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29章 深夜相会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覃王府,气压略低。

    因为上上下下,如今都知道王爷被王妃赶了出来,而且,还是从王爷的倚栏院。

    这简直……就是花样秀恩爱啊!

    因为谁都知道,以覃王的性子,敢让他滚的人,除了王妃,大概连皇上都不敢这么直接。

    然而,王爷却只是冷着脸,什么脾气都没发。

    所以,这根本就是变相宠溺吧?

    至于到底因为什么被赶了出来,他们并不是很关心啊!

    反正很快就会和好,偶尔吵个小架什么的,反倒是增进感情的小情调,棒棒哒!

    所以,覃王府的下人们就是这么一群绝对乐观的人。

    那所谓的低气压也只是象征性的配合一下他们的王爷而已。

    毕竟人家在吵架,他们总不能哈哈哈吧?

    简直贴心!

    然而,事实上,一时冲动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孟漓禾也有点被自己惊住,她竟然让宇文澈滚出去?

    她发誓,她那一刻一定是脑子坏掉了。

    不然,怎么会变得这么大胆?

    毕竟,那也是宇文澈啊!

    整个殇庆国最冷血的男人。

    只不过,这个宇文澈竟然没有对自己发脾气,而是真的只是走了出去。

    也许,只是不想和她计较吧?

    叹了一口气,从倚栏院走出,却并没有看到宇文澈的影子。

    倒是诗韵一脸内疚的站在院外,见到孟漓禾出来,赶紧迎上前,直接一下跪在地上,把孟漓禾着实吓了一跳。

    “诗韵,你这是做什么?”

    孟漓禾赶紧上前要拉起她。

    她与诗韵初始认识之时,就把诗韵当作是宇文澈的旧识,因此,即使后来知道诗韵的身份是暗卫,她也还是没把她当做过属下看待,而且就算是下属,被人猛的跪在自己面前,作为现代人的她,还是感觉十分别扭。

    诗韵却意志十分坚定的跪在那里,低着头道:“王妃,是属下办事不利,营救王妃不及时,不是王爷的错,请王妃不要责怪王爷,要怪就怪属下吧。”

    孟漓禾忍不住皱眉,敢情这家伙是以为自己怪宇文澈救自己来晚了,所以才把他赶出去了吗?

    忍不住无奈道:“你先起来,我没有怪任何人。”

    诗韵不由诧异抬头:“那王妃为何……”

    “别问了,你先起来。”孟漓禾知道诗韵还在纠结宇文澈被扫地出门的事,但她现在恰恰就是不想提这件事。

    看出孟漓禾脸色不好,而且已经两次让她起来,诗韵本来就心里愧疚,如今也不好再顶撞下去,便也赶紧顺着孟漓禾的意站起。

    只是,站起了身,明明看到孟漓禾的不耐,还是忍不住说道:“王妃,其实王爷听到你失踪的消息后就一刻未停的找人,甚至为此……”

    “诗韵。”孟漓禾忽然开口打断,“不要说了。”

    她忽然不想听那些宇文澈为她做的事,不想从这些只是因为协议的原因做出的事中,产生什么不必要的希翼。

    外人看来,或许宇文澈对自己的王妃很紧张。

    但只有她知道,两个人从头开始就是交易而已。

    她扮演好王妃,他保护好自己。

    诗韵显然不解,今天的王妃好像很不正常。

    方要开口问问,却听到孟漓禾又道:“王爷呢?”

    诗韵这才松了口气,王妃虽然面上不愿表现,但这心里还是挺惦记王爷的么?

    所以也赶紧回道:“因为山上那伙反贼,所以这会进宫面圣了。”

    “反贼?”孟漓禾不由疑惑,不是采花贼吗?怎么还牵扯出反贼?

    “王妃有所不知。我朝一直残留着一些前朝余孽,他们自称是前朝王室后人,一直想要复国,皇上已经不知派了多少人,这么多年全力清剿,都没有抓到这些人,没想到这次竟然阴错阳差捣了他们老窝。”

    竟然是这样……

    孟漓禾不由有些恍然大悟。

    难怪那采花贼会有那么多防备,难怪那普通的山上还藏有那么多机关。

    原来,那根本就是他们藏匿的地点。

    想来,也是因为逃亡太久,寂寞难耐,所以下山做这采花贼吧?

    只是不知道,若这王室后代是真的,如今却沦落至此,他们的祖先会如此想,到底这复国的事还有什么意义呢?

    成王败寇,认清现实不好吗?

    人,果然不该太有执念。

    还好,她想的清楚,也放的及时,至少现在,虽然痛苦难免,但还不算晚。

    只是没想到,她又一次无心插柳的帮了宇文澈,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想来,以他现在的势力,离那个位子已经不太远了吧?

