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34章 只要你告诉我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方才还在府门望着凤夜辰的马车出神,听到这话赶紧回过头,刚想解释就听宇文澈又说道:“孟漓禾,你没有什么对我说的吗?”

    孟漓禾愣住,飞快的思索着宇文澈的意思。

    他是因为方才听说采花贼闯入这件事,还是在问她,关于凤夜辰的事?

    后者,她没办法答。

    那她只能针对前一个情况说道:“那天晚上的确有人闯入,但是你知道,我有铃铛,关键时刻可以制住他,所以没发生什么,我也没有特意说。”

    宇文澈不动神色,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问道:“你是说,你给他催眠了?”

    “嗯。”孟漓禾低头,虽然没成功,也的确是催眠了。

    宇文澈定定的看着她,神色近乎苦涩。

    良久,才苦笑道:“孟漓禾,你当我是傻子么?”

    孟漓禾一惊,下意识慌张的解释道:“我没有,我的确给他催了眠,只是后来他又醒了,我以死相逼,他便放过了我……”

    “孟漓禾。”宇文澈打断她,“如果我没听错,你说的是有人闯入,而非采花贼。”

    孟漓禾心里猛的一跳,她可以料定,宇文澈一定是猜到了什么。

    也对,以他的能力,这根本就是必然。

    只是……

    让她怎么说呢?

    如果老实把一切都告诉他,那就违背了答应凤夜辰的承诺。

    虽然凤夜辰着实可恶,但更可恶的是,他的确救过自己很多很多次。

    而且,如果到时候,宇文澈不只是猜,而是有她的证供。

    那他和凤夜辰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以宇文澈一贯铁血的手腕,真的不知道他会做什么。

    毕竟,这不只是绿帽子,更是……故意挑衅。

    孟漓禾低头思索。

    如今,即使宇文澈已经猜到,她也不能为这件事板上钉钉。

    否则,凤夜辰也不是善茬,宇文澈现在的目标应该放在皇位上,而不是再树个敌。

    然而,孟漓禾的沉默,却让宇文澈眼里的神色却愈发暗淡。

    终于,宇文澈脸色一沉,转身离去。

    “王爷!”孟漓禾听到脚步声忽然抬起头。

    宇文澈脚步一停,暗淡的眼眸里瞬间闪现出一丝光亮。

    转回头,看向她。

    方才沉下去的心又因为她的呼喊而隐隐浮出希望。

    “王爷你今日在府,可否陪我去为芩妃治疗?”孟漓禾说出这句话。

    她不是没看到宇文澈眼中期待的光芒。

    方才看到他走的那一瞬间,她顿时觉得,干脆告诉他算了。

    但是,幸亏理智回笼。

    晚点吧,晚点等凤夜辰回国了,确认不会有冲突她再说。

    所以,话题只好被硬生生转到芩妃身上去。

    宇文澈自嘲一笑。

    眼里的神情近乎悲伤。

    他想要相信她,在看到凤夜辰频频与她的眼神交汇后,还是选择相信她。

    只要她主动说,无论是什么,他都信,无论是如何,他都会去理解。

    然而,她想要说的只是这个。

    在他回来的第一天,缠着他赶紧治病,这样,就可以尽快走了是吗?

    “好。”宇文澈听到自己的声音。

    既然如此,他也不会拖住她。

    “那我去叫子宸哥,王爷先过去吧。”孟漓禾避开宇文澈的眼神,没等他回答,便转身离开。

    直到走远,才长呼一口气。

    刚刚的气氛真是压抑死了。

    她宁愿宇文澈像以前那样和她吵,也不愿意看到他那难过的眼神。

    算了算了,赶紧把芩妃治好,他应该会开心许多。

    孟漓禾想着,很快来到子宸的院子。

    近日,他也是深居简出,每日除了交她练琴,似乎很少看到他有什么其他事情。

    现在的他,也只是捧着一本书,在桌前安静研读。

    这日子一天两天可以,久了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忍受,但他却是泰然处之,仿佛是自得其乐。

    孟漓禾真的有些感慨,果然是海外来的人,就是不食人间烟火啊……

    “子宸哥。”孟漓禾想了这么一下,就直接推门而入,她近日与苏子宸时时在一起练琴,言语和行动都随便了许多,让她有些庆幸,幸亏当初没有认师傅来着,不然一定这么随意。

    苏子宸放下手中的书,看着推门进来,一脸温柔的笑意:“宴席完了?”

