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17章 女人一样可以甩男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不知过了多久,孟漓禾终于从屋子走出。

    屋内,女子依然在沉睡,孟漓禾在问完所有话后,对她进行了一次心理暗示。

    这个女子虽然有心理创伤,但影响并不大,所以基本上催眠治疗一次,后面时间久了之后,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

    倒是孟漓禾,行动僵硬,脸色通红。

    不知道是窘的还是气的。

    毕竟,她算是用耳朵听了当天晚上的全场啊!

    其实她只是想确认下这人的动作,与昨晚进自己房间那采花贼,有没有共通之处而已,然而这女子因为在催眠中,竟然将她的感受都说了出来,也真是醉了。

    那采花贼强迫人的行为当真让人气愤,孟漓禾听着就忍不住一脚将他踢飞,但是再怎样,这也是现场啊,她并不想约好吗?她的内心是拒绝的啊!

    虽然也不是全无收获,但是……

    孟漓禾越想越崩溃,连带看着神秘侍卫的神情都觉得十分古怪。

    不过,她眼下也想不了那么多,只是看着神秘侍卫道:“还剩多少银子?”

    方才她在街上买东西,也是花了这侍卫不少银子,倒是这侍卫一脸淡定,不仅持续能掏出银子,还一点也不心疼,让孟漓禾想涮他的心,着实有些塞塞的。

    神秘侍卫扬了扬眉:“你想要多少?”

    孟漓禾翻了个白眼,还真是财大气粗啊,一个侍卫身上那么多银两,你逗我?

    她还真是受不了这人,明明身份肯定不止是侍卫,但你既然装了,好歹装个样子吧,却偏偏还不去好好装,想怎样就怎样,说好听了是率性,不好听了根本就是演戏不到位!

    “五十两。”孟漓禾想说一千两,不过算了,总有一种感觉他五千两也能拿出来的气势,干脆也懒得在这上面试探了。

    神秘侍卫随手掏出一张银票,不多不少五十两。

    孟漓禾接过,回身便直接递给妇人:“大娘,这五十两不多,但是足以你们换个地方重新开始,虽然不该我说,但是我还是想说,如果一个男人不值得,你有重新选择生活的权利,女人不一定非要依附男人而活,就算你要依靠,也不一定非他不可,女人,一样可以甩男人。”

    神秘男子挑了挑眉,眼神有一丝异样的光闪过。

    独特的擒拿手势,独特的性格,独特的思维。

    还真的是处处独特。

    然而这份独特,却着实吓坏了妇人,手里拿着银两想要道谢,却又不知道该不该迎合她的话。

    换男人?这真的是想都不敢想。

    孟漓禾倒也没再多说,看她收下便出了院门。

    身后,神秘侍卫的声音传来:“那大娘明显没听进去,怎么不劝了?”

    孟漓禾却只是淡淡笑道:“那是她的人生,我最多只是建议,没有权利左右,任何决定,还是要自己下才不会后悔。”

    神秘侍卫的眼眸一瞬变得无比幽深,继而笑道:“真是有趣,所以如果你觉得哪个男人不好,也会……”神秘侍卫斟酌了一下,大概是想到孟漓禾的身份,接着道,“休夫?”

    孟漓禾倒是没联想到自己,只是就事论事道:“和离吧,休夫什么的多难听。”

    神秘侍卫唇角一勾,仿佛心情好了不少。

    “还要我背你么?”

    孟漓禾一愣,回想到方才那被人背着飞的经历,果断摇摇头:“不用了,最后这家不远,离天黑还早呢。”

    神秘侍卫点点头:“那走吧。”

    两人一路而去,并没有多说话,孟漓禾一直想着诗韵何时能够找来,倒也没去多想,只是,她怎么总觉得神秘侍卫有点失落呢?

    难道被人当马骑,上瘾了?孟漓禾囧囧的想。

    不过,即使是不算远,等到孟漓禾这小脚走到的时候,天色也已经有些晚。

    夕阳斜照,映的这古朴的街头巷尾,着实有韵味。

    只有一户人家,匆匆忙忙的搬着东西,显得十分的格格不入。

    孟漓禾定睛看了看,心里一惊,这门前停着马车,正有人里里外外抬东西的地方,不正是她要找的那一户吗?

    赶紧加快速度跑了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掏出手中的令牌晃了一下,接着才说道:“我是官府派来的,请各位先停下!”

    几个小厮闻言停了下来,接着便有人上报给管家。

    孟漓禾这才发现,这户人家的门邸并不小,倒像是大户人家。

    很快,不仅是管家,连当家的男人都走了出来,看到孟漓禾颇有些意外。

    男人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头发有了一丝花白,但气度并不输于年轻人,看穿着,像是个富甲商人。

    “两位,是官府之人?”

