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25章 就喜欢调戏你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礼义廉耻都去了哪里啊喂!

    当即又瞪了他一眼道:“我说不是就不是!凤夜辰你也太小看我了,你以为,我把你当马骑,是白骑的?”

    凤夜辰愕然,骑马?

    哦,她说的是……之前背她?

    孟漓禾简直懒得说下去,这人到底是怎么当一国之君的?

    天天这么没正经,真的没关系吗!

    不过,看他这么震惊,就是要打击他!

    而且,要调戏她?

    嘿嘿,把她当纯良少女吗?

    太天真啦骚年!

    不知道女人污一点才可爱吗?

    于是,干脆换了一副笑意吟吟的面孔,也故意凑近凤夜辰,甚至手伸向他的后背,自上而下摸了一把道:“我说皇上,你的后背,好像很敏感呢?”

    说完,只觉凤夜辰身体果然一僵,整个背部的僵硬程度如之前每次摸他。

    在那个为他肢体催眠的晚上,在那个被他背在身后之时。

    孟漓禾前世的专业是法医,对骨骼有着常人没有的敏感,因此当她两次摸到同一个后背时,那每个人独有的骨骼特征,让她一下子便察觉出来。

    因此,才有了到达杨家院子后,那个第三次假装摸上他后背,那确认的举动。

    凤夜辰仅仅一瞬间便由这个动作联想起了前面,暗暗惊叹这女人惊人的观察力外,同时也眯起了眼,一把拉住孟漓禾的双臂,一边危险的抬起她的下巴,慢慢磨蹭,竟是将她脸上原本整容的东西去除,很快,那张平淡无奇的脸上露出了绝色的面容。

    凤夜辰满意道:“女人,你既然知道我这里敏感还敢碰,你这是玩火知道吗?”

    孟漓禾一惊,看到他眼里果然带着些炙热的光,一下子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往后退去。

    接着,一阵疼痛从脚踝处传来,孟漓禾忍不住“嘶”的一声弯了下腿,要不是这会正在被凤夜辰拉住胳膊,想来又要摔下去。

    凤夜辰眼里的炙热转化为无奈,将她按到石头上坐好,自己再蹲下又一次查看她的伤口。

    原本,因为唾液而有些愈合的伤口此时因为极速向后退,造成伤口又一次渗出血。

    凤夜辰看了看,接着抬起头看着她,慢慢解开自己的衣襟。

    “喂,你要做什么。”孟漓禾大惊,开始往后仰去,但因为此时坐在石头上,所以只是上半身向后倒去,看起来更像是主动要躺下去。

    凤夜辰唇角一勾,看了看她的动作,忽然低沉道:“没想到,你这么主动……”

    孟漓禾立即反应过来,赶紧坐起,大叫道:“我和你说,我刚刚是开玩笑,你不要乱来啊!”

    “嗤。”凤夜辰看着她一副要被欺负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接着邪邪的看向她,“你说,我这会要不要配合说一句,你喊吧,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孟漓禾抽了抽嘴角,无比囧的想,大哥,这言情文的套路你是咋知道的呢?

    难不成,你也看过小话本?

    “这种时候竟然出神?”凤夜辰手下一顿,简直要气笑。

    孟漓禾立即回过神,入眼的就是他一张放大的脸,着实吓了一大跳,毕竟这个人曾经装过采花贼非礼过自己啊!

    所以赶紧小心肝颤悠悠的说:“那个啥,你别过分啊!我现在是伤者!你不能对我用强!”

    “噗。”凤夜辰又是一声笑,“怎么办,我真得越来越喜欢你了。”

    说着,一把将那件侍卫的外衣解开,露出里面那明显奢华了不止几倍的绸缎里衣。

    孟漓禾更加欲哭无泪,不会玩真的吧?

    她的铜铃呢?

    刚伸出手在袖中摸索着,却听凤夜辰道:“你是在找这个吗?”

    “叮铃”一声脆响,孟漓禾也同时摸了个空,一抬头,就见自己的铜铃在对方的手里摇晃着。

    孟漓禾双眼一瞪:“你什么时候把我的铜铃偷走的?大哥,我看你不只是采花贼,还是小偷!”

    “反正都是贼,多一个名头也无妨。”凤夜辰脸色未变的大言不惭着。

    脸皮真厚,孟漓禾服了。

    凤夜辰继续晃着,不过明显并没有去看,只是道:“这就是那个传说中一看便睡的小玩意?”

