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0章 王妃好可怕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夜,覃王府内。

    宇文澈皱了眉:“你说她晚上扮成丫鬟溜了出去?”

    “回王爷,确是。不过又不太像溜,属下看到这个女人手随便一晃,她面前的侍卫便全部闭上了眼睛。”

    宇文澈倒是不意外,想来是和那日一样。

    “之后呢?”

    “之后,她好像还逮着几个人,问了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

    “都是……都是一些关于王爷的。”属下声音越来越低。

    “关于本王?都是什么问题?”

    “大概是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有一些是,知不知道王爷不喜欢什么。”

    不喜欢什么?一般要嫁人的女人,不是该打听将来的夫婿喜欢什么么?

    这个女人,怎么总是这么出人意料?

    “之后呢?”

    “之后去了一家医馆,属下等她走后进去问了掌柜,掌柜却说,她只是买了普通的药和绷带之类。之后便回了驿站,再也没有出来。”

    宇文澈眉头微皱,这个女人,大半夜去医馆干什么?

    暗卫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王爷,属下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宇文澈回神,望向属下。

    “这个风邑国的公主行为诡秘,属下担心她会加盖王爷,而且又是风邑国的第一美女,退一万步,也难保风邑国不是想送过来蛊惑……”

    “好了,下去吧。”宇文澈冷然打断。

    眯了眯眼,这个女人,的确够的上行为诡秘,且那所谓的催眠,瞬间便可以牵制住人。

    若是可以被自己所用,那必有很大助力。

    但,的确,不得不防。

    只是,他宇文澈乃是他人可以随便觊觎的?

    他明天便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敌是友!

    锣鼓声天,鞭炮齐鸣。

    覃王府内喜气洋洋,所有的下人都喜上眉梢。

    因为他们的覃王继领了圣旨便消失了几天,众人皆担心他会抗旨不尊的时候。

    他不仅回来了,还主动试了喜服。

    而且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情愿。

    这简直是太好了!

    要知道,自从芩妃出了事,他们的覃王宇文澈,可是再也没笑过了。

    如今娶了亲,多了体已的人,总归是好事。

    然而,此时坐在洞房内的孟漓禾,盖头下可是一张苦瓜脸。

    她穿越仅一天,便遇到两次遇险,一次截人,一次和守卫及官员正面冲突。

    真是够不顺的。

    可是,为什么偏偏婚礼这么顺利?

    没有个什么覃王的红颜知己前来闹个婚,也没有个皇帝皇后的前来刁难一下。

    要知道,她可是想了一百种表情,准备届时成全的!

    什么覃王妃啦自己完全可以不做,合约也可以妥妥履行,她完全可以表现出这样大度。

    然并卵。

    英雄无用武之地。

    悲哀。

    看来,如今,仅剩最后一个办法了!

    孟漓禾悄悄掀开盖头,跳下床跑到窗边,从窗缝里往外偷偷看。

    这边的院子里很安静,门口有两名守卫。

    难道还怕自己跑了不成?

    孟漓禾不由腹诽。

    不过好在他们是男人,应该不会随便闯进来。

    孟漓禾安了心,偷偷回到床前。

    解开外面的嫁衣,再解开里衣,然后,拿出一根缠在腰间的绷带。

    很快,操作完成。

    孟漓禾轻轻的盖上盖头,嘴角高高扬起。

    嘿嘿嘿嘿嘿嘿。

    “王爷到。”

    门外,喜婆的嗓音响亮。

    看来,是覃王敬酒后回来了,这是要揭喜帕喝交杯酒了。

    孟漓禾赶紧微微直了直身子,安静的坐在床边。

    待会,希望不要吓到他。

    “吱呀。”门打开。

    两个脚步声由远及近。

    “王爷,请揭王妃的盖头。”喜婆将喜杖递过,转而去端起两杯酒。

    宇文澈拿着喜杖上前,即便是现在,他还是一副冷冷淡淡,不为所动的样子。

    只是,脑子里却不由描绘出那张脸。

    这个女人,确实极美,即便是那日打斗如此狼狈之时,亦丝毫掩盖不住那绝美的容颜。

    而今日,梳着新娘妆,穿着母亲做的嫁衣,不知该是怎样的面容。

    一直不浪费目光在女人身上的宇文澈,此刻,竟被那大红色的龙凤,吸引住了。

    喜帕上挑,落地。

    “啊!”喜婆一声惊呼,手一松,两杯酒垂直落下。

    宇文澈飞快回身,两只手一只一杯,稳稳接住。

    喜婆这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险些闯了大祸,脸色苍白。

    只是,这王妃怎么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