    孟漓禾迎着对方打量的目光,回道:“不错,我二人是协助梅大人办案的。”

    一听到梅大人,原本还有些怀疑的男人彻底打消了顾虑,赶紧行了个礼道:“原来是梅大人的人,杨某失敬。”

    孟漓禾笑了笑,直接坦然接这一敬,这商人一看便不像之前那插科打诨的男人,自己若是不抬出梅青方,怕是没那么容易被接受。

    而至于梅青方,她相信,就算他知道自己打着他的旗号,肯定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孟漓禾视线转向一旁的马车:“您这是……”

    那商人叹了口气,之后道:“既然两位是官府之人,想必也知道我小女遭遇之事,那日幸好是有护院经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因此杨某思前想后,决定搬离此地,以免那贼子再来侵犯。”

    孟漓禾有些不解,看向商人身后站着的至少十几个小厮护院,不由问道:“那贼,武功很高?”

    “不错,若是论对手,我这里的护院恐怕无人能敌,那日那人离开,不过是因为当时衣着有些不堪,而且放话说会再来,但若是他下次有了准备,即使想要劫走小女,怕也不是难事,我不能冒这个险。”那商人说话很是无奈,一段话说完,连连叹气。

    孟漓禾点点头,原来如此。

    看了看这虽然比不了王府,但也并不算小的府邸,只觉得,这男人倒是个好父亲。

    虽然不了解这人的生意在何处,但此处是京城,想必没有比此地再好的地方,若是离开,那就相当于从头开始,虽然有本钱做底子,但是树大难扎根,也一定没那么容易。

    倒是想不到,他为了女儿,能够做到此步。

    从来没有感受过父爱的孟漓禾免不了有些动容。

    “其实我倒觉得您不必如此,此事既然官府已经介入,如果您需要寻求保护,官府也会派人前来,直到凶手抓住为止。”孟漓禾温和的说道。

    只是那商人却沉默着锁起眉头。

    他在京城过了大半辈子,因为经商免不了和官府打交道,但是大多数都是他在疏通关系,因此见惯了为官之人的贪婪,他下意识并不相信这些当官之人。

    只是,眼前的年轻女子,虽然其貌平平,但一双眼睛却是透着说不出的诚恳,让他不由有些犹豫。

    但是想了想还是道:“此贼武功高强,并非一日两日便能追到,杨某也不敢一直劳烦官府,而且,若是那人再来,始终会有危险。”

    看出他其实是有些信不过官府,孟漓禾也不急,只是道:“说的也是,不过若是搬家也不急于一时,不如过了今晚如何?”

    那商人还是有些犹豫,若不是东西实在太多,他们一早就离开了,但是过一个晚上,那更是加大了风险。

    “我们二人会留下,若是今夜有此人来,便正是抓他的好机会。”孟漓禾继续劝说道。

    那商人不由打量着孟漓禾和神秘侍卫:“只有你们两人?”

    “不错。”孟漓禾微微一笑,转头看向神秘侍卫,眨了一下眼道,“露两手?”

    神秘侍卫额头划下三根黑线,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出了手。

    没有人看到他的动作有多快,只觉眼前人影飘忽,让人不由有些眼花缭乱,接着待他重新站回原位后,才有护院陆续道:“啊,我动不了了!”

    接着,那在场的十几个人,除了这个商人外,全部只能出声不能动。

    商人震惊的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神秘侍卫,半晌才回过神,行了个礼道:“真是英雄啊,老夫有眼不识泰山。”

    孟漓禾嘴角一勾,只觉今日这事,八成是成了。

    不由看向神秘侍卫,只见他双脚点地,一跃而起,随手抓了几片上方枝干上的树叶,朝着护院方向一扔。

    看似杂乱无章的树叶却纷纷打到神秘侍卫的穴位上,之后,这些人竟同时可以活动起来。

    孟漓禾忍不住都有些震惊。

    这家伙武功真的也太好了点吧?

    本来以为让他露两手的意思,是让他去和那些护院切磋一下武艺,结果这厮直接搞了一个表演赛,还真是……太赞了啊!

    察觉到孟漓禾那崇拜的目光,神秘侍卫转过头坦然接受,甚至勾起一边的唇角,邪邪一笑,让这张脸瞬间多了许多邪魅。

    明明还是那个放到人群里就认不出来的路人甲脸,却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感,而且,再一次感到似曾相识。

    心里,某个猜测,越发的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