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35章 皇宫秘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猛然发现,她似乎并不是很确切的知道,到底芩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疯的,至少不知道前面发生过什么事。

    而如果要从根本上安抚芩妃的情绪,可能需要将记忆中那件令她发疯的事抹去才可以。

    那就要清楚的还原当时的情景,然后再用心理暗示,把这一切恐怖的记忆消除。

    但,要还原,要进入当时的情景,却首先要从她还正常的时候入手,将她慢慢引导过去。

    可是,原本她是想要问宇文澈的,结果最近一直见不到他的人,便把这事暂缓了,就在方才她还想到来着,结果又被别的事打了茬。

    现在已经催眠成功了,她才想起来,这简直是失职!

    她不由暗暗懊恼,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这么不专业了?

    因为对宇文澈的私情,竟是连对病人最基本的调查都忘了。

    而如今,只能应急处理了。

    宇文澈原本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却见孟漓禾在催眠母妃后呆愣了一会,神色不停变幻,接着却忽然朝自己而来,不由一愣。

    “王爷。”孟漓禾招招手,小声的喊道。

    看样子,像是要对他说什么。

    宇文澈略微弯了弯腰,侧耳。

    “你还记得,芩妃出事之前是何时吗?或者你有没有什么在这之前,记忆犹新的事?我需要还原当时的情境,才能知道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孟漓禾用极低极低的声音说着。

    因为,她不能让芩妃听见,这会干扰她的思绪。

    宇文澈愣住。

    记忆犹新。

    怎么会没有记忆犹新的事。

    那年他虽然尚年幼,但那日晚间才从芩妃的宫殿出来,母妃还亏奖他的《帝范》背的好,要第二日来她那里领赏的,听说是番国的贡品,一种冰梨,要用冰浸一晚上才味美。

    然而,当日夜里便不知发生何事,他还未再过去之时,母妃已经疯了。

    之后……

    他几乎不愿回想。

    他只知道,那篮被冰浸过的冰梨,最后滚落脚下。

    如同他的心一样,冷到冰冻,甚至开裂。

    终于,一番沉默后,在孟漓禾焦急的目光下,宇文澈点了点头。

    孟漓禾眼前一亮:“太好了,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当晚之前发生的事,最好详细一些,我需要让芩妃重新回到那一晚的情境中。”

    宇文澈犹豫了片刻,没有回答,而是径直走到了芩妃面前。

    孟漓禾只是一瞬间诧异了一下,但,很快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宇文澈这是要自己出马将芩妃引过去。

    看来,事情发生之前,芩妃是与宇文澈在一起。

    这样的话,倒是好办了许多。

    只见宇文澈看着芩妃,缓缓开口道:“母妃,儿臣的《帝范》背的如何?母妃可还喜欢?”

    他的话不似平时清冷的语调,倒像是孩童般带着些意气风发,除了声音是一如既往地成熟外,乍一听上去,让人甚至可以感觉到那种朝气蓬勃。

    孟漓禾不由心里有些微微动容。

    这就是宇文澈当年的样子吗?

    虽然看不到当年的面庞,但这略显稚气的口气,却也能让人感觉到,至少当年,他作为少年时,并不如此冰冷。

    想来,芩妃的事,真的对他造成的影响太大了。

    是不是,如果把芩妃治好,这块冰山就有融化的那一天呢?

    那是不是,他的心也会开始有爱,会爱上什么人呢?

    等等,她又在想什么?

    孟漓禾简直要崩溃,怎么什么时候都要想这种事啊!

    人家就算爱也不一定爱你好吗?

    孟漓禾拿出你的专业素质来!

    孟漓禾在这边胡思乱想,基于抓狂,忽听一个带着疑惑的声音响起:“澈儿?”

    “母妃,是儿臣。”宇文澈赶紧接道。

    孟漓禾的思绪跟着收回,心里一动,芩妃这是想起来了!

    不由仔细瞧去,只见她面容有那么片刻的迷茫和疑惑,但在听到宇文澈的回答后,面色却终于慢慢缓了下来,脸上也露出舒心的笑容。

    “好好好,澈儿背的最好,那母妃便给你个奖励。”

    时间仿佛再次回到当年,慈爱的母亲准备奖赏他疼爱的儿子。

    “哦?母妃,是什么奖赏?”少年露出爽朗一笑,焦急的问,“快告诉儿臣,快告诉儿臣!”

    “你呀……就是着急。”芩妃笑着摇摇头,拆人拿过来一个果篮。

    “母妃,这是什么?”少年看向果篮里,那从未见过的水果,带着些许好奇问道,“这是梨还是苹果?怎么又有点像桃子?”

