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30章 新的势力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颇为欣赏的看了梅青骏一眼,目光从他脖间的链子扫过,故意诧异道:“你,认得我?”

    梅青骏又怎会被她这佯装无辜的脸骗过,当即道:“应该说,我不认得你,我认得你这双眼睛。”

    “哦?”孟漓禾挑挑眉,“愿闻其详。”

    梅青骏想起那日情景,忍不住一笑:“当日那次秘密聚会,我就觉得,蝶舞那么普通的一张脸,只有那双眼睛,亮的那么不符,原来,是易了容。”

    孟漓禾淡定的笑了笑,完全没有被揭穿的窘迫感,反而道:“好眼力,看来,下次再易容,我要给我这眼珠也蒙上一层膜了。”

    “哈哈哈。”梅青骏倒是难得看到如此性格的女子,不由大笑了起来。

    原本就是风度翩翩的青年,只是因方才的试探压抑住了本性,这会笑出声来,才让孟漓禾感到,这人终于如那次初见一样,潇洒不羁。

    梅青骏笑够才看向孟漓禾,身体不再站的那么笔直,而是随意的斜靠在旁边的一颗树上,挑眉道:“真是没想到,原来精心规划的那场行动,竟是毁在了你的手里。”

    孟漓禾眨眨眼:“那我可以说,不打不相识?”

    这种说法果然又一次取悦了梅青骏这种不被礼节拘束,甚至有些狂妄不羁之人。

    若是孟漓禾此刻为了什么目的,假惺惺的和他道歉,他或许还会生出许多反感。

    而对方这样大大方方的承认,倒是正对了他的胃口。

    反正,刺杀不刺杀,说实话,他如今说白了就是别人的工具,至于主子到底要做什么,与他根本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不管是情感还是责任。

    这大概就是被逼服从和自愿跟随的区别。

    梅青方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可谓是一头雾水,不由疑惑道:“易容?”

    梅青骏拍拍梅青方的肩:“说来话长,我们今日不谈这个。”

    梅青方也点点头,对于哥哥,他自然是完全相信的,即使,他甚至与自己站在过完全对立的一面。

    他相信,这就是血缘的羁绊。

    梅青骏说完便看向孟漓禾:“听青方说你想见我?直接说来意吧。”

    孟漓禾笑了笑,这种直接她也喜欢。

    所以干脆也不打算绕弯子,直接说道:“我来此,有两个原因,一是,我答应过青方,会帮他找哥哥以及查清当年之事,这找哥哥,现在已经实现了,所以就剩下查当年之事了。”

    梅青骏眉头一挑,看了一眼梅青方:“我早该猜到是你指使了青方,不然,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与我兵戎相见。”

    梅青方有些窘迫的低下头,毕竟不管什么原因,那个场面,带兵堵自己的哥哥……

    孟漓禾却不屑一笑道:“我倒是觉得你该谢谢我,因为若非你是青方的哥哥,你觉得以我的能力,你有多大可能逃走?至于青方,你明明知道他在哪,却不相认,他没有怪你就不错了,你反倒怪他,啧啧,你就是这么做人哥哥的?”

    “你……”梅青骏顿时被堵的哑口无言,想要生气却又偏偏发不出来,整个人都像在表达着:她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因为他也知道孟漓禾说的不假。

    如果真的整件阴谋都是这女人一手破解的,那以她的能力,想抓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是难事。

    就比如,除了他,几乎其他关键人都被抓走,最后,还故意放点水,好让别人不会把关注点放在只有他一个人逃走这件事上。

    当真是心思缜密到让人恐惧。

    而梅青方,他不相认除了有保护之意,还有无法告知目前境况的原因,既然如今摆到了台面,倒是正好让他们兄弟相认。

    不管哪一点,都的确如孟漓禾所说,应该感谢她。

    只不过……

    梅青骏最终无奈的接受她的话,重新笑了起来,却转而问道:“那第二个原因呢?”

    听到问起第二个原因,孟漓禾眼中闪过一丝阴霾,然而,在这只用夜明珠照亮的晚上,并没有人看的真切。

    只是发觉她神情严肃了几分,才道:“第二个原因,我想收复整个凤岩门。”

    “你说什么?”梅青骏几乎觉得自己听错了,这样连他都从未敢想过的事竟然是从眼前这个弱女子口中说出来的?

    孟漓禾自然看出他眼里的不可置信,不过还是道:“收复之前是拯救,既然你们被迫留在凤岩门是因为亲人,那么我帮你们脱离凤岩门,不就可以了?凤岩门的力量核心是你们,作为报答,你们追随于我,所以有你们不就等同于收复?”

