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32章 找上门来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你!”宇文澈忽然从床上站起,方才那温柔和歉意倾述化作一道凌冽的目光射向孟漓禾,接着,才冰冷的开口,“你的意思是,我和那个人的行为,在你心里是一样的?”

    “如果一定要比的话,王爷你的吻技比他强一点,这样说,你满意了吗?”孟漓禾眸光犀利,挑眉看向他。

    如今,她根本就无视他的怒火,因为她也很生气!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闲心再比这个?

    宇文澈死死的盯着她的眼,胸口起伏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力!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孟漓禾竟然会如此说。

    更没有想到,原来,那个人竟真的对她起了心思。

    原本,他的抱歉,是针对那句,有人要带她走。

    却没想到,也许这可能根本就是真的!

    死死的盯住她,不放过她眼中的任何一丝情绪,再一次问道:“孟漓禾,这就是你的回答?”

    他做足了心理建设,等了半宿,道歉的结果却是这样?

    他宇文澈,何时向别人低过头?

    “不是你要问的吗?怎么?是我回答的不满意?还是要我说,他完全没办法和你比?这样你是不是就觉得自己没有戴绿帽子了?”

    孟漓禾****着着,她清楚宇文澈对绿帽子的执念,想来,那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吧?

    只是,她已经尽力在配合了,然而,她也不过就是个名义王妃不是吗?

    “孟漓禾。”宇文澈冷声开口,此时,任何听到这种声音的人都知道,这声音里蕴藏着多大危险,“你不是和我说只是度气吗?你现在又告诉我,你给我戴了绿帽子?”

    宇文澈此刻那随时可以爆发的怒意在极力隐藏着。

    一想到那个男人可能也像自己那般吻着眼前的女人,他就有一种恨不得将那男人碎尸万段的心情。

    这种在乎的东西被觊觎的心情,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甚至,那个他曾经最在乎的位子,都没有给他带来过这么大的感受。

    孟漓禾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到底是为什么莫名其妙在谈论这个问题?

    明明,在山上那一晚,她还无比期盼宇文澈的到来,却没想到,她们见了面却是这种局面。

    她甚至在想,当初到底为什么会谈定这种协议。

    “宇文澈,你既然这么介意,不如休了我吧,或者,我们当初的协议作废,这段时间我只负责把芩妃的病治好,其余……就算了吧。”

    孟漓禾越说心里越难过,她甚至想自己为什么要主动揽下芩妃这件事,但是现在让她就这样走,她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或许是医生的天性?

    她实在没办法眼睁睁看着那个只对她信赖的人,就这样疯癫下去。

    宇文澈的心里狠狠一痛,几乎有些不能呼吸,只是一字一顿看着她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千方百计让我休了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摆脱和我的关系?”

    孟漓禾撇开目光,眼睛太容易泄露情绪,她没把握会藏住那种伤痛,只是点点头,低声道:“是。”

    是很急着要摆脱和他的关系,不然越陷越深,还是,快刀斩乱麻吧。

    宇文澈没有再发一言,她也没有再抬头看。

    至于他什么时候离开的,她最后又是什么时候才睡着的,她都不记得了。

    她只想着,等明天天亮了,等大家冷静了,就尽快给芩妃催眠吧,早日治好,早日摆脱这种尴尬的局面。

    明明就是一场协议,偏偏自己动了情。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日后,一连几日,她都再也没有见到宇文澈的影子,听说是在皇宫,也听说有很重要的事,总之,看不到人,给芩妃治病的事就不得不搁浅。

    谁让她当初过宇文澈,催眠时需要他在场呢?

    谁知道,才几日的功夫,情况就发生了这么大变化。

    不过,好在子宸在府内,她的手也没什么大问题,所以,也就每日练练琴这般慢慢等着。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没等到宇文澈出现,却等到了另外一个足以让你震惊的人物到来。

    孟漓禾听着管家的来报,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子站起身道:“你刚刚说谁来拜见?”

    管家恭恭敬敬的再次答道:“辰风国皇帝,凤夜辰。”

    孟漓禾顿时愣在当场,凤夜辰?竟然是凤夜辰?

    他竟然恢复辰风皇的身份了?

    但是,来覃王府做什么?

    难道,辰风皇这个身份与宇文澈认识?

    “王爷回来了吗?”

    “回王妃,王爷还未归。”

    “那就把辰风皇先请入,随后赶紧去派人寻王爷吧。”孟漓禾想了想还是这样吩咐道。

    她本来想说,既然王爷不在就干脆让他回去。

    但人家现在可是辰风皇的身份,这举动可大可小,万一说殇庆国不尊重对方,引起两国矛盾,这个锅她可不背。

    而且,她也想到,反正她只是一个妇人,这种场合也不适宜自己出面,那就干脆让他等宇文澈好了。

    “是。”管家道,“老奴已经派人去寻王爷了。”

    孟漓禾这才放了心:“好,那你去招待吧。”

    管家一愣:“王妃不去?”

