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15章 你敢吃我豆腐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只觉身后,一双大手先是揽过她的双腿,接着手一动,一把扣住她的屁股,往上一拖,接着便安稳的被背起。

    过程没有问题,动作也很娴熟,但是位置,位置!!

    那是她的屁股啊喂!

    她刚刚,是被调戏了吗?

    “你……”

    孟漓禾满脸通红,满眼冒火的侧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神秘侍卫,一句话才冒出一个字,却觉他的双手已经离开,重新揽在她的腿上,仿佛方才只是一个步骤而已。

    于是,孟漓禾想要发难发狂发怒发飙的话只能咽了下去。

    甚至觉得就这么近距离看着那无比正直,甚至完全没有表情变化的脸,简直感觉到一阵无力。

    她总不能人家只是碰了一下,就大叫你为什么摸我屁股吧?

    万一人家真的内心很正直呢!

    虽然还是觉得他故意的!

    孟漓禾内心翻滚着小剧场,简直要掰开这人的脑子看看。

    为什么她总觉得被耍了是怎么回事?!

    “王妃,请趴稳。”

    神秘侍卫任她在自己脸旁一边望着自己一边内心万马奔腾,面色如常道,“走了。”

    说完,孟漓禾便觉眼前一花,身子一个不稳,猛的向后仰去,吓得她赶紧抱住对方的脖子,接着死死搂住。

    我的天呐……

    这是飞起来了吗?

    注意惯性啊大哥!

    好歹有个启动再加速度,一下子就提速算个什么事啊!

    许是听到了她的心声,忽然,速度一下猛的慢了下来。

    于是……

    我的胸啊……

    孟漓禾忍着被撞的发疼的胸,一脸生不如死,为什么又忽然刹车啊!

    还有,你的后背真的好硬好吗?

    即使软若海绵的东东也得不到缓冲,反而只能更痛!

    然而,这一切她依然不能说。

    毕竟,她总不能说,你干嘛撞我的胸啊!

    真是心好累。

    “大哥,咱可以加速减速提前吱个声不?”孟漓禾趴在他身上,有气无力的说着。

    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轻笑。

    孟漓禾不由朝他看过去,眼前,却依然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错觉?

    孟漓禾揉了揉耳朵,也是啊,刚刚飞的好快,耳边都是风响,简直要耳鸣了。

    “可以。”

    出乎意料,这一次神秘侍卫回了话。

    并且,继续问:“还有别的要求吗?”

    孟漓禾想了想,机智道:“还有转弯,刹车,超车……哦,不我是说上下跳。”

    “我又不是猴子。”神秘侍卫忍俊不禁。

    咦?

    为啥感觉这厮一下话多了起来呢?

    怎么这不着调的腔调为何这么似曾相识?

    孟漓禾脑中有什么东西一闪,有点什么几乎要捕捉到。

    “你确实不像猴子,不过也不像马,没有马稳健。”孟漓禾一边说着,还一边从上到下摸了一下他的后背,就像是顺着马毛一样,十分正直。

    然而,神秘侍卫却身子一僵,甚至,背着她的身形都有些晃动,险些破了功,从空中掉下来。

    孟漓禾吓的赶紧收了手,重新抓住肩膀。

    神秘侍卫这才松了口气,飞着的姿势又开始平稳,但是眼眸有些加深,什么都没有说。

    许是知道厉害,孟漓禾也不再动手动脚,因为他飞的相对之前匀速许多,便干脆四处张望,接着忽然皱了皱眉,回头看着后方道:“诗韵呢?”

    “方才有很多人跟踪我们,我为了甩开跑快了,也变换了路线,她想来也被我甩开了吧?”

    “什么?”孟漓禾不由有点震惊,“有人跟踪?”

    难道是宇文澈?

    为了保护他?

    “不错,有两伙人,所以不得不通通甩开。”

    “……”孟漓禾无语。

    居然有两伙。

    所以不管有没有宇文澈的人,肯定有一伙是来者不善。

    还真符合她一出来,就遭坏人劫的定律。

    到底是谁和她这么大仇,天天这么盯着她呢?

    不过,这个神秘侍卫果然不同凡响,一个人,身上还背着一个人,竟然只用轻功就轻松甩开两伙人。

    那这武功,当真是深不可测。

    如果这个人对自己没有歹心的话,在他身上,倒是不用担心被人害了。

    只是,郁闷的是……

    “那诗韵怎么办?”孟漓禾十分怨念。

    神秘侍卫挑挑眉:“我们去的地点,她不知道?”

    孟漓禾无语:“难道你忘了,我是被你背着飞起来之后才赶紧告诉你去哪里的?”

    神秘侍卫点点头:“好像是这样。”

    所以,我以为让她跟着你就行了啊喂!

