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20章 自断经脉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心里一跳,这人竟然要玩真的?

    刚想不顾三七二十一,将他推开,反正他手里有解药,她就不信自己中了毒,他会无动于衷。

    然而,手刚要动作,却觉身上忽然一轻,接着被子一动,耳边,一个极低的声音响起:“来了。”

    孟漓禾刚被调戏的还有些恍惚,静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这个“来了”,应该指的是采花贼,顿时,那无处安放的心跳又剧烈起来。

    她这到底是什么命啊!

    非得要把她吓出个心脏病才甘休吗?

    连个缓冲的时间都不给,也是心累。

    尽管如此,孟漓禾还是迅速调整到一级备战状态,那就是——装睡。

    因为想到武功高的人大概会看到她这张脸,未免被发现,她还特意朝里侧了身子,这样刚好也可以让被子拢起,让里面的神秘侍卫不易被发现。

    果然,她才安定下来,就听到窗户轻轻一响,若是平时熟睡时,想必她根本听不到。

    接着,便有轻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靠近床边。

    虽然孟漓禾身子丝毫未动,然后心却忍不住狂跳起来。

    因为她忍不住想到前两名女子的描述。

    如果也像之前那样,上来就摸她的身子,那样即使身上涂了毒,也还是被他占便宜了吧?

    同时,还是因为,她心里某个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

    而这些,都足以让她越想越觉得紧张,身子也越蹦越紧,僵到最后甚至有些颤抖。

    孟漓禾忍不住偷偷咬紧牙,不行,不能紧张,再不恢复常态,就要被发现了!

    然而,许是之前女子的描述实在太过详细,加之,她如今很清楚的知道,这个采花贼并不是她之前所想象。

    因此,她这会竟偏偏控制不了自己。

    忽然,一只手轻轻按住她藏在被子里的手。

    孟漓禾手指微微一动,这才猛然想起,被子里这人答应了不会让这采花贼碰到自己,这样,紧张的心情才得到了缓和,很快,又恢复到常态。

    只是,这一来一回间,却让采花贼顿住了脚步。

    即使她如今看起来睡得再平稳,对方却并没有采取行动了,只是微微低头,朝那张脸看去。

    孟漓禾易容过一次,如今并没有易容成那小姐的样子,采花贼看了一会,顿时觉得有什么不对。

    习武人的警觉让他双眼一眯,直接抬手准备朝孟漓禾的后颈劈过去,不管如何,先下手为强!

    然而,孟漓禾没有察觉到什么,隐藏在被子里,连气息也掩盖住的神秘侍卫却瞬间行动起来。

    一抬手,将他和孟漓禾身上的被子直接掀翻,接着一跃而起,就要朝那采花贼打过去。

    突如而来的强大内力,和方才还没有感觉到半分的气息,让采花贼很快意识到遇到了一个强大对手。

    当下,身子一避,躲开神秘侍卫的攻击。

    神秘侍卫自不会就此罢休。

    即使原本想趁他不备的主意落空,但高手,在一个举动间就能察觉到对方的深浅。

    因此,神秘侍卫几乎立即就断定,这个人的武功,远远不如自己。

    更加不做任何犹豫,朝着他再次攻去。

    然而,却见那采花贼这次并未再躲,而是手上一个用力,竟是将床上的孟漓禾一把拉到身前!

    神秘侍卫双目一缩,打出去的掌立即收住,内力硬生生的收回,生生将自己都差点弄到内伤。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采花贼竟然在同样察觉到此刻并非势均力敌的情况下,用孟漓禾做了挡箭牌。

    而最糟糕的是,如今,她还被当成了人质。

    “放开她。”神秘侍卫冷冷的注视着采花贼,黑暗里,发亮的深眸冷冽的如一头蓄势待发的雄鹰。

    那声音,更是冰冷的如同从地底深处蔓延开来,让人只是听着,便不寒而栗。

    然而,孟漓禾却看不到他的神色,她只是觉得,这个侍卫的声音除了冰冷,似乎还有些不同。

    比之前的声音,更加低沉更加有磁性也更加危险,但同时,却隐隐又有一种熟悉感。

    只是,现在却不是多想这个的时候,因为她此刻正被人牵制住挡在身前,很明显是被当做逃脱的筹码。

    真是心塞啊!

    明明已经用了这么完美的计划,却还是被她搞砸了。

    “放我走,她才有可能活命,否则,我可以随时取了她的小命。”身后,一个带着沙哑的声音不甘示弱的说着,虽然一样凶狠,但孟漓禾却能听出他声音里那一丝丝的颤抖。

    他在害怕。

    害怕自己这个人质,不能威胁到眼前这武功高强的神秘侍卫。

    但他只能赌,因为这是唯一的机会。

    只是,孟漓禾也忽然想知道,自己在神秘侍卫那里,到底有多大价值。

    神秘侍卫神色冰冷,一字一顿道:“杀了她,我保证,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采花贼手明显有些发抖,但还是阴冷的笑道:“那也无妨!我为了风流死,死了还有美人陪,倒也逍遥!”

