠的时候可以让他二人在场,催眠出的结果还可以及时给我们飞鸽传书!你觉得如何?”

    宇文澈紧紧的皱着眉,一时间没有回应。

    但孟漓禾知道,他已经在考虑了,其实这个主意她觉得很不错啊,也不知道他到底顾虑什么。

    沉默中,苏子宸忽然开口:“王爷,你若是不相信苏某。那苏某可以给你做个保证,就算我有什么目的,漓禾在意的人,我绝对不会伤害。”

    孟漓禾老脸一红,子宸哥说的在乎的人,是指宇文澈吧?

    她有那么明显吗?

    宇文澈终于点了头,孟漓禾对于母妃的关心他都看在眼里。

    既然苏子宸保证了不会害母妃,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像小人之辈。

    姑且信他一次。

    何况,他武功再高,这里还会留很多暗卫。

    而且,他倒是没有主动提及跟着孟漓禾出门,方才,他还有点担心来着……

    “那就这么定啦!”

    孟漓禾一锤定音,便开始回去大包小包的收拾东西。

    两只小犬干脆抱给苏子宸驯养,几个月了,如今也长了点个头,有点架势了。

    说不定等她回来,这两只也会催眠了,到时候她可就有帮手了。

    而且,这次出行,倒也不是没有好处。

    因为,她可以躲开凤夜辰那个大坏蛋啊!

    他这次来殇庆国探望妹妹,总要进宫面圣,再被招待一番的吧?

    毕竟,都以国君身份出现了不是?

    那就让他在这吃好喝好,她拍拍屁股走人,咱们江湖不见!

    孟漓禾心情大好,看着那长长的队伍,还有那马车上押运的粮食和银两,出发的时候就差没有引吭高歌。

    只不过,宇文澈这个冰块脸,却丝毫没有什么情绪。

    虽然每日也和她坐在一个马车里,但任凭她怎么巴着车窗望景色,或者干脆哼着小曲。

    宇文澈都没有主动和她说过话,真真是无聊至极!

    既然如此,孟漓禾也懒得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

    只不过,自己看了几天景色的孟漓禾,终于欣赏完夕阳,泱泱的放下车帘坐好。

    不行,她必须要打破这僵局了,不然,这样冷战下去,她要疯!

    然而,刚想说话,便觉队伍在没有宇文澈吩咐的情况下忽然一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