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31章 误会升级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王妃这是在蓄谋离家出走?

    还没等她想清楚,那边,梅青方已经有些急迫的问出口:“你为何要离开王府?”

    梅青方问的急切,目光里闪着平日没有的光。

    孟漓禾却没有注意到,她只是有些被这句话问住了。

    要怎么说呢?因为她和宇文澈是名义夫妻?还是说,因为宇文澈不喜欢她……

    孟漓禾不由苦笑一声,虽说想要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但还是没办法坦然的对大家说出自己这份单恋,总觉得,在这种明明向往着宏图大计的时刻,提及自己的儿女私情,实在是有点……矫情。

    想了想还是道:“可能是因为你们说的那个王府也好,皇宫也罢,并不适合我吧。”

    “王妃,你在说什么?在属下看来,没有人再比您更适合做王妃!”一旁,诗韵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孟漓禾吓了一跳,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诗韵还在一旁!

    原本,作为暗卫都是要回避的,习惯了胥那种自觉藏东藏西的属性,她竟然忘记让诗韵回避一下了。

    深深的叹了口气,孟漓禾说道:“或者我适合做王妃,但王妃的位子不一定适合我。”

    此话一出,诗韵立即被孟漓禾的话给带到沟里了。

    这是什么意思?

    眼见诗韵有些迷茫,孟漓禾也不打算解释,只是说道:“诗韵,此事请你守口如瓶,若是觉得为难……我救过你一命,你权当报恩吧。”

    诗韵早就在心里认定了孟漓禾这个主子,别说是报恩,那当真是做牛做马都可以,而如今的感觉,竟像是那听到父母要离婚的孩子一样,手心手背都是肉,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喃喃道:“那王爷……”

    “他知道。”孟漓禾淡淡说出口,心里涌出一股酸涩,很显然不想再谈下去。

    梅青方还想再问什么,但碍于还有他人在场,以及自己那有些纷乱的头绪,终究还是在一旁欲言又止。

    而如今,最置身事外的人非梅青骏莫属,虽说他这些年也和****之事没沾过边,但他测试人良久,对人心尤其看的准。

    当初,那个假冒柳絮的人应该就是覃王,能骗的过他的眼睛,那就算有装的成分,也一定有很大程度是真的。

    所以,他当时才会毫无怀疑的相信,那是一对夫妻。

    而事实上,他今日才知道,那的确是一对夫妻不假,但似乎,这个女人好像误会了什么。

    不过,这似乎也不关他的事,但他希望,自己的弟弟不要搅合进去。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回了。”梅青骏没有什么需要问的,便从一旁直起身子说道。

    孟漓禾点点头:“也好,我等你的消息。”

    梅青骏拍拍梅青方的肩,目光里相对之前的不羁,终于有些兄长的样子:“好好做你的大理寺卿,以后哥哥说不定还要靠你养着。”

    梅青方温和的笑笑:“哥哥若需要我养,我自然愿意。”

    梅青骏忍不住摇摇头,看着孟漓禾道:“我这个弟弟,就是太老实,以后还望王妃多家提携。对了,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想想我当初说的话,我看人很准的,走了!”

    说完,在孟漓禾诧异的眼神下,此人已朝着山下离开,很快不见踪迹。

    第一次见面?

    是在他们那次卧底的时候吗?

    可是,他指的到底是哪句呢?

    “王妃,我们要回王府吗?”还没等她回忆,诗韵已经在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那样子充满了忐忑不安,仿佛担心她就此就走掉。

    孟漓禾无奈的笑道:“回啊,当然回。我现在能到哪儿去?还有那么多事没做完。”

    一听这话,诗韵才开心起来。

    王妃肯回去,那就还有机会。

    不管和王爷发生了什么,只要人还在,就有挽留的可能。

    是不是,应该回去和阿振商量商量呢?看看怎么帮王爷和王妃和好?

    “走吧?还在想什么?”孟漓禾那边和梅青方道过别,过来拍拍她的肩,示意她带自己飞下去,站了这么久,她可不想走路,这幅身子本来就软的很,再加上她还经常睡眠不规律,大伤小伤不断,要不是她自己会药膳调养,还不知道怎么样。

    诗韵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抽回脑子里一堆凌乱的点子,带着孟漓禾下山。

    虽然白天已经休息过,但毕竟是晚上,加上马车上的颠簸,孟漓禾还是有些昏昏欲睡。

    以至于等到了王府门外,准备请王妃下马车的诗韵发现,自家王妃已经倒在马车的细软上睡着了。

    诗韵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叫醒孟漓禾,只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要是王爷在就好了。

    然而,刚准备开口,就见身边一道人影无声而至,诗韵顿时有所警惕的转头。

    却见宇文澈对她飞快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接着就弯下腰,一只脚踏进马车,动作极其温柔小心的将熟睡中的孟漓禾抱了出来。

    诗韵忍不住有些惊呆,因为宇文澈那神情,带着难以名状的温柔。

    心里不由更加疑惑起来,看起来,王爷并没有对王妃不好啊?

