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16章 采花贼长啥样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回头看向说话的男人。

    也是四十多岁的年纪,只是眉宇间比那妇人明显多了许多戾气,看着他们的眼神,也颇为防备。

    “我是官府派来协助办案的。”孟漓禾不等妇人回答,就主动开口道。

    “官府?”男人皱了皱眉,脸上似乎露出一丝惶恐,接着说道,“官府人来做什么?”

    孟漓禾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男人,方要开口,便听妇人小声道:“因为菲儿。”

    听完这话,男人脸上方才还有些惶恐的神态顿时消失殆尽,眼睛竟然有些发亮,腰板也忽然挺直许多,看着孟漓禾有些急切的说:“你们可是抓到那贼了?那官府会让那贼赔我们多少银两,我和你们说,少了可不干!”

    男人说的气势汹汹。

    孟漓禾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赔银两?

    自己的女儿遭此经历,他想到的却是赔银两?

    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

    眼里充满了蔑视,孟漓禾甚至不屑于再看他一眼,只是冷冷说道:“贼还未抓住,至于如何处置,官府会有定夺。”

    男人脸色也是立即阴沉起来,横着一张脸道:“那我女儿就白白被人侮辱?抓不到賊,你们官府没有银两安抚?要知道,我女儿这个月本该嫁到刘员外家做小妾,但是发生这个事,刘员外退亲,对我们可是损失极大的!”

    孟漓禾几乎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还急着查案,她恨不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男人。

    偏偏那男人还在独自嘀咕:“真的是养个女儿败家货,不仅不给老子赚钱,要是一辈子嫁不出去,老子还要养她。”

    “你小点声。”妇人频频回头看向屋内,终于忍不住提醒出声。

    她的女儿已经经历了这种事情,不能再让她听到这些。

    谁知,男人一听这话,竟是忽然反手朝着妇人一个巴掌,大骂道:“还不是你这个生不出儿子的废物,丧门星,害老子没有儿子送终,天天输钱。”

    之后,竟是越说越气,朝着妇人拳打脚踢了起来。

    “啪!”一个响亮的声音,在空中忽然响起。

    那男人的动作倏地一停,捂着一边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那瘦弱的身躯,目光阴鹜。

    “你敢打我?”男人朝着孟漓禾走了几步。

    孟漓禾收回手,迎着他的目光看上去:“不错,这一巴掌是教你不可以打女人。”

    “老子打自己的女人,关你特么什么事?找打吗?”男子眼见孟漓禾一身打扮,并不多么华贵,只觉这人就算是官府之人,也最多就是个大丫鬟,而她身边那男子,倒是有些气质,可是容貌太普通,衣着普通,也不会是什么有权势之人,所以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甚至,说着,还真的朝孟漓禾再次伸出手。

    然而,这一次,孟漓禾却直接接过他的胳膊,直接反手一拧,便将他的整条胳膊拧到背后。

    男子立即开始夸张的叫喊,但是明明比孟漓禾高大的身子,却反抗不了。

    孟漓禾用力的再压了压,开玩笑,她虽然没有这里人那么高的武功。

    但她好歹是刑侦师,抓罪犯是家常便饭。

    像这一招擒拿手,更是用的不能再熟练。

    近身搏斗,只要没有任何武功的人,都不一定是她的对手,毕竟,她有她的技巧。

    身边,想要出手的神秘侍卫,却不得不收回了手。

    这女人这一招,倒是奇怪。

    明明没用任何内力,却能制住一个人。

    而且,这女人的战斗力,也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有趣。

    “还敢不敢打女人了?”孟漓禾使劲压着那别过去的胳膊,恶狠狠问着,表情十分凶恶!

    “哎哎呦,你放开,不,不敢了。”男人疼的都额头都冒汗,只觉怎么就得罪了这么一尊佛。

    “还要不要银子补偿了?”孟漓禾才不管他的鬼叫,对付这种人,就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

    “这,这……”男人听到这个明显不情愿,又被孟漓禾按了按胳膊后,还是咬牙喊道,“你们官府欺负百姓,我要告你们。”

    “告吧。”孟漓禾又一次按了下去,连骨头都响了几下,“如果你等会还有手写状纸的话。”

    孟漓禾动作坚定,男人疼的直翻白眼,胳膊剧痛,实在忍不了了还是喊道:“不要了,不要了。”

    “很好。”孟漓禾适当松了一点,但还是没有放开,又问道,“那我现在和你老婆去看你的女儿,你有意见吗?”

    事到如今,前面都不得不低头了。

    这里还有什么意见?

    爱怎么见怎么见,反正也不能少块肉。

    当然,若是少块肉,他还可以和官府要银子。

    孟漓禾这才放开他,然后对着神秘侍卫扬了扬头,示意他跟上自己。

    男人没有再跟来,甚至连门都没有进,只从妇人身上又翻了几块碎银子便离开。

    “你堂堂一个王妃,竟然对人屈打成招?”

