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19章 你简直无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如何?”神秘侍卫看着她脸上无比精彩的神情,一脸笑意的问着。

    孟漓禾猛的摇摇头,那头晃的和拨浪鼓一样,连声说着:“不妥,不妥。”

    “哪里不妥了?”神秘侍卫挑挑眉,身子斜倚在一旁的门框上,笑的一脸随意,“你躺在床上伪装,我躲在被子里趁其不备下手,既可以引他过来,又可以在他对你非礼之前出手,不是很好么?难道你不想为这两全其美的办法拍手叫好?”

    孟漓禾抽了抽嘴角,大哥,咱谦虚点行吗?

    点子是你想的不假,但是也没有这样自卖自夸的吧?

    而且,听起来是挺好,但你忽略了一个本质问题啊,那就是我们要在一个被子里!

    也许在现代,遇到这种情况,她真的可能和同事之间如此配合,但是现在,怎么就这么不妥呢?

    难道,真的是宇文澈那耳提面令的“绿帽子”理论起了作用?

    还是说,她总觉得身边这个人可能比采花贼更危险呢?

    于是,孟漓禾还是摇了摇头:“不行,那件事的确两全其美了,但引起了别的麻烦。”

    神秘侍卫不解:“什么麻烦?”

    孟漓禾像看怪物一样看他,终于忍不住道:“大哥,我和你同床共枕比被他非礼也强不了多少好吗?”

    神秘侍卫顿时怒了。

    “你拿我与采花贼相比?”

    他还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沦落到如此境地了。

    于是表情十分不爽,甚至是非常凶的问出口。

    然后,就见孟漓禾就这在凶恶的表情下,愣愣的点了点头。

    神秘侍卫深吸一口气,他不知道这女人气人的功力这么厉害。

    如果不是眼前这人是孟漓禾,他保证说出这话的人此时连全尸都不剩!

    于是,他非常生气的又问了一句:“那你觉得谁比较可怕?”

    真是十分幼稚!

    孟漓禾想了想自己的感觉,老老实实的回答:“你。”

    神秘侍卫简直连拳都握了起来。

    他从来不打女人,也不是想打目前这女人,但是就是想堵上她这张行凶的嘴怎么破?

    “你看,你看,你居然想打我!好可怕。”孟漓禾又叫出声,一脸惶恐。

    神秘侍卫只得松开拳,面容有些扭曲了一阵,最后垮下脸道:“你赢了。”

    孟漓禾那惧怕的眼神中,一道光飞快闪过,接着,又恢复方才的神色,似乎还受了很多委屈。

    神秘侍卫彻底败下来:“我保证,绝对不碰你。”

    孟漓禾眨眨眼:“拿什么保证?”

    “你想要什么保证,难不成还要下道圣旨?”神秘侍卫觉得自己真是前所未有的被挑战。

    圣旨……

    孟漓禾眨眨那无辜的大眼,笑嘻嘻道:“那倒不用,而且你也没那本领,让我想想哦……”

    神秘侍卫再次被她噎的嘴张了又张,想说什么偏偏又咽了回去。

    孟漓禾不着痕迹的偷偷打量着他的神情,嘴角微微勾起一定的弧度,让你买东西花银子出血不心疼,总有让你吃瘪的地方!

    “啊,我想到了!”孟漓禾忽然一个拍手,看向他问道,“你们侍卫,有没有什么毒药,比如抹到我的衣服上没事,但是别人碰到我就有事,那这样我就不用怕人碰我啦,既不用怕你也不用怕他,哈哈哈,这才是一箭双雕,怎么样?”

    神秘侍卫安静了几秒,大概觉得这辈子没有过这种感觉。

    在一个女人这,被她不加掩饰的防着,明目张胆的算计成雕,偏偏这个箭还要他来提供。

    他真的是……

    看来这女人要是不把他气的七窍生烟是不能善罢甘休了。

    然而,孟漓禾却依然眨巴着她那纯良的大眼睛,因为易容的关系,此时的面容并没有之前那样令人惊艳,但配上这眼睛,却又觉得什么面容都不重要了。

    一只小药瓶从神秘侍卫的袖中掏出,接着被他随手扔了过去。

    “满足你。”

    孟漓禾慌慌张张的接过,生怕这东西洒出来碰到皮肤,那不就是自己中了毒了?

    然后小心翼翼的用两根手指捏着,惊喜道:“竟然真的有这种东西哦,我其实只是随口一说。”

    神秘侍卫面部僵硬,明显懒得理她。

    孟漓禾眯起眼笑着,开怀的说:“那就这么定啦!”

