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23章 得了相思病吗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一种怪异的感觉从孟漓禾心里升起,不知是他的语气太过认真,还是眼神太过专注,孟漓禾当真忘记了自己还在生气。

    只是,有些泄气的道:“算了,懒得理你。”

    “好了,放心,我方才到达此地时暗暗发了信号,很快会有人找到我们。”神秘侍卫躲过一劫,也开始温柔安抚道。

    信号?孟漓禾却有些晃神。

    因为她想到,宇文澈也经常用这种信号通知他的人。

    如今,自己身在这里,他是不是也在心急的找自己呢?

    会看到这种信号吗?

    应该不会吧,毕竟不是他常用的那一种。

    那他会找到这里来吗?

    想不到,才一天不见,自己却有点想他了呢!

    真有点后悔,从风清语那里出来的时候,没有让诗韵偷偷想办法通知一下他。

    当初,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

    怕他担心查案危险而阻扰,也想试探下身边这个人。

    可是如今,的确遇到了危险,而身边这个人,却越来越让自己迷茫了。

    眼前有些发花,呼吸过了好久也没有平复下来,反而有了越来越急促的趋势,孟漓禾不由晃了晃头,怎么回事?

    自己不会是犯相思病了吧?

    怎么一想到宇文澈就这么不舒服呢?

    孟漓禾只觉越来越难耐,不由准备坐下,想让自己平复一下。

    然而,刚一弯腰,胳膊便被人一抓,接着神秘侍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怎么了?”

    孟漓禾迷茫的看着他,觉得有些看不真切。

    “糟了!”神秘侍卫一惊,接着眼神顿时锐利起来,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接着忽然脸色一变道:“屏住呼吸,这里有瘴气!”

    孟漓禾有些混沌的脑子还是听到了这句话,瘴气?

    天,是那种她所知道的有毒气体吗?

    所以,她这是中毒了啊!

    亏她还以为自己是得了相思病,谢天谢地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中毒好像更惨吧?

    嘤嘤,她就说这地方应该有危险,却没想到这一点啊……

    然而,任她东想西想,行动已经远落后于思想,屏住呼吸什么的,她完全已经没有力气去做了,更何况,以她的能力,屏住呼吸也维持不了多久。

    眼见孟漓禾的状态越来越差,神秘侍卫的眉头渐渐紧锁起来。

    他常年习武,甚至自幼便因某些原因,进行过特殊训练,一般的毒,他已经可以做到完全不受侵害。

    所以这瘴气,对于他来说,没有丝毫的影响。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也恰好忽略了这一点,却是让丝毫没有武功的孟漓禾跟着受了连累。

    真是怪他!

    不过,想来那采花贼引他们过来的目的也是如此,那么既然这样,应该是不会有其他机关才对。

    想清楚这一点,神秘侍卫不再犹豫,一把抱起呼吸越来越薄弱的孟漓禾,运起轻功努力向一个方向飞去。

    他要带她离开瘴气范围!

    否则越吸越多,他身上并没有解药,后果会更加严重!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瘴气范围实在是大,任他飞了一会还是没有脱离。

    而孟漓禾的双眼已经有些迷离,明显已经有些意识模糊,加之她不会闭气,越是呼吸不畅越是大口的喘着气。

    神秘侍卫只是犹豫了一霎,便做出了决定,接着,头朝下压去。

    孟漓禾难耐的张着嘴呼吸,忽然只觉唇上一软,接着一口气便进了口中。

    仿佛,比之前要舒服了一些,呼吸也变得自在了许多。

    下意识的,孟漓禾努力的呼吸起来,只是唇上多的东西让她有些不适。

    而趋利避害的本能让她的唇忍不住蠕动起来,似乎想要呼吸,又想要摆脱唇上的东西,因此一吸一推别扭的进行着。

    神秘侍卫身子有些僵,甚至有些身体蹿火。

    这个女人一定不知道自己此刻在做着什么,再这样撩下去,他甚至想不顾一切将她就地……

    算了,神秘侍卫努力压制住头脑所想,干脆使劲朝那个唇压了压,让她无法再动颤,只能被动的接受着他度过去的气。

    许是压制起了作用,她反抗了两次无果,因此也终于老老实实的停了下来。

    终于,在神秘侍卫的额头已经冒出了点点汗珠,身子只觉从没有的疲惫后,瘴气才离他们远去。

    找到一块相对平整的地方,将孟漓禾放了下来。

    看了看她的情况,中毒不算深,但依然需要解毒。

    艰难的将视线从那有些发肿的嘴上移开,神秘侍卫长出了口气,揉了揉孟漓禾的头道:“在这等一下,我去找解药。”

    说完,便迅速起身朝瘴气的方向而去,仿佛生怕再多待一秒,会改变主意。

    因此,也错过了身后,孟漓禾悄悄睁开的眼。

    孟漓禾的确中了毒不假,但是意识并没有完全沦陷,加之后面他一直为她度气,并没有更加深中毒。

    因此,她也渐渐开始清醒起来。

    只是,身体还是有些不舒服罢了。

    想来,还是体内有瘴气之毒的缘故。

    然而,她方才却不敢睁开眼睛,因为她清楚的意识到,当下是什么情况。

    那个男人的唇正印在她唇上,为她度气!

