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14章 你背我吧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覃王妃,既然你要帮本公主查案,本公主也不能这样坐等。”

    孟漓禾眉毛一挑:“那,凤公主的意思,是陪我一起去查?”

    凤清语的脸上立即闪出一丝戒备,眼神有些游离的说:“本公主才不会……”

    她本是想说以她尊贵的身份,才不会去乡间做这种事,但是话到了嘴边才想到,孟漓禾也是一国公主,万一她也以这个理由拒绝查案,那可真就惨了。

    于是,临时换了个说辞道:“本公主是说,我又不会查案,去了有什么用。”

    孟漓禾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只觉这个女人倒还真是机灵了一回,不然若是以前她真的会就此推了。

    不过现在?

    孟漓禾可是不管任何人怎样,都要查下去了,所以,也不打算与她多做纠结,只是道:“那凤公主想怎样?”

    凤清语见她不追究,立即松了口气,看了看身边的人道:“本公主是想你查案万一有危险,所以想派个人保护你。”

    孟漓禾忍不住想嗤笑,保护她?不想害她就不错了吧?

    所以,直接毫不留情的拒绝道:“不必了,本王妃暗卫武功高强,保护本王妃一个绰绰有余。”

    凤清语倒也不气馁,继续劝说道:“但是,万一遇到人数众多的情况呢?还是多个人多份安心。我这个侍卫武功登峰造极,就算没有危险也可以帮上你的忙,供你差遣。”

    孟漓禾简直有些不耐烦,多个人的确应该多份安心,但前提,那不是你凤清语的人。

    而且,供她差遣?

    恐怕是监视她还差不多吧?

    只是,刚想要直接推掉转身走人,却看到眼前向自己走过来的人时,眼珠一转,改变了主意。

    “好吧,那本王妃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凤清语没想到孟漓禾三言两语间竟然同意了,原本她还想和她继续缠下去呢,不过也好,省了口舌了。

    孟漓禾却对着那被她盯了很久的神秘侍卫挑了挑眉,神色自若道:“那就跟本王妃走吧。”

    既然这人想接近自己,那不如就顺他的意,看看他到底是哪路神仙,想对自己做什么。

    不过,对她有企图?

    那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孟漓禾嘴角微微扬起,在神秘侍卫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一丝坏笑。

    街道上,百姓和乐,小贩吆喝,平和而美好。

    孟漓禾这一次没有乘车,只是徒步走着。

    既然出来了,总要顺便逛一下不是?

    毕竟,哪个女人不爱逛街?哪个女人不爱小玩意?

    只不过,这一次,抱着东西的却不是豆蔻,而是……

    孟漓禾侧着头看着那个被手上的东西,几乎把视线都挡住的神秘侍卫,眉头扬了扬。

    不是说供她差遣么,那她就不客气啦。

    因此,又往他身上扣了一匹布之后,孟漓禾终于好心的望着面色如常的神秘侍卫,温和的拍了拍肩:“辛苦了。”

    接着,没有任何心里负担,没有任何内疚之色的向前走去。

    身后,神秘侍卫终于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缝,眼眸幽深,那深邃的目光炯炯,与这张普通的脸极为不符。

    不过,孟漓禾倒也没有继续嘚瑟多久,因为拜百姓中流传的画本所赐,她才逛了一会便有人认出她是谁。

    那可是被百姓传为菩萨转世,并且是昱王的神仙眷侣——昱王妃。

    一时间,百姓奔走相告。

    “昱王妃现身啦!”

    “我看到昱王妃啦!”

    “昱王妃在我这里买了胭脂啊!”

    即使有不太了解的人,出来问一句:“哪个昱王妃?”

    也很快便有人回答:“就是那个菩萨转世昱王妃啊!”

    之后……

    “活菩萨转世昱王妃现身啦!”

    “活菩萨现身啦!”

    “菩萨现身啦!”

    “菩萨!”

    短短一会,大街上便涌出许多来观看覃王妃之人,毕竟,以前只能在画本上瞻望天姿好吗?

    还有,一部分不明真相的人,等着菩萨现世。

    所以,很快,刚刚还算安静的街道挤满了人,一个个都翘首张望。

    至于是张望覃王妃,还是张望菩萨,倒也不得而知。

    只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孟漓禾想好好逛街,是不可能了。

    所幸她大部分原因是想折腾折腾那明显不简单的神秘侍卫,如今既然目的达到,她倒也不留恋。

    只不过,那些东西是不能再让他拿了,不然目标太大。

    只能临时让诗韵送到宇文澈名下的店铺中代为保管。

    只是,她现在不得不提前行动了,本来还想要快天黑再说呢!

    缩在墙角的孟漓禾郁闷的探出头,看着不远处的百姓们,只觉得,这古代人民真是彪悍,战斗力完全不输现代脑残粉,妥妥有前途!

