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13章 好奇会爱上我的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眼见那人越来越贴近自己,孟漓禾只觉心里越来越惊。

    现在喊人,诗韵应该可以听得见吧?

    可是刚刚她已经喊了一个字了,外面也一点动静都没有。

    是太远了吗?要不然她再大点声?

    正想着,那人却好像发现了她的意图般,伸出手飞快的朝着她脖子下方一点。

    熟悉的位置,孟漓禾一下就便知道,她这是又被点了哑穴。

    眼神不由冒着火,但孟漓禾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若是这人再给她点穴,让她全身不能动的话就糟了。

    手慢慢的握紧,胳膊不着痕迹的动着,脸上继续维持着一脸惶恐般,慢慢向后缩。

    这模样,在任何人眼里,都是极度恐慌,想要逃离的表现。

    那人,却不慌不忙的持续逼近,眼见,就要凑到她的脸前!

    忽然,孟漓禾手腕一个翻转,袖中的铜铃朝下一滑,很快落入她的手中。

    与此同时,孟漓禾将手一扬,飞快的在那人眼前一阵晃动。

    很快,那人动作一顿,一个愣怔间,孟漓禾便见面具下,那人的眼皮开始慢慢下沉,终于完全闭上,而那身子,也随之倾倒,一下子尽数压在她身上,头微微侧靠,有些歪的压在她的脖子前。

    孟漓禾终于吐出一口气,不过也不敢掉以轻心。

    因为铜铃催眠,如果没有深度诱导最多只能维持三分钟,而这三分钟也有可能因人而异。

    但是,她现在并不能开口说话啊!

    那就不能对他进行深度催眠了,怎么办?

    三分钟,只有三分钟。

    孟漓禾紧张的都有些出汗,连身上的温度都跟着有些升高。

    冷静!孟漓禾你冷静!

    咬着牙鼓励自己,良好的刑侦经验,足以让孟漓禾调整好状态,努力的想着前世老师所讲的一切关于催眠的内容。

    忽然,孟漓禾眼前一亮!

    对了!

    除了开口,还可以进行肢体催眠。

    只是……

    孟漓禾皱了皱眉,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虽然只是个应该让人痛恶的采花贼,还是觉得有些慌乱。

    毕竟,这是个大男人,而且还是这种暧昧的姿势……

    但是,她眼下一点也不敢晃动身上的男人,万一他醒了,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了。

    孟漓禾深呼一口气,努力做着心理建设。

    他只是个坏人,你只当这个是非常手段!

    催眠师习惯对别人催眠,但不代表不会给自己心理暗示。

    果然,想通后,孟漓禾心理便好受了许多,然后便伸出手,慢慢的朝着男人的后背拍了起来。

    温柔,缓慢,有节奏,像是母亲哄着襁褓中的婴儿,也像是恋人温柔的对待所爱的人。

    甚至,为了保险,孟漓禾还从上到下,在他的头上,后背上,用手掌轻抚起来。

    比按摩轻柔,然而,那种力度,却带着让一切事物万籁俱寂的力量。

    良久,那人丝毫未动,依然压在她的身上,似是已沉睡。

    孟漓禾松了口气,慢慢将动作停下。

    身上的重量实在太大,孟漓禾被压的几乎不能呼吸,忍不住想要将此人推开,然而,刚一伸出手,鬼使神差的竟然朝他脸上的面具而去。

    忽然,很想看看,这张面具下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也许,是好奇心作祟,也许,是对方被催眠,心里实在放心。

    孟漓禾只停了一下,便真的将手继续伸过去。

    提着一口气,手刚刚停在面具的边缘,眼看就要掀起,忽然,一只大手毫无预兆的将她的手握住,让她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不能动缠。

    孟漓禾的心骤然缩起,几乎不可置信的看着身上的人慢慢将头抬起,眼中哪里还有半分迷离?

    这个人……难道刚刚是装的?

    “对我这么好奇?”那人嘴角一勾,笑着揶揄道。

    见孟漓禾不答话,那人才反应过来什么,伸手飞快的动作,为了解开哑穴。

    “你想做什么?”孟漓禾一可以说话便警惕的开口,她如今已被逼到无处可退,一只手也被禁锢住,情况可谓是不能再差。

    对铜铃没反应的人,她竟然又见到一个,怎么就这么倒霉?

    还是说,这月光不够强?

    那人忽然低下头,另一只手拿起那与铃铛相似又不算一样的东西,在孟漓禾的面前晃了晃。

    即使在浅淡的月光下,铜铃也很快发出一道光芒,孟漓禾心神一晃,赶紧闭上眼。

    这玩意她已经着过一次道,绝对不能再看了,不然再次睁开眼睛还不知道又到了哪。

    那人停下晃动,看着孟漓禾的脸,若有所思道:“原来你的宝贝,你也怕。”

    “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过来做什么?”孟漓禾睁开眼,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她忽然觉得,这个人对铜铃并不陌生,而且来的目的,当真是采花这么简单吗?