    也许,很快他就可以君临天下。

    不过,自己怕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孟漓禾眼神划过一丝伤痛,却很快恢复如常,甚至对诗韵笑了笑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说完,便转身朝离合院而去。

    之前,她把宇文澈赶出去,平复了许久才起来,昨夜在山间折腾的一身脏乱,方才也只是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毕竟,她和宇文澈闹成那样,实在不好再没心没肺的留在那里洗澡。

    然而,那一丝伤痛却未错过诗韵的视线,毕竟,她身为暗卫,又是个女子,比一般人都要心细许多。

    而且后来,王妃虽然笑了,但却并不是她平日欢喜的笑,更像是敷衍亦或是苦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让王妃如此呢?

    她记忆里的王妃,那可是不同于一般女子的存在。

    没有武功,却时时做到有武功人做不到的事。

    身形单薄,却常常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仰视。

    聪明绝顶,可以做他们平时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没想到,也有她所不能掌控的事吗?

    或许,要找个机会和王爷说说。

    诗韵还在沉思着,前面的孟漓禾却已经走远。

    她记得她好多好多事没有做完,如今,也是时候处理完这些事了,明明之前是自己故意延长留下来的时间,如今,却不得不尽快处理掉了。

    而既然,宇文澈如今不在府内,为芩妃治疗的事,怕是不方便做了,那就,先把梅青方的事处理了吧。

    亲手写了书信,派人悄悄送到了大理寺,孟漓禾这才舒舒服服的洗了澡,用了餐,又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将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

    而不出她所料,果然将近傍晚之时,她便收到来自梅青方的密信,而时间,则如她所愿,就约到了今日的夜里。

    既然是半夜出府,孟漓禾并没打算瞒着宇文澈,只不过,也只是想例行通知一下而已。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直到府内人几乎都睡下,宇文澈还没有回来。

    看来,最近殇庆国棘手的事情倒是不少!

    不过,宇文澈没有主动和她提,她也不会再费心去多问一句了,早点抽身,对大家都好。

    既然如此,孟漓禾便吩咐诗韵,悄悄带她直接从院墙处飞了出去。

    虽然不打算瞒着谁,但事关重大,掩人耳目也是必须的。

    而诗韵自跟随孟漓禾之后,对她几乎是言听计从,若是放到现在那也是活生生的死忠粉,所以除了对她的安全表示担忧外,倒是没有一点疑虑。

    不过,孟漓禾也说明了只是会友,也算彻底将她紧张的心思安抚了下来。

    地点还是约在之前梅青方与梅青骏第一次见面的山上,而等孟漓禾到达之时,二人显然已经在那等待。

    今夜云重,似乎有些风雨欲来的趋势。

    因此几乎没有什么月色。

    孟漓禾走到两人跟前,只是隐隐的看到对面两个人的影子。

    忍不住感叹,这古代没有路灯的人生真是坑啊!

    然而,这并不是什么难题,谁让她机智呢?

    于是,那等待着的两人就看到一个绝色女子站在他们眼前,还没有开口,便先从袖子里拿出一颗有鹅蛋大小,还闪闪发着光,几乎能瞬间把周围照亮的……夜明珠?

    梅青方不禁有些诧异道:“漓禾,你这是?”

    孟漓禾对他这私下的称呼非常满意,所以调皮的眨眨眼道:“这是夜明珠啊!我用来当灯的!怎么样?还不错吧?”

    梅青方嘴角抽了抽,不由好笑又无奈的点点头,眼底一片温柔,这个女子,真的总是这样与众不同,让他每次好不容易堆砌起来的铜墙壁垒轻易瓦解。

    这么大的夜明珠,可谓价值连城吧?

    用这种东西当灯,也只有这个可爱的女子想的出来吧?

    原本,还因担心梅青骏和她之间如何面对而紧张的心情,也顷刻变得轻松起来。

    她,就是有这种神奇的,仿佛一颦一笑间就能化解一切恩仇的魔力。

    或许,她真的可以说服梅青骏也说不定。

    他原本,不用这么担心的。

    而身边,梅青骏神色复杂的看了眼自己的弟弟,看到他那止不住翘起的唇角时,目光变得一片幽深。

    接着,才仔细看向眼前的女子,他倒要看看,这个覃王妃到底有什么能力,竟然可以如此获得他这个从不亲近人的弟弟的信任,还有这个近乎宠溺深情的笑容。

    毕竟,若不是梅青方用近乎请求的方式,不停在自己身边劝说,他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然而,才看了一瞬,目光却忽然一缩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