    叹了一口气,终于对着已经返回的诗韵道:“诗韵,麻烦你为我易容吧。”

    诗韵有些意外,不过还是按照孟漓禾的要求,很快为孟漓禾易好了容。

    她身为暗卫,难免会遇到需要易容的情况,所以那些简单的易容工具,她都有随时带在身上。

    而且,孟漓禾的要求只是把她变普通,那么……虽然差不多需要换一张脸,但对于诗韵来说,也还不是难事。

    之后,为了让她的气质更配那张普通的脸,孟漓禾还特意到成衣店,买了一件上等但绝对不会显得十分华贵的衣服换上。

    当然,为了配合她,诗韵也为自己简单易了容,换了普通的衣服。

    这才几个人一起饱饱的吃了一顿午饭,之后便开始真正的行动起来。

    所谓行动,其实算的上是明查。

    孟漓禾是早上的时候想起,那天梅青方来找她之时,虽然并没有多谈此案,但当时为了掩人耳目,他是带了案宗过来的。

    当时,她随意的翻看了一眼,虽然没有仔细看,但凭着记忆,还是能回想起几处受害者的地点。

    然而,让人十分遗憾的是,大概是因为发生了这等事,孟漓禾一连找了几家,都发现院子已经空无一人,基本上都已经搬走,不知去向。

    孟漓禾敲了敲有些酸疼的腿,不由叹了口气。

    “王妃,既然累了,不如还是回去吧,依属下看,最后这两家也不一定还在。”诗韵终于看不过,开口劝道。

    孟漓禾却摇了摇头:“我记得卷宗里,得手以及失手的应该还有,不管是谁,都是关键,不能随便放弃。”

    “但是……”诗韵皱了皱眉,想要劝阻,却又觉得王妃说的不无道理。

    但是王妃和他们常年练武的不同,哪里有这么多体力走来走去?

    孟漓禾嘴唇一勾:“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累,没事,这不是还有这个侍卫在么?”

    诗韵不解,看向那一路上一句不发的侍卫,不明白有他又有什么用,他又不是马。

    那侍卫也是神色有些莫测,淡淡的看向孟漓禾,还是不发言。

    孟漓禾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神秘侍卫,视线在空中交汇。

    只一瞬,她便知道,这个男人知道自己在怀疑他,并且,好玩的是,他不怕,而且也不着急解释,也不刻意隐藏。

    真是个奇怪的人呢!

    不过?好玩。

    “凤公主不是说了,本王妃可以随意差遣,那侍卫大哥,我累了,你背我吧。”

    孟漓禾嘴唇翘起,眼里是赤果果的挑衅。

    饶是淡定了一路的神秘侍卫,听到这话,也不由身子僵了僵。

    明明现在因为易容的缘故,面对的已经是一张平淡无奇的脸,但是那魅力,似乎还是从这具身体里散发,挡都挡不住。

    “王妃,这……这不好吧?”诗韵边打量着侍卫,边吞吞吐吐的说着。

    孟漓禾视线一转:“你是觉得男女授受不亲?”

    “嗯嗯嗯。”诗韵拼命点头,因为她觉得覃大王爷一定会吃醋。

    谁料,孟漓禾却不屑一笑道:“那照你这么说,以后本王妃要是骑马,还得先确认是不是母的才行?”

    诗韵哪受过这歪理传播,顿时傻傻的愣住,觉得好像有道理,但好像哪里又不太对。

    只有神秘侍卫挑了挑眉,脸上虽然显不出怒意,但是那掩盖不住的气息,每一分都透露着他的不可思议。

    完全想要传达的就是,敢把他当马骑的,这女人绝对是第一个!

    然而,孟漓禾才不管那么多,谁让你自愿在我手下呢?

    招了招手,孟漓禾便站在那开口:“还不快过来背本王妃?”

    侍卫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很快走到他面前,背对着她弯下腰来。

    孟漓禾有些意外,这么痛快?

    竟然没有一点反抗及被不尊重的愤怒?

    那她想要激怒对方,从而让对方露出破绽的战略又失败了。

    而且,诡异的是,为什么,他刚刚过来的一瞬间,她觉得他好像笑了一下呢?

    是她的错觉吗?

    心里好像忽然不太踏实了怎么办?

    这男人,好像比她想象的要难对付啊!

    “王妃,请。”

    终于,神秘侍卫开了今天的第一次口。

    孟漓禾终于回神,事到如今,她也没法再退后了。

    算了,那就见招拆招吧!

    深呼一口气,孟漓禾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便小心翼翼的趴了上去。

    宽阔的肩膀,壮硕的后背,充满了力度。

    孟漓禾想了想,还是将两只手覆在他的肩膀上,上身尽量远离他的后背,以免某些尴尬的碰触。

    感觉到一具柔软带着体香的身子贴近,神秘侍卫脸上神情有一瞬间变化。

    只是,察觉孟漓禾虽大义凛然,一副不理世俗的样子,最后却努力保持距离的样子,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嘴角不由在孟漓禾看不到的地方弯了弯,接着开口道:“王妃,得罪了。”

    孟漓禾只觉身子一轻,便随下方的身子一起抬了起来。

    只是,感觉到后方一处异样,孟漓禾忽然脸色一变,整张脸都猛然变的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