    然而,回想起自己举动的羞耻感远超过了起初的震惊,天哪,她到底做了什么!

    所以……她当即做了个十分英明的决定,装死吧!

    反正她的确中了毒,并且非常希望刚刚就这样昏死过去,这样就不用记得这个细节!

    毕竟,大家都看重结果不是吗?嘤嘤嘤。

    宇文澈,我好像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怎么办……

    有毒的地方,一般都会有解药。

    瘴气是毒,自然也不例外。

    神秘侍卫对毒似乎很有经验,因此不到一会功夫,便寻了解药回来,看了看还在闭着眼睛躺在那里的孟漓禾,犹豫着怎么将它服下去。

    然后,却忽然朝胸前一瞥。

    接着,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拿起药草,自言自语道:“嗯……没有意识,怎么办呢?看来只有嚼碎用嘴喂了……”

    话一说完,就听一声嘤咛一般的声音从地上那人口中发出。

    “哎呦,好难受。”

    神秘侍卫努力绷住脸上的笑,低头道:“醒了?啧啧,可惜了。”

    孟漓禾慢慢睁开眼,状似迷茫的看着他:“我怎么了吗?”

    装的还挺像……

    神秘侍卫摸摸下巴,严肃道:“你中了毒,放心,我马上嚼碎了药为你解毒!”

    说着,就要把手里的药草往自己嘴里塞。

    “等等!”孟漓禾大叫一声,后又意识到好像刚醒来不该这么大力气,赶紧咳了两下,低声虚弱道,“我是说,我可以自己吃。”

    “是吗?”神秘侍卫仔细看了看她,然后才点点头道,“看来中毒不深,给,吃吧,嚼碎咽下,一会就好。”

    孟漓禾虚弱的伸出手,不用怀疑,这是真虚弱。

    毕竟,中毒这事不假,只不过缓了这么久,说话还是有些力气罢了。

    但身体,就没那么会装了。

    毕竟,嘴里说什么,还是要看诚实的身体才作数。

    艰难的将药嚼碎,孟漓禾痛苦的咽下,因为,药草的味道实在没那么容易下咽。

    但是,谁让它可以救命呢?

    孟漓禾悲催的又躺了一会,直到觉得身体差不多恢复原状,也慢慢的坐了起来。

    整个过程没有再看神秘侍卫,也没有再说话,只是诡异的看了一眼神秘侍卫的嘴便离开。

    神秘侍卫倒也不拆穿她,只是摸摸自己的嘴道:“嘶,好像有些肿了呢,不知道是不是也中了毒。”

    孟漓禾脸上一僵,知道自己接下去该问“咦,为什么会肿,或者怎么中了毒?”

    然而,并不能问出来好吗?

    谁愿意和他讨论刚才发生的事,拜托快忘掉!

    于是,她下一句是:“那个,谢谢你救了我,嗯,还救了好几次,以后你有需要我的地方就说吧,只要不违背良心,我都会答应。”

    虽然是转移话题,不过也是真心感谢,但还是保险的为自己加了个条件。

    毕竟,想到他的身份,万一他让自己杀了宇文澈呢?

    那必须不可能好吗?

    神秘侍卫挑挑眉,这女人转移视线的能力,真是和他有的一拼。

    不过,就这样放过调戏她的机会?

    那不是太可惜了吗?

    唇微微扬起,神秘侍卫道:“有没有真的完全救你还不一定,毕竟我们还没脱离危险,等真的出去,你再感谢我不迟。”

    孟漓禾点了点头,心里却长出了一口气。

    看来,混过去了啊,嘿嘿嘿。

    然后,她就听到神秘侍卫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不过,出去之前,我们要解决个问题,你这个嘴也很肿,疼不疼,确定不是中了别的什么毒吗?”

    孟漓禾简直一口气堵在口里憋死,方才那口气还没有出完好吗?

    怎么又绕了回来!

    而且,中什么毒,明明就是你吻的好吗?

    不不,不是吻,是救命!

    孟漓禾脸色通红,要质问又说不出,难得被逼到这种境地。

    只好咬牙切齿道:“大哥,你多虑了,我并没有再中毒,好好的。”

    说着,甚至站起身,转过身子走了两步干脆不看他。

    神秘侍卫忍笑,刚想说什么,却忽然脸色一变。

    然而,还没有出手,却已经听到孟漓禾的一声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