    不然,以王爷的性子,竟然不仅可以忍受王妃那几乎大逆不道的话,而且还可以在之后主动示好,这简直让她都不敢相信。

    所以,王妃到底为什么要走呢?

    只是,即便她再疑惑,现在也不是问的好时机。

    所以,也只能一言不发的看着王爷将王妃抱进府,而自己则转头找寻欧阳振的位置。

    孟漓禾感觉自己的身子似乎被什么颠了一下,不由下意识扭扭身子,只是,或许是这个感觉太熟悉,所以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下去。

    宇文澈的眼底不由露出一片温柔。

    看到孟漓禾大晚上不在的时候,有那么一刻,是真的担心她这么不发一言的走掉。

    直到发现诗韵也不在,才想到,大概这是她有事出府了。

    毕竟,以那个女人的为人,带着诗韵走,拆散人家夫妻的事,她绝对不会做。

    所以,原本的焦急转为安心,就这样随意的坐在院子里,漫不经心的等着,只是想到她还会回来,仿佛无论等多久,都不会漫长。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无论自己再怎么等待,这个人也不再会回来。

    想到此,宇文澈的手无意识的攥紧,仿佛想到凭此抓住什么。

    “哎呦。”忽然感觉到膝盖后方一阵剧痛的孟漓禾,在睡梦中睁开双眼。

    为什么她觉得有人在掐她啊……

    然后,她就看到头顶正上方那张熟悉的脸,此刻,正在紧紧的盯着自己。

    而那个掐她的手,竟然还在用着力。

    这是什么情况啊?

    她怎么又跑到宇文澈怀里去了?而且这家伙的表情,怎么这么……狰狞?

    孟漓禾忍不住动了动腿:“好疼。”

    宇文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赶紧将手放松。

    他方才一时走神,所以没注意到手上的力度,竟然把人给掐醒了?

    “抱歉。”宇文澈低声开口,震动的胸腔让孟漓禾有些心跳加速。

    不由撇开双眼,不自在的说:“没关系。”

    宇文澈没再开口,只是继续抱着她向前走,前面,就是孟漓禾的屋子,原本没有几步,就可以让她回到床上安心睡下去了。

    沉默中,对于自己的反应,孟漓禾终于反应过来,忽然就忍不住觉得一阵心累,明明自己之前已经想通了,可是为什么看到他还是会这么心跳?

    孟漓禾,你真是没出息!

    而且,她也不明白,宇文澈这是什么意思,被她骂,难道不该生气吗?

    并且也没有质问她去了哪里,这不是太反常了吗?

    更何况,就这样又一次抱了她,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自己心里这翻江倒海又算什么?

    顿时感到一阵烦躁,孟漓禾动了动身子道:“放我下来吧,我脚不疼了,可以自己走。”

    然而,宇文澈却没有理会,还是径自将她抱进了房内,一如往常那样,将她放在了床上,甚至,还拉好被子。

    孟漓禾真的要忍不住了。

    这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她忍不住气闷出声:“宇文澈,你到底什么意思?”

    宇文澈为她掖被角的手下一顿,接着看向她,半晌终于说了一句话:“抱歉。”

    孟漓禾只觉一口老血哽在喉咙,这人今天就只会说这么一句话吗?

    忍不住质问道:“你到底抱歉什么?刚刚你掐我已经道过歉了!”

    “不是这件事。”宇文澈终于开口说话,只是眼里还有一点迟疑,仿佛是下了决心才道,“是关于,早上那件事。”

    早上?

    孟漓禾不由想到早上那个吻,只是现在再想起来,当时的喜悦还是那般可笑至极,当下自嘲道:“所以,你是在因为吻我道歉?大可不必,我只当再被人度了一次气,你不用放在心上。”

    “你!”宇文澈忽然从床上站起,方才那温柔和歉意倾述化作一道凌冽的目光射向孟漓禾,接着,才冰冷的开口,“你的意思是,我和那个人的行为,在你心里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