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21章 小贼你中了毒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接着,孟漓禾听到一个声音。

    “我答应你。”

    “不要。”孟漓禾方喘过气,吐息还未均匀便开了口。

    刚刚面临死亡那一瞬那,她的确感到了无比的恐慌,毕竟,就算她身在两世,也没有经历过死亡。

    可是,她还是不能让人为她至此,何况,还是那么多人。

    神秘侍卫似乎也松了一口气,孟漓禾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声。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答应。

    怎么可能?

    她无法理解,却没有时间考虑,只能尽快制止。

    而采花贼很明显是担心她多说,赶紧对着神秘侍卫说道:“好,那就尽快动手。”

    手指蜷起又伸开,终于慢慢抬起手。

    夜风忽至,“吱呀”一声,将因人侵入而未关紧的窗户吹开。

    月光便洋洋洒洒的从窗口照进。

    刚好,足以让孟漓禾借着这月光,看到屋内之前没看到的景色。

    只见神秘侍卫正紧紧的盯着自己,目光里藏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而此刻正抬起一只手,想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身后,一声带着蔑视的冷笑忽然响起。

    接着,那采花贼贴近自己,带着嘲笑道:“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痴情种。”

    孟漓禾极不舒服的躲开,那采花贼却故意恶劣的用一只手压住她的肩膀,甚至边看着迟迟未动的神秘侍卫,边慢慢往下摸,动作极其的……下流。

    神秘侍卫果然更加眯起了眼,原本还有些犹豫的神情,也似乎下了决心般,终于要落下。

    孟漓禾难耐的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然而,却忽然眼前一亮!

    “等下!”孟漓禾忽然大叫出声,声音里竟是藏着喜悦。

    神秘侍卫手一顿,有些莫名的看向她。

    “老实点!”采花贼皱起眉,“少给我耍什么花样,别忘了你的命还在我手里。”

    孟漓禾这次却笑了,不仅不再因他的威胁感到半点恐惧,反而挑眉道:“那可不一定,我们的命,到底谁在谁的手里,还是未知。”

    这话一出,神秘侍卫眼前一闪,一直因紧张而被他忽视掉的事重归眼前,不由将手放了下去。

    嘴角说不出是自嘲还是嘲笑,他竟然忘记这么重要的一件事。

    看到神秘侍卫和孟漓禾的反常,采花贼不由感到一阵紧张,想要干脆点了孟漓禾的哑穴,逼神秘侍卫就范,但这二人的神情又实在太怪异,让他忍不住问道:“你说什么?”

    孟漓禾知道他这是已经上钩,但却没有理会他,而是朝着神秘侍卫问道:“喂,我今天衣服上的毒药,中了会如何?”

    神秘侍卫自是立刻心领神会,抬头看向采花贼,一字一顿道:“毒药由皮肤入体,最终全身皮肤溃烂而死。”

    孟漓禾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药。

    接着,却又笑道:“看来,今天我这朝身上抹毒药的计谋,救了我们所有人一命。”

    “不错。”神秘侍卫点点头,这次干脆撤掉了防备,侧倚在了床楞上。

    “你们什么意思?以为我会信?”采花贼冷冷一笑,满脸的不相信。

    如果当真如此,还用等到这会?

    而事实上,连神秘侍卫都有些不相信,只不过,他是不相信自己会因为紧张这个女人,而连这种自己有的筹码都忘了。

    只不过,这会既然想起,他自不会不好好利用,索性挑挑眉道:“痋花毒,接触皮肤即中,最初症状是,手控制不住发抖,心跳加速,之后皮肤瘙痒难耐,最后要么被自己抓死,要么全身溃烂而死。从中毒到死亡,不超过十二个时辰,你可以自己感受一下是哪个阶段,还能活多久。”

    那采花贼顿时心神大震,难怪他今日一直觉得心里跳的厉害,原本还以为是紧张的引起手也发抖,原来竟然是中了毒。

    而且刚才不注意倒觉得还好,他只觉背部有一点点痒,现在这么一提醒,他真的觉得不只是背部,甚至全身上下都是痒的。

    采花贼难耐的动了动,再次看向孟漓禾逼问道:“你是说,你的衣服上抹了此毒?”

    孟漓禾眨眨眼,以示回答。

    那采花贼只是愣怔了几秒,接着却忽然按住孟漓禾的手,将手使劲在她身上蹭了几把。

    孟漓禾顿时傻眼,她怎么也没想到,这采花贼竟然可以如此急中生智。

    她自己今天也是够蠢啊!

    先是忘了身上有毒这一茬,接着好不容易想起,却忘记对方也能轻易让她中毒。

    天呐,这人不会在这耗下去吧?

