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8章 老娘好惹么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退下。”一声柔弱却动听的女人声音从马车中传出。

    风邑国侍卫不甘心的瞪了守卫一眼,将剑收回。

    “守卫大人,我们在贵国城外遭遇了刺客才会如此,如今已经递上了信物,还请确认一下。否则,别说是抓进大牢,就算是延误了时辰,也不是你可以担的起的。”

    马车内传出的声音,威严且冰冷,语气虽然平淡,但却让人不寒而栗。

    守卫的眼珠微转了转,饶是每日在城门遇见过无数官家夫人和小姐,也没有一句话便有如此的压迫感。

    然而他已经拒绝在先,周围已有百姓围观,如今怎能被一个女子吓住?

    故意大声喊道:“你敢威胁我?不想活命了?”

    “活命?”孟漓禾在车中冷冷一笑,“你何不想想,再拦下去,你的脑袋还能待在脖子上多久!”

    心头略过了一丝惊疑,这里可是皇城,哪有人有那个胆子,敢冒充和亲公主!

    别是,真的是公主吧?

    赶紧接过信物,定睛一看,果然是一枚觞庆国的通亲玉符。

    但……

    “我们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现在只能去上报查实。”守卫如实回答。

    没有接到通知?

    孟漓禾狠狠的皱了皱眉,就算这次确实有些仓促,但距离确定到如今,也有近十日之久,不可能连城门守卫都来不及通知。

    难怪她方才没有看到城门张灯结彩,原来,觞庆国压根没有准备迎亲礼!

    看起来,觞庆国果然是把她这个战败国的公主不当回事呢!

    “好,那我们就在这等,如若你们敢抓入大牢,便抓吧。”

    孟漓禾在马车内,轻轻冷冷开口。

    守卫互相使了个眼色,立即有人跑开。

    孟漓禾淡定自若的坐在马车上,不理会豆蔻担心的目光,犹自闭上眼。

    反正这一夜,她也挺辛苦的,干脆补眠好了。

    她是不想惹事,但,不代表她怕事!

    如今她的身份如此,注定她不能一个人逃跑,那么,这个她即将哪怕是短暂生活的地方,她,也绝不允许,有任何人来欺负自己!

    日出东方,渐入中天。

    城门内外,进出者日渐增多。

    对她这辆马车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多。

    孟漓禾的呼吸声却平稳如斯,显然已经睡着。

    并且,睡得还挺香。

    “公主,我乃觞庆国礼部主事,前来迎公主入城。”

    一人声音从车外传来。

    孟漓禾纹丝未动。

    车外人不由抬高了声音:“公主,我乃觞庆国礼部主事,前来迎公主入城。”

    马车内毫无反应。

    却将周围的视线吸引来不少。

    “公主!”主事几乎喊了出来,“我乃觞庆国礼部主事,前来迎公主入城!”

    街边之人已经三三两两前来围观,一时将城门堵的水泄不通。

    如此被不予理会,主事眼见便要暴怒。

    孟漓禾终于悠悠的睁开眼,却对着豆蔻问道:“现在几时了?”

    “回公主,。时。”

    孟漓禾点点头,这才对着车外开口:“主事大人,敢问觞庆国的太阳是不是升起的比风邑国的晚呢?”

    主事一愣,虽不明她这问题的意思,但日出一贯象征着一个国家的辉煌,他怎会认可此番说法?

    “当然不是,公主何出此言?”

    孟漓禾冷冷一笑:“那为何觞庆国的辰时比我风邑国晚了足足两个时辰呢?”

    主事顿时僵住,他怎么也没想到,原来这个公主是在这发难呢。

    说起来他也是冤大头,半个时辰前才被通知前来接人,原以为只是个战败国的公主,没想到竟然这么难缠。

    这个问题,竟是怎么回答都占不了上风。

    当下只好低头。

    “是我有事来迟,还请公主海涵。”

    “敢问贵国礼部主事,是几品?”孟漓禾再次提问。

    主事皱了皱眉,还是如实回答:“正六品。”

    孟漓禾笑了笑:“所以在贵国,皇子大婚便是由正六品的官员操办的么?”

    主事擦擦额头冒出的汗。

    “皇子大婚自然会有礼部尚书亲自操办,但他眼下公务缠身,所以怕微臣前来。”

    “哦?原来是这样,尚书大人可真是忙呢!”

    孟漓禾听起来很是理解。

    主事终于松了一口气。

    却听孟漓禾淡淡开口:“原来尚书大人的公事是排在覃王之前的,看来这个覃王的地位,不怎么高么!”

    “噗!”城内第一家茶馆内,坐在二楼雅座的宇文峯一口茶水喷出去老远。

    坐在对面的宇文澈嫌恶的擦去落在衣角的茶叶,面无表情。

    而听闻此话的主事却是一震!

    他刚刚明明是帮尚书大人开脱啊!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还帮他揽了一身罪!

    豆大的汗珠滚落,偏偏百姓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居然让六品官员接覃王妃,尚书果然是不把覃王放在眼里啊!”

    “你懂什么,尚书怎么敢得罪皇子,那背后肯定有人撑腰。”

    “真的?和亲向来都是皇后操持安排,难不成是皇后?哎可怜覃王没有个娘亲撑腰,皇上也……”

    “嘘,你小声点!”

    “

    眼见舆论竟然又扭向了皇后和皇上,主事简直吓的站不住,明明他只回答了三个问题而已啊!

    灵机一动,对着旁边人使了个眼色,而后恶狠狠的道:“还不赶紧去看看尚书大人有没有忙完?”

    旁边人领命狂奔。

    孟漓禾继续闭上眼,安静的听着外面的议论纷纷。

    周围的人还真是八卦那!

    看来古代人民也是挺好玩的嘛!

    尚书赶来时,看到的便是自己的主事对着一辆有些破的马车擦汗。

    真是废物!

    听到刚刚来人上报的一切,他简直要气炸!

    不过一个战败国的公主,以为自己是谁?

    今日,他要不给她点颜色瞧瞧,真是枉做官这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