    孟漓禾赶紧摇摇头:“辰风皇来府想必与王爷有国事,我一个女子就不掺和了。”

    “这……”管家犹豫,“可是辰风皇此次拜贴,是给王妃的。”

    “你说什么?”孟漓禾这才想起管家方才递过来的拜贴,刚刚只听到辰风皇三个字她就惊讶的问了出来,那拜贴根本就没有看。

    此时,赶紧翻开拜贴,只见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她的名号!

    竟然,是打着拜访她的旗号!

    孟漓禾忍不住脸上僵了僵,这个凤夜辰又要打着什么鬼主意?

    还好,宇文澈不知道他就是那个侍卫,不然……

    不对,孟漓禾不由眉头一皱,怎么又习惯性的想到他了?

    那天他没有拒绝,应该已经默认她提出的建议了吧?

    所以,他现在应该不会再介意了吧!

    孟漓禾猛的摇摇头,想那么多干嘛!

    既然人家是来找她,那就让她去会会好了!

    “走,去正厅。”

    毕竟是客人拜访,孟漓禾虽然并不怎么情愿,但顾及礼数,她还是提前到了正厅等待。

    不过,也不会特意走出去迎接就是了。

    而事实上,凤夜辰行动很快,根本不等她出去,在她方到达正厅,甚至还未坐下,人便也已经到达。

    只是……

    孟漓禾挑挑眉,原来,凤清语也跟着来了。

    只是这会见不到宇文澈,怕是要失望了。

    俯了俯身,孟漓禾上前两步,礼数周全的行了个外臣礼:“覃王妃参见辰风皇。”

    外臣礼,顾名思义就是外臣之间行的礼。

    因为这个时代有三个国家,所以邦交中,这个礼,便是约定俗成的礼。

    基本上,也是根据身份等级而来,而孟漓禾如今的身份,也只需对别国的皇帝皇后行礼。

    她本就是公主身份,礼仪中不会少这个学习,所以她对凤夜辰做的也是不偏不差。

    而对凤清语,她则是连看都没看一眼,毕竟,按照礼数,她也没必要和她行礼不是?

    露出本来面目,本人声音的凤夜辰,邪魅的脸上一脸笑意,三两步走上前,竟是一把扶住孟漓禾的手,将她扶起,含笑道:“覃王妃不必多礼。”

    孟漓禾不动声色的抽出手,接着面色如常道:“皇上请坐。”

    凤夜辰嘴角一勾,含笑坐下,只是看着她的双眼也满是玩味的笑意。

    孟漓禾真想豁出去狠狠的瞪他一眼,这人到底能不能有个正形了?

    带着面具调戏她就算了,装侍卫吃她豆腐也算了,如今都顶着一国之君的脸了,还公然如此?

    当然,他也不算公然,因为这种看似浪荡公子才做的事,偏偏他做出来,却是一脸诚恳,简直就是道貌岸然!

    孟漓禾狠狠鄙视!

    然而,这等鄙视还是只能放在心里,毕竟现在王府管家在场,侍女在场,加上,凤夜辰那边也有侍卫随行,她还真不能放在脸上,只能也装出一脸和善的样子,状似迷茫的说:“皇上与我并不是旧识,不知此次找我是有何事呢?”

    看着孟漓禾淡定的装陌生,凤夜辰嘴角扬起更大的弧度。

    “朕是听闻王妃救了朕的皇妹,因此,特来亲自表示感谢。”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所以说,他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救凤清语?

    这件事没谁比他更了解了吧?

    还特意以辰风皇的身份来此,是因为……喜欢演戏?

    孟漓禾真的除了这个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毕竟,能当皇上的人,心思可不是那么容易猜的。

    稳定住面部表情,孟漓禾接话道:“皇上客气了,举手之劳。”

    “举手之劳?”凤夜辰挑挑眉,“朕怎么听说,王妃差点几次丧命呢?所以说,这可是救命之恩,朕不得不亲自登门道谢。”

    凤夜辰说的可谓十分认真,不知道的一定觉得这国君简直不是一般的诚恳。

    然而,孟漓禾真是觉得心累死了。

    这人简直就是变态吧?

    是吧是吧是吧?

    不然怎么能这么睁眼说瞎话呢?

    “皇兄说的正是,这次多亏了王妃姐姐,清语没齿难忘呢。”

    那边,凤清语也配合的接话道。

    孟漓禾咬了咬牙,那可真是没齿难忘。

    真的感谢我,你就滚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