    前面,妇人低头带路,身后的神秘侍卫忽然凑近孟漓禾,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见的声音开口。

    孟漓禾已经不意外他在单独与自己相处时忽然变多的话,只是眨了眨眼,毫无心里负担的说:“那又怎样?”

    神秘侍卫明显没想到她如此回答,看了看她道:“这可不像你素来的审案方式,也不像你的作风。”

    “你很了解我?”孟漓禾侧头看他,下意识问道。

    神秘侍卫微微一笑,压低声音道:“皇宫。”

    忽然想到她当初在皇宫审案时他有见过,孟漓禾便也释然,只是道:“面对畜生,为什么要用对人的审案方式?”

    神秘侍卫挑了挑眉,没再开口。

    而院子本就不大,也就是这么一两句的时间,妇人已经停下。

    “小女就在里面。”

    孟漓禾点了点头,又想了想,还是让神秘侍卫先退开一些。

    毕竟,这种事,还是女子之间单独谈比较好,而且必要的话,她可能还要对女子进行催眠。

    神秘侍卫对此毫无异议,直接走到院子角落坐下来。

    “菲儿,这是官府来的大人,有几个问题要问问你,别怕啊。”一推开屋门,妇人便先开了口。

    虽然是大白天,屋子还是拉了窗帘,阳光从缝隙和帘子中透了进来,倒是不是完全漆黑。

    孟漓禾看到床的角落里,一个女子抱膝坐在那里,本是埋在双膝的头,闻言抬了起来,本有些畏惧的眼神,在看到孟漓禾之后稍稍放松了一下。

    知道大概是自己身为女子起了作用,孟漓禾朝妇人表示想要和女子单独谈谈,妇人犹豫了一会便也出了屋。

    女子穿着一身里衣,发丝凌乱,脸上也并不怎么干净,似乎有眼泪干涸在上面留下的水渍,身子单薄,那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心生不忍。

    孟漓禾放缓了表情,慢慢走近,见她的身子有些颤抖,便用极其温柔的话说:“不要害怕,姐姐是来帮你的。”

    大概是常年都在安抚人的工作中养成的习惯,孟漓禾的话也带着让人镇定的作用,女子果然放松了许多,怯生生道:“你是官府之人?”

    “嗯。”孟漓禾点点头,“我来帮你抓坏人,你能不能告诉我,那晚你记得的所有东西?”

    孟漓禾知道,其实让人回忆当时的情景,是个非常残忍的事,但是,她也没有别的好办法,梅青方的案宗中,记录的非常清楚,因为受害者都拒绝讨论当晚,所以他的案子才迟迟没有破。

    所以,她今天必须要问清楚。

    而且,有时候,能够正视那段残忍的记忆,才是走出恐惧的最好办法。

    只是,正视,说的容易,做起来却无比艰难。

    果然,女子在听到这话后,神情开始变化,里面有恐惧,有憎恶,还有很多说不清的东西。

    但只是这样,孟漓禾便知道,至少这个人心里还记得,并没有因此被吓的有什么神经疾病之类,那就简单多了。

    女子闭了闭眼:“我只记得他很高,当时太黑,别的不记得了。”

    只是很高……

    这个特征还真是……

    孟漓禾有些无奈,符合这个标准的满大街都是好吗?

    只好再逐步问下去:“那你可看到他的脸?是不是带了面具之类?”

    那女子显然并不是很想说:“没有戴面具,但是当时太黑,我什么都没有看清。”

    孟漓禾皱了皱眉,没有戴面具?怎么会?

    眼珠转了转,有些急切的问道:“既然看不清,那你总记得过程,比如动作之类,你能不能告诉我他是怎么……”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出去!”

    孟漓禾还没说完,女子便直接打断她,大喊出声。

    心里咯噔一下,糟了,她太着急问的也太直接了,这样的确容易引起对方的反感。

    “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判断对方的行为,以便破案。”

    然而,女子哪里还听得进去她的解释,当下拼命摇着头,只喊着让她出去。

    孟漓禾眉头一皱,叹了口气,本来还想平静安抚的,结果自己却砸了锅,果然人还是无欲则刚,遇到与自己相关的事,就是容易不冷静。

    现在这个情况,她只能用最后一招了。

    熟悉的动作,熟悉的步骤,孟漓禾很快用铜铃将人催眠,并且很快让她进入到深度睡眠状态,之后,还是决定对她问了相同的问题。

    这一次,女子很快便回答,只是那答案,却让孟漓禾的表情越来越僵。

    “他进来的时候,直接扑上来捂住我的嘴,让我无法开口,然后压住我的身体,之后开始胡乱摸我,先是摸我的上身,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