    神秘侍卫还没来得及讲话,便见她风风火火的跑开,想来是去通知那个姓杨老爷了。

    身后,神秘侍卫摇了摇头,真的觉得,自己这次是真的输了,输到似乎把自己完完全全的搭了进去。

    孟漓禾如此舍身的举动,那杨老爷自是感动不已,因此也是十分配合的要安排许多人,在院子内潜伏。

    虽然可能用处不大,但是聊胜于无。

    但想到之前她自己的遭遇,她还是调了大部分护院到这小姐晚上安榻的院子里,毕竟,万一这人也摸到那边就白忙活了一场了。

    夜色浓重,灯火摇曳,最终尽数归于空中的繁星点点。

    孟漓禾当真抹了那瓶子里的药才躺下,让那本还奢望她只是说说的神秘侍卫着实目瞪口呆了一回。

    他甚至不知道怎么想这个女人。

    说她蛇蝎?明显她比一般人都要善良。

    说她善良?却竟然抹这种让别人能轻易中毒的药。

    不过,也是,若不是她这种性格,怎么能让自己牵肠挂肚了那么久?

    摇摇头,如之前说的那般,和衣躺在孟漓禾身边,与她共盖一床被子。

    漆黑的房间,安静的只余两个人的呼吸声。

    只不过,不知道是因身边有一人的缘故,还是为了提防那贼随时来犯,总之两人躺了良久,都睡意全无。

    终于,孟漓禾忍不住小声道:“喂,说好的你钻被子里面,为什么还要露个头?”

    神秘侍卫“噗嗤”一笑:“你也不怕我被闷死?”

    孟漓禾嗤之以鼻:“你不是会武功吗?还怕一个被子?”

    “你也知道我会武功。”神秘侍卫忽然翻了个身朝向她,用一只胳膊支起头看着她,“会武功怎么会察觉不到有人过来?到时候我自会藏好。”

    孟漓禾愣了愣,忽然想到宇文澈曾经说过,会武功的人如果想,甚至可以听方圆几里的动静,那这人武功也这么厉害,想来估计也能如此。

    想到这里,孟漓禾倒觉得放心许多,毕竟,这样她也可以跟着准备好。

    只是……

    孟漓禾感觉到他那有些碰触自己的身体,不适的动了动道:“喂,你别靠那么近好吗?我身上还有毒药。”

    黑暗里,却传来神秘侍卫不屑一笑:“我的身上也有衣服,怕什么?我又不会……摸你。”

    他的声音低沉,在黑暗中显得尤为蛊惑,加上他故意的停顿,更是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孟漓禾撇撇嘴:“你不要说的这么露骨好吗?看着正人君子,怎么说出来的话这么流氓。”

    “流氓?”神秘侍卫挑了挑眉,忽然一个翻身,直接全身压住孟漓禾,“我觉得这样才是流氓。”

    孟漓禾顿时吓了一跳,想要用手推他,刚刚伸出手,却又想到他的衣服如今碰过自己的衣服,那就说明上面也带了毒药,自己若是摸上去也会中毒!

    不由将伸向胸膛的动作停了下来,一把拍上他的脸,将他的脸推开老远,小声威胁道:“你做什么?别闹!”

    神秘侍卫却一把将她的手拉下,按到床上,接着贴近她的脸道:“我只是给你示范一下,什么叫流氓。”

    “你!”孟漓禾被人这样压在身上,忍不住想到昨晚被人吻上的画面,现在,黑暗中,她看不清这人的脸,但却能感觉到她就在自己眼前,因为对方说话时气吐在自己脸上不说,那鼻尖似乎都轻轻碰触着自己的鼻尖,让她只觉浑身的不适应。

    她简直欲哭无泪,到底为什么自己觉得抹毒药的主意万无一失呢?

    她真是千算万算,也算不出这男的会无耻到耍流氓啊!

    只是,眼下,她也感觉到这人八成是逗自己玩。

    毕竟,如今他二人浑身都是毒,她不信他会对她做出什么事。

    充其量就像宇文澈那样,没事逗逗自己。

    啊,一想到宇文澈,她更感觉到宇文澈。

    这个混蛋到底在哪里?

    往日的能力都去哪了,自己失联这么久,都找不到自己吗?

    那还要你这相公有啥用!

    殊不知此时,那王爷此时正对着迟迟找不到王妃,而不得不回去汇报的诗韵大发雷霆,现在恨不得把皇城的土都掀一遍找人。

    “那啥……”孟漓禾非常没骨气的示弱,“英雄,壮士,大哥,我知道什么叫流氓了,你是不是可以从我身上下去了?”

    “噗。”神秘侍卫忍不住笑出声,接着将头低下,埋在她的肩上笑的身子都在颤抖。

    孟漓禾却大吃一惊,脸都吓得有些发白,赶紧提醒道:“喂,你赶紧起来啊,我身上有毒药啊!不能用脸碰啊!”

    然而,身上这男人却笑的更欢了。

    她发誓她真的感觉到他笑的胸膛都在震!

    有个念头在脑中一闪,难道……

    “你这个混蛋,难道这药是假的?”

    神秘侍卫终于抬起了头:“没有,这药是真的。”

    “那你……”

    “我既然有毒药,自然有解药。”

    ……

    良久,孟漓禾终于恶狠狠爆发出一句:“你这个混蛋,你真的是个流氓!”

    偷偷服解药什么的,简直无耻啊!

    孟漓禾简直要气炸了!

    然而,却感觉对方忽然更加贴近,唇几乎都擦着她的唇说:“既然你都说了我是流氓,我要是不做点流氓的事,怎么对得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