    “那就只能让她找了。”神秘侍卫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径直朝着不远处的目标处落地。

    用轻功飞了这么久,此人不急也不喘,只是轻轻将孟漓禾放下,这一次倒是没有再碰她的屁股。

    算你识相!哼!

    孟漓禾理了理凌乱的发型,又纠结了一会诗韵的事,终于相通,如果诗韵找不到自己,大概也会去回报给宇文澈,刚好和他通通气什么的,所以,倒也觉得无所谓了。

    而这个神秘侍卫,她有一种直觉,他应该不会害自己,至少现在不会。

    那么,眼下,她就只剩去好好查案了。

    或许是老天体谅孟漓禾这一路又是被摸屁股又是被撞胸的惨烈壮举,这一次,终于被她找到了一户,没有搬走的人家。

    只不过,即使是大白天也是大门紧闭,如果不是刚刚两个人飞过来之时,看到院子里有人,搞不好也会当作空宅了。

    只是,虽然可以直接飞进院子,但孟漓禾并不打算这么做,还是直接站在门外,很有耐心的敲了敲门。

    然而,门敲了好多次,也不见里面有人迟迟来开。

    孟漓禾想了想,只好边敲边开口:“请问里面有人吗?官府办案!”

    神秘侍卫挑了挑眉,看着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某人,保持沉默。

    这一次,终于门慢慢打开了一个小缝。

    里面的妇人只露出半边脸,看年岁在四十左右,只是面上的憔悴却仿佛让她老了许多,此时她正打量着孟漓禾,半晌,

    疑惑道:“你是官府之人?”

    孟漓禾记得那个案宗中有写,梅青方已经来受害人家中查询过情况,所以点点头,从袖中掏出一块令牌模样的东西,在妇人面前一晃,接着又很快收起来,才道:“不错,大娘,因为之前查案者是男子,对于此案并不十分方便,因此,我来协助办案。”

    妇人却低下头,犹豫的道:“既然是这样,多谢官爷惦记,但小女……状况不好,这件事就……就这么算了吧。”

    “怎么能算了?”孟漓禾皱了皱眉,“那您女儿就白白受欺负了吗?”

    妇人神情似是有些哀伤,摇了摇头,声音透着无助:“不想白受又如何呢?我女儿还没出嫁,黄花大闺女一个,我恨不得亲手杀了那个贼,可是我女儿最近精神越来越不好,要是再逼她……”

    说着,忽然神情坚定起来,眼眸闪了闪道:“姑娘请回罢!”说完,便要伸手将门关上。

    门本就很难才敲开,如果再次关上,孟漓禾真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敲的开。

    于是,情急之下,只好赶紧伸出手,喊道:“大娘等等。”

    门缝本来就开了窄窄一条,所以关起来只要一个眨眼间,所以孟漓禾这么一伸手,手便直接被门卡住,硬生生将手夹出一道红印。

    孟漓禾忍不住“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冷气,她的十指还没有好利索,手又受伤,这是不想让她弹琴的节奏吗?

    只是还没想完,便觉还在发疼的手,被一只手掌牵了过去。

    紧接着,一只大手便开始抚上她的手,慢慢揉捏起来,掌心还带着比常温高一些的温度。

    孟漓禾有些诧异的看着神秘侍卫的样子,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他是在紧张自己。

    幸运的是,毕竟是民宅,木门是薄薄的一层,加上关的力度不大,所以孟漓禾的手只是有点淤青,经过神秘侍卫带着功力的揉捏,很快淤血便散了开来,手也恢复很多。

    妇人也显然被这个情况吓了一跳,毕竟是官府派来的人,若是追究起来,她可承受不起。

    “那个姑娘,官爷,我不是故意的,我……”妇人吓得赶紧解释。

    “没关系。”孟漓禾甩了甩手,给了一个安抚的笑道,“这是我自己伸的,与你无关,大娘,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的女儿现在精神越来越差,我倒是可以帮她,因为除了协助官府查案,我还是一个大夫。”

    妇人松了口气,但对她说的话却将信将疑,官府找一个大夫协助办案?

    只是想到自己女儿的情况确实很糟,老妇人又有些犹豫,官府的大夫应该很厉害吧?说不定真的可以……

    “那行,可是你们不能刺激她。”妇人终于松口,只是刚想将门打开,却猛然扫到街角处走来一人,顿时有些畏惧的说道,“你们换个时间再来吧,换个时间我一定让你们见。”

    孟漓禾不由皱了皱眉,疑惑的想要朝她所望的方向看去,却听背后,一个男子的声音忽然突兀的冒了出来。

    “死老太婆,又开门!不是说了不让你开门吗?”说完,又望向身边的人,警惕道,“他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