    “并不是。”孟漓禾嘿嘿笑了笑,“你看那天对你不就没啥用,我拿着玩的。”

    “哦……”凤夜辰双目含笑,若有所思。

    “所以你还给我吧。”孟漓禾伸出手,纯良的表情就像一个要糖果的孩子。

    凤夜辰挑了挑眉,还真的将铜铃还了回去,不过接着说:“也好,反正对我也无效。”

    孟漓禾想要出手的手一顿,泱泱的又放回了口袋。

    这家伙喜怒无常,耍流氓没底线,她不能惹怒他。

    “好了,话不多说,那我们来做正事吧!”凤夜辰眼睛带着勾一样看了下孟漓禾,接着继续低头摆弄起里衣。

    孟漓禾几乎要哭了,不是说男人的兴致可以被干扰的吗?

    这荒郊野外的,为何如此大的执念啊!

    就算是玩笑,也该适可而止了吧?

    而且,万一不是玩笑……

    想到他的劣迹斑斑,孟漓禾想了想干脆声色俱厉道:“凤夜辰,你知道我宁死不屈的!你不是没见过!确切的说,你应该见过两次!”

    凤夜辰手下一顿,两次,他的确见过两次。

    一次是她被人劫持时自己刚好赶到时,只差一步,这人就要血溅当场。

    另一次,就是她对着自己。

    那一刻,他是震惊的,也是心痛的。

    震惊于她这次竟然对着他,心痛于明明当初救她之时就想过再也不想让她面临这样的境地,结果却偏偏是他令她如此。

    明明他那日做采花贼,只是试探。

    试探她是不是真的和覃王没有夫妻之实,也试探她那传说中的铜铃是否有那么神。

    还有,就是那试探他那连自己都不太懂的心思。

    被她说的又是一阵无奈,好像每次想到这个女人可能死在自己面前,就觉得不忍心。

    凤夜辰叹了口气,自嘲的摇摇头,接着忽然手上一个用力。

    “刺啦。”里衣被撕下长长一条。

    接着,凤夜辰蹲下身,在她诧异的目光下,用这条衣带将她脚踝上的伤口慢慢缠了起来。

    孟漓禾神情僵了僵,所以说,他刚才解衣服就是为了给她裹伤口?

    那干嘛要做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还说出那么令人误解的话啊?

    果然就是故意的吧!

    难道这个时代的男人,都有点恶趣味不成?

    孟漓禾感觉一阵心累,真是整个人都不能好了。

    不过解除了危机,至少证明凤夜辰不是真的想对自己如何,她倒也松了一口气。

    却听凤夜辰边绑着伤口边问道:“你好像还有一件事没有解惑。”

    孟漓禾想了想:“你指的是,如何发现你是劫亲之人?”

    “嗯。”凤夜辰用力将最后一圈绑上,手灵活的打了个结,之后干脆往她旁边一坐,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孟漓禾这次却没多大要长篇大论的兴致,只是挑眉道:“我要是说凭感觉,你信吗?”

    “感觉?”凤夜辰好笑的瞪大双眼,这又是什么理论?

    揭穿一个人的面目,单凭那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孟漓禾吸了口气又吐出,又道:“就当是女人的直觉吧。”

    “那是什么玩意?”凤夜辰哭笑不得,“你确定不是在骗我?”

    孟漓禾撇了他一眼道:“我才不是你,呆着没事就知道调戏人,感觉虽说的确很渺茫,但人和人相处还不是靠着感觉?当然也可以说是磁场,算了算了,这个你不懂。我的意思就是,感觉虽然很玄妙,但就比如你,你喜欢过人吧?那喜欢不就是一种感觉?”

    凤夜辰盯着孟漓禾沉默了良久,仿佛在消化着这个说法。

    其实孟漓禾起初当然是靠着熟悉的感觉,以及互相相处的气场,但是其实也不全是因为这个,毕竟打斗的功夫啊,说话的方式,甚至不小心露出的本音啊,都是最终猜出是这个人的原因。

    更何况,敢光天化日的和一个王爷抢亲,而且没成功也无所谓,之后又消失了那么久。

    想必,也就这个日理万机的一国之君办的出来这种事吧?

    只不过,孟漓禾也懒得解释那么多,还不如一句“感觉”直接打发了,反正归根结底,也的确是她的直觉引导她汇集这些蛛丝马迹的。

    良久,凤夜辰终于开口:“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对我……有感觉?”

    孟漓禾诧异的看向他。

    凤夜辰的声音已经彻底变了回去,与当日劫亲时的声音一模一样,想来,这次是怕自己听出来,才临时改变了音色。

    这会既然被认出,也干脆完完全全的真面目真声音。

    不过,孟漓禾诧异的却不是这点,而是……

    “大哥,我什么时候表示过对你有感觉了?做人不能太自恋好吗?”

    凤夜辰挑挑眉,没有反驳她,但看得出心情很好。

    不过,孟漓禾却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了,她说了这么多,可不是没事解惑玩的。

    所以,一口气拆穿了这个人的三个假身份,孟漓禾终于开口问道:“那尊敬的辰风皇,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一连换了三个身份来接近我的真实目的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