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22章 女人不能太聪明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采花贼的行动极快,即使还拽着孟漓禾,速度也丝毫不减。

    孟漓禾甚至忍不住比较了一下。

    嗯,似乎还是神秘侍卫的速度略胜一筹,不过技术嘛……

    好歹,人家采花贼没有忽快忽慢,几乎是匀速在用轻功飞着。

    而神秘侍卫也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始终追在身后。

    只是,的确只看到他一个人,至于之后有没有人跟过来,反正她是看不见了。

    孟漓禾干脆闭上了眼,等会还不知道是怎样一场恶战,就这样被当作人质,还真的是让人很不爽的一件事,但是只要有机会,她就一定会反抗。

    只可惜,现在连铜铃掏出来的时间都没有。

    不知多了过久,孟漓禾闭着眼睛只感觉到耳边的风声,直到这风声渐停。

    接着,双脚也有了实感,孟漓禾知道,这是终于停了下来。

    睁开眼,下意识看向四周。

    天依旧很黑,但因为是在外面,所以淡淡的月光映照下,也足以让她依稀看到旁边的景色。

    只是,这郁郁葱葱的树林以及脚下这崎岖不平的小路。

    这,是在山里?

    孟漓禾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同时心里也在默默估量着。

    看起来,这里就是这人藏匿的老巢,也就是他觉得安全的地方。

    只是,并没有看到别的援兵出现,他怎么就判断这里足够安全呢?

    还没等孟漓禾想完,神秘侍卫已经冷声开口道:“地点到了,可以放人了么?”

    采花贼将孟漓禾放开一点,不再扣着她的脉门,但却也在她的掌控之中,伸出一只手朝向神秘侍卫道:“解药拿来。”

    神秘侍卫从袖口中掏出一个瓶子,在眼前晃了晃,却并不扔过去,而是道:“让她走到中间。”

    “不行!”采花贼冷然拒绝,“我怎么知道你给的是不是毒药?”

    神秘侍卫终于忍无可忍,但是强压下怒意道:“这里面有两粒,一粒可以解一半,你可以试试。”

    说着,从瓶子倒出一粒,丢了过去。

    那采花贼犹豫了半晌,还是将孟漓禾重新扣住,这才咽了下去,看那架势,如果这药是毒药,即使是死也要在死前拉着孟漓禾一起。

    孟漓禾简直无奈,她以前做刑侦师时,遇到过多少次用人质绑架的,但也没见有哪个人像这人这样墨迹。

    仿佛这人就是被人坑了一万次,对谁都不信任,哪怕是一点点。

    真不知道这人到底逃过多少次命,能把一个简单的威胁,发展成这么漫长的经过!

    药终于被服下,采花贼感觉了一下,身上那股子难耐的瘙痒似乎的确褪去不少,一直靠努力克制才不发抖的手也好了起来。

    这才开口道:“好,说好的,一手交药,一手交人,那既然这样,你过来。”

    神秘侍卫眯了眯眼,神情莫测的看着他,冷笑道:“让我过去?你确定你可以逃的掉?”

    孟漓禾也是奇怪,总觉得哪里透着些古怪。

    按道理说,难道不该是他将自己推出,神秘侍卫扔来药,这样的交换过程才合理么?

    何必非要让神秘侍卫上前?

    “我这人信不过别人,我必须看到我手里的是药才会放人,而你想必也看不到放人不会给药,那就只有这样了。”采花贼倒是难得的解释起来,甚至接着说,“至于能不能逃掉,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自然有把握,这就不是你操心的了。”

    “好。”神秘侍卫不再多问,直接应允。

    他倒要看看,这人还能耍什么花样。

    一步步走上前,神秘侍卫将药递了过去,与此同时,那人在接到药的一刹那,果然那抓住孟漓禾的手彻底松开。

    孟漓禾还没动作,就觉身子被猛的一拉,很快,便跌入神秘侍卫的怀抱,被他用一只手紧紧拥住。

    而接着,却见他送完药的手忽然朝着采花贼一伸,看样子,是并不打算放过他!

    而几乎是同时,那人的手也朝着旁边一挥。

    接着,一声采花贼的闷哼,以及一阵地动山摇的巨响,在孟漓禾的耳边响起。

    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孟漓禾便觉自己的身子被揽住,接着便腾空飞起,然而却觉头顶树木忽然往下倒,眼见避无可避。

    神秘侍卫一手揽着她,一手出击倒下的树木。

    然而树木实在太多,又顾及怀里的孟漓禾,神秘侍卫只得边挡边躲。

    眼前错乱的树枝落叶,空中忽上忽下。

    孟漓禾简直感觉自己是在看4D电影,十分不合时宜的想,简直比当年看阿凡达还要刺激。

    而且,难怪交换个人质要这么久。

    很明显,这两个人都根本没打算放过对方么。

    竟然在交换后的一刹那,两个人同时出了手。

    还真的是……完全没有任何信誉可言啊!

