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28章 双向暗恋真捉急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眼睛顿时一眯,宇文澈抬头问道:“这布带是那个侍卫身上的?”

    孟漓禾有些莫名,猜不透宇文澈心里想了什么。

    他应该不会是介意这件事吧?

    毕竟,即使是当初刚认识他时,她也曾这样为他包扎过。

    那样的情形下,任何一个人都会如此。

    所以,也老实的点点头:“对啊!”

    宇文澈紧紧的盯着孟漓禾,眼眸幽深。

    “怎么了吗?”孟漓禾还是揣揣不安的问道。

    “没事。”宇文澈低下头,将那缠着的布带慢慢解开。

    方才她还沉睡之时,她就想这么做了,但是请黄太医摆过脉,体内并没有什么中毒的迹象,因此还是没有打扰她,让她先睡过去。

    加上,还有那几个人犯要处理。

    布带很快尽数解开,露出那一道不算大的伤口。

    许是因为有过毒,伤口周围有些肿起,鼓鼓的一小块,看起来并不渗入,但是还是要涂药消肿。

    药是提早就准备好的,因为黄太医已经预料到了伤口的情况,因此宇文澈很快将药拿过来。

    只是,看着那一小块伤口,宇文澈还是忍不住想到了孟漓禾之前所说——“毒已经吸出去了。”

    手里的药盒不知不觉紧握,宇文澈心里有些不太爽的感觉冒出,但脸色却依然状若平常道:“毒倒是吸的挺干净,也挺及时。”

    难得宇文澈主动聊天,孟漓禾本来就心里有些忐忑,当然赶紧搭话道:“对啊对啊,吸了很久很多次呢。”

    很久很多次……

    宇文澈眯起了眼。

    心里就像打翻了什么东西,越来越气闷。

    “你好像很信任他?”宇文澈又一次开口,“他是凤清语的侍卫,你不怕他害你?”

    以他对孟漓禾的了解,如果不是信任的人,她不会这么没有防备的让人这么救治。

    才短短一天多的时间,此人就可以让她如此信任了吗?

    还是说,她已经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啊?”孟漓禾有些怔住,她之前答应凤夜辰不透露他的身份时,真的没想到宇文澈会注意到此人,此时被他这么一问,心里莫名有些发虚起来,只是道,“也不是信任他吧,只是他之前也救了我好几次。”

    “哦?”宇文澈神色莫辩的挑眉,“还有哪里受了伤吗?”

    “不是伤,是毒。”担心宇文澈担心,孟漓禾赶紧解释道,“其实就是瘴气而已。”

    瘴气……宇文澈想了一下,似乎他在寻找人的过程中的确遇到了一片有瘴气的丛林,不过习武之人一般都不会有问题,但是对于孟漓禾,却的确危险。

    宇文澈冷哼一声,诡异的说了一句:“嗯,还好不是需要吸出来的毒。”

    话音一落,孟漓禾就面部一僵,下意识的抿了抿唇。

    天哪,虽然毒不是吸出来的,但是当时的情景,好像比吸毒还……

    孟漓禾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让他知道!

    然而,这一个动作,却让宇文澈双眼一眯,忽然危险的朝她凑近。

    看着她不自在蠕动的唇,低声却又带着震耳的气势道:“他怎么救的你。”

    “他……他……他,解药!”孟漓禾紧张的向后退,说话甚至开始结巴。

    “你当时昏迷了?”宇文澈紧追不舍。

    “对!对!”孟漓禾拼命点头,我就是昏迷了啊,所以不管做了啥都与我无关!

    宇文澈身子一顿,危险的眯了眯眼:“所以,他是用/嘴为你喂的药?”

    “不是!”孟漓禾脑中一个激灵,赶紧否认道,“我很及时的在他喂药前醒了过来。”

    “是么?”宇文澈盯着她的唇,淡淡的反问。

    孟漓禾被盯的越发不自在,简直要咬破自己的双唇。

    为什么会这么心虚啊!

    她明明没做啥啊!

    就算自己喜欢他不假,但他又不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什么人,只是履行两个人的协议而已,干嘛搞得好像被捉了奸一样啊!

    而且,那种情况,换做他和别人在一起,也会这样救那个女人的吧?

    好吧,好像是有点不舒服,不过宇文澈又不喜欢她不是吗?

    想到此,孟漓禾顿时有了底气,干脆眼睛一闭,豁出去道:“我的确是自己醒来吃的药,不过在这之前他为我度了气,所以吸入的瘴气并不算多。”

    话一说完,孟漓禾就感觉周身刷的一下多出许多冷气。

    忍不住睁开眼,刚刚挺起的腰板顿时又塌了,只是度个气而已啊,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

    “原来如此。”宇文澈竟然没有发怒,只是面无表情的说着。

    “对啊!”孟漓禾又补充道,“只是带着我飞出去的时候度了气而已,并没有多久。这,这也是不得已的啊!你要知道,没有他度气,我可能就死了。”

    “嗯。”不知是触动到宇文澈心里哪个点,总之宇文澈听到这句话后,神情忽然落寞了下来。

    看的孟漓禾竟然有些于心不忍,她这不是变相告诉他,他没有履行承诺保护好她吗?

    当即,要赶紧开口劝慰道:“你不用……”

    然而,话还没说完,孟漓禾便觉唇上忽然一软,不由震惊的瞪大双眼,却看见宇文澈那放大的脸就在自己眼前,吓得赶紧闭上了眼。

    唇温柔辗转,气息互相交换,孟漓禾的脑子都要搅成一团浆糊。

    不记得是谁先张开的唇,也不记得最后是怎样发展成互相回应。

    只知道,时间无限延长,感官无限放大。

    到了最后,她几乎是被吻的气喘吁吁,身子都软软的瘫在了床上。

    宇文澈才终于放开了她,从她的身上,抬起了头。

    而此时,他几乎已经整个身子压住她,两个人相拥在床上。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

    孟漓禾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只是心里有个欢喜的声音在叫嚣。

    他吻了自己!

    这是代表,他也喜欢自己吗?

    然后,她就听到一个声音从上方传来:“他是这样为你度气的吗?”

    欢喜还没有达到心底,便硬生生被截断,心里的粉红泡泡顷刻全部破灭,孟漓禾气愤的看着宇文澈,简直恼羞成怒。

    原来,他如此奋力的吻她,就是要确认她与凤夜辰发生的事?

    就算他们有约定不假,但是那种不得不为的情况,他竟然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