    “嗯。”孟漓禾点点头,方才其实也请了苏子宸过去,毕竟,他现在的身份,算是王妃的哥哥,所以一般有宴会,王府都会邀请他一下,只不过他一般都会拒绝,除了,宴请孟漓江那一次。

    “怎么样?”苏子宸敏锐的发现提及宴会时,孟漓禾一闪而过的烦躁,所以,状若随意的问出这么一句。

    孟漓禾吐出口气,其实她对于宴会本身的烦恼,远没有方才面对宇文澈时那么多,不过她眼下实在懒得再提这件事,只是笑笑道:“就那样吧,子宸哥,我来找你,是有事要你帮忙。”

    见孟漓禾不想说,苏子宸也不勉强,只是温和道:“好,你说。任何事,只要我可以做到,都可以帮你。”

    孟漓禾终于发自内心的开心了。

    有时候,面对苏子宸,她真的觉得眼前这人仿佛真的是自己的哥哥,虽然没有血缘,但和孟漓江的感觉竟然也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是,孟漓江上过的战场比他多,眉宇与气质间比他要坚毅许多,但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眼神,给她一样的感觉,那就是宠。

    “其实也不是很难的事,就是我想给芩妃娘娘催眠,她疯癫多年,想看看是否有办法将他治好。”

    苏子宸一愣,面容有片刻凝重。

    “覃王,可知道此事?”

    “知道。”孟漓禾点头,“他会在一旁看着,还是之前那样,我催眠,必要时候你帮我抚琴。她的情况其实我不是很了解,所以也不知道碰到哪一点,她的情绪会不稳,为了避免情绪失控,还是子宸哥你在场比较好。我已经让他先过去了,你有空吗?”

    苏子宸眼里闪过一抹幽深,不知道想着什么。

    孟漓禾有些好奇,总觉得苏子宸好像有什么心事,刚想开口,却见苏子宸站起身,拿起一旁的琴,抬头道:“走吧。”

    孟漓禾想要询问的心思便也放下了,想来,子宸哥应该是担心牵扯皇宫里的事吧?

    不过,她倒是可以理解,毕竟,谁也不会没事想不开知道些皇宫秘闻,说不定,那可要掉脑袋的。

    但是现在,好像没有别的办法了。

    与苏子宸一起到达芩妃别院之时,宇文澈已经与芩妃在院子里喝茶。

    大概因为是晚上,所以芩妃的神情颇有些倦色,不过看那放松的样子,倒是对宇文澈已经不再如最初那样防备。

    若是没有其他动作,就那样坐在那,倒是看不出有什么不正常。

    孟漓禾匆匆看了一眼,便赶紧上前,恭敬的行了个礼道:“儿媳参见母妃。”

    芩妃这才发现是谁来了,方才的倦色立即换上了喜悦之色,甚至拉起孟漓禾,有些疑惑的道:“咦,你又来了,早上了吗?为什么本宫还是有些困呢?”

    孟漓禾笑着摇摇头:“不是的,现在是晚上,儿媳来看看母妃。”

    她每日只要在府,醒来第一件事便是到芩妃这里问安,风雨不误,所以芩妃也习惯了,甚至见到她就感觉是早晨。

    “哦,那快来坐。”芩妃说着,便要拉孟漓禾过来,眼睛这么一瞥,却忽然看到一个陌生的人,不禁忽然紧张的握着孟漓禾的手道,“他是谁?”

    芩妃如今看起来还算稳定,但见到陌生人,还是不自觉的恐惧。

    “母妃别怕,这是儿媳的兄长。”孟漓禾拍拍她的手安抚道。

    “是吗?”芩妃偷偷从孟漓禾身后伸出头来,仔细的瞧了瞧苏子宸,点点头,“是有点像。”

    孟漓禾这回惊讶了,她和苏子宸像吗?

    似乎被她一说,还真有那么一点,不过这么一点点,也只是凑巧吧?

    毕竟,他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不过,她很快不纠结这件事,毕竟,精神不太正常的患者,有时候倒是的确很容易接受别人给的设定,恐怕,她这会对芩妃说,自己和苏子宸才是双胞胎,她也会信。

    只是抬头,却发现宇文澈看着苏子宸的方向若有所思。

    不由无语道,不是连他也这么觉得了吧?

    她的记忆里,除了孟漓江,的确还有其他皇兄,但也绝对不是苏子宸,而且苏子宸那气质,怎么看都不像皇室里面勾心斗角的人。

    算了,就当是缘分吧。

    她现在还有正事要做。

    “母妃,你是不是觉得有点困了?闭上眼睛,让儿媳伺候你休息可好?”孟漓禾温柔的对着芩妃说道,语气就像哄个孩子。

    芩妃本就有些困倦,如今加上对她的信赖,立即点点头,不顾其他人是否还在场,直接闭上眼睛。

    孟漓禾舒了口气,有时候人虽然神经错乱,但却意外的想法简单呢,倒也是件好事,她本来还以为要哄一哄的。

    驱散了闲杂人等,院子里只余芩妃和她们三人。

    因为芩妃的配合,孟漓禾这次并未用铃铛,而仅仅用诱哄便轻易将芩妃催眠成功。

    然而,虽然成功了,孟漓禾却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