    梅青骏几乎被这想法震的发愣,来之前,他只想过关于自己母亲的事或许她可以帮忙,但却没想到她的胃口如此之大。

    只是,纵然她的想法是好的,但哪又是那样轻易办到的?

    不由有些不屑道:“覃王妃,就凭你?还是说,要依靠你那位王爷?”

    孟漓禾却摇摇头,若说她之前还想过请宇文澈帮忙,现在也不会了。

    因为她如今,只想带着这些人离开了,作为保护自己的势力,活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江湖上的事,自然由江湖上的办法解决。若是想靠朝廷,岂不是可以直接请你的弟弟出马?”

    梅青骏这下神色才真的凝重起来,可以说在今天晚上第一次如此正视这个女人。

    能够说下这话的人,绝不是普通人。

    而她那语气中的自信,以及站在那里便自觉让人仰视的气质,让人甚至不想怀疑她是否能办到。

    只是……

    梅青骏挑眉:“即便是这样,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不过就是从一个主子换到另一个主子而已。”

    孟漓禾眉头一皱:“好处?若说好处,那至少可以知道自己亲人的真实下落,不用如此生死不明。至于换主子……至少我不会让你们再去杀人,不会让每个人做事之前先要忘记良心。”

    梅青骏心里狠狠的一震。

    做事之前先要忘记良心……

    这个女人,竟然知道?

    他们这些人,因为亲人牵制,所以不管要做的事多么丧尽天良,残忍没有道德都要去做,那为了让自己心安,几乎就是干脆让属于良心的那一部分死掉。

    良心……

    他有多久没有想到过这两个字。

    “哥。你可还记得,我们幼时的愿望?”忽然,梅青方在身边插了一句。

    事已至此,他又怎会听不懂孟漓禾的用意?

    若是有机会让哥哥为她效力,那自然比现在所做的事要好上一万倍。

    他了解孟漓禾,更知道这个人的心其实多善良。

    被梅青方这么一问,梅青骏也不免有些恍惚,幼时愿望……

    你执笔,我持剑,我们一起扶强凌弱,仗义天涯。

    狠狠的闭了闭眼,良久沉默。

    终于,再次睁开眼时,眼里已没有了那种防备,只是问道:“你有多大把握?”

    孟漓禾却只是笑笑:“事情只有成功和失败,我不保证,但总要试试。”

    梅青骏点点头,似乎也认可她的说法:“那你要怎么做?”

    孟漓禾这次才真的笑了起来,笑意直达眼底,因为她知道,成功了。

    缓缓将自己的想法倒出,待说完时,已是过了许久。

    梅青骏眼里不无赞叹,第一次觉得,或许就算是换主子,这女人也是不错的选择。

    只是,还是忍不住问道:“若是此事成功,我们这些人又能做什么呢?唯一会做的事就是杀人,卧底。总不能被朝廷招安吧?”

    “你多虑了。”孟漓禾有些无语,“武功不止可以用来行凶,他也可以用做保护,比如我们可以开个全国最大的镖局。而卧底更是个求之不得的技能,到时候我们也可以效仿江湖百晓生,任何时代,消息都是最值钱的。”

    “……”梅青骏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面对孟漓禾了。

    这人当真只是一个王妃?

    确定不是混迹江湖多年?

    难怪,连那覃王也动了凡心,甚至连青方也……

    一想到梅青方方才的目光,梅青骏心就有些下沉,想了想,还是故作开玩笑般说道:“啧啧,我今日也算是开了眼,不过,我说覃王妃,你如今已是王妃,日后说不定还能走进那皇宫,有人疼爱有人养,有必要这么辛苦自己赚银子吗?”

    孟漓禾不由一愣,看向梅青骏,却发现他说完便低下头,看不到什么神情,似乎只是随口一说。

    但是,她却不得不深深思考了。

    原本没想这么早提的,但是既然如今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这两位也算自己的盟友,以后说不定是最信任的人,于是想来想去,也干脆和盘托出。

    “不瞒两位,我的确有我的打算,我希望将来带着我的人离开王府,甚至离开京城,所以我必须要养活自己,并且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孟漓禾说的很平淡,然而,却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

    而这个所有人,其实也包括她的暗卫,诗韵。

    因之前上车,本就是诗韵带她飞上,既然现了身,也没有隐藏的必要,所以这会只是站在不显眼处听他们攀谈。

    关于他们的计划,她一知半解,不过既然没有她的事,她也没有用心去听。

    毕竟,手下各司其职,她的职责是,保护安全。

    然而,她却还是听到这样一个震撼人心的消息。

    她的王妃,要离开王府?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要离开王爷?

    联想到白天那出与王爷闹崩的戏码,不由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王妃这是在蓄谋离家出走?

    还没等她想清楚,那边,梅青方已经有些急迫的问出口:“你为何要离开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