    说着,竟将手扣在了孟漓禾的脉门之上,低下头冲着孟漓禾故意笑道:“小娘子,你说他舍不舍得让你陪着我共赴黄泉?”

    孟漓禾只觉一股恶心的感觉袭上心头。

    她不是没和男人近距离接触过,但这男人那猥琐的语气,却让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泛了起来。

    真的是在他身边多待一秒都是煎熬。

    很快,孟漓禾就听到一声宛如天籁般的声音响起:“放开她,我让你走。”

    而接着,她能很清楚的感觉到,采花贼明显身子放松了下来,却摇摇头:“不,不,放开她?我才不会那么傻。”

    神秘侍卫双眼紧眯,手中的骨骼在他的紧捏下,甚至发出声响。

    “啧啧,看不出,这个长相平平的小娘子,你倒是宝贝的紧。”那采花贼又怎么会没注意到这些,接着又说道,“但是越是这样,我越不敢放开她,谁知道你下一步会怎么把我捏死。”

    神秘侍卫似乎深吸了一口气:“你可以为我点穴。”

    “点穴?”采花贼扬扬眉,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接着却忽然冷酷起来,恶狠狠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先不说外面那些人,单以你的武功,冲开穴道有很难?”

    神秘侍卫此时已经几近忍耐到极点,若不是孟漓禾还在那人手里,他真的恨不得将此人碎尸万段!

    “那你想如何?”

    低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压抑,神秘侍卫还是问出了口。

    孟漓禾心里忽然涌出不好的预感。

    现在的形势几乎是朝着采花贼方向一边倒,神秘侍卫碍于她,如今只能被牵制着走。

    只希望,这贼,不要提出太过分的要求。

    然而,她终究还是第六感强于希望。

    只听那贼冷笑一声后,漫不经心道:“自废武功吧。”

    “你说什么?”这一次,神秘侍卫还未开口,孟漓禾已经先发了声,“你不要太过分!”

    “呦。”采花贼有些意外,“看不出这小娘子还挺烈的,难不成你们其实是对鸳鸯不成?”

    孟漓禾还未再出声,那采花贼又说道:“不过,过分?经你一说,我倒是想起,这个条件真的是我太仁慈了,我现在觉得,就该让他自断经脉!”

    孟漓禾气的几乎要吐血,就让她不会武功,她也知道,自废武功,尚且可以重头练起,但自断经脉?

    那就相当于是个废人!

    别说日后不能练武,就连最基本的行动都难。

    让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如此下场?

    那一定比杀了他还痛苦。

    她没想到,她的莽撞出言,竟然得到了更坏的结果。

    果然,前世刑侦课上一直教导一点,那就是,时刻保持冷静。

    孟漓禾忽然沉默下来,她要冷静的想想对策,虽然她并不能完全肯定神秘侍卫是不是她猜想的人,但绝对不能让他因为自己得此下场。

    然而,采花贼才不会给她这想对策的时间,直接看向神秘侍卫道:“如何?想好了么?为了这个女人,自断经脉。”

    神秘侍卫沉默。

    采花贼的手又有些发抖,随之而来的心也感觉到剧烈跳动,莫名有些心慌,难道,这个条件提太高了?

    万一他若是衡量下来不同意,那自己岂不是完蛋?

    采花贼头有些蒙蒙的,暗怪自己有些鲁莽,但事已至此,他也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故意强硬道:“怎样?给你数三个数,你若不同意,我就……”

    “等等。”神秘侍卫终于开了口,“我若是在你面前自断经脉,又有谁可以保证你不会回头杀了我们两个人?”

    采花贼稍稍松了口气,接着看向窗外道:“我相信外面那些人不会看着我杀死你。”

    神秘侍卫冷笑道:“既然如此,你觉得即使我自断经脉,你可以逃的了?”

    采花贼越想越觉得自己背水一战,只是看起来,这男人的确是看待这女人颇重,否则,连方才这个假设都没有。

    因此,他干脆孤注一掷道:“所以,等会你断完经脉,就是他们了。”

    神秘侍卫周身冷气顿时更加散发,此时若是有人看到他,一定会以为是午夜罗刹。

    从来没有人敢要挟他。

    也从来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置于被要挟的境地。

    这是第一次。

    他发誓,一定让这个要挟他的人粉身碎骨!

    然而,采花贼却丝毫没有感应到这些,他如今是得势一方,只想着赶紧摆脱,于是面露不耐,继续道:“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你考虑了,我只喊三个数,如何选择,看你。

    说完,他便将原本扣住孟漓禾脉门的手,更加扣紧,而随之开始拉着长音道:“一……二……三——”

    “慢着!”

    “三”字念了一半,扣住孟漓禾几乎让她断气的手也停了下来。

    接着,孟漓禾听到一个声音。

    “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