    “这是南弋的贡品,叫做冰梨,听说呀,要用冰浸一晚上才美味。”芩妃又让人将篮子收回去,“所以,你明天做完功课就可以过来吃,母妃都给你留着。”

    “谢谢母妃!”少年高兴的点头,眼里的光闪现,开心而满足。

    画面与此刻重叠,孟漓禾看的一阵恍惚。

    原来宇文澈也有这样天真无邪的时候。

    方才只是重演,那眼底不经意流露出的喜悦,都让她不由动容。

    芩妃也是一脸慈爱,母性的光辉在这一瞬间泛滥,那是平日里对她没有的样子,无关于神经状况,那是对自己孩子特有的爱。

    忽然,只见芩妃微微侧了头,看那个样子,好像是在听人在耳边悄悄讲话,而神色则显得有些凝重。

    或许当时的宇文澈还太小,没有辨别出这一转瞬即逝的紧张。

    但此时不仅是宇文澈,就连孟漓禾也看的清清楚楚。

    果然,要发生什么事。

    片刻后,她便又开口道:“澈儿,那你先回吧,母妃这里,还有些事。”

    宇文澈马上退下,回身时却和孟漓禾对视一眼。

    大家都知道,大概重头戏要到了。

    只见宇文澈离开后,芩妃命令所有人退下,接着,举动便开始诡异起来。

    因为如今虽然是还原当年的情景,但是毕竟她现在闭着眼,周围也并没有真正的宫殿,一切都展现在她的脑子里。

    孟漓禾看不太懂,她到底在做什么。

    “母妃在找东西。”身边,宇文澈压低了声音对她说。

    孟漓禾这才再次仔细望去,果然,她那个弯腰摸索的动作,像是在找那种古代房屋里暗格的东西。

    难道,有什么机密不成?

    接着,便见她似乎有推门的动作,接着便走了起来。

    孟漓禾因为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所以不敢随便指引,只能安静的看着她的行动。

    然而,却在片刻后发现她脸色一变,竟是忽然蹲在地上,捂住嘴,眼里满是惊恐,眼见要情绪失控。

    孟漓禾赶紧朝苏子宸示意。

    缓缓的琴声流出,芩妃情绪似乎安静许多,但那眼里依然写满了恐惧。

    孟漓禾终于觉得时候到了,不能再等了。

    因为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都是她接下来看到的事,让她受到了惊吓。

    但是如果依然沉浸在这个情景里,她无法开口,那就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孟漓禾迅速站了过去,开口道:“不要害怕,你现在很安全,他们离你很远很远。”

    带着安抚性的心理暗示一出,芩妃果然平静了许多,眼里的惊恐渐消。

    孟漓禾继续问:“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皇后,皇后死了。皇后……我还没给她,她,她被杀,被一个男人。”芩妃说的语无伦次,嘴里哆哆嗦嗦,即使觉得现在安全,仅仅是这个画面,便能让她吓的失声。

    “你说……皇后?”孟漓禾不由皱皱眉。

    “对!”芩妃这次回答的斩钉截铁,“她被杀了,在流血,快,你们快去救她。”

    孟漓禾看向宇文澈,只见他也同样神色凝重。

    不由用眼神询问过去,是否当年皇后发生后何事,却得到他的摇头回应。

    孟漓禾感觉事情有点大条了。

    这好像还真是皇宫秘闻了。

    但是皇后如今不是好好的吗?

    为什么芩妃口口声声说被杀呢?

    “你确定看到的是皇后?”孟漓禾又确认了一次。

    “当然,我们约好的,在后花园湖边假山旁。”芩妃回答的没有丝毫犹豫。

    “那……她是怎么被杀的?”孟漓禾想了想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难道,这个皇后当初是装做被杀?

    能到流血的程度,怎会是那么容易掩盖的?

    然后芩妃却忽然哆嗦了起来。

    “她被砍头,脸上还画了很多刀……有两个人,手脚也都被砍断……啊!好可怕。”

    琴声在这一瞬间忽然加强力度。

    芩妃的身体终于渐渐放松下来。

    然而,孟漓禾却感觉到脊背发凉。

    这么惨绝人寰的杀人方式,到底是有多大仇?

    而且,如果皇后被杀,那坐在东宫之上的又是谁?

    忽然,一个被她忽略的东西重新呈现在眼前。

    “你刚刚说,你还没有给她。你要给她什么?你们为什么约在那里见面?”

    “钥匙。”芩妃下意识捏了捏衣角,“我要给她钥匙。”

    孟漓禾不由回想到她似乎确实有习惯性的捏衣角这个动作。

    难道,她的钥匙被缝到了衣角里?

    那现在还找的到吗?

    不过,相比这个,孟漓禾如今更关心的是:“那钥匙,是用来开什么的?”

    “好像是……一本琴谱。”芩妃答道。

    琴声戛然停止。

    孟漓禾也猛然瞪大眼。

    在场,所有人均面色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