    让她全身溃烂而死,还不如给她个痛快啊!

    然而,孟漓禾还没有崩溃太久,对面,神秘侍卫已经嗤之一笑道:“你觉得,她身上抹了毒药,不提前服用解药的几率有多大?”

    此话一出,孟漓禾有些僵住。

    不由抬头看去,只见神秘侍卫对着她眨眨眼,眼里满满都是安抚。

    孟漓禾方才悬起的心,这才复又放下,而与之增加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神秘侍卫当真从未想害她。

    连自己因要伪装别人而紧张到忘记服解药这件事,都被他默默做了。

    她真是越来越搞不清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想。

    只是,不免又忍不住想起方才自己因为担心中毒而不敢推他,差点让他调戏自己得逞,就觉得……还是想打他啊!

    而采花贼的脸色也难看起来,因为眼前那男人太自信。

    以他方才那甘愿自断经脉的样子来看,若不是确保此刻这女的当真不会中毒,应该不会有这样的神情。

    当即,只觉心更加加速跳起来。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样一想,采花贼更觉得,如今,自己的唯一保命符,就是这个女人。

    于是,干脆豁出去道:“自断经脉,给我解药,否则我杀了她!”

    孟漓禾简直气的要翻白眼,这采花贼还能再贪一点吗?

    当即冷笑道:“我要是你,我会选择一个更稳妥的方式,让所有人自断经脉?恐怕这些事做完,你也没有力气再服下解药了吧?还是你以为,我会好心喂你解药。”

    采花贼瞳孔骤然一缩,他方才就察觉到,外面那些人并不只是这家院子里原本的那些护院,难不成,除了这些还有别人?

    看起来,这家老爷倒是真请了不少人来,看样子是势必要抓到他。

    那自己这要求,确实欠妥。

    之前进这屋之前,他就有打探过,确定屋内只有一个人的气息才进来。

    那就说明,眼前这侍卫装扮的男子,掩了气息。

    那万一,还有与他武功差不多的人,也在外面掩了气息,那他不是很危险?

    虽然这女人这话是危言耸听,但也提醒了他。

    于是,他反倒冷静了下来,重新考量一下他目前的处境。

    不用怀疑,他现在是被很多人包围了,而手里,只有一个人质。

    他必须确保自己安全,才能放开人质。

    那如果方才那个方法不行,那……

    采花贼难得的没有开口皱着眉思索,良久,忽然眼里的精光一闪。

    “小娘子。谢谢你提醒我。”

    采花贼慢悠悠的说着,那语气里有之前没有过的笃信。

    孟漓禾警惕的皱起眉,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难不成他又因自己的话,想到什么更恐怖的招数了不成?

    她只是想他把视线从让人自断经脉上转移,而不是做更加残酷的事情!

    不过还没等她问出口,采花贼已经先开了口,很显然,他比孟漓禾更加急不可耐。

    “小子,拜你的小"qing ren"提醒,老子现在不要你自断经脉了,但是,你要跟老子去一个地方,等我觉得安全了,我们一手交药,一手交人,不过有个要求,那就是只能你自己跟来。”

    此话一出,孟漓禾首先松了口气,无论怎样,她总算最初的主意实现了,那就是神秘侍卫不需要自断经脉。

    然而,跟他去一个地方?

    会是哪里?这个人的地盘吗?

    那对他们岂不是更不利?

    而孟漓禾能想到的,神秘侍卫更是马上意识到,然而,对于他而言,既然这人的目的只是想要解药和逃走,只要让他觉得安全了,才会真的放人。

    而那个地方,想来也是危机重重。

    但怎么也比直接自断经脉来的强,就算他可以假装经脉断裂,但那些手下不一定可以全身而退。

    而这个要求,却是最保险的一个。

    于是,不再多做考虑,当即点头道:“我答应你。”

    孟漓禾见他竟这样答应,还想再说什么,却觉身上一处被点了一下,立即就反应过来,这是哑穴!

    自己这个穴还真是备受人青睐啊!

    “小娘子,你的情郎都答应了,你就老实点吧。”采花贼话一说完,抱起她就朝外飞去。

    接着,神秘侍卫也飞快追去,迅速抬手制止住欲上前的一众人等。

    孟漓禾不能说话,只能朝下看去。

    只见,那院中有护院,还有明显是被惊动赶过来的杨老爷,而这些人之外,还有一拨人。

    那些人穿着黑衣劲装,脸上也用黑布蒙着面,从上看去,像是一尊尊煞神。

    而孟漓禾不由眯了眯眼,这些人并非是杨老爷的人。

    那么她的猜想进一步验证,果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