    “噗。”忽然,那人一声嗤笑,把铜铃放下,一只手抚上孟漓禾的脸,“你这是怪我偏题了?”

    孟漓禾几乎要抓狂,为什么这人总是在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搞得如此云淡风轻呢?

    好像,现在她面临的一件事,根本就是个玩笑一样。

    简直就像是你做好一切准备防御敌人,十级警戒,那边只是看了你一眼,然后说好吧陪你玩玩吧。

    但是,到底是谁玩谁啊!

    这情况,真是让她越发无语,简直就像当年在城外,遇到那个抢亲的人一样,用最轻松的话说着最恐怖的事。

    咦,说起来,那人当时是脸上挡着一个丝巾……

    果然,变态的套路都一样!

    能不能少点套路,多点真诚!

    那人眉毛一挑,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从惊恐竟然变成了打量,那探究的目光……

    “对我太好奇,会爱上我的哦。”

    那人低声在孟漓禾耳边开口,磁性的声音,在这深夜显得尤为性感。

    孟漓禾却抽了抽嘴角:“做梦吧!”

    她才不要和大变态为伍呢!

    那人忽然点点头,严肃的说道:“也对,这良辰美景,**一刻,的确应该做点美梦。”

    说着,便更靠近孟漓禾,甚至这一次,那嘴有明显吻上来的倾向。

    孟漓禾心头一跳,在那嘴即将碰上来时,忽然一扭,另一只未被禁锢的手却迅速一动!

    接着,那人立即停下动作,神情也倏地一僵。

    手中,那把斩月刀在月光下闪着清冷的光芒,刀下便是孟漓禾的脖间动脉。

    只要稍稍一用力,那刀锋便能瞬间刺破那层皮,刺入那道血管,让鲜血喷涌而出。

    那人终于收起了所有玩笑的神色,沉默的退开一段距离,眼睛却始终直直的看着孟漓禾,目光竟有一瞬的凝滞。

    这个女人,竟然回回用这招!

    心里忽然没来由的一阵怒意而起,这女人当真不在意自己的性命。

    “你想死吗?”

    阴冷的语气,配着即使在面具下也能感受到的阴冷面容,让听的人可以瞬间胆颤。

    但是,孟漓禾竟神奇的觉得,啊,终于回到正常频道了,有点像真正的犯罪现场了。

    那就说明,自己这一步走对了。

    嘴角扬起一抹不同寻常的笑,孟漓禾慢悠悠道:“在被侵犯和死之间,我永远选择后者。”

    之所以加了永远,是因为方才的举动,让她不由想到,曾经她也面临过这种局面,当时她也是这般选择,只是,那会她幸运,有人来救。

    说起来,救她的人,还是那个劫亲的大变态呢!

    那人的眼睛却闪了闪,接着仿佛有什么刺痛眼睛一般,倏地转开视线。

    “你赢了。”那人忽然起身,背对于孟漓禾,挺拔的身姿在孟漓禾的角度看起来尤为高大,只是显得有些说不出的落寞。

    孟漓禾心头诧异,因为这人,与她心目中的采花贼,实在是相差甚远。

    如果硬要说的话,她甚至感到有些熟悉。

    “所以,你肯放过我了?”孟漓禾不知为什么,竟然问了一句。

    那人沉默了一瞬,忽然转回身,再次恢复之前那副随意的模样,邪魅一笑道:“放过你?我从来没打算放过你。”

    孟漓禾心神一凛,正暗怪自己松懈的早,却觉眼前一晃,接着,屋内却没有了眼前人的影子,只有微微颤动的窗户,以及留下的一句话。

    “我还会回来的。”

    孟漓禾无力的放下手中的斩月刀,嘴角抽了抽,脑子里却奇怪的只有一个反应:大哥您是灰太狼吗?

    一场惊心动魄,却又诡异的化险为夷的夜晚之后,孟漓禾很早便起来,虽然挂着浓浓的黑眼圈,但是却忽然像打了鸡血一般,在凤清语的宅子里饱饱的用了早餐,就要主动出去查案。

    她实在是越想越好奇,这个采花贼给她的感觉真是太奇怪了,她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既然如此,与其单枪匹马的等着他来找自己,不如直接去调查,主动出击!

    那才是她的风格!

    所以,孟漓禾只是简单的对凤清语说明原因,便要离开。

    毕竟,凤清语还是这宅子的主人,她也不想到时候她不知自己去向,又跑到皇后那告状。

    不是怕,是真心觉得麻烦。

    只不过,凤清语在听到此话后,却在孟漓禾出门之前,将她拦了下来。