    孟漓禾这遇到危险神游的技能简直又上了一层,接着便觉得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而她的双脚也重新立于地面。

    只是……

    她诧异的看向四周,这景色好像和方才完全不同啊?

    怎么这么一会就完全变了样呢?

    刚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被点了哑穴还不能发声,连忙张嘴示意。

    神秘侍卫立即上前为她解开。

    好不容易可以说话,孟漓禾赶紧问道:“我们现在在哪?”

    神秘侍卫长出一口气,眉头紧蹙,有些阴冷的道:“还是在山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方才那个是这山里的机关之一,为的就是引我们来此。”

    孟漓禾愣住,这采花贼还真的是可恶啊!

    原来带他们过来,不仅不打算放走她,还打算将二人一起一网打尽!

    “所以,这里是不是还有其他机关?”孟漓禾警惕的看着周围,甚至用脚踩踩地,接着赶紧跑开,简直一副想要试探有没有雷的架势。

    虽然,这古代并没有雷,但也难说有别的啊!

    神秘侍卫看的好笑,原本紧张的气氛,只觉都被她这举动打消不少。

    忍不住上前拉住她,揉揉她的头,将她那原本就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的头发揉的更乱,接着笑道:“别怕,我会保护你。”

    孟漓禾还想要抬脚的动作一滞,忽然有些不太适应。

    为什么什么属性的男人都会忽然爆发宠溺属性呢?

    这不科学啊!

    宇文澈也就罢了,毕竟相处久了,而且她知道,他内心其实也有很温情的一面,只是藏的很深罢了。

    但这妖孽一般的男子,还不知道是敌是友的人如此,还真是太奇怪了啊!

    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想要把心理的想法都说出来。

    然而,话到了嘴边,还是硬生生转移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在这里等着吗?”

    神秘侍卫皱眉想了想,看了看空中的月亮,最后才道:“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这里我不熟悉,不知还会不会有方才那样的机关,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等天亮才出去。”

    孟漓禾瘪了瘪嘴,只觉他说的很有道理。

    因为如果有那样的机关,他一个人或许没事,但谁让还有她这么个拖油瓶呢?

    只是……

    这荒郊野外,阴森恐怖的……

    孟漓禾越想越觉得害怕,不由缩了缩脖子道:“这里不会有狼吧?”

    “噗。”神秘侍卫笑出声,“你觉得,我会怕一头狼?”

    孟漓禾噎住,接着却摇摇头道:“不是啊,狼是群居动物,一头狼没关系,万一是一群狼呢?”

    “嗯,你说的有道理。”神秘侍卫看似沉重的点点头,更让孟漓禾觉得害怕加深了一层。

    反正那人引他们来此,肯定有危险!

    不是狼群还能是什么呢?

    身旁,神秘侍卫却忽然再次开口:“其实相比于狼群,我以为,你更害怕……”

    “什么?”孟漓禾眨眨眼,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吐沫,难道还有比狼群更可怕的东西?

    神秘侍卫忽然凑近孟漓禾的脸,然后忽然做了个鬼脸,大喊道:“鬼!”

    “啊!”孟漓禾顿时吓的蹦出两丈远。

    接着才反应过来,这人竟然故意制造恐怖气氛在吓她!

    什么仇什么怨这是!

    会吓出神经病的好吗?

    孟漓禾一反应过来就一拳打了过去:“神经病啊你!我让你吓人!让你吓人!”

    孟漓禾一拳一拳打着,小粉拳虽然小,但因为用了力气,打到身上也有着力度,只不过被打那人因为常年练武,因此浑身都是肌肉,所以硬碰硬,孟漓禾也没讨到什么好就是了。

    最终,也不知气的还是累的,终于停下手,然而眼睛还在凶狠的看着他,非常可怕!

    神秘侍卫终于举起双手,笑道:“好了好了,我错了。”

    孟漓禾还是很生气,甚至呼吸都有些急促,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玩!坚决不理!

    神秘侍卫无奈,只好保证道:“我发誓,今天绝对不吓你了!

    “今天?”孟漓禾挑眉重复着这两个字,敢情今天过了还要继续吓是不是?

    神秘侍卫摸摸鼻子,女人太聪明也有不好啊!

    这么点小心思还被发现了。

    于是干脆一本正经,若有所思道:“其实,我还以为你什么也不怕。”

    孟漓禾一愣,只听他又笑道:“不过也好,你有怕的东西,我才有机会保护你。”

    神秘侍卫笑意吟吟,一瞬间变得深情无比,若是单听这一句,甚至会怀疑,他是在对着自己心